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顾琉笙,你是不是想要跟顾琉璃一起逼死我才甘心?
    也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原因,还是这几天被这些事情给烦着,她这几天老是想睡觉。

    **

    隔天一大早,简水澜就离开了顾家老宅,连早饭都没吃。

    她昨天就已经告诉了他们,所以今天离开本来不打算再说一遍的。

    不过离开之前看到了早起的江姨,还是跟她说了一句,江姨自然是想要留住她,可最终简水澜还是离开了。

    她在这边虽然有不少东西,不过都是贵重衣物,她一样都没带走。

    回到西江月圆,这边的大门口已经不似昨天那般都是应寒的粉丝围着。

    倒是大清早的就可以看到几个潜伏在这边的狗仔,这样的情况估计应寒也不会回来住。

    想到这事情还是因为自己才让顾琉笙给捅出来的,对于应寒,简水澜还是有些抱歉的。

    顾家人都有早起的习惯,七点的时候,一群人就运动回来准时坐在了餐桌旁。

    顾琉笙也出去跑了半个小时,回来的时候满身大汗冲了澡就去敲隔壁的门。

    只是当他推开门就看到屋子里空荡荡的一切,倒是没有折叠的被褥告诉他简水澜昨晚上就是睡在这里。

    昨晚他也想与她睡在一起,但是想到她的抗拒,最终还是放弃了。

    等他出现在餐厅的时候,江姨告诉他简水澜已经离去的消息,他一张脸就沉了下来。

    五点不到就离开了顾家老宅,她倒是能耐了!

    平日里起不来,一说到要离婚要离开就这么有精神?

    顾琉笙连一句话都没跟等在餐桌上的人说,很快就转身离去。

    饭桌上的三个人脸色都不一样,顾老爷子阴沉着脸,看起来格外严肃。

    顾安歌轻叹了声,“看来这一次闹得不小,爸,你说说他们会不会离?”

    华楚楚却有些嫉妒起简水澜,想走就走,顾琉笙还得追上去,这是多大的魅力?

    想她华楚楚当初喜欢了他那么多年,可是顾琉笙就在她离开的时候正眼看过她一次。

    华楚楚也看向顾老爷子,她自然不想他们离婚的,一离婚了也便宜不到她,还不是要便宜顾琉璃?与其便宜那个讨厌的女人,还不如直接便宜给简水澜。

    最起码简水澜确确实实地赢了她,而且顾琉笙与简水澜在一起才能幸福。

    就算不打算再爱下去,她也希望自己曾经爱过的男人可以幸福。

    自己给予不了他的幸福,那么就由别的女人来给,只是这个人绝对不能是顾琉璃!

    听到顾安歌这么问,华楚楚笑了笑。

    “不如我们来打赌,我赌他们不会离婚。”

    她虽然不算是最为了解顾琉笙的人,可是这么多年来她对他的了解也不算少。

    顾老爷子什么都没说,只是沉默地看着那两个空位,再看一眼桌上的食物,就没食欲。

    顾安歌接了话,“顾家没有离婚的先例,阿笙应该是不会离婚的,但是水澜可说不准,毕竟他们的感情已经受到而了阻碍,若是能够承受得起这一次的阻碍,感情会得到进一步升华,我也不希望他们离婚,不过琉璃确实是水澜心中的一根刺儿。”

    “这个琉璃当初得知她不是顾家血脉的时候我就曾跟老二说了,既然不是顾家的血脉就应该离开顾家,当初若是离开了还会有那么多的事情?对谁都好!”

    顾老爷子终于出声,对这个自幼被带回来的所谓孙女,他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如今简直就是个惹事精。

    竟然还喜欢上自己的大哥,想想都觉得丢了顾家的脸面!

    顾安歌听着顾老爷子的话,默默地吃了几口早餐,想到顾安扬家里的事情,眉头就皱了起来。

    “爸,我听说现在二哥家更是乱了,有一件事情我知道隐瞒不了你多久了,所以跟你说说,爸,你要不要先去吃一点降血压的药?”

    他担心老头子撑不住啊!

    似乎挺重要的,华楚楚看了一眼顾安歌。

    “我需要回避吗?”

    她虽然住在顾家,但毕竟这是顾家的家事,她一个外人也不好听了进去。

    顾安歌摇头,“不用,反正这事情早晚都会被捅出来的,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了!”

    反正这事情早晚是要闹得人尽皆知的!

