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3章、我跟你结婚就算别有目的,现在你也休想离婚!
    简水澜低下了头,这个潮老头还是第一次这么低声下去地与她说话,可是有些事情一旦下了决定就很难改变的。

    “爷爷你也知道我妈妈简韵的事情,我很怕自己走上她那一条路。

    顾琉璃一次次地陷害我,前几次顾琉笙能够相信我,但是这一次他踌躇了,因为他亲眼目睹是我将顾琉璃推下去的,而且之前顾琉璃自己掉海里的监控视频,顾琉笙是有拿到的,也知道真相,可是他偏偏护着顾琉璃,任由她污蔑我。

    这样子,我真的不知道还怎么维持这一段婚姻,离婚,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不是突然之间的决定。

    当初我与他结婚,本来就是协议结婚,一年后我想离婚他会答应,我现在想离婚了!”

    一听到他们当初是协议结婚,顾老爷子立即瞪大了双眼。

    “这个臭小子!”

    他竟然如此将婚姻当儿戏,还可以协议结婚,一年后能离婚,他这是打算一年娶一个?

    “所以,对不起了,爷爷,我还是打算离婚。我不会拿顾家一分钱的,当初我跟他结婚只是因为各求所需,我遇到了麻烦需要他的保护,而他那时候也正好需要一个妻子来杜绝您与顾夫人给他安排的华楚楚,那时候正好是我。”

    她将一切都说了出来,反正已经到这个地步了,那一份结婚协议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一年后她是可以主动提离婚的。

    顾老爷子最后也没有表态他们可以离婚,但是神色绝对很不好。

    简水澜疲惫地回了房,看到顾琉笙正坐在里面的沙发上面前摆着一台笔记本,正在忙碌着。

    她走了过去,看到他正抬眼朝着她看过来,而后从手里的纸皮袋取出一份离婚协议,递到他的面前。

    “有空的话,就将这一份协议签了吧,然后我们去一趟民政局。不管怎么样,这一段婚姻我都过不下去了。

    我这个人嘛,眼里容不得沙子,可是顾琉璃那已经不是沙子了,那是一大颗茅坑里的石头,也许当初你跟我结婚别有目的,现在正好一并解决了。”

    顾琉笙看着面前一脸决然拿着离婚协议书逼迫他的女人,缓缓勾唇露出淡漠的笑痕。

    “我跟你结婚就算别有目的,现在你也休想离婚!”

    下一刻,她手里的离婚协议书被他夺走,化作碎纸纷纷落下。

    简水澜看着自己辛苦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整理出来的离婚协议书,就这么被他撕得粉碎,怒目瞪他。

    “顾琉笙,你以为你撕破了这些协议书我们就不会离婚了吗?”

    他慵懒地抬眸盯着她看,“就算你去将民政局的局长抓过来这边,我谅他也没胆子给我们办理离婚证书,小澜,要不要试试看?你老公这么点儿能力还是有的!”

    她被气得脸都红了,随即,她安慰自己不能动气,对胎儿不利!

    “不管能不能办成,我都没打算跟你当夫妻了,你去陪着顾琉璃吧,我不稀罕你了!”

    她将手里的纸皮袋往桌上一扔转身就要离开,顾琉笙却是很快拉住了她的手。

    “我们之间没有顾琉璃,明白吗?我对你始终如一,琉璃她对我是有男女之情,但我对她并无这些感情,我只爱你,也只想跟你当夫妻,想跟你生儿育女,小澜,我们和好,好不好?”

    “不好!”

    她直接拒绝,“往后的日子我想想都心惊胆战,我没有勇气可以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时时刻刻被陷害,自己的丈夫时时刻刻被人惦记着。

    当你从顾琉璃那边得知顾晋晗对我有一些心思,你一声不吭地对我置之不理,似乎就将所有的错误都安置在我身上,可是你站在我的立场上想想,当顾琉璃这么粘着你不放的时候,我心里能好受吗?”

