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7章、输给顾琉璃的狠心,输给顾琉笙对她的不信任
    “回头等孩子生下来了,先说好了我当干爸,先生个女儿吧,女儿贴心。”

    自己兴奋了些时候,姜紫瑜这才发现那个准妈妈似乎不怎么开心,也意识到问题有些严重了。

    毕竟他过来的时候可是看到简水澜正在抹眼泪,而顾琉笙并没有陪她过来。

    “这是怎么了?”他将手里的报告递给简水澜。

    等到姜紫瑜兴奋完了之后,简水澜这才看向他。

    “姜院长,这事情我知道你那边很快就能够知道,但你能不能帮我”

    未等简水澜说完,姜紫瑜就白了脸地摇头。

    “不行!你要是想要拿掉这个孩子我可不答应!你要知道这是琉笙期盼了多久才来到的孩子,你不是也很期盼孩子吗?怎么会突然有这个想法,琉笙那边要是有哪儿做得不好,好好说他,别这么冲动!”

    他要是敢拿掉顾家的孩子,别说顾琉笙不会放过他,顾爷爷能将他生吞了!

    简水澜沉默地摇头,从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时,她就没有打算将这个孩子拿掉。

    就算顾琉笙不相信她,不要她,她也不会将气撒在孩子的身上。

    况且这个孩子也是她期盼已久的孩子,是她身体里的一部分,是她从知道自己有身孕之后就无法割舍的。

    “不是,我舍不得拿掉这个孩子的,只是想要让你帮我将这事情隐瞒下来。”

    顾琉笙作为孩子的父亲有权力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但她想,不是现在。

    以后这一条路怎么走,她不希望因为孩子的存在而让顾琉笙将她留在身边,她要的是他全部的信任,而不是像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会犹豫不决。

    甚至到现在都留在顾琉璃的身边,而她在晕过去之后只有朗月送她到医院,怀孕的事情他一无所知。

    顾琉笙刚才的态度,她是失望的。

    也许顾琉璃的话也不是全部都在瞎扯,或者顾琉笙对她也是有男女之情的。

    她甚至在想,当初顾琉笙与她结婚的目的,是不是真如顾琉璃所言,不过是为了杜绝与华楚楚的联姻。

    等她回来,顾琉璃才是他的心口朱砂。

    听到简水澜不是要拿掉孩子,姜紫瑜还是松了口气。

    可是听她说要保密的时候,姜紫瑜还是皱了眉头,若是让顾琉笙之后知道他隐瞒还不知道怎么对付他呢!

    “三弟妹,毕竟琉笙也是孩子的父亲,这样子不好吧?你说他平日里这么疼爱你,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还有这不是误会才解除没多久,那天还看到你们都和好了,这又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说,这隐瞒的话也不好隐瞒,毕竟肚子是要大起来的!”

    难道她这是有离开的念头,或是有离婚的念头?

    若是离婚了,姜紫瑜觉得自己往后的日子也没好过的,每天都要被拉去喝酒。

    不是他不愿意舍命兄弟,但这酒喝多了终归不好。

    肚子是要大起来的,简水澜自然清楚这事情。

    她失神地看着眼前穿着白大褂俊美异常的男人,豆大的泪珠再次滚落而下。

    “可是他不相信我,我今天落入了顾琉璃的圈套了,她握住了我手臂的伤我吃疼去推开她的手,可是她顺势滚落楼梯,顾琉笙看到的是我推她下楼,他不信我的解释,只相信自己所见”

    毕竟顾琉璃的腿才恢复没多久,正常人怎么会相信她是自己摔下来的。

    简水澜将今天的事情一点一点说给姜紫瑜听,甚至包括她所猜测顾琉璃五年前车祸的真相如何。

    姜紫瑜听后表示很震惊,毕竟顾琉璃也算是在他的眼皮底下长大。

    当初他们几个交好,经常在一起,顾琉璃又喜欢黏在顾琉笙的身边,虽然话不多,但也是个很乖巧温顺的女孩子。

    可是今天从简水澜口中所听到的那一个顾琉璃却与他印象中的顾琉璃完全不同,她所说的顾琉璃是个有心计,对自己能够狠心的女人。

    “三弟妹,琉璃她别说琉笙不相信你的话,就是我也不是不相信你,只是琉璃她怎么会对自己这么狠,五年前的车祸,她在得知自己的腿很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一度寻死。

