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9章、简水澜可是顾家掌权人的妻子,身份并不会比她低
    见此,顾琉笙也没有多留,只是轻叹了声,便离开了房间。

    房门被轻掩上的时候,简水澜睁开了双眼,看着已经被关上的房门。

    还是走了,匆忙回来,又匆忙离开。

    清亮的眸子布上一层失落,简水澜轻叹了声,她抚上平坦的小腹,轻轻说了一声,“宝贝,你爸爸不相信妈妈啊,妈妈不是坏女人,没有推她,只是落入了她的圈套。”

    她气自己不早点儿回房,早点儿甩开顾琉璃

    可是昨天的事情避免过去,那么顾琉璃也不过放过她,这样的事情还是会发生。

    除非她比顾琉璃更狠,但她不会这么疯狂,失去了自我。

    **

    顾琉璃是在下午的时候醒来的,她的眸子茫然地在四周看了看,熟悉的味道,很快让她知道自己身处何处,这样的地方她待了多少年,对于这个气味早就熟悉。

    “琉璃,你可醒来了!”

    看到顾琉璃终于醒来的时候,顾二夫人眼里都是喜色。

    顾琉璃的目光最后才落在一旁的顾二夫人的身上,看着她突然眼里蓄满了泪水,她委委屈屈地喊了一身,“妈!”

    顾二夫人点头,轻轻地握住她的手。

    “苦了你,孩子,好好休养就没事了。”

    顾琉璃眼含泪水地盯着她看,眼里都是委屈的神色。

    “妈,妈我的腿没有直觉,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嫂她她为什么要将我推下去?妈,我当时好害怕,好害怕的!”

    “嗯,妈都知道了,这些事情你先别管好好休息,妈不会让你受了委屈,就算她是你大嫂也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的。当然了现在最为重要的就是养好你的身体,别胡思乱想,知道吗?

    你大哥他这一次一定公平处理的,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一说到顾琉笙,顾琉璃眸子一转,虚弱地开口,“妈,大哥他去哪儿了?”

    她以为醒来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他,可是除了顾二夫人,都没看到旁人了。

    “你大哥啊,他陪了你一晚,昨晚上都没有回去休息呢,这个时候应该是去了姜院长那边,你也知道姜院长是他的好朋友,他去那边还有好几个医生谈论你的情况。”

    听到顾琉笙一晚上都没有回去,而是在医院里守着他,顾琉璃一颗心忍不住都雀跃起来。

    只要她对自己狠下心,效果都是很不错的,五年前是这样,五年后依旧是这样。

    虽然要付出一些代价,但只要能留住顾琉笙,她就不怕付出这样的代价。

    女人不对自己狠一点,又怎么能够让男人心疼呢?

    纵然她之前在顾琉笙面前露出一些破绽,让他知道自己的一些心思。

    但她相信顾琉笙是个长情的人,对她就算只有妹妹的感情,可在他的心里,她顾琉璃依然是重要的。

    让顾琉笙放在心里的人,都不会被他轻易放弃。

    这一点,她自认为对顾琉笙还是很了解的!

    至于简水澜只能是她的手下败将!

    顾琉璃只记得自己昨天从楼梯上摔下来,之后的事情便不清楚了,毕竟她昨天确实下了狠心,打算利用这一次让简水澜一蹶不振。

    “妈,昨天是谁送我来医院的?”

    “是阿笙送你过来的,妈听到你从楼梯上摔下来,都吓坏了,唉,你说最近我们家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爸爸他之前莫名其妙被人打了,而你怎么也水澜平日里看起来都挺好的,也挺懂事的,怎么这一次这么不懂事,竟然如此对你!”

    她越想越是生气,琉璃才回来没多久,养了五年的腿终于没事了,可是现在

    想到医生说的那一番话,她就又心疼又气。

    顾琉璃听到顾二夫人这么说的时候,眼里蒙上一层落寞。

    “妈,我伤得怎么样了?”

    顾二夫人一愣,刚想安慰她几句,又听得顾琉璃提高了声音,“妈,你别隐瞒我!”

    “这肋骨断了一根,你的右腿妈与阿笙会想办法给你医治好的,你大嫂那边的责任,妈也不会就这么放过她的,就算她是阿笙的妻子,但毕竟是犯了错的!”