    见顾安歌这么说,顾老爷子的脸色更是严肃了几分。

    “不用,有什么话直接说。”

    “爸,你要挺住啊,我昨天去了一趟医院正好听二婶在质问二哥说他在外头有个私生子的事情,二嫂似乎受不了这个打击,但是二哥他承认了,那个孩子就跟晋晗差不多大!”

    他听到这事情的时候也有些无法接受,虽然外头也有传闻二哥在外有不少的私生子,但除了顾琉璃也不见他有承认的孩子,况且顾琉璃最后不也被查出并非他们顾家的血脉。

    可是没想到竟然还有个儿子,还验证了dna!

    华楚楚张了张嘴,表示很震惊。

    顾老爷子也觉得有些反悔了,听这话之前应该吃点儿药的,此时血压有些飙升,整张脸都红了起来,人也有些眩晕。

    看到顾老爷子的脸色不好,顾安歌忙问他,“爸,撑得住吗?”

    眩晕之后,顾老爷子沉着脸问他,“你说的话当真?”

    这个老二真在外头有私生子,而且与顾晋晗差不多大,这是隐瞒了多少年啊!

    “我是亲眼目睹,亲耳听到他们的谈话,当时我在病房里待了好些时候,奈何他们吵得有些激烈,连我去了都没发现,这不全程都看到了。

    这事情是真的,二嫂还拿了dna结果出来,二哥也承认了,反正为了这事情二哥家现在真的乱成一团。

    二哥出事了,琉璃也出事了,如今还闹出一个私生子出来,也不知道这个私生子的母亲是谁,当初琉璃被带回来,二嫂与二哥差点儿离婚,这个时候,也不知道二嫂那边是个什么态度。”

    他突然想起自从顾安扬出了事情之后,老头子就没有去医院探望一趟,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儿子啊!

    顾老爷子沉默了下来,此时更是一点儿胃口都没有,这一个个的都是怎么了?

    现在还都闹离婚,这顾家最近是怎么了,事情那么多!

    顾老爷子沉默着,华楚楚听了顾安歌的话,震惊之后问他,“二叔有私生子而且还跟晋晗差不多大,那你在外头会不会也会冒出个私生子出来?”

    如果顾安歌又私生子的话,那么她可不想跳入这个火坑,虽说他平日里洁身自爱也没有女人,但谁知道外头会不会有,毕竟这么大一把年纪了。

    而且还是顾家的三儿子,不论哪一方面还是很吸引人的,年纪是大点儿,不过那容貌还是看不出来的。

    顾安歌瞪了她一眼,没有接话,他怎么可能有私生子!

    要是有私生子早就带回顾家了,也不至于被老头子这么念叨着结婚的事情。

    一直沉默的顾老爷子终于出声,“那个私生子叫什么名字,现在人在燕城吗?”

    “唐卿,据说燕城不少的娱乐场所都是他的。”

    顾老爷子点头,似是接受了这个人的存在。

    “既然是顾家的血脉也不能一直沦落在外,顾琉璃都能留在顾家,唐卿自然也该回来,最好改了姓氏。这件事情阿笙可知道?”

    顾安歌摇头,“阿笙这几天不是为了琉璃与水澜的事情正烦着,而且集团里的事情现在也多,目前正与海家有个大项目合作,阿笙来回跑,这事情是不是清楚,我并不知道。”

    “回头等阿笙回来了,我跟他说说,问问他什么想法。”

    毕竟现在当家做主的还是顾琉笙,不过他想,顾琉笙多少也得看到他的份上让唐卿回到顾家认祖归宗。

    想到自从顾安扬出事之后他就没有去医院看过,顾老爷子觉得自己该去一趟了。

    这个儿子目前的处境也算是报应,别以为他老了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

    顾琉笙离开顾家老宅之后,很快就回到了西江月圆。

    让他诧异的是这边应寒的粉丝已经全部撤走,剩余几个在附近徘徊的狗仔。

    站在门口,他输入密码,结果提示输入错误。

    他以为是自己输入错了,于是再重新输入一遍,依旧是输入错误的提示。

    这是被换了密码啊!简水澜想跟他离婚的心思都如此坚定了?

    他走到另一扇门,输入另一串密码,还是输入错误的提示。

    顾琉笙折回了之前的那一扇门,尝试着输入了好几串密码,都不对。

    他只好去拨打简水澜的号码,结果对方一直没有接听。

    这是打算将他摒弃在世界之外?