    后来还是琉笙一直安慰她,并且跟她承诺一定给她找到最好的医生确保她的腿可以恢复,所以,一个将自己的双腿看得比命还重要的女人,她怎么会”

    他还知道顾琉璃很热衷舞蹈,但也因为五年前的车祸注定了她这一辈子再也不能跳舞。

    “正因此,你们都不会相信她是自己跌下来的。”

    简水澜凄凉一笑,这一局,她输了!

    输给顾琉璃的狠心,输给顾琉笙对她的不信任。

    一时间姜紫瑜不知道该怎么说,一个是看着长大的女孩子,一个是三弟妹。

    简水澜知道姜紫瑜也并非相信她的话,而她想要得到的信任只有顾琉笙的,所以姜紫瑜就算怀疑她的话也不至于太难过。

    “姜院长,我就求你先帮我隐瞒这一件事情,我不想因为孩子的事情而去影响了琉笙的判断,他怎么待我,我都能够接受,唯独不能接受他是因为看在孩子的份上才跟我在一起,这样的婚姻只会让我痛苦,他也会痛苦。”

    不够纯粹的爱情,她不要,而且往后只怕顾琉璃还会继续存在他们夫妻之间,这样的事情可能还会一直发生。

    她也会累,也会想要逃避。

    可是如果孩子没有父亲

    她会给他所有的爱。

    姜紫瑜沉默了许久,但也知道顾琉璃的存在已经让他们夫妻之间不能够再如以往了。

    若是这么下去的话,往后还会有很多的麻烦存在。

    简水澜的性子,她是不会要这样不纯粹的爱情吧!

    想了许久,姜紫瑜点头,“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的肚子始终是会大起来的,我只答应你先替你隐瞒这些时日,现在月份还小还看不出来,但如果之后隐瞒不住了,你也知道的!”

    听到姜紫瑜答应,简水澜松了口气,“谢谢你!你就当做不知道此事,当做我没有过来医院做检查,销毁我今天过来的事情就可以了,之后如何,再说吧!”

    只是对顾琉笙隐瞒这么重要的事情,姜紫瑜就觉得有些愧疚。

    “那个三弟妹,你要不要再考虑看看,也许琉笙只是担心琉璃的腿又出了什么事情,也许他也不是不相信你,毕竟琉璃在我们的面前并非如你所言,况且你也说了是他亲眼目睹。”

    简水澜摇头,看着手里的检查报告,最终撕碎扔到了垃圾桶里。

    “其实我知道很多次顾琉笙也许知道了顾琉璃的心计,甚至可能有证据,也许证据不足,但他还是坚信顾琉璃是他心中所想的当初的顾琉璃,一直给她机会,也许顾琉璃她在你们面前的乖巧温顺都是伪装出来的。”

    她笑了笑,又说,“当然了这也许只是我的猜测罢了,可能在你们的心里有问题的女人是我。不管怎么说,你愿意答应帮我隐瞒,我还是很感谢你的。”

    **

    简水澜没有直接回去顾家,而是在医院的门口等待朗月。

    没等上五分钟就看到她那辆白色的车子开了过来,最终在她的旁边停了下来,车窗摇下,露出朗月冷漠漂亮的脸庞。

    “少夫人,上车吧!”

    简水澜拉开了车门在副驾驶座上做好,并且系上安全带。

    朗月的脸色有些不好,“少夫人,手机已经摔坏了,估计录音没有保存下来。还有,我刚才去顾家老宅的时候,听到有佣人在讨论今天的事情,对你有些不利,顾老爷子也出来了,让你这边没什么事情就回去一趟。”

    简水澜点头,“我知道了!”

