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0章、一旦发生事情,她第一想到的就是离婚
    “你有没有推她我不知道,但我相信那个女人绝对心计深沉!去擦擦脸吧,都肿成这样了,回头让顾总看到你的脸,都不晓得该有多么心疼了。”

    华楚楚并没有留下来,扔下这么几句话就离开了。

    看到楼下等着他的顾安歌,华楚楚白了他一眼,做什么让她给曾经的情敌送药?

    顾安歌笑了笑,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一点儿情趣都没有,华楚楚在心底抱怨了几句。

    不过越看这个老男人,还真有点儿意思。

    也许,她退出之前的那一段感情是正确的,这个顾安歌或者值得让她赌一把。

    **

    顾琉笙是晚上才回来的,依旧是带着一身疲惫。

    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顾家老宅的人差不多都睡下了。

    倒是江姨没睡,一直守着,终于等到顾琉笙回来。

    看到他的时候,这个在顾家忙碌了大半辈子的女人很快就朝着他走去。

    “大少爷可是回来了!少夫人今天挨打了,晚上都没出来吃饭,只是说困想要睡一会儿。”

    挨打?

    对于他的女人在顾家挨打,顾琉笙还是觉得这个词很陌生的。

    “谁有这样的胆子?”他浑身的气息瞬间冷冽。

    江姨连忙将下午的事情给说了一遍,“也是顾二夫人不对,不分青红皂白地上来就打人,我能体会她担心琉璃小姐的心情,但少夫人也受了不小的委屈。”

    顾琉笙朝着江姨点头,很快就回了房。

    这个时候已经是夜里11点多了,在医院待了将近两天。

    如今顾琉璃已经醒来他就回到了集团,堆积下来的事情不少,虽然有宋微先帮他处理一些重要的事情,但毕竟他才是顾氏集团的总裁,很多事情由宋微出面还是不大够格的,特别是这一次与海家的合作不小。

    之前大部分由宋微处理,已经引起海家部分人的不满。

    他回房的时候,房间里漆黑一片,想必简水澜已经睡下。

    他没有直接打开大灯,而是打开了一边的床头灯,看到熟睡的人儿,一边的脸颊还有些肿,上面有个清晰的五指印记。

    顾琉笙的目光就这么死死地盯着上面的痕迹,心里已经想着怎么惩罚顾二夫人了。

    平日里他敬她是个贤淑理智的妇人,可今日她这样的举动就过头了!

    就算是简水澜推的顾琉璃,任何人也都别想动她!

    这一巴掌,他会为她讨回来的!

    顾琉笙想到自己刚从公司回来,便先去卫生间洗了澡,回来的时候,一身清爽。

    他放轻了动作打开备用的医药箱,从里面取出一支软膏,挤出一些白色的膏体轻柔地擦拭在她脸上的五指印记上。

    脸上一直有东西在动,简水澜不安地动了几下,伸手就要去抓,便让手疾眼快的顾琉笙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手,这个时候简水澜便已经醒来了。

    看到坐在床边抓着她手的男人,先是眉头皱了下,随即从他的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

    两人就这么相互看着,简水澜才发现顾琉笙这是在给她的脸上药,怪不得睡觉的时候一直觉得脸上有东西动来动去的。

    只是打都被打了,况且她睡前也已经上过药了。

    最终还是顾琉笙先开的口,“你的事情我听江姨说过了,好好养着,今天这一巴掌我一定会为你讨回来,二婶确实过分了。”

    简水澜嗤笑了声,“毕竟她当我是推她女儿的凶手,若真是我推的顾琉璃,这一巴掌也算是便宜我了。

    不过,既然你也不相信我,对于我这个凶手,你打算怎么处理?咱们是离婚呢,将这个少夫人的位置让给顾琉璃补偿她,还是怎么的?你给个话,我应该都可以接受!”

    不信任她的男人,拿来做什么用?

    两天之后,她现在已经将情绪调节得差不错了,最起码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有她想象中的难么难过了。

    顾琉笙听到她清冷的话,心底难受,整个人的神色也都阴沉了几分。

    “将我让给别的女人,你也能接受?”

    他想要给她再涂点药膏,却让她很快就躲了过去。

    简水澜躲开他的手,“我睡前已经擦过药了,不需要再涂了。”

    然而顾琉笙还是固执地将她脸上的伤再重新仔细地上了一遍药,最后再一次问她,“将我让给别的女人,你也能接受?”

