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8章、所以她动不动就想着要将自己拱手让人?
    “她看向顾老爷子,爷爷,我没有推她,我知道我一次次地说是她自己掉下海里,是她自己跌下楼梯很可笑,很多人都不会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我没有说谎。”

    顾老爷子叹了口气,“阿笙他是什么态度?还有琉璃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顾琉笙的态度,简水澜的心情沉重了许多。

    “他可能不相信我所说的,只说等琉璃醒来了听听她的说法。至于琉璃她还在检查,情况不清楚,琉笙让我先回来。”

    一直没有出声的江姨问她,“少夫人,我听佣人说看到朗月抱着昏迷的你离开,去了医院有没有检查一遍,有没有什么问题?”

    简水澜朝着江姨摇头,“没什么大问题,只是这几天心情压抑所致。”

    顾老爷子知道现在也不能知道更具体的情况,看向她。

    “既然阿笙都这么说了,那就等他回来再说吧,你脸色不好去休息吧。”

    简水澜也觉得浑身的疲惫,加上怀有孩子也没打算拿这么孩子玩命,便点了点头。

    “爷爷,那我就先回房了。”

    回到房里,她给自己洗了个澡,看着平坦的小腹,如果不是去了一趟医院,她还真不知道肚子里多了一条生命,遗憾的是在这么糟糕的时候知道。

    她想过自己怀孕的时候,自己的心情是愉悦的,身边有顾琉笙陪着,他一定会很开心。

    毕竟是他们盼了好长时间的孩子,从发生关系之后,一直到现在他们每一次都没有做过避孕的措施,直到现在这个孩子才到来。

    很糟糕的一天,但她也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心里多了一点儿愉悦。

    她是开心的,虽然也有遗憾。

    疲惫地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

    醒来的时候,房间里漆黑一片,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简水澜摸黑爬了起来,想要去取自己的手机才想起手机已经被摔坏了。

    她只好去开床头灯,看到了墙壁上的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她看着身边的位置,顾琉笙这一晚没有回来?

    是了,他一定是陪在顾琉璃的身边,想到这里,她自嘲一笑。

    躺回床上,却是怎么也没有睡意,倒是肚子饿得厉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关系。

    她想起前几天吃了东西吐得厉害,加上又喝了那么多酒也难受得很,如果那时候知道自己有了身孕,也不至于会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起来找吃的,而是这么躺着,打算就撑到天亮。

    人在无助或者伤悲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是漫长的。

    外头的天色似乎永远不打算亮起来一样,这个时候简水澜就特别想找个人说说话。

    可是找谁说话呢?

    那个本该在她身边的男人如今陪在另一个女人身边,而她的手机坏了,想要找秦筝说说话都难,这个时候秦筝就在外地出差。

    不知道等待了多久,天终于亮了起来,她一直都没有睡意,倒是肚子更饿了。

    她起了身,梳洗一番又换上干净的衣服,这才离开了房间。

    就算是上班的时候她也很少这么早起来,除非是被顾琉璃强行拉起来运动。

    江姨已经准备好了早餐,餐厅里顾老爷子正坐在那边,看到她这么早起来倒是有些诧异。

    “小丫头,睡不好吗?昨晚上江姨说你可能睡下了,所以没喊你起来吃饭就让你睡着,这个时候也该饿了,快过来吃。”

    听到顾老爷子的话,简水澜觉得心窝一暖,特别受用。

    “爷爷,谢谢你!”

    这个老头在认可她之后,对她还是很不错的。

    顾老爷子没有再看她,只哼了声,便开始吃饭,想了想又说,“阿笙晚些应该会回来,有什么话好好跟他说,现在的情况对你很不利,就算爷爷相信你,但阿笙毕竟对琉璃也很不错的,琉璃自小就跟在他的身边。”

    觉得这么说也似乎不对,特别是看到简水澜微微变化的面孔,又加了一句,“不过你也别担心,阿笙是个明事理的孩子!”

