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4章、顾琉笙,你要是敢跟过来,我死给你看!
    顾琉笙正色地出声,“小澜,你要我说多少次,我们是不会离婚的!”

    “你说了不算,我不想跟你过日子了,明天一早我就会回西江月圆,如果你愿意将你原先那一半的房子给我,那就请你去将你的东西都收拾一下,以后那就是我的家,跟你没有丝毫的关系。”

    她冷着脸推开了他的手,朝着外头走去。

    顾琉笙索性直接将她给揪了回来,将房门一锁,直接动手改了上面的指纹密码,朝着简水澜一笑。

    “既然执意要走,我就只能这么做了!”

    随即他低下头在她的耳边轻喃,“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好好地恩爱一场了,这些时日为了琉璃的事情我确实冷落了你,今晚我们”

    “你想都别想!”她愤怒地拒绝,看着那高级的锁有些无力。

    这个人怎么就这样子?

    难道不知道他们已经感情破裂了吗?

    而她在顾琉笙不愿意选择相信她的时候,就已经对他失望了。

    一颗心都凉了,他还能当做若无其事?

    粉饰太平的功夫,这是跟顾琉璃学来的?

    顾琉笙却没打算放过她,直接将她横抱起来朝着那一张柔软的大床走去,将她扔在床上的时候,整个人直接覆盖了上去,不由分说地亲吻。

    简水澜被他的举动给吓到了,这个男人这是打算

    不行,会伤到孩子的!

    特别是在他还不知道孩子存在的情况下,肯定会蛮横地伤到孩子。

    想到这里,她整个人都担惊受怕起来,挣扎更为强烈。

    可是身上的男人却用炙热的身躯告诉她,他的势在必行,特别是自己的挣扎唤来他粗重的喘息更是让她害怕。

    “顾琉笙你给我停下来,你停下来!”

    然而这个时候的他几乎毁了理智,甘甜美妙的她只让让他索求更多,压根就不想中断。

    衬衣被他狠狠地撕开,简水澜甚至听到了扣子被扯掉的声响,随即是胸衣被解开。

    她整个人吓了一跳,觉得再不阻止,真要羊入虎口。

    她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双手推着他的胸膛,在他起身想要更近一步的时候,抬脚压根就不留情地朝着他小腹下的地方狠狠地踹了过去。

    膝盖的骨头是很坚硬的,这么一顶,她听得一声闷哼,看来是踹中了他全身最为脆弱的地方。

    趁着这个时候简水澜一个翻滚管离了他的身边,很快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看着顾琉璃抱着脆弱的地方轻哼,幽怨地地盯着她。

    “小澜,你就不担心这坏了以后用不上?”

    “我用不上,别人也用不上,岂不是更好!”

    她擦拭着刚才因为害怕而掉下来的眼泪,狠狠地瞪他一眼,最好被她踹坏了,看看顾琉璃要不要一个已经是太监的男人!

    顾琉笙被她这么一踹整个人疼得清醒起来,也不知道有没有被踹坏,起先抽了好几口的冷气。

    他这兄弟三十几年了,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伤,哪个女人胆敢这么对付他!

    看着躲他躲得远远的女人,就算生气也不是。

    “我们不会离婚,你怎么可能用不上,不过现在疼得厉害,你能不能帮我看看?万一真坏了,我们可是还没有子孙后代!”

    简水澜想说坏了就坏了,反正她有孩子就够了,他坏不坏差别不大!

    最好还是坏了,让顾琉璃守一辈子的活寡最好!

    她不要的男人,休想幸福一辈子,她最讨厌的女人最好痛苦一辈子!

    她向来就不是个心慈手软的女人,她只对最好的朋友与最好的亲人仁慈。

    然而简水澜并没有理会她,想到刚才的事情这个男人她是不敢再靠近了。

    收拾了下,她抱着刚才的枕头就要朝外走去,然而顾琉笙虽然疼得厉害还是不想她走。

    房门已经被反锁,还是设置了指纹密码,没有顾琉笙的食指密码她压根就出不去,这里还是二楼,她总不能跳窗子吧!