    “不然还能怎么样?顾琉璃对自己下了这么狠的手,还不是为了将我逼走,为了得到你!二婶也说了她的腿怕是好不了,这样的烂摊子也就只能由你来收拾了!”

    “这事情我会查个水落石出,给你一个交代,如果琉璃真如你所言不,我觉得琉璃不会是这样的,或者她只是不小心跌落下去的,毕竟五年前她为了那一双腿的事情好几次活不下去,她不会用自己的双腿来开玩笑。”

    这一点他还能笃定,到现在想起五年前顾琉璃闹得要死不活的样子,他还觉得印象特别深刻,那也是他第一次看到顾琉璃那么脆弱的样子。

    不会用自己的双腿来开玩笑,可她这不是用来开玩笑,而是用来陷害她啊!

    简水澜不禁就笑出了声,也不知道笑的是顾琉笙的天真,还是笑自己的悲惨。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也许你并非像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爱我,也许你的心底一直都有顾琉璃,所以不管她做出什么事情你都能够纵容。”

    简水澜知道这样的架势怕是不可能这么快就让她睡觉,索性坐起了身子,房间里的冷气很足,她身上披着柔软的被单。

    “你给我说了多少查个水落石出,可是最后呢?顾琉笙我并不是傻子,其实我一直在给你机会,也给自己机会”

    说到这话的时候,她的泪水不禁掉落下来,却还是倔强地抬手擦拭去,眸子泛红地盯着坐在旁边的男人。

    “有些事情你不说,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那天我去了你的书房用了你的笔记本,看到了笔记本那一段视频,正是顾琉璃莫名其妙自己掉下水的视频,虽然看得有些远不是很清楚,但是也足够证明我的清白,可是你有这么做吗?”

    他给顾琉璃机会,三天的时间过去了,顾琉璃没有坦白,却似乎还是将这个机会给了她。

    那分明就是顾琉璃的陷害,可是他都为她简水澜做了什么?

    平白无故地被人污蔑,外头的传闻又是怎么传她的?

    但顾琉笙还是放任着顾琉璃,若不是他的放任,会有现在这样的场面吗?

    顾琉笙本来抬着手要去帮她擦拭眼泪的,可最终还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也没有想到简水澜会看到那一段视频。

    他是想着狠狠地警告顾琉璃一番,并将这个证据发给她,让她坦白一切。

    可毕竟是他的堂妹,又到了适婚年纪,若是传出去只怕有损名声,所以他给她机会。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他处理了外头的传闻,尚未去警告顾琉璃的时候,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小澜,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我不是想要放任她,她落水的事情我知道你是无辜的,一切都是她自己跳下去的,但是我并非想要就这么算了,也没有打算纵容她的!”

    简水澜摇头,“如果没有你的纵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不过在你看来是我推的她,你当然可以否决我所说的话,只不过

    顾琉笙,这样的生活我真的累了,从顾琉璃回来之后一直都横在我们之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也受了不少的委屈。你是知道我妈妈的,当初她就是被蒋芹芹给害死的,我不想落得她那样的下场!”

    她也不想自己的孩子处于像她这样的位置,纵然没有父亲,她这个当母亲的也可以给予他所有的爱。

    但她知道顾琉璃容不得她简水澜,更不会容得下她的孩子。

    若是想走,她必须在肚子大起来之前离开,否则让顾家的人知道孩子的存在,就走不了!

    就算最后走了,她也带不了孩子,顾家是不可能让顾家的血脉流落在外的。

    就连唐卿这样的私生子,一旦被顾老爷子知道了,也只有回顾家认祖归宗。

    她可以离开顾琉笙,但是她离开不了孩子。

    怀胎十月,她是不可能忍受骨肉分离的。

    将孩子留在顾家,她也不会放心,顾琉璃绝对不会容忍她的孩子。

    就像当初蒋芹芹容忍不了她一样,自己这一条路绝对不会再让孩子走一遍。

    顾琉笙只觉得一股无力感,这个女人时时刻刻都在想着离开他吗?

    看到她脸上噙着冰冷的笑意,顾琉笙不顾她的挣扎紧紧握住她的手。

    “小澜,你别这么想,这事情过了之后,我会给琉璃安排一门亲事,将她嫁了出去,总不会横在我们之间了,你再相信我一次好不好?我一定不会再给你失望。

    之前的事情我承认还是想给顾琉璃一个机会,想为她的名声着想,所以这一段视频并没有公众,毕竟他是顾家的千金”

    简水澜很快接过了他的话,“是啊!她是顾家千金,需要名声,你是不是看我简水澜被污蔑得太多了,早就没有了名声,所以就不用在乎我的?”