    顾老爷子再不喜欢顾琉璃,但也喊了他这么多年的爷爷,而且还是在顾家老宅出的事情。

    她想这一件事情顾老爷子也不会去偏袒简水澜,既然犯了错,那么就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右腿

    顾琉璃的双眼一瞬间黯然无声,她隐忍着自己的情绪,可到底还是忍不住泪水滚烫而出。

    “妈我的腿好不容易才好的,怎么现在又坏了是不是?我的腿大嫂她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我就是想要跟她道歉,想要求得她的原谅,她怎么可以将我从楼梯上推下来。

    她明明知道我的腿医治了五年才好的,妈,我好恨,我以后是不是又不能走路了?”

    看到哭得浑身颤抖的女儿,顾二夫人心里也不好受,她紧紧握住顾琉璃的手。

    “你别这样,妈与阿笙会想办法的,上回miller不是医治好你的腿了吗?这一次我想阿笙会让他过来的,到时候别说是你的腿还可以恢复,还能顺便看看你爸爸的腿,你爸爸他现在的情绪也一直很不好!”

    这都是些什么事,为什么她的丈夫和女儿要遭遇到这样的事情?太不公平了!

    顾琉璃却是一脸的失神,似乎没有将她的话给听进去,只是泪水依旧流个不停,打湿了鬓角的头发与枕头。

    然而她的心里却在冷笑,看样子顾二夫人也没打算放过简水澜。

    如今怕是简水澜在顾家不会好过,特别是顾琉笙还留在医院陪她。

    妻子又如何?

    不过是个领证的妻子罢了,还不是不如她这个自幼一起长大的妹妹?

    虽是堂妹,却无兄妹血缘,顾琉笙现在也知道了她喜欢他的事情。

    说不定能够将心思放在她的身上,到时候简水澜还不是要离开顾家?

    她若是乖乖地离开顾家再不出现,她还能放她一条性命,否则她不介意沾染点血!

    看到顾琉璃一副不言不语的样子,顾二夫人一阵担心,正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

    顾二夫人回头去看,见是顾琉笙回来了,松了口气,“阿笙,琉璃刚好醒来,可是她向来最听你的话,你来劝劝她吧!”

    顾琉笙看着双眼失神的顾琉璃,就连他来了也没有看到,眉头轻蹙了下,最后将目光落在顾二夫人的身上。

    “我说了估计她也不爱听,等她好些我再过来问问她当时的情况,还希望二婶别直接将所有的罪名落在我的妻子身上,小澜她不是狠心的女人,若这事情与她无关,我也不会让她受了这些委屈。

    至于琉璃的伤势,我会让miller过来一趟,公司里还有事情,我就先回去了,改天再过来!”

    顾二夫人想到他昨天守了那么久,可是现在顾琉璃都已经醒来了,怎么不陪着她说说话。

    这个女儿从小就听他的话,只要他说的,她都能听得进去。

    顾琉笙正打算走的时候,顾琉璃突然出声,“大哥我的腿是不是保不住了?”

    顾琉笙看向她,“别胡思乱想,好好养伤吧!”

    “大哥为什么大嫂要这么对待我?我只是想要跟她道歉,获得她的原谅,为什么我这腿医治了五年才好的,可是现在”

    说着,两滴豆大的泪珠滚落下去。

    “如果小澜有错,我会让她跟你道歉的,但若是冤枉了她,我谁都不会放过。”

    虽然是他亲眼目睹,可他心底还是相信她的女人,但每次想到这事情的时候,总是想到简水澜去推顾琉璃的手才导致她跌落下楼梯的。

    顾琉笙还是走了,其实顾琉璃还有很多话要说的,但毕竟刚动过手术,这个时候她也疲惫不堪,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

    此时所有的精神都已经失去,她疲惫地瞌上了眼皮。

    看到顾琉璃这么疲惫的样子,顾二夫人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叹了声。

    但是刚才顾琉笙话中的意思,明显是偏袒了简水澜那边。

    她想着,是不是要去了解下情况。

    顾二夫人让家里的女佣过来帮忙照看着,她疲惫地起身,朝外走去。

    **

    简水澜在家里待了两天,在知道自己怀孕之后,一直调解自己的情绪,担心自己的情绪会影响到胎儿。

    幸好这两天一切都很正常,身体没有不舒服的感觉,眼前也没有发黑。

    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缘故,从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她这饭量比起以往增长了起来,还容易饿。

    下午的时候除了水果还有糕点都吃了不少,幸好她平时也挺能吃,所以并没有被看出异常,自己也忍不住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她还不想让他们知道她已经怀上孩子的事情。

    虽然知道若是他们知道她怀了孩子,顾琉璃这事情很快就会过去,再怎么责备也不会落在她的身上,但她不想因为一个孩子才得到顾琉笙的信任或是将就。

    简水澜吃完糕点,又喝了一杯牛奶,饥饿感顿时消失了不少。

    她玩着自己的旧手机,但经过一年之后,这太久没用的旧手机卡了不少。

    打算改天出门重新买一部好用的,现在先将就着用。

    顾二夫人来的时候,看到简水澜一副悠闲的样子,又想到自己的女儿现在这一副模样,心里一阵阵恼火,都是对她的失望。

    她本以为她是是温顺乖巧的女人,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心思,琉璃到底是哪儿惹到她了,需要下这样的毒手,可知道那是一辈子的事情!