    没有孩子的时候,她可以试试看跳窗子,有了孩子,她压根不敢。

    “去将房门打开,顾琉笙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往后请你别在对我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你要是真想要泻火,想要发泄,等我们离婚了,我想有个女人很乐意为你服务!”

    她抱着枕头下了床朝着房门的方向走去,“现在,请你将门打开!”

    她的态度很坚决,她的神色也很冷,顾琉笙除了无奈还有一股无力感,加上现在他确实疼得要命。

    那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她就这么踹了过来,不知道他会疼吗?

    此时,他的脸色因为疼痛有些苍白,索性也不去理会她,躺在了床上。

    这样她拿他没有办法了吧!

    今天若是成全了她,将来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

    这婚,他是不会离的!

    看到顾琉笙无耻地竟然直接躺在床上,简水澜干脆将手里的枕头朝着他扔去。

    “顾琉笙,你开不开门,不开门我死给你看!”

    反正今晚她一定要与她分房睡,明天一早就回西江月圆。

    他知道她不是那么容易寻死觅活的女人,然而这还是第一次简水澜用这么发了狠的目光看他,看得他浑身一震,躺在那边安静地盯着她看。

    “小澜,你是认真想跟我离婚的?”

    “难不成你以为我在跟你小打小闹吗?”

    她嘲讽一笑,“我跟你生活不下去了,我也不想继续待在顾家,我不想我的丈夫不信任我,更不想自己的丈夫心里还有别人,始终以别人为重,可以目睹我受委屈还藏起了证据。所以这一次,我一定要跟你离婚。”

    顾琉笙没有再说什么,他也是有男人的尊严,面对简水澜一次次地想要离婚、

    他虽然不想离,可是今晚这么将她关在房间里,只会让她的性子越来越横。

    于是,他什么话都没说,走到了门边输入指纹解锁,房门很快被打开,简水澜担心他又后悔,立即抱着枕头朝着外边走了出去。

    看到那一抹纤细的身影消失在他的面前,顾琉笙将房门掩上,靠在门板,眼里一片深沉。

    家里空着的客房不少,简水澜想了想直接打开了旁边的一间客房,进去之后就将房门反锁。

    她打开灯,看着屋子里简洁的一切,被褥都有,她开了冷气,等待屋子里凉下来。

    而她坐在床边一颗心却平静不下来,看了一眼时间,其实现在还挺早的,不到九点。

    她一向晚睡,若不是心情不好也不会这么早睡了。

    想到自己要离婚的事情尚未告诉秦筝,她躺了下来,给秦筝拨打了个电话。

    那边倒是很快就接通了,传来秦筝带着抱怨的声音,“怎么想着给我电话了?我跟你说啊,我可是忙到这会儿才终于空闲下来回到酒店,这还是我出差这么多天以来最早回来的,你都不知道前天还忙到凌晨三点多,我都快撑不住了。

    而且我来这边可不止当容**oss一个人的秘书,还得给容昭熙当秘书,一个人被当成两个人来用,都快被折腾死了,你说容**oss怎么就不多带一个秘书过来,我可是被他们兄弟两人累得够呛!”

    简水澜却有些羡慕起秦筝,她虽然每天都忙忙碌碌的,可是她过得很充实,也在进步。

    她笑了笑,却有些苦涩,“我倒是很羡慕你,虽然开了画廊没有后悔,但是在致远上班其实也挺好,每天能和你一块儿吃饭,空闲的时候逮着时间一起在茶水间说说话。”

    “发生什么事情了?”

    秦筝的声音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简水澜平常跟她讲电话是不会突然说这些的,肯定是她那边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听到秦筝一下子就这么问,她笑了起来眼里的苦涩都消逝了几分。

    估计这世上最了解她的还是秦筝,就是顾琉笙都可能比不上她。

    于是简水澜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都跟秦筝说了一遍,最终说出了这一通电话的重点。

    “我想离婚了,觉得这样的日子过不下去了,若是现在不理智离开,将来顾琉璃还在顾家我很有可能走上我母亲那一条路,我母亲的事情你是知道的,看看她最后落了个什么下场!”