    “那些传闻已经被我扼杀了,不会再有人胆敢这么说你的!”

    “是啊,他们不敢明着这么说我,只是心底会怎么看我呢?”

    简水澜觉得在顾琉璃的事情上一说就会没完没了,她索性翻过身背对着他。

    她想,这一段感情,或者真的走到尽头了。

    她还爱着他,但是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男人对她的不信任,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男人以别的女人为重,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男人不是完全地属于她。

    早已沦陷,但没有关系,她向来自强,能够从这深渊爬出去的。

    闭上了双眼,她抬手擦去了忍不住落下的热泪。

    顾琉笙就这么看着她一副不愿意搭理的样子,有些话想说又似乎不知从何说起。

    但他知道他们之间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在围绕着顾琉璃转动,确实从顾琉璃回来之后,他们夫妻之间就经常陷入莫名其妙的争执或是冷战。

    他在一旁的位置上躺下,抬手将面前的女人搂入怀里,有些拿她没有办法。

    一旦发生事情,她第一所想的就是离婚。

    似乎除了离开他,别无所求了。

    他顾琉笙在她的心中就这么廉价?

    不要了就可以扔给别人?

    “我明天去医院里听听琉璃的说辞,你要不要去一趟?”

    “好!我去!”

    但是她有一种预感,明天可能就会是她下定决心离开的时刻。

    听到简水澜的声音,顾琉笙将脸凑了过去,亲吻她的秀美且饱满的耳垂,感觉她在怀里轻颤着,又听得她说,“我想你可以去查查顾琉璃五年前车祸的真相,一定会让你有惊喜。

    她敢从楼梯上摔下来,就是看到了五年前的希望,知道你会站在她那边的。不过也许你已经对她鬼迷心窍,五年前的真相对你来讲或许并不重要吧!”

    她笑了笑,不管她眼里的顾琉璃多么狡诈多么心计深沉多么可恶,可也许在顾琉笙的面前,她始终天真无邪。

    顾琉笙微愣,“五年前的车祸你什么意思?”

    “我的猜测,没有别的意思。”

    她朝着一旁挪了点儿位置,反正有了证据也没有用,这个男人一心要护着顾琉璃,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或许查清楚五年前车祸的事情,他对顾琉璃的感情也不会因此而淡去。

    **

    隔日一早,吃过早饭,简水澜就跟着顾琉笙来到了医院。

    病房里,顾二夫人看到她的时候自然没有给好脸色看,简水澜也没有自讨没趣。

    看了她一眼,想到昨天那一巴掌下来,她现在脸上还隐约可以看到五指痕迹,便也没有喊她。

    顾琉璃已经醒来,但是情绪明显不高,整个人躺在那里双眼失神。

    听到外界的声音时,懒懒地瞥了一眼,当她看到顾琉笙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惊喜。

    可是看到简水澜的时候,眼里都是恐惧与抵抗,一张小脸更是惨白一片。

    “你过来做什么?来看我笑话吗?大嫂,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毒,我不过是想着跟你好好地道歉让你原谅我,你怎么就这么将我从楼梯上推下来,你知道吗?你这么一推我这一辈子都有可能站不起来了!”

    面对她愤怒与伤心的指控,简水澜却是觉得好笑。

    “你这演技倒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顾少夫人,你够了!琉璃已经被你伤成这样你还觉得不够吗?”

    顾二夫人最先为自己的女儿出头,对于简水澜的态度,她只有咬牙切齿的份。

    顾琉笙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放轻了声音,“小澜!”

    此时顾琉璃哭个没停,一脸的伤心欲绝。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我敬你是大嫂”

    简水澜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你若真敬我是大嫂,就不会想着要跟我抢男人了,难道你不知道顾琉笙他已婚,你若真敬我是大嫂,就不会处处地陷害我。

    顾琉璃你敢不敢发誓,若真是我推你下楼的,这一辈子你永远都没有与顾琉笙在一起的可能,甚至一辈子被他唾弃!”

    她笑了起来,觉得自己有些孤军奋战,但是她不怕,身正不怕影子斜。

    就算没有人站在她的身边,她也绝对不会去承认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最坏的打算就是什么都不要了!