    顾琉笙收起了手机,想了想继续尝试密码,每一串都按照简水澜的思维来尝试。

    第九次输入密码的时候,听得咔嚓一声,门已经解锁。

    他微微勾起一笑,推门而入。

    玄关处的位置,却不见他的鞋子,所有的东西都被一只大箱子打包。

    他打开箱子看到都是自己的鞋子,倒是摆放得整整齐齐,取出一只棉布拖鞋,顾琉笙换了鞋子朝着里面走去。

    此时简水澜正在家里忙碌,看到那个不请自入的男人,立即就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她都换了密码,怎么还被他给破解了?

    两人就这么相互看着,知道顾琉笙走了过来将她手里那一件黑色的西装放回了衣柜里,抬眼看她。

    “我们不会离婚,也不会分居,所以你不需要这么麻烦,想要离开我,除非我死,明白吗?我知道这一阵子让你受了不少的委屈,但是也请你足够地信任我”

    “你都不相信我,我还相信你做什么?”

    简水澜直接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就是”

    “就是亲眼目睹了我推顾琉璃下楼,让你无法再相信我,不是吗?”她继续打断他的话。

    顾琉笙就这么安静地盯着她看,以前爱极了她对外人这么伶牙俐齿的模样,一旦那个这么被她对待的人成为自己,反而觉得有些无力。

    “答应我别再谈离婚的事情,好不好?”

    “不好!”

    她很快回绝,“我一旦下了决心就一定会做到,就算你不跟我离婚,我也不会跟你过日子,大不了你也别想娶顾琉璃,对了,一个不能站起来的女人,没想到你的口味这个独特。

    她呀,也活该站不起来,这么恶毒有心计的女人我就在想上回掉海里怎么就不淹死她,这一回她自己想要摔下来怎么就摔不死她呢?”

    她笑了起来,盗用了秦筝的话。

    看到顾琉笙不语还有些隐忍的样子,简水澜勾唇一笑,又说,“是不是觉得这样的我很恶毒?是不是觉得顾琉璃就是一朵不染尘埃的白莲花,让你心疼极了?”

    这么犀利的话,简水澜是很少说的,但她还是说出口了,最好让顾琉笙恶心她!

    “我们就不能够回到过去吗?你要生气可以,但我希望你别想着离开我,小澜,我们是夫妻不是吗?你为什么就不能够留在我的身边,再给我一个机会?”

    简水澜很快接话,“再给你一个伤害的机会?我们确实是夫妻,但已经不是之前那样的夫妻,而是貌合神离,毫不相互信任的夫妻,你走吧,我记得这一套房子现在在我的名下,我才是这一套房子的主人。

    以后除了离婚事宜可以找我,别的就尽量少见面,有空多去看看顾琉璃,别让她用一双腿换来你的冷漠对待,虽然我很爽,但她可真是亏大了!”

    这个本,顾琉璃下得够重,但是不可否认效果确实挺好的。

    五年前的效果很不错,五年后的效果更好,怪不得她这么舍得!

    面对她每一句话都不离顾琉璃,顾琉笙也觉得无奈,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挽回她的心。

    再使用一次苦肉计吗?

    可她还会心疼他吗?

    “我与顾琉璃清清白白,你能不能别老是要将我让给她?”

    “清清白白的,她会跟我说与你发生了什么事情?清清白白的,你会这么处处维护着她?顾琉笙,你当我傻吗?

    你有没有问过自己的心,在你的心中到底我与她谁的分量更重,为什么每一次发生事情你从来都不是站在我这边的?台风那天你去了顾琉璃那边,可有想过我在家里的感受?

    纪家酒会上你直接将顾琉璃带走给予她这么大的面子,将我就在那边让人指指点点,可知道我当时的处境与心寒?

    她自己跳入海里你分明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我是被她诬陷的,可是你选择了隐藏,而现在你不相信我,认为你所亲眼目睹的才是事实,你又一次不相信我,站在了她那边。

    这些足够让我对你深深的失望,我已经不想再爱你了,也不想跟你生活在一起,你若是喜欢她就去跟她在一起,若是你们想去走法律程序告我那就去告吧。

    反正不管怎么样,从此往后我都不想再看到你们了!话已经说到这里,你可以出去了,顺便将门给我带上!”

    一次次地拿出来说,一次次地反复着关于顾琉璃的话题,她也已经累了。

    她疲惫地闭上双眼,为什么不能够给她一方净土?

    顾琉璃听着她的话,细细一想,似乎真如她所言那般。

    顾琉璃回来之后,他有些心思都在绕着顾琉璃走,可曾想过简水澜的感受?

