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2章、结婚证书与结婚协议书是不是都被你拿走了?
    顾二夫人这几天大部分时间都留在顾琉璃这边照顾着,看到那一封快递的时候,有些狐疑。

    不知道邮寄过来的人是什么人,但是她还是选择了将那一封薄薄的快递拆开。

    里面的东西不多,只有几张纸,还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很年轻,然而顾二夫人却一眼就认了出来对方是谁。

    这不是上回去医院探望顾安扬的那个年轻人吗?

    因为眉眼与顾晋晗的极为相似,所以她就记住了对方的长相。

    唐卿,与顾安扬有业务来往。

    顾二夫人看着照片上的人,有些不明白对方邮寄这一张照片给她做什么。

    然而当她看到那几张薄薄的纸张时,只觉得眼前一阵晕眩,整个人站不住脚直接摔在了地上,声响有些大。

    顾琉璃睡得不深听到这声音的时候侧过脸去看,只见顾二夫人瘫坐在地上,双眼死死地盯着手里的纸张。

    她这会儿麻醉药已经退去,整个人疼得难受,脸色也有些惨白。

    索性也不去理会,闭上眼继续睡,反正她才是病人。

    顾夫人觉得这一刻心疼得要死,脑袋也轰轰作响,眼泪也在瞬间盈眶而出。

    唐卿竟然是

    顾安扬的儿子!

    顾安扬到底隐瞒了她多少,为什么外头真的有这么大的儿子?

    难怪他看唐卿的时候,就觉得那眉目与顾晋晗可以说出如出一辙。

    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那是自己丈夫在外头和别的女人所生的私生子!

    顾安扬他怎么可以这样

    最早前就将顾琉璃带了回来,说是他的女儿,要她以后好好地抚养,现在又给她弄出一个唐卿这么大的儿子。

    那唐卿的年纪看起来与顾晋晗的相差不大,早在他们结婚之后,顾安扬到底做了多少背叛她的事情?

    她知道他在外头还有不少的女人,可是从来不会带回来,也不会当着她的面与别的女人亲亲我我,她为了孩子就忍了,可是现在

    唐卿都已经出现到她面前了!

    她将几份报告看完,重新装回快递里面,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扶着桌子起身,顾二夫人满脸泪水,她回头看着已经沉睡的顾琉璃,眼里都是复杂。

    她朝着外头走去,她要去问顾安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在外头还有个这么大的儿子?

    **

    简水澜没有回去顾家老宅,而是回到西江月圆。

    当她开着车子到了西江月圆小区外头的大门口,看到不少人围着,大部分都是小雪花,还有一些记者。

    如此情况,估计应寒这几天也没有回来西江月圆了。

    这些麻烦,都是她引起的。

    看到应寒这么受欢迎,她也由衷感到开心,只是想到这些小雪花让他现在有家归不得,又觉得好笑。

    她将车子停在了外边,取出手机登陆微博,很快发了一条新微博:我也是忠实的小雪花,一直都支持着应寒男神,同样也希望所有小雪花别给应寒造成有家归不得的场面,我们应该共同拥戴他,默默支持他,而不是为了见他一面,满足自己的私欲,将西江月圆的大门都给堵了。我们的应寒男神是很低调的,这一点所有忠实小雪花都知道!

    简水澜没有想到的是她第一时间发上去的微博,第一个去转的就是正在外地出差的秦筝:十分赞同!你们怎么把我们的应寒逼得无家可归了?

    因为简水澜的微博粉丝如今也破了百万,去转发的倒有不少,特别是一些应寒的小雪花。

    一条微博,很快被转发许多,还有各种留言,她看着有些留言恨不得跑过来观望的忍不住一笑。

    一直沉闷的心情,稍微有些变化。

    应寒老公么么哒:小雪花们都回来吧,别让男生无家可归,男神,我想收留你!

    小雪花想给你生小猴子:西江月圆啊,我也想去围堵男神!

    应寒粉丝微博群:据说男神的真面目比荧屏上的要好看许多,特别是那皮肤,滑溜啊!

    迷路的小雪花:有没有人说你其实跟我们应寒好般配?嫉妒嫉妒!

