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1章、我倒是想看看燕城哪个律师胆敢接我顾琉笙的离婚案子
    “二婶,看清楚了吗?落海一事,是她自己跳下去的,结果上来就污蔑是我推她的,这监控视频我也没有动过,是我偷偷从顾琉笙那边拷贝过来的。

    他确实很在乎顾琉璃的,证据确凿之下,却还是没有揭发她的罪行,倒是让我背了好几天的黑锅呢!”

    若是之前顾琉笙确实选择相信她没有推顾琉璃下海,但是他后来在得到证据之后还没有揭发顾琉璃,任由她被顾琉璃这么污蔑着,也确实伤了心。

    一次又一次地伤着,她的心也是会痛、会死的!

    顾二夫人确确实实地看到了那是顾琉璃自己跳下去的,确实与简水澜没有关系。

    但是她之前哭哭啼啼地与她说是简水澜突然将她给推下了海里,差点儿淹死。

    可是这监控视频并不会说谎,这分明是她自己跳下去的!

    顾琉笙被简水澜这么一说,知道自己的行为伤害了她,但他只是想给顾琉璃一个机会。

    毕竟这个视频若是对外传了出去,那么顾琉璃的名声完全就毁了!

    而他们议论简水澜的事情,也已经被他压制下来,并且澄清是误会。

    “小澜”

    顾琉笙拉住了简水澜的手,急急地想要解释,“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我并没有想要将这个黑锅让你背着,之前的谣言已经很快摆平了。

    我没有将这监控视频外发是因为想要给琉璃一个机会,毕竟她这个年纪了,正是找一门亲事的时候,若是有了这些污点,到时候嫁过去岂不是要难以立足?

    这个视频我没有亲口告诉你,是我不对,你别和我生气,好不好?”

    “不好!”

    简水澜笑着推开了他的手,目光带着几分凌厉,“别这么低声下气地跟我说话,我们之间的矛盾可不止这些呢,现在我在你的眼里可还是推了你宝贝妹妹的罪人!”

    而后看向顾琉璃,唇角含笑,“你不是说了顾琉笙娶我不过是为了应付华楚楚的事情,他在等你回来,所以一直都没有给我婚礼,没有给我孩子,顾琉璃,如你所愿,这个男人让我失望了。

    我倒是要看看你将来能不能得到他,他是不是会如你所愿娶你!我倒是很怀疑顾琉笙会愿意娶一个瘸子当夫人,就算他愿意,我想爷爷也不会愿意吧!”

    她很快取下无名指的钻戒直接放到顾琉笙的手里,眼里带着决绝看他。

    “拿好了,也顺便告诉你,我不打算要你了!”

    她努力地笑着不让自己落泪,随即很快转身走出了病房。

    顾琉笙就这么看着手里的钻戒,那是他们的婚戒,婚后在确认爱上她之后他就一直戴着,也一直让简水澜戴着。

    可是她现在却可以这么轻易地摘下来还给他,并且不打算要他了!

    这是真的要将他拱手让人了吗?在她的心里,他的分量就这么丁点儿?

    下一刻,顾琉笙握紧了手里的钻戒,很快跑出了病房朝着那一道纤细的人影追了过去。

    虽然很不爽顾琉笙追出去,但是想到简水澜那些话,看来她是不打算要顾琉笙了。

    她能够自觉退出那是再好不过了,也不枉她摔断了腿。

    顾二夫人的眼前却是一直浮现顾琉璃自己一头栽下海里,而后是简水澜跟着跳下去的场面。

    她看着自幼没怎么让人操过心的女儿,问她,“琉璃,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琉璃摇头,“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妈你也不相信我吗?是大嫂推我的,不然我自己掉海里去做什么?我摔下楼梯也是大嫂推我的,可是她还是不承认我有什么办法?”

    说完,顾琉璃呜呜地哭了起来,顾二夫人只好又去安慰她。

    简水澜离开了病房,踩着平底鞋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身后顾琉笙很快就追了上来,一把扯住了她纤细的胳膊。

    “小澜,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将手里的钻戒递到她的面前,“这是我们的婚戒,你怎么可以随意将它取下?”