    他想过的,只是觉得顾琉璃刚回来,她又刚恢复,所以难免对她更疼爱了一些。

    可是他却在第一时间完全地忽略了自己妻子的感受,她也是会受伤的。

    随着她话语的结束,两人都陷入一种沉默当中,简水澜只是觉得疲惫,她走出了衣帽间,在房间的沙发上入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些怒火攻心,此时的她感觉到一股恶心感。

    可是她又不想在顾琉笙的面前流露出来,只能生生地将这一股恶心感给咽下去,不让他看出分毫。

    也希望自己的那一番话,能够让他离开。

    顾琉笙在衣帽间待了一些时候,而后离开了衣帽间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神色疲惫的女人。

    “小澜,对不起,是我让你这么难过,但是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等过一阵子琉璃的主治医生来了,我会让她离开燕城的,到时候就不会有人再来打扰我们,我们之间也不会有她,好不好?”

    他走到她的身边坐下,想要去握她的手,只是简水澜已经先一步挪开。

    “晚了,来不及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而且伤害已经存在,这样的裂痕怎么能够当做没有发生过?

    况且我也不会相信顾琉璃会这么轻易放过我,她总有办法留下来的,因为她爱你,她爱了你很多年,在你的面前将自己最为完美善良的一面表现出来,她都是按照你所喜欢的标准来展示她自己,迷惑你们。

    当然了这么多年来,你们也早就已经看习惯了她这样的面具,觉得她就是善良的。”

    她笑了笑,哀伤地看着身边的男人,又说,“如果不是顾晋晗的提醒,一开始我也会被她所迷惑,去相信她是你所描述的那样的姑娘,若是如此,只怕我的下场并非如此简单了。”

    顾琉璃真如她所言是那样恶毒有心计的一个人吗?

    顾琉笙有些迷惑,或许她是有些手段,有些心计,但还不至于如此吧!

    况且若说顾琉璃五年前的车祸是她自己策划的,可是她治疗了五年也是事实。

    当她知道自己再也不能跳舞的时候,那一段时日顾琉璃寻死觅活,若真如此,她为什么还要如此?

    “小澜,还不晚的,我答应你,等她之前的主治医生来了就将她送走,好不好?我们之间还可以重新开始的,我以后一定会改正自己,好好地对待你,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跟我回去,或者留我在这边,好不好?”

    他受不了简水澜对他爱理不理的时候,甚至这么时时刻刻想要跟他离婚。

    “不用了。”

    她轻轻地摇头,“我心意已决,对你也已经死心了,也不相信你的话,不相信顾琉璃会因此离开,更不相信顾琉璃会放过我,最好的结果就是我们分开,兴许顾琉璃还能留我一条性命。还有”

    她看向身边依旧俊朗的男人,“还有麻烦你将朗月给撤走,我已经不需要她了!”

    所有的一切她都想跟他划分清楚,自然不能再留着朗月了。

    “我都已经如此表态了,你到底还要我怎么办?为什么一定要离婚?简水澜,我们的感情就这么薄弱,薄弱到你可以随时随地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就要将我舍弃?”

    说到最后,他也有些着急了,这个女人怎么就如此地油盐不进呢?

    “对!我也想过我们的感情一定很薄弱,薄弱到你压根就不相信我,薄弱到你从来只顾及到顾琉璃,而没有顾及到我的感受。所以你可以走了,慢走不送!”

    “小澜!”顾琉笙重重的出声。

    然而下一刻简水澜的反应比他更甚,她取过桌上的一只白色的陶瓷杯子狠狠地砸在了地上,一下子那一只杯子碎了一地,她红着眼眶看他。

    “你走!你给我走,我不想再看到你!”

    那样的激烈情绪,将顾琉笙给镇住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一面。

    看到顾琉笙不愿意走,简水澜一把将桌上所有的东西全都扫落,起身发狠地盯着他看。

    “你走不走,还是要看我死在你的面前你才愿意走?你是不是想要跟顾琉璃一起逼死我才甘心?”

    滚烫的泪水始终没有忍住,一滴滴地掉落下来,模糊了她的视线。

    顾琉笙看着一地狼藉,还有她眼里的脆弱。

    最后什么都没说朝着阳台的方向走去,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扫把与畚斗,而后看向还想赶他的简水澜。

    “我打扫完就走,你别动这些万一伤了你的手怎么办?”

    他一点点将地上的狼藉整齐干净,确定地上没有碎瓷片了这才起身看她。

    “你别这么激动,要是不愿意看到我的话,我可以先消失几天,这几天你好好休息,记得好好吃饭,别饿着自己,若是有什么事情就给我电话。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顾好自己,明天记得去医院换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