    简水澜收起了手机,将车子朝着大门开了过去。

    平日里这一道大门是不关的,但是这几天因为过来围堵的人实在太多了,物业不得不一切严谨起来,进出都需要仔细调查一番。

    简水澜出示了通行证,很快就被放了进来,当车子开了进去之后,随即华丽的大门又被关上,一群应寒的小雪花继续将大门围堵起来。

    回到16楼,简水澜输入密码,推开门,好几天不住的家里立即有一股沉闷的热气扑来,外头烈阳烤炙,这屋子里就算不住人也是一阵沉闷。

    她换了鞋子之后,朝着里面走去,将窗户都打开,顺道打开了空调制冷。

    而她直接回到了属于她的书房,打开书柜里最下面的一个抽屉,发现里面空荡荡的,脸色就有些不好了。

    当初的结婚协议书还有结婚证书她都放在这里的,怎么会都不见了?

    是不是顾琉笙将东西给拿走的?

    这个心机boy!

    她想了想,打开了电话,很快拟出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并且打印出两份。

    离婚协议书的内容不多,她除了要这一套原本属于她的房子,其余的一律不要,包括他给的珠宝首饰之类的。

    与他结婚虽是各求所需却不是看上这些物质的东西,离婚之后,钱财物质她都可以不要,只要这一套她母亲留给她的房子。

    简水澜想了想,很快开始搬东西,屋子里的东西不少,但是要将两人的东西分开还是很容易的。

    特别是她原本那些东西都是顾琉笙婚后给予的,她一点儿都不想要。

    将自己原本的一些东西都搬回了婚前她居住的地方,其余的全都整理了出来放到了另一边。

    她看到自己的举动说真的有些幼稚,但一旦想彻底离开一个男人的时候,就会想事事都与他划分清楚。

    只有这样子才不过有太多的留恋与不舍,事到如今,她已经不能再沉沦下去了。

    早前她就该离开的,也不会到现在这样的场面。

    可若是早前离开

    收拾了一大半的她抬手轻轻抚上自己还平坦的小腹,也许这些磨难是为了这个孩子的到来吧!

    从她知道这个孩子的到来,她便非常喜爱这个孩子了。

    想到这里,她微微露出一笑,觉得生活并没有她所想象的那么糟糕。

    也许离开顾琉笙她会活得更畅快,也不会丢失了自己。

    不过离婚之后,也许她也会离开燕城,这个孩子不能让他们知道的!

    整理了一个下午,东西都收拾整齐,她那一半小家看起来简陋了许多。

    简水澜带着离婚协议书离开了西江月圆,当车子开出西江月圆的时候,倒是看到之前那大批的粉丝已经减去了一大半,剩余一些人还在附近徘徊,还有一些狗仔。

    也许她那一篇微博还是有点儿效果的,真正喜欢应寒的人,也不会去让他为难。

    这些粉丝的素质还真不错,而且不算脑残粉,还是有些理智的。

    回到顾家老宅的时候,很难得的,顾琉笙竟然在家。

    顾琉笙看到简水澜左手空荡荡的无名指上,目光一暗,很快朝着她走去,从口袋里取出那一枚婚戒一手握住了她的手,很快为她戴上了婚戒。

    “以后,这婚戒不许你随便取下!”

    “连你我都不想要了,这一枚婚戒还有它的意义?”

    她轻笑了声,也没有再纠结取下。

    已经打定了离婚,戴不戴婚戒都无所谓了。

    顾琉笙有些头疼,“小澜,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提离婚的事情?”

    “不行!”

    她笑了笑,一把将他推开,而后想起一事,“对了,我的结婚证书还有之前的结婚协议是不是都被你拿走了?”

    “什么结婚协议?”回到她的是一道洪亮有力的声音。

    简水澜回头一看,见是顾老爷子忍不住瑟缩了下。

    这个老人她花了不少力气才讨好的,并且让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她做出了不少的努力,如今她就要放弃这个身份了。

    其实顾老爷子对她还是很好的,就像这一次顾琉璃摔坏了腿,顾老爷子还是处于公正,只是询问了细节,但并没有将罪名扣在她的头上。

    她目前在顾家还能过得顺畅,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顾老爷子。

    当即气焰就灭了一些,规矩地喊了他一声,“爷爷!”