    她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离开顾家顶多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顾琉璃的脸色比刚才还要惨白,然而很快就镇定下来,她自然不会去发这样的毒誓。

    她虽然不相信,但是也不敢乱发誓,毕竟她已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她也害怕到最后一无所有。

    于是躺在病床上的她眼泪掉得更凶了,“大嫂你为什么要这么逼我?为什么要这么一次次地对付我?纪家酒会上你让我当众难堪,我生日宴会你又推我下海,那些事情我都不打算继续计较了。

    可是你为什么要将我推下楼,你可知道我再也站不起来了?当初为了治疗这一双腿我已经花费了五年的时间,你知道我那五年是怎么挨过来的吗?”

    而后她哭着将目光落在那个沉默的男人身上,“大哥,我怎么办?我的腿又坏了,我已经不能再跳舞了,如今甚至连走路都有问题。大哥,大嫂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容不下我?”

    简水澜全程只是笑着,笑看着那个演技没有任何槽点的女人,不知道她若是进了演艺圈,那演技都能让她的名气不亚于应寒了。

    顾二夫人怎么也没有想到顾琉璃会喜欢上顾琉笙,那么多年了,她这心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当初她还跟顾琉璃说过顾琉笙都已经结婚了,他们又并非是亲兄妹必须疏离一些。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子的!

    顾琉璃爱上自己的兄长,自己的儿子爱慕大嫂。

    顾琉笙终于出声,“所以你一口咬定,是你大嫂将你推下去的?”

    顾琉璃很快点头,“是这样的,我当时想要求得她的原谅,她要回房,我就跟了上去,在楼梯上我抓住了她的手想要跟上她的步子,谁知道她就将我推了下去。

    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如果我知道大嫂会这么对待我,江姨让我留在厨房学习糕点我就留下来了!”

    “满口谎言!”

    简水澜嗤笑了声,“琉璃,你当初跟我讲了多少话,你就这么忘记了?也对,这不过就是你的一出苦肉计罢了,目的就是将我赶走,空出顾少夫人的位置给你!”

    顾琉璃一脸伤心欲绝的模样,“你为什么做了这样的事情还不肯承认呢?只要你好好跟我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我可以看在你是大哥的妻子的份上不追究的!

    否则的话,大哥身为顾家掌权人,也不能包庇你,我顾琉璃再不是顾家的血脉,但也是在顾家长大的孩子!”

    简水澜取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一份她昨天拷贝到手机里的监控视频。

    “这一份监控视频虽然不能够证明我没有将你推下楼,但是足够证明你生日宴会上落水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而是你自己跳下去的,结果被朗月救上来便开始污蔑是我推你下海。”

    她直接将手机递给顾琉璃,“你以为你自己策划得万无一失是吗?那么我告诉你,这是我从顾琉笙的笔记本拷贝过来的!

    看到这个视频,我只是特别后悔自己跳下去救你,自己差点儿丧命海底,还被你如此污蔑,果然啊,好人并不好当,不是吗?”

    她笑了笑,顺便冲着一旁的顾二夫人看去。

    顾琉璃确实觉得落海那一场计划得很好,特意还让杨晨检查过所有的监控,怎么还会被拍到呢?

    她将信将疑地接过手机,看着上面的视频,一直到自己掉了下去,下一秒简水澜也跳了下去。

    那视频虽然有些模糊,但确实看起来她掉水里是自己一头栽下去的,与简水澜无关,不过顾琉璃很快就镇定地摇头。

    “这不可能,当时我感觉到有人从我后面推了一把!”

    她很快朝着顾琉笙望去,“大哥,你相信我,真的有人推了我,我没有说谎的!”

    顾二夫人从顾琉璃的手里取过手机,重新点开了监控视频看着。

    “证据确凿,你还在狡辩?顾琉璃,你倒是挺厉害的。伪装得也很不错,这么多人都被你骗得团团转,你想要顾琉笙,你若是能够抢走就去抢吧,对我不十足信任的男人我也要不起!

    至于你摔下楼的事情与我无关,我也不会去负责,但如果顾琉笙觉得是我推的,想要负责,那你就让他负责吧,但他所负责的却是与我无关,别什么事情都扯我身上!”

    这一句话与其说是对着顾琉璃说,还不如说是在告诉顾琉笙,她不怎么稀罕他了!

    看到顾二夫人已经看完这短短的视频,简水澜取回手机,看向顾二夫人,突然就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