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6章、简水澜颤抖着声音问他,“你说我……怀孕了?”
    五年前的车祸,她付出了一双腿,五年后痊愈了,她又想要利用这一双腿吗?

    而这一次她没有想到给顾琉笙发的短信,他会回来,甚至在这个时候回来。

    顾琉笙本来接到简水澜发的短信是想回来看看,担心简水澜吃亏,毕竟顾琉璃在他的面前都敢用药,若是到了简水澜这边呢?

    他在办公室里越待越是不放心,特别是江姨也给了他电话,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回来看到的是这一幕。

    是的,他亲眼目睹了简水澜推开了顾琉璃的手,她整个人从高高的楼梯上摔了下来。

    朗月出现的时候,顾琉璃就落在了朗月的脚边,所有的动静似乎在这一瞬间停止。

    他几个大步朝着顾琉璃跑去,看到已经昏迷的顾琉璃,还有她右脚以诡异的姿势弯着,便知道情况不妙。

    他看了一眼站在楼梯上的简水澜,眼里有着迷惘与不可置信。

    然而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很快抱起顾琉璃朝着外头走去。

    那一记眼神,复杂得简水澜都看不懂,她只是愣在原地,这么一瞬间,浑身冰冷。

    顾琉璃是自己摔下去的,可是她若说了他们会相信吗?

    看着顾琉笙抱着顾琉璃大步离去的身影,简水澜只觉得浑身的力气犹如被抽干了一样,整个人酸软无力地瘫坐在地上,眼前阵阵发黑,她无助地看向朗月。

    “朗月,你信我吗?我没有推她,是她握紧了我手臂上的伤口,我很疼去推她的手,但是我没有想将她推下去的,是她自己跌倒下去的,你信不信我?”

    朗月点头,“我相信少夫人!”

    虽然刚才她也看到了简水澜推开顾琉璃的手,但是她相信这个女人,若是简水澜想要对顾琉璃下手,就不会喊她出来了。

    听到朗月的话,简水澜温柔一笑,随即眼前一黑,整个人朝着楼梯的方向栽了下来。

    朗月大惊失色地看着她一头栽了下来,立即上了楼梯在她尚未磕碰下来的时候将人接住。

    “少夫人,少夫人你怎么了?”

    此时简水澜意识全无地靠在朗月的怀里,面色苍白,看到这样的简水澜,朗月有些着急了。

    回头去看顾琉笙,可是已经没了他的身影。

    她迅速地抱着简水澜朝着外头走去,可是当她赶到顾家大门口的时候只看到顾琉笙那一辆黑色劳斯莱斯绝尘而去的影子。

    朗月咬了咬牙,只好朝着简水澜那一辆车子走去,将她安置在车子里,又急匆匆地回去取钥匙,这才带着简水澜开往燕南医院。

    简水澜昏迷了些时候就醒来了,醒来之后,看到朗月面无表情地守在她的身边,她有些眩晕地想要起身,便让朗月按住了身子。

    “少夫人身体不适先躺着吧,一会儿检查结果就会出来了。”

    简水澜却还是起了身问她,“朗月,这是在燕南医院吗?”

    朗月点头,“是!”

    她知道顾琉笙一定带着顾琉璃过来这里,不管怎么说她不能够让顾琉笙也误会她。

    就算顾琉笙不相信,她也要去解释清楚,解释清楚了,他还是不相信的话

    他会相信的吧,顾琉璃掉入大海的时候,顾琉笙都选择相信她了,没道理这一次就不相信!