    “不过是个婚戒罢了,我连你都不想要,还会在乎一个婚戒吗?”

    她轻笑了声,“带着嘲讽的语气,再说了,你连自己的妻子也都不信任,她有必要去守着一个不信任她的男人?”

    顾琉笙只觉得太阳穴隐隐一跳,继而疼了起来。

    “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是我亲眼目睹,你要我怎么办?”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她推的顾琉璃,他也不会这么为难。

    他也不相信简水澜会去推顾琉璃,但是他亲眼目睹了这样的场面。

    不管怎么说,顾琉璃现在的腿断了,二次重创,将来都几乎没有站起来的可能了。

    “那你现在呢?你觉得是我推顾琉璃下楼的还是她自己跌下去的?”

    她盈盈一笑,笑容并没有抵达眼里,目光盯着他手里的婚戒,没有接过来的打算。

    然而顾琉笙却是强势地抓住了她的左手,将婚戒准确地套入她的无名指上。

    “以后别闹脾气,这婚戒别随便取下,明白吗?”

    简水澜似乎为了要告诉他自己的决心,很快又取下了婚戒,看到他不收直接扔到他西装的口袋里。

    “别左右而言他,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或者你是相信我的,但是你心里还是怨恨我,反正在你的心里,我始终还是比不得顾琉璃重要。

    因为她是跟在你身边那么多年的妹妹,或许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已经不是妹妹那么简单了!”

    也不全怪顾琉笙,就算是容承祯他们也都认为顾琉璃是个好女孩,没有那么多的心计,一切只能怪她在他们的面前太会伪装了。

    只是她还是很难过,难过这个男人的心偏向的不是她这个妻子。

    不管是顾夫人还是顾琉璃,对他来说都比她还要重要。

    当初顾夫人派人撞她的时候,顾琉笙选择了隐瞒。

    这一次顾琉璃的陷害,他还是选择隐瞒。

    在他心里,她简水澜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吗?

    婚戒落入了他的口袋,顾琉笙只是低头看了一眼,随即看向这个笑容不达眼底的女人。

    她分明是在强装坚强,她明明想哭,却还是表露出一幅无所谓的姿态。

    “在琉璃的事情上,我已经多次跟你解释,她就是妹妹的存在,你怎么老是要误会我?”

    “我误会你?我多少次跟你提醒过顾琉璃对你的感情并非你所想象的那么简单,可是你相信过我吗?

    你还为了顾琉璃的事情跟我争执,我离家出走你就只会用苦肉计逼迫我出现,让我心疼你,离开不了你,可是顾琉笙,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她努力地抑制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太过难受,毕竟她现在不如以往,肚子里还怀着宝宝,医生也说了需要心平气和。

    “所以,顾琉笙,我们离婚吧,真的不适合!顾琉璃的存在让我想到了当初的蒋芹芹,你让我想到了云盛,而我就像我妈妈一样,我妈妈已经是前车之鉴,我不想走上她那一条路。

    只有离开你,才是我最好的选择,离婚事宜,我会交由律师处理。当初我们结婚的时候,协议上有一条这一段婚姻需要维持一年,一年后可以协议离婚,你支付我十个亿。

    如今早就满一年了,那十个亿我不要,我只要我妈妈留给我的房子,若是你觉得西江月圆那一套房子太大了舍不得给我,我可以依照原来的地方彻一面墙壁隔开。”

    这应该就是他们最好的结局了。

    之前看到那一份结婚协议书,她还觉得一年的时间赚十个亿她不亏。

    现在想想,只怕当初的自己并没有想到婚后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她倒是将所有的都想好了,什么都不要,一切回到原点。

    只是还能回到原点吗?

    顾琉笙近乎愤怒地双手紧紧扣住简水澜纤瘦的肩膀,眼里带着强烈的执着。

    “我说过多少次,我顾琉笙这边永远没有离婚的说法,也绝对不会跟你离婚,你就安心地当一辈子的顾少夫人!你若是想要折腾的话,我不介意,但我倒是想看看燕城哪个律师胆敢接我顾琉笙的离婚案子!”