    简水澜点头,“我知道了,爷爷!”

    江姨准备的早餐很丰盛,她也确实很饿了,但想到之前几次吃得急了结果就是都吐了出来。

    她慢慢地吃,专挑有营养的食物,平常不大爱吃的青菜,早上也吃了不少。

    顾老爷子毕竟年纪大了吃的不多,他吃完之后看到简水澜这么一口一口地吃着,桌上的食物几乎都进了她的肚子。

    暗暗吃惊,这个小丫头长得也不胖,倒是吃得不少。

    **

    早上十点钟,顾琉笙才从医院回来,带着一身疲惫。

    在医院里一晚上未眠,都守在外头。

    等到顾琉璃检查之后,发现肋骨断了一根,右腿直接断过的地方这一次又断了,而且伤势严重,昨晚上就已经开始做手术。

    但术后,医生说了这一次那一条受伤的腿是彻底地毁了。

    顾琉笙想着还有之前给顾琉璃医治的主治医生miller,到时候让miller过来燕城一趟,看看如何医治,他自然是希望顾琉璃可以好起来的。

    手术已经结束,顾琉璃尚未清醒,他便先回来,昨夜里顾二夫人也去了,听说顾琉璃的腿可能保不住,当场就昏了过去。

    他只好去让顾晋曦回来照顾,现在顾安扬一家乱成一团。

    顾晋暄之前到国外出差,也要过几天才能回来,而顾晋晗据说一张脸还不能见人,目前也在医院。

    江姨一看到顾琉笙回来,立即上前。

    “大少爷,老爷子让你回来去见他,老爷子已经在客厅里等了你很久了,唉,琉璃小姐现在怎么样了?

    也都是我不好,昨天琉璃小姐过来一趟一直要求我让少夫人原谅她,少夫人实在是被她缠得烦了,就说累了要回房休息,谁知道琉璃小姐又跟了上去,如果那时候我能够阻止,一切也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说到这事情的时候,江姨一脸的自责。

    顾琉笙摇头,“江姨别多想了,对了,少夫人在家里吗?”

    “在家里,陪着老爷子吃过了早餐又说了些话,少夫人就回房休息了,这两天少夫人脸色很不好!”

    “我知道了,我去看看他们。”顾琉笙扔下这句话就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

    顾老爷子确实在家里等了好些时候,才将彻夜不归的顾琉笙等回来了。

    看到顾琉璃回来,顾老爷子眉头就皱了起来,待到顾琉笙走近,他拿着拐杖朝着他的腿打去。

    “看看你都做了什么混账事,当初我就说了少跟那个琉璃来往,如今好好的一个家被她搅得家宅不宁,阿笙,别让爷爷对你失望!”

    顾琉笙是知道顾老爷子向来不喜欢顾琉璃的,“爷爷,琉璃伤得很重!”

    “哼!是怎么伤的还不清楚呢,也许就是她自己想要的结果,你江姨也说了小丫头不想跟她接触,是她自己粘着,从客厅到了厨房小丫头要回房休息,她还不肯相让!”

    他可不相信自己那孙媳妇会去推人,就算是要做这样的事情也需要找一处隐秘的地方,而不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

    可是自己这个孙子自幼就与那琉璃长大,心难免是要偏一些的。

    顾琉笙的脸色微微一变,轻叹了声,“爷爷,我去看看小澜。”

    顾老爷子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哼了声,拄着拐杖离开了。

    回到房间,他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女人,双眼无神地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

    听到动静,简水澜呆滞的目光微微一动,朝着房门的地方望去,看到是彻夜不归的顾琉笙终于回来,她坐起了身子默默地盯着他看。

    顾琉笙看到她脸色苍白的样子眉头皱了下,朝着她走去,抬手要去碰她的脸,却让简水澜侧过脸躲过,他的手停在那里,眼底有着难过。

    “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好得很。顾琉璃醒来了吗?”