    只是她害怕的是顾琉笙出现的时间太过巧合,会不会看到了她的举动。

    就算她解释,怕也解释不清楚,毕竟任何人都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她这是落入了顾琉璃的圈套,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顾琉璃这一次会如此顺利,顺利到顾琉笙正好回来,回来得这么及时,就好像连老天都站在了她那一边。

    看到简水澜就要下床,朗月还是按住了她的身子。

    “少夫人,想去看她不急于一时。”

    “我不是去看她,我是去解释,我没有推她,可是那样的情况,只怕顾琉笙看到的是我推了她。”

    而后想到一件事情,“朗月,你回去老宅看看顾琉璃将我摔地上的手机还能不能用,我在里面录了音但是中途被顾琉璃发现才让她摔地上的,也不知道录音还在不在。”

    如果录音还在的话,那么顾琉璃的诡计一切都能破了,若是录音不在的话,只怕她百嘴莫辩。

    但不管她怎么难辨,也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只要顾琉笙信她就好。

    朗月也知道这事情有些棘手,毕竟她所看到的就是简水澜将顾琉璃给推下去的,她虽然相信简水澜,但也没有什么证据,这事情只能看顾琉笙怎么想了。

    不过若是有录音的话,那么一切都很好解决!

    “既然如此我就先过去一趟,少夫人有什么事情的话就用医院的电话打给我。”

    担心简水澜可能记不住她的号码,朗月找来纸与笔将自己的号码写下来递给她,很快就离开了医院。

    朗月一走,简水澜也没有留在病房,直接到了一楼大厅找到了一部电话拨打了顾琉笙的号码,那边倒是很快接起。

    “哪位?”

    听到顾琉笙的声音,简水澜吐了口气,但一颗心却是揪紧的。

    “你、你在哪儿?我在燕南医院,我想见你,好不好?”

    她听到顾琉笙很快报了一串他所处的位置,简水澜结束通话,很快就离开了大厅。

    急诊室外,简水澜看到了顾琉笙单独坐在长椅等候,她一步步缓慢地走了过去。

    两人就这么相互看着,谁也没有先开口,但简水澜看到了他复杂的双眸。

    是不是也在怀疑是她推的顾琉璃?

    想到这里,她率先自嘲一笑。

    “在纪家酒会上,我说有人故意从我背后推了一把,我才会踩到顾琉璃的裙摆,但是没有找到证据,很多人都觉得我在抹黑顾琉璃。

    生日宴会上,我说是顾琉璃自己跳下去的,可是我这么说也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今天我还是想说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摔下去的,顾琉笙,你信不信我的话?”

    两人隔着十来步的距离,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顾琉笙就这么盯着简水澜很久,其实他也不相信简水澜会去推顾琉璃,可是他亲眼所见的确实简水澜亲手将顾琉璃推了下去。

    “这事情等琉璃醒来再说吧,她现在还在接受检查。”

    也就是说,顾琉笙不相信她

    她垂眸笑得一阵凄凉,轻轻地点头。

    “我知道你都看到了,可是那时候顾琉璃一直纠缠着我,我本来是想要回房的,这样就可以不用跟她纠缠,可是她不肯放过我。

    在楼梯的时候我被她发现我在录音,所以顾琉璃抢夺走了我的手机还砸下了楼,然后是她抓住了我手臂的伤,我很疼想要推开她的手,她就掉下去了,她是故意掉下去的,为的就是让我将这个顾家少夫人的位置让给她!”

    她朝着顾琉笙走去,一直走到了他的面前,拉住了他的手。

    “顾琉笙,你再相信我一次好不好?我真的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掉下去,就跟在游艇上的那一次一样,是她自己掉下去的!我当时也没有想到顾琉璃会对自己这么狠,我才着了她的道!”

    她眼里的恳求,还带着泪花,顾琉笙只觉得一颗心疼得都揪紧了起来,可是这事情

    “我是该相信你,但我所看到的却似乎不是这个样子,小澜,我虽然想向着你这边,但等琉璃醒来了再说这事情,看看她的说辞如何,还有如果琉璃那边出了事情,万一她要走上法律流程,这样你明白吗?

    我不会让她这么做的。你脸色这么不好,先回家里休息,等我消息!这事情我已经通知了二婶他们,一会儿二婶会过来,你先回去吧!”

    他知道二婶护短,如果顾琉璃真出了什么事情,难免顾二夫人要将矛头指向简水澜。

    简水澜明白了,顾琉笙这是相信自己亲眼所见,而不是相信她!