    她记得当时是有两个佣人看到一切的,也许就是她们传出去的,并且作为证人。

    不管怎么说,今天她不管怎么解释,怕是很难有人相信。

    想到这里,她朝着朗月露出一笑。

    “朗月,谢谢你相信我没有推她。”

    “我会判断,也知道你并非那样的女人,那一天在游艇上很抱歉,是我失职了!”

    早知道会有这么多的事情,那一天她就不该救顾琉璃,直接让她淹死在海里好了。

    简水澜知道朗月是在为那一天没有护好她,让她也跟着跳下海里的事情。

    “那一天我后悔了,我就不该跳下去,不管怎么样,顾琉璃还是会想法子抹黑我,反倒我自己差点上不来。”

    若是顾琉璃自己跳下去的,也许她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能下去,也一定可以上来。

    朗月将车子开往顾家老宅的方向,听到简水澜这么说,露出一笑。

    “你说的没错,不管什么时候自己活下去是最重要的,旁人的死活关你什么事了,就算是抹黑该相信你的人自然会相信,不会相信的人,你也无需为此坏了自己的心情。”

    而后,她又问,“检查报告出来了吗?有没有什么事情?”

    简水澜也选择了隐瞒,“没什么,就是这几天心情压抑导致的,谢谢你!”

    回到顾家老宅的客厅,就感觉到一股沉闷的气息。

    她看到了顾老爷子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江姨站在一旁,还有两名女佣也在。

    她记得这两个女佣一个叫林翠,一个叫陈香,这两个女佣事发当场就在旁边看了一切,不过距离得远些,只怕听不到她们说话的声音。

    简水澜知道这一定是顾老爷子都知道了,而且还是从女佣那边得知的消息。

    只怕她们说的都是她们所看到的,那么便很不利于她。

    她走了过去,在顾老爷子的对面的沙发坐下。

    “爷爷!”

    “嗯。”

    顾老爷子应了一声,“小丫头,之前的事情我已经听得她们说过了,现在换你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若说这个小丫头那么狠心地去推人,他还是不相信的。

    虽然不喜欢琉璃这个假孙女,但事情发生在他们顾家,就必须处理。

    听到顾老爷子愿意听她解释,而不是听信旁人的话,简水澜还是很感动的,她轻轻点头,将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与说给姜紫瑜的相差不多。

    “事情就是这样,我也不知道她会掉下去,当时她按住了我手臂上的伤,我吃疼去拉开她的手,却没想到她就掉了下去。爷爷,我怀疑琉璃五年前的车祸有问题,后来她在摔下去的时候跟我说了一句话。”

    顾老爷子问她,“她掉下去前还说了什么话?”

    “她说,‘五年前我就是这么做的,大嫂,你看好了!’然后她就顺势摔了下去,掉到了刚过来的朗月的脚边,那时候琉笙正好回来目睹了一切,所以也以为是我将她推下来的!”

    简水澜取出手里摔坏的手机递给顾老爷子看,“爷爷,这是她摔坏我的手机,里面的录音可能不见了。琉璃喜欢琉笙,她希望我将顾少夫人的位置还给她。”

    顾老爷子看着桌上被摔坏的手机沉默了许久,他沉默的时候整个人都特别严肃。

    客厅里的人看到这样的顾老爷子都一声不吭的,也不知道过了多就是,顾老爷子才出声了,看向那两个女佣,眼里带着严厉。

    “你们两个将你们所看到的都说一遍,若有半句不实也别想在燕城混下去了。”

    林翠先点头,“是!我看到琉璃小姐好声好气地求着少夫人原谅,可是少夫人却从头到尾都不领情,后来少夫人要回房,但琉璃小姐还是跟随着,她们在楼梯的时候发生了争执,因为隔得太远了,所以也没有听到她们在争执什么,但我却看到少夫人将琉璃小姐推了下来。”

    陈香也点头,“我当时正在收拾桌上的东西,看到的与林翠的一样。”

    一旁的江姨皱着眉头,早知道会发生这么厉害的事情,她当时就应该跟着,兴许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顾琉璃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简水澜又是她挺喜欢的少夫人。

    从林翠与陈香的说辞当中,简水澜知道很不利于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