    为什么她从来不想着如何去解决事情,而是想要抛开他?

    对她来说,他是洪水猛兽吗?

    这么让她避之不及?

    然而简水澜却已经下定了决心,“不跟我离婚,你怎么给顾琉璃顾少夫人的位置呀?她可是口口声声地告诉我这个位置本来就是她的,如果她早个一年回来,也不会有我什么事情了!”

    说到这里,简水澜又笑着告诉他,“对了据说,在她跟你坦白的那一天你还抱了她,吻了她,怎么地吻她,细节如何,她可是清清楚楚地都跟我说了!怪不得你会突然变得那么奇怪,我想是不是她勾起了你什么美好的回忆?让你终于下定决心要离开我了?”

    她并不相信顾琉璃的话,但是这些话她却想要说出来,让他知道顾琉璃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敢跑到她面前耀武扬威。

    她就算是要离开,也不会给她好受!

    顾琉璃在她的面前到底说了什么?

    顾琉笙想回去好好地质问她一番,为何要胡说八道,可是他知道他这一次离开,简水澜也会毫不留情地离开他的视线。

    “都是她胡掐出来的话,我与她清清白白,你别相信她的话!”

    “你也跟我说了别相信她的话,那么怎么就相信了她所说的是我推她下楼?这不是自相矛盾?”

    她后退了一步,想要离开他的钳制,却没想到顾琉笙只是上前一步,依旧紧紧扣住她的双肩。

    “这事情我会处理好,你给我时间,若是她污蔑你,给你下圈套,我会让她离开燕城,好不好?小澜,咱们不要再为这些事情争吵好不好?”

    他知道她的性子烈,眼里容不得沙子。

    简水澜直接拒绝,“不好!我要的是你一开始的态度,可是你选择了不相信我,有这么一次,以后还会有!你隐瞒了我多少你自己想想看,再想想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你做到了吗?”

    再后退一步就是墙壁,她没有后退,而是选择了抬头直视他的目光。

    “你让我失望了,我承认我爱你,不想离开你,但是我更害怕走上我妈妈的那一条路,我也不想将来我们有了孩子,他会走上我这一条路,承受这么多!”

    “我不是不相信你!”

    顾琉笙直接吼了出来,“是不是我现在将琉璃送出国,让她再不要回来燕城,你才会相信对我来说你是最重要的?”

    她红着眼眶看他,终于忍不住,泪水滴落下来。

    顾琉笙没有半分地犹豫,将她整个人拥入怀里,紧紧地抱着。

    “不要再想着离开我好不好?小澜,我不会跟你离婚,也没有办法忍受你离开,明白吗?我爱你!”

    可是他的爱还不够啊!

    她要的不是这样,这一件事情分明她才是受害者,她受了多少的委屈,多少人指责她。

    就是连她向来都觉得还不错的二婶,也给了她一巴掌,认为是她推了顾琉璃。

    简水澜最后还是独自离开了医院,顾琉笙知道她现在并不希望他在身边,便想让她单独安静一会儿。

    只是在简水澜离开之后,他给朗月打了个电话,嘱咐她保护好简水澜。

    随即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宋微,正要离开医院的时候,顾晋晗走了过来。

    在医院里养了几天之后,脸上已经消肿,淤青也散得差不多了。

    不仔细看,倒是看不出他曾被揍得鼻青脸肿。

    之前那一幕,包括他们的对话,顾晋晗全都听了进去。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他还是由顾晋曦那边听来了不少,特别是顾琉璃的事情。

    此时看到顾琉笙就要离开,顾晋晗很快走了上去。

    “大哥,我们谈谈吧!”

    听到顾晋晗的声音,顾琉笙的神色就冷了下来。

    “有什么好谈的?”

    “谈谈琉璃,谈谈大嫂!”

    最终,顾琉笙还是跟着顾晋晗去了他的病房。

    **

    当天一封快递直接到了顾琉璃的病房,收信人却是顾二夫人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