    如今顾琉璃已经到了适婚年纪,再拖下去,都不知道又要多少年了。

    听到外头的脚步声,简水澜抬眼望去,见着的是正一脸怒容走来的顾二夫人。

    突然来这里,看样子是来兴师问罪的!

    否则她一直都在第一医院照顾二叔,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

    简水澜站起来朝着她露出一笑,“二婶!”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走近她的顾二夫人会突然一巴掌朝着她甩了过来,直接将她甩到了沙发上。

    幸好沙发柔软,而她倒下来的时候一手护着肚子,一手扶住了沙发,她整个人几乎是趴在沙发上的,空出一手抚上被打疼的脸,这个时候简水澜眼里也有了怒意。

    这一巴掌打过去,她心里头是舒坦了,顾二夫人看着眼前的女人,眼里再没有以前对她的慈爱,只有愤怒。

    “水澜,二婶一直都以为你是个好孩子,也一直都挺喜欢你的,可是你看看你做了什么糊涂事,你是不是觉得你爷爷认可你的身份,又是阿笙的妻子就可以为所欲为?

    水澜,琉璃虽然并非我的亲生女儿,但我也养了她这么多年,你是知道她之前为了治疗那一双腿整整花了五年的时间,可你怎么可以将她从楼梯上退下来,你知道她伤得多么严重吗?

    医生说她的右腿完全摔坏了,就算医治好将来那一条腿也不会有知觉了!”

    看到因为愤怒胸口起伏的顾二夫人,简水澜扶着沙发让自己站了起来。

    她依旧捂着发疼的脸,心里头委屈,脸上也疼得厉害,但硬是没有让自己的眼泪掉落下来。

    只是双眼泛红地盯着这个向来她还算喜欢的长辈,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她会这么突如其来地甩她一巴掌,就算是为了顾琉璃,可是这一切分明错的不是她!

    她深呼吸了口气,动了下嘴角,只觉得一阵生疼。

    “二婶,我敬你是长辈所以不还手,但是这样的你也让我感到失望,我没有推她,从顾琉璃回来燕城我就从来没有主动去招惹她,伤害她,一切都是她自己在作死!

    你与二叔培养出个什么样的女儿,将来等一切事情都暴露出来,你们就会知道了。如果你是为了顾琉璃摔下楼的事情来教训我,那么我还是要告诉你,我没有推她!

    虽然现在一切的人证都对我很不利,可是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也不会承认!”

    “哎呀,怎么还打人了!”

    江姨看到简水澜捂着脸的样子立即跑了过来,目光看向顾二夫人的时候眼里都是不认同。

    “二夫人,事情都尚未弄清楚,你怎么能够随意打人呢?少夫人这几天也不好过,再说了就是顾老爷子也没有说她一句什么,你怎么就先动手了?”

    顾二夫人红着眼看向江姨,“琉璃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就这么偏袒这个女人?”

    江姨将简水澜往身后一推,“琉璃是我看着长大的,看到她出事,我自然心疼。但出事那天分明就是琉璃一直缠着少夫人,少夫人明显不想搭理她了,是她自己缠着上去的”

    “所以少夫人恼怒之下就将我女儿从楼梯上推了下来?这不是顺理成章吗?”顾二夫人立即打断了江姨的话质问她。

    听到顾二夫人的话,简水澜的心里都是对她的失望,但也清楚自己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她的神色很快冷了下来,“二婶,如果真是我推了顾琉璃的话,顾家自会处置我,还轮不到你!”

    而后看向江姨,“江姨,我有些不舒服,回房休息了,若是顾二夫人想要留下来就好好招待,若是不愿意留下来那就送客吧!”

    她虽然是顾家的二夫人,可是她简水澜可是顾家目前掌权人的妻子,身份并不会比她低!

    简水澜没有多说,转身就朝着外头走了出去。

    顾二夫人就这么盯着那个傲然离去的女人,心里有些无力感,这是不将她放在眼里了?

