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6章、她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那个男人,爱到了心坎里
    顾琉笙担心她的情绪又激动起来,也没敢多留。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这么大动肝火,也确实有些骇人,担心她最后伤到自己,只有暂时妥协。

    等到那一扇门被关上,简水澜迫不及待地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直接对着马桶吐了个天昏地暗。

    等吐完了,她也已经是一脸的泪水,双眼红通通的,整个人都有些虚弱。

    冲过水,她朝着洗手台走去,看到镜子里那个狼狈的自己只觉得陌生。

    漱干净口,终于没有忍住,整个人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狠狠地痛哭出声。

    怎么一切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为什么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要给她一辈子幸福的男人,到最后还是不愿意选择相信她?

    区区一个顾琉璃从一出现她就觉得如临大敌,到底不是顾琉璃太过厉害,而是顾琉笙从一开始他的心就是偏的。

    在他的眼里,这个青梅竹马的堂妹比她重要多了。

    她简水澜不过是他当初急需妻子的时候被他选上的妻子人选,除此之外怕是再无别的。

    也许期间有过感情,但是那爱情始终不够深,比不得顾琉璃的存在。

    一个妻子比不上没有血缘关系的堂妹,她还能说什么?

    那一定是他们之间有着除了亲情之外的感情,她就输在这里。

    不,她没有输,最起码她现在还清醒着,没有沦陷进去,还知道怎么做才是对自己最好的。

    她还有孩子,就算与顾琉笙离婚了,这个孩子会成为她唯一的亲人。

    她感激顾琉笙这个时候给了她一个孩子,这样也就足够了。

    纵然胃里依旧难受得要死,昨天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吐得连胃里的酸水都没有。

    她才想起今天还没有吃过东西,又被顾琉笙这么一气动了怒火,整个人就有些浑浑噩噩。

    这样对孩子不利

    她撑着身子起身,看着镜子里双眼通红满脸泪水的女人,打开了水龙头用双手接了水将自己一张泪脸细细地清洗干净,这才冲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一丝微笑。

    没有顾琉笙,她也可以很好地活着,嫁给他之前她没有亲人都能活下来,如今她又怎么会过不下去呢?

    况且现在还有孩子作为支撑!

    将自己收拾干净,她朝着厨房走去,几天没有回来,不过冰箱里还有不少食物还能用,她取了几样材料慢慢收拾着,给自己熬了一锅鸡肉粥,又叫了两笼楼下的汤包。

    吃完之后,才觉得整个人都舒坦了几分,情绪也好了许多。

    **

    自从顾琉璃醒来之后也就只见着一次顾琉笙,而且那一次还是简水澜跟着他过来的。

    后来他就不曾再出现过,从顾二夫人离开医院之后也就没有再来,而是将她交由家里的女佣负责照顾。

    杨晨已经被顾琉笙辞退,现在自然不会在她的身边照顾她。

    一下子没了杨晨,她就觉得很不是习惯,毕竟杨晨已经在她的身边照顾了五年。

    想到自己的腿很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顾琉璃心里还是很难受的,可是再怎么难受能够看到顾琉笙与简水澜分裂,看到顾琉笙还是站在她这边的,她就觉得一切都足够了。

    miller的医术精湛,将来说不定还可以医治好她!

    现如今就是让他们两人离婚,最好还是反目成仇,以简水澜的性子加上顾琉笙站在她这一边。

    那个女人向来善妒,一定会承受不住,说不定就自己先走了。

    这么多天不见顾琉笙,她心里自然想得紧,想了想,顾琉笙从一旁取出手机,拨打了顾琉笙的号码。

    响了几声对方倒是接听了,沉稳的声音缓缓响起,“有事吗?”

    顾琉璃轻吟了声,有些痛苦的样子,“大哥,我的腿很疼,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妈她这两天都不在医院,有个家里的女佣照看我可是现在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大哥,你能过来一趟吗?

    我好担心是不是腿的伤势发炎之类的,我真的好害怕,大哥”

    “一会儿我让姜院长亲自过去看看你,有什么事情跟他反应就行了,没别的事情别给我电话。”

    他很快结束了通话,顾琉璃就这么盯着手机看,但顾琉笙已经挂断了。

    没别的事情别给他电话

    这是不打算理会她了吗?