    她直接甩开了他的手,“今天晚了,我也不想让爷爷难过,我今晚会住在这里,明天就回西江月圆,那边我都收拾得差不多了,你要是愿意将房子给我就将东西都搬走,不愿意的话,我会找个人过来在中间砌一面墙壁隔开,一切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简水澜只是觉得饿得慌,这个时候也差不多是吃饭的时候了。

    她没打算再与他纠缠,转身就走。

    这婚,她是离定了。

    顾琉笙见她这么就走了,盖上了笔记本电脑,很快也追了上去。

    饭桌上,明显气氛有些不对。

    顾老爷子板着脸,顾琉笙心情也不大好,简水澜沉着一张小脸,顾安歌倒是随意得很。

    不过这个时候顾老爷子板着脸,他也不敢乱说什么,否则直接将火气往他这边撒。

    倒是华楚楚依旧,看着饭桌上这一群人的表情,她风情万种地笑了笑,握住了顾安歌的手臂。

    “这么吃饭也不怕一会儿吃到胃疼,爷爷,要不您带头说说话?”

    这一次顾老爷子显然没有那么好的心情,对于华楚楚也有些不给脸色,瞪了她一眼,继续埋头苦吃,然而却没多少胃口。

    顾安歌抬手轻撞了下华楚楚,“吃饭!”

    华楚楚立即就笑了起来,“三叔这是不怕气氛不好,消化不了?”

    顾安歌看了她一眼,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她碗里。

    “闭嘴!”

    于是华楚楚真的安静下来了,他们两人一安静,屋子里的气氛又恢复到之前的沉闷。

    简水澜倒是无所谓,反正这也许是她在这边吃的最后一餐了,明天就回西江月圆。

    顾琉笙看到饭桌上这么沉闷,简水澜也是埋头吃着,他夹了一块烤翅放到她的碗里。

    “吃慢点儿,不够的话,我再让江姨烧几样你爱吃的菜。”

    然而简水澜没有理会他,只是将他夹的那一块烤翅夹还给他。

    “少献殷勤,我这个人压根就不吃这一套。”

    现在不想离婚,他早干嘛去了!

    如果他不是每一次都站在顾琉璃那边,她也不至于会想要离婚,甚至她将顾琉璃的真面目撕开,然而他还是选择看不见。

    顾琉笙看到那一块被夹回碗里的烤翅,眉头微微颤了下,隐忍下怒气。

    这个女人这是打算要跟他一刀两断,连一块烤翅也不愿意接受了!

    因为这个举动,顾老爷子那边的气压更是低沉了几分。

    最终他将筷子往桌上一拍,神色冷然地离去,但可以看出,顾老爷子是真的生气了。

    “爸!”

    顾安歌立即出声,“你这是又闹哪门子的脾气啊?”

    顾老爷子并没有回答,而是拄着拐杖,走了。

    简水澜看到顾老爷子离开,倒是有些不舒服,毕竟是为了他们的事情而如此。

    想了想,她喊来江姨,“麻烦江姨再给爷爷准备一些容易消化的吃食,不用太麻烦的。”

    江姨也知道今晚的气氛不好,特别是顾老爷子还发了不小的脾气,很快就点头去了厨房。

    饭桌上就剩余他们四个年轻人,顾安歌知道他们之间出了问题,便问,“我作为长辈不得不说一句,有什么事情好好处理,你们的爷爷年纪大了,可禁不起生气。”

    而后看向阿笙,“你们小夫妻想闹就回房关着房门闹,别闹得大家都吃不下饭。”

    顾琉笙点头,“我知道了,三叔!”

    简水澜却没这么好说话了,她勾唇一笑,看向顾安歌。

    “三叔,我跟琉笙就要离婚了,放心,这一阵子闹过去,也就不会再闹了,但今晚上确实是我的不对。”

    一句离婚,让顾安歌与华楚楚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他们身上,然而两人的神色还是不同的。

    顾安歌是震惊,华楚楚则是恼怒与恨对方的不思进取。

    华楚楚委委屈屈地看了他们一眼,搅拌着碗里的米饭。

    “你们要离婚怎么不早点儿离呢?看看我都已经放弃顾总了你们才要离婚。”

    而后恨其不争地盯着简水澜,“你说离婚就离婚,你可有想过离婚之后万一顾总跟顾琉璃在一起,那你岂不是得呕死?若是我,宁可死活扒着对方不放,也绝对不会去便宜了那个女人!”