    她后退了一步,这几天没有休息好,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江姨看到她苍白的脸色,并没有上前搀扶她。

    “二夫人,少夫人说没有也许真的没有,为什么不尝试着去相信她?”

    “你也说了是也许,那么万一也许就是她推的呢?你可知道琉璃的肋骨断了一根不说,她的右腿废了,以后都没有办法正常地站起来走路了,她要靠着轮椅一辈子你知道吗?”

    说到这里,顾二夫人就有些奔溃。

    江姨没有再说话,想到顾琉璃伤得那么严重,更是自责那一天没有阻止。

    刚回来的顾安歌与华楚楚已经在远远的一边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包括顾二夫人打简水澜那一巴掌,顾安歌本想上去的,但是被华楚楚给拉住了。

    此时简水澜已经离开,顾安歌朝着顾二夫人走去。

    “二嫂,怎么打人了?水澜那边若是有错爸自会定夺,你这么做的话,让爸知道肯定心底不好受,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也都不愿意看到,但现在不是尚未清楚情况?”

    顾二夫人流下了两行清泪,正要开口的时候,华楚楚走了过来,冷冷地出声,“二婶这么做,不怕到时候发现自己养了一只白眼狼,而不好下台吗?”

    “你什么意思?”顾二夫人盯着她看。

    “我什么意思,一切时间自会给予定夺,不过真是让人大开眼界,琉璃竟然觊觎着自己的哥哥,就是不知道阿笙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心思,若是他们兄妹有这些龌龊的事情,那还真是委屈了顾少夫人啊!”

    虽然不愿意污蔑顾琉笙,但是她更见不得顾琉璃好!

    前几天才囔着简水澜推她下海,现在又囔着简水澜推她下楼,这个女人真会作死!

    她想到自己之前在顾夫人的面前与这些女人是同等的位置,幸好自己先看清楚一切撤离,否则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下场。

    据说沈蓉蓉的腿医治好了之后,脸却毁了,现在都去整容了。

    而苏燃目前精神失常,还在外地接受治疗。

    至于顾琉璃其实也与沈蓉蓉还有苏燃没有差别,唯一的差别是这个姑娘对自己太狠了,心计过于深沉。

    还有一点就是她的身份,自幼跟着顾琉笙长大,关系要亲厚许多。

    顾二夫人被华楚楚说得脸色一阵阵泛白,她颤抖着唇。

    “有些话可不能乱说的!”

    华楚楚娇娇一笑,她本来就长得高,此时盯着顾二夫人看都有些居高临下的感觉。

    “是不是我乱说,你怎么不去问问顾琉璃,不过这个女人从小就虚伪,我看问了也是白问,不过早晚有她狐狸尾巴露出来的一天。二婶,我想你也是个明事理的女人,还是慢慢想清楚吧!”

    华楚楚也没再继续说下去,很快离开了这里。

    顾二夫人还想为顾琉璃辨上几句,可是华楚楚已经走远了。

    顾安歌轻叹了声,“二嫂,今天你确实冲动了,你想为琉璃出头的心思我们知道,但水澜若是有错的话说实话在顾家还轮不到你来动手,爸他都没说什么,阿笙目前也没有表明态度,琉璃的事情到底如何,尚未得知。

    最起码水澜也说了她没有推人,这么给她定罪似乎不好。二嫂这几天为了家里的事情想必也是忙得焦头烂额,还是早些回家里休息吧!”

    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开,顾二夫人就觉得浑身无力,江姨终于出声,“二夫人脸色这么差,要不先回房休息吧,这边的房间我一直都让人收拾着。”

    **

    简水澜回房之后,就到了卫生间用冷水清洗了脸,嘴唇有些破皮流了点血,此时唇角也肿了起来,左边的脸更是有清晰的五指痕迹。

    这一巴掌,顾二夫人可是一点都没手下留情。

    将脸洗干净,她正打算找点儿药膏涂上,房门就被敲响,她走去将房门打开,看到是穿着大红色短裙的华楚楚正姿态万千地靠在门边,手里拿着一管药膏。

    “给你涂涂,消肿化瘀!”

    简水澜也不客气地接了过来,“谢谢你了!”

    华楚楚懒懒一笑,“谢什么,这药膏还是三叔让我拿过来给你涂的,你觉得我有那么好心吗?不过今天本来也就是顾二夫人的不对,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人。放心吧,回头顾琉璃的事情若是被爆发出来,顾二夫人还得过来给你道歉。”

    对于华楚楚的话,简水澜只觉得双眼一亮,怀着一丝希冀问她,“你相信我没有推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