    从醒来到现在,她已经想了很多,心也平静下来。

    不平静要怎么办?

    与他闹吗?

    她现在怀着孩子,也不敢给自己那么大额情绪波动,就怕这个才怀上的孩子保不住。

    人,总是要坚强的,这一年有这个男人护着,她都快要忘记了如何坚强。

    不过从昨天他的神色里让她意识到她不该再这么依附着他生活了,否则哪一天被他放弃了,那日子会很艰难的。

    想到这里,简水澜的心更是平静了,甚至可以说一丝波动也没有了。

    见她不喜欢自己的触碰,顾琉笙放下了手,在她的身边坐下。

    “没有,昨天检查完发现肋骨断了一根,右腿也断了,很快就安排了手术,手术了好几个小时,我一直都待在医院,二婶过去一趟,听说琉璃的右腿这一次彻底地废了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嗯。她倒是挺狠的,连自己的腿也不要了。”

    说到这里她嘲讽一笑,既然她想要瘸子,那就当一辈子的瘸子去,为了一个男人如此伤害自己,她也算是佩服了。

    听到简水澜的语气,顾琉笙眉头一皱,“小澜,别这么说话。”

    “那要怎么说?说是我推她下去的?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是不会承认的,就算是你亲眼所见也是如此!我也知道现在你们几个目击者的口供都对我很不利,但是没有做过的事情,我问心无愧。”

    她看向顾琉笙的时候,唇角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意。

    “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答应,就算你要我将顾少夫人的位置让给她都可以。”

    所以她动不动就想着要将自己拱手让人?

    顾琉笙的心情本来就已经很糟糕,此时听她这么说,也觉得心窝子都是怒火,但也知道这个时候他们夫妻二人不能再吵下去,否则只会越来越糟糕。

    “小澜,别总是想着离开我,明白吗?琉璃的事情不管怎么样,有我担着。”

    简水澜却是半点儿都不领情,“所以你心里也认为是我推的她?顾琉笙,你真让我失望!我告诉你,我没有推她,你回来得那么巧恰好看到我想要甩开她的手,但我的力气不大,不至于让她跌下楼梯,真相如何,我想或者你心里很清楚,只是你一直都在纵容她!”

    所以,顾琉笙的态度更是坚定了她必须离开,将来若还要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圈子里。

    她不知道还要让顾琉璃坑上多少次,孩子能不能顺利出生还是一回事,甚至孩子生下来很有可能在顾琉璃的手里吃亏。

    与其如此,她不如自己带着孩子过。

    顾琉璃想要这个位置,若是顾琉笙愿意给,那就给她吧!

    一个不相信她的男人,她还不稀罕呢!

    有那么一瞬间,顾琉笙有些哑口无言,“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是这事情发生在琉璃的身上,她也有将情况说清楚的权力不是吗?我只是想等她醒来了,听听她的说法,仅此而已。”

    “得了,不相信就不相信,别说得那么好听,反正这事情我不会承认,不管是面对你还是面对爷爷或者接下来要面对如何将我抹黑的顾琉璃,我都不会承认的。

    我想这个时候顾琉璃尚未醒来,而你也只是趁她没有醒来的时候回来一趟,一会儿就要过去照顾人了,你去吧,我有些累了,想要睡一会儿。”

    她是没什么睡意,但现在也不想跟这个男人说话。

    他愿意受顾琉璃的蒙蔽,她也没辙,毕竟顾琉璃与他青梅竹马。

    她简水澜在他的心里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心里还是难过那个向来信他的男人,这么轻易地就转变了态度。

    顾琉笙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一个控制不住又要与她吵架,想到医院那边的情况还需要他过去一趟,便去了一趟卫生间清洗了一番,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回来的时候看到简水澜闭上双眼,但并没有睡下,他走了过去,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你在家里好好休息,我去一趟医院安排一些事宜,晚上会晚些回来,别胡思乱想,知道吗?”

    她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没有理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