    “人都不想要了,还想那么多做什么?往后谁来接手谁都有那么资格不是吗?”

    简水澜反问,看到华楚楚一脸惋惜的样子又提醒了她一句,“你不是正打算拿下三叔吗?有什么可惋惜的?要我还觉得三叔比琉笙更适合你,最起码我听说三叔都这把年纪了可是从不在外头沾花惹草的,也没有什么青梅竹马之类的,这么多年来洁身自爱,算你赚到了!”

    这一句话倒是真的,顾安歌向来不近女色,但也从未听说他近男色,许是因为他视女人为麻烦,至今都没传出他与哪个女人走得近。

    华楚楚听她这么说,瞥了一眼身边的顾安歌,笑了笑。

    “我倒是赞同你的话!”

    而后惋惜地看了一眼对面的顾琉笙,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她是想帮他,但又不想帮着顾琉璃。

    若是这一次简水澜逆来顺受,将来顾琉璃还不知道该嚣张成什么样子。

    这个女人她老早就看不顺眼了,只是一直碍于顾琉笙对她的重视。

    想到之前自己还去讨好她,不知道顾琉璃在心底怎么嘲笑她呢!

    顾琉笙看了一眼对面的顾安歌,神色一冷,特别是听到简水澜说他不如顾安歌的时候,他在她的心中就这么差劲吗?

    “小澜,我跟你解释很多次了,我对琉璃没有你所想象的那些情感,有的只是兄妹之情,还有不管琉璃对我有什么感情,我都不会去回应,明白吗?我只忠诚你一个人!”

    简水澜却只是一笑,什么话都没说。

    顾安歌也终于明白顾老爷子在生什么气,“你们结婚也没多久,就因为这事情要离婚?不管怎么样,琉璃就是琉璃,是你们二叔家的女儿,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还有我记得顾家没有离婚的先例,就像当初你们二叔二婶闹得那么大,燕城皆知,可最后不是没离?”

    顾琉笙点头,“三叔说的是,我们不会离婚的!琉璃的事情上,我承认处理得不够妥当,也让小澜受了委屈,以后我会好好补偿她。”

    而后握上了简水澜的手,“有什么事情我们回房说,我们去将爷爷请回来吃饭,好不好?”

    一句处理得不够妥当让她受了委屈,一切就算了?

    然而继续放任,周而复始?

    她放下了筷子,“我吃饱了,先回房休息了,三叔、华小姐你们慢慢吃!”

    看到简水澜离开,顾琉笙很快也追了上去。

    “小澜!”

    饭桌上就剩余他们两人,华楚楚无声一笑,看向顾安歌。

    “刚才我说那些话,你不生气?”

    顾安歌自然清楚她所指的是哪些,轻叹了声,“吃饭吧!”好好的一顿饭,都成什么了?

    华楚楚却没了心思吃饭,只是问他,“三叔,你说他们会离婚吗?”

    这么好的男人,简水澜真的会舍得离开吗?

    若是舍得,她倒是佩服她,并且感到暴殄天物!

    顾安歌摇头,“不清楚,但顾家这么几代下来,确实没有离婚的先例。不过水澜的性子很固执,也许会离婚,但阿笙的性子也很固执,只要他不离婚,这婚也就离不成了!”

    那到底会不会离婚呢?

    看到华楚楚一脸沉思的样子,顾安歌问她,“后悔了?”

    没想到华楚楚就问了他这么一句,“你吃醋了?”

    顾安歌便没有再搭理她,默默地吃着晚饭。

    **

    回到房间简水澜就抱着自己的枕头朝这房门外走了出去,顾琉笙正要回来就遇上抱着枕头往外走的女人,他有些头疼地将她拉住。

    “你这是又在闹什么?”

    简水澜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我们分房睡,睡到离婚为止!”

    与顾琉笙共处一屋,只怕他什么时候兽性大发,伤了孩子怎么办?

    而她又不想告诉他有了孩子,最安全的方法就是分房睡,反正都是要离婚的,早晚得习惯自己一个人的生活。

    她不能再依赖他,也不想再依赖他了!

    这个男人终归没有办法完全地属于她一个人,他的心里或许真的装有顾琉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