    她轻轻地点头,眼里都是疲惫之色。

    “我明白了,我等你的消息就是。”

    这一刻,在顾琉笙不愿意第一时间相信她的时候,她对他也有了失望。

    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简水澜没有再看他一眼,转身离去。

    也没去理会顾琉璃此时情况如何,她甚至已经可以想象出顾琉璃醒来之后的说辞了。

    到时候全看顾琉笙的态度吧,如果还是不愿意相信她的话,她也觉得累了。

    从顾琉璃回来之后,她的日子就不曾安静过,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她过得好疲惫。

    如果以后还这么过下去的话,总是有这么多的状况,她也是会累的。

    顾琉笙相信她,她可以找到精神支柱过下去,不相信她,她就找不到理由过下去了。

    脚步很轻,带着几分病后的虚弱,简水澜苍白着脸一步步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眼前依旧阵阵发黑,但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倒下去。

    顾琉笙几步想要追上,可是想到急诊室里面的人还在接受检查,只得生生忍住了。

    简水澜回到了自己的病房,想退了病房回去的,但这个时候一个医生走了进来。

    “是简水澜?”医生看向她。

    简水澜点头,“我是!”

    “检查报告出来了,已经有了身孕,就要好好休息,还有切记不可情绪波动太大,目前婴儿还算健康,但也要多注意一些,否则会有流产的迹象,饮食方面也要注意一些!”

    简水澜接过了报告,本来也没打算直接看,可是听得医生这么说的时候,整个人就愣在那里。

    “你说我怀孕了?”

    她打开了报告,细细地将上面的内容都看了一遍。

    确实是怀孕了!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查出怀孕呢?

    她茫然地看着手里的检查结果,大颗大颗的眼泪掉落下来,落在了报告上。

    失神了许久,期间医生又说了什么,她完全没有听进去,只是抬手抚着依旧平坦的小腹,泪水依旧。

    看到医生就要离开的时候,简水澜很快喊住了他。

    “等等,医生!”

    医生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她。

    “简小姐还有什么事情吗?”

    简水澜知道对方一定还不知道她的身份,不过这一次是由朗月送她过来的。

    她点头,“医生,麻烦你将姜院长找过来好不好?还有请你帮我保密今天的事情!”

    患者的信息不能泄露,这一点身为医生,他还是知道的。

    不过一听到她说要找姜院长的时候,还是将她多打量了一遍,毕竟能够住进这一家医院的人一般非富即贵。

    等到医生离开之后,简水澜坐在了病床上,她的目光不离上面的检查结果。

    怀孕了,妊娠26天。

    她一直盼着这个孩子,有一天盼到了,却是以这样的场面到来。

    简水澜觉得一切都好戏剧性,滚烫的泪珠盈眶而出,她抬手将眼里的泪水擦拭掉。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头传来脚步声,她抬起泛红的眼朝着外头望去。

    看到姜紫瑜穿着白大褂走了进来,而后将病房的门关上,拉了一张凳子在她的对面坐下。

    “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连你也住院,而且琉笙那边在陪着顾琉璃。”

    他接到顾琉笙的电话,很快就安排了人去接,具体情况尚未清楚,但也知道顾琉璃伤势不轻。

    简水澜摇头笑了笑,没有再让泪水流出来,而是将手里的检查结果递给他。

    “你看看!”

    反正这事情也隐瞒不了姜紫瑜,毕竟这是在他的医院里。

    姜紫瑜接过检查报告,细细地扫过机箱检查结果,眼里带着震惊于惊喜。

    “我去,琉笙这可是要当爸爸了,没想到速度这么快,惨了惨了,这事情要是让我老妈知道又要催婚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姜紫瑜一脸的苦色,从顾琉笙结婚之后,他父母就跟唐僧一样念念叨叨的。

    “这么好的消息,琉笙看到了肯定高兴,上回你们不是还担心不孕不育还过来医院检查吗?我就说你们这样的身体怎么还担心这事情,放松了心情,孩子不就是来了?”

    他的目光还落在检查报告上面,没有发现简水澜失神的表情,越说越是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