    她母亲都已经离婚了,可是蒋芹芹还是不愿意放过她。

    电话那头的秦筝沉默了,许久之后才爆炸开来。

    “那个顾琉璃怎么不直接摔死她,还醒来做什么?她不是喜欢苦肉计吗?我诅咒她一辈子都站不起来,最好两条腿都断了,还伤势恶化保不住腿,将来锯掉了双腿,我倒是要看看顾总要不要一个没有双腿的女人!

    太可恶了,顾总怎么能够这么对你,他跟你结婚这么长时间了,你说他怎么会不相信你是被陷害的?

    我就是听着我都能无条件地选择相信你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他怎么不想想自从顾琉璃出现你这边一直在除状况,这个混账男人,你要是想离婚,我支持你,那个男人虽然优质,可是他识人不清啊,就这一点我就觉得他配不上你,回头咱们再弄个优质的男人来气死他。

    不是还有应寒吗?我觉得应寒肯定喜欢你,到时候你跟应寒在一起好了,实在不成那个那个顾晋晗不是好像也挺喜欢你的,你就嫁给他,让顾总看着膈应!”

    听到秦筝一口气说了这么许多,简水澜也能想象出此时的秦筝有多么愤怒。

    不过说到应寒与顾晋晗的时候,她就有些无语了,但还是很开心秦筝支持她离婚。

    “明天我就搬回西江月圆了,反正顾家的东西我也不想要,只要他顺利跟我离婚就好!”

    “东西都不想要难道你要便宜了那个顾琉璃?我跟你说啊那可是顾家啊,你怎么也得跟他要一半资产,让顾总心疼几下,要不往后那些钱都给顾琉璃了,我都替你感到膈应!”

    秦筝倒是不怎么赞同她一分不拿,顾琉笙的资产随便拿出一点就够简水澜一生无忧。

    若是他舍得拿出一半的资产来给简水澜,那简直一下子就成为了大富婆。

    将来拿着顾琉笙给的钱养着小白脸多好,那个男人肯定能被气死,她想想都觉得特别过瘾!

    对于秦筝的话,简水澜有些无语,“我现在就想着顾琉笙肯答应跟我离婚,再说我当初跟他结婚本就不是为了钱,离婚的时候我也只要我原来在西江月圆的房子,这样子挺好的,谁也不欠谁了!”

    说到这里,她轻叹了声。

    秦筝也是知道简水澜的性子,对于她不要顾家家产的事情虽然有些不认同,但也尊重她的选择,只是觉得白白便宜了那些人,心有不甘就是。

    “他会跟你离婚吗?”

    虽然支持他们离婚,可是秦筝还是不想他们夫妻离婚的,顾琉笙对简水澜的好她也是看在眼里。

    一定都是顾琉璃惹出来的,这个女人怎么上回掉海里不淹死她,这次摔下楼也不摔死她?

    这是蟑螂投胎转世的吧!

    “他态度坚决地表示不离婚,可是这样的日子我过不下去了,而且我”

    她犹豫着要不要跟她说,又想着在电话里说似乎不大安全,万一被监听了怎么办?

    “你你怎么了?”秦筝不解。

    “你什么时候回来?”简水澜问她。

    秦筝想了想才说,“过两天吧,这边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我也不知道我就出差几天你们那边就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依我看最多五天,最少两天就能回去。”

    “那具体原因等你回来我再告诉你,现在不方便在电话里讲,我有些累了就先睡下了,你那边忙着也要注意休息,实在撑不住就跟容**oss说一声,你也知道他是在磨练你。”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秦筝虽然好奇得要死,但也只能等到回去再说。

    于是点头,“那好吧,你好好休息,等我回去了咱们见面再谈这事情,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电话,找不到我就给容昭熙电话就是。”

    结束通话之后,简水澜将手机远远地放在一旁的桌上,疲惫地闭上了双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