    顾琉笙看到她态度的转变有些无力,明明在他面前嚣张得很,到了这个老头子的面前就乖巧下来了。

    但他也学着简水澜的样子喊了他一声,“爷爷!”

    “我问你们什么结婚协议书,什么结婚证?你们这是打算离婚?”

    一反以往的态度,顾老爷子拄着拐杖,整个人透出一股凌厉严肃的姿态。

    顾琉璃立即就冲着顾老爷子笑了,“爷爷,你想多了,我们怎么可能会离婚?”

    而后拉住简水澜的手,“小澜,你快跟爷爷说我们不会离婚的,是爷爷他误会了!”

    简水澜却是挣脱了他的手,很遗憾地看了他一眼,随即朝着顾老爷子走去,轻轻地点头。

    “爷爷,我是想离婚了,不可否认爷爷对我很好,但是我的丈夫他不信任我,还有我们之间存在太多的问题了。

    顾琉璃回来之后这些问题就全部被放大,况且我也没有信心继续这么生活下去,没几天就要被污蔑陷害一次,这一段婚姻,我也没有信心能够继续经营下去。

    爷爷放心,顾家家大业大,我离婚之后,只是要回我妈妈留给我的西江月圆的那一套房子,其余的我一律不会要,包括以前琉笙送给我的首饰衣服,我全都不会带走。”

    她本就不是个贪心的女人,只是想要过回从前的日子。

    顾老爷子沉闷地盯着她看,好不容易盼到自己最疼的孙子结婚了。

    这才一年多,都尚未给他生个重孙子抱抱,怎么就要离婚了?

    但是他也知道一切的原因还不是自己的孙子整出来的,“阿笙,此事你怎么看?”

    “我不会离婚的,爷爷放心吧,结婚之后我就没打算离婚。”

    然而简水澜很快接过他的话,“这婚,我却是离定了!”

    顾老爷子面色不好地盯着她们看了好些时候,终于出声,“小丫头去我书房一趟!”

    “好!”

    简水澜也没有拒绝,随即跟上顾老爷子的步伐。

    顾琉笙很快也跟上,只是顾老爷子回头看他。

    “你跟上来做什么?”

    “爷爷,你可别把我老婆给吓着了,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顾老爷子一脸不善,“还不是你自己作的?都跟你说过琉璃不适合留在顾家,现在好好的一个家都要被她给拆了!当初跟你讲的话,你都记到哪儿去了?”

    两人没有再理会他,直接朝着顾老爷子书房的方向走去。

    顾琉璃留在原地蹙眉,心里几分沉重。

    看来这个女人是铁了心要离开的,只不过他顾琉笙若是不想放人,她走得了?

    **

    这已经不是简水澜第一次来到顾老爷子的书房了,里面带着一股文人气息。

    顾老爷子晚年喜欢书画,特别是书法,所以屋子里挂了好些是他自己写的。

    笔迹遒劲有力,磅礴大气,倒是写得一手很好的书法。

    顾老爷子在一旁的真皮沙发上入座,将拐杖往旁边一搁,瞥向她。

    “坐吧!”

    简水澜在另一边坐了下来,轻轻地点头。

    “爷爷,你找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她知道肯定是为了离婚的事情找她的,她也不想离婚,对顾琉笙的感情也没有变。

    只是已经事到如此,她留下来也没有意义了,这个男人心里装的也许不全是她。

    “小丫头,婚姻可不是儿戏,当初你们结婚匆匆忙忙的,如今才一年多的时间,就要离婚?我知道阿笙有些事情做得不够厚道,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在乎一个女人,你能不能看在爷爷的份上原谅他,不语他说离婚的事情?”

    说到这里,顾老爷子轻叹了声,“你看看他年纪都多大了,这个时候离婚了,上哪儿再去给我找个孙媳妇?你对阿笙也不是没有感情,就原谅他这一回,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