    顾琉璃有些患得患失,之前顾琉笙已经知道她是在陷害简水澜,在有证据的情况下还愿意帮她隐瞒一切。

    她是高兴的,以为顾琉笙对她是有感情的,但是这才多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她的腿都这么样了,怎么还不愿意过来看她一眼呢?

    而且她今天的腿确实真的有些隐隐疼着,那一种疼有点儿不大正常。

    但她并没有等上多久,姜紫瑜就带着两名医生与两名护士过来了。

    看到顾琉璃是醒着的,姜紫瑜与她打过招呼。

    “我听你大哥说你的腿疼着,怎么个疼法?”

    顾琉璃轻轻点头,躺在病床上看向姜紫瑜。

    “姜院长,我今天早上就被腿给疼醒的,就是左腿膝盖的地方,这一条腿之前也是受过伤的,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但是右腿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感觉。”

    姜院长点头,并且吩咐两名目前是顾琉璃的主治医师给她拆了左腿的纱布,仔细地检查了一番,才发现左腿动过手术的地方伤口上有发炎的迹象。

    于是两名医生重新给她消炎,再包扎,又打了几针。

    顾琉璃任由他们包扎,这样的事情她似乎已经习惯,毕竟那五年并不好过。

    处理伤口的时候是很疼的,期间她小声的抽泣着。

    姜院长看到顾琉璃这一副模样,倒是不怎么喊疼,只是默默地哭着小嘴都咬得泛白了,一下子又觉得简水澜所言

    也不是不相信简水澜,就是看到这样的顾琉璃真的很难与她所讲的融合一起。

    毕竟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女孩子,怎么就会变得那么有心计?

    “很疼吗?”姜紫瑜问她。

    眨巴了下眼睛,泪水掉落下来,顾琉璃点头。

    “是挺疼的,不过我已经比较习惯了,你也知道我五年前的车祸伤得不轻,但是我都以为我再也站不起来了,生无可恋,若不是我大哥一直坚持给我找医生医治,一直让我要坚持下去,我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撑到现在。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好不容好了,结果”

    她一脸的惋惜与难过,还有眼里透露出一股迷茫,“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将我推下楼,如今我又回到了五年前也并不知道我将来会是什么样子,想想都觉得好害怕。”

    “天无绝人之路,你也无需太过担心,毕竟你还是顾家的千金小姐,琉笙已经让人去联系miller了,相信等到miller那边忙完就会给回复。”

    顾琉璃轻轻点头,问他,“姜院长,你知道我大哥这几天都在忙什么吗?他已经有些时候没来了,也不知道为了我的事情,是不是要跟我大嫂闹翻,我也没有想过大嫂会对我下毒手。”

    姜紫瑜看着病床上虚弱的女人,其实她的左腿伤得并不严重,不过右腿确实挺严重的。

    这么一摔之前长好的骨头都断裂开来,甚至也伤到了腿部几条重要的神经,所以目前还没有知觉。

    肋骨断了一根,长长也就好了,右腿才是真正的麻烦,也有可能终身都无法再站起来。

    不过一切还要等联系上miller看看,也许miller有办法让她站起来,但他觉得几率不大。

    两个医生重新忙完之后就先离开了,换药的时候顾琉璃疼得一脸煞白。

    姜紫瑜看到她的脸色不好,又见病房里没有人伺候着,便问她,“怎么家里没有给你安排人过来照顾?要不要请个护工?”

    顾琉璃很快摇头,“家里是找了女佣,不过不知道去了哪儿,我才将电话打到大哥那边,不过大哥那边忙着走不开。”

    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顾琉璃很快转移了话题,“姜院长,你觉得我重新站起来的几率大吗?你可以不用安慰我的,我想听真正的话。”

    这个问题问得还真不好,姜院长搬了张凳子入座,看向她。

    “不好说!等miller吧,你也知道miller医术高明,特别是骨科这一块研究得深,也许他会有不同的看法。”

    “如果没有miller我是不是就再也站不起来了?”她目光一片黯然。

    这一次姜紫瑜倒是直接点头,“确实如此,所以你就好好祈祷miller能够医治好你的腿!”

    顾琉璃自然希望自己的腿还能再站起来,但不是这个时候,而是等简水澜离开了。

    “miller平日里病人不少,这一次怕是也要找时间才能来燕城一趟,好几个月不见miller,没想到再见竟然是这样的场面。”

    她浅浅一笑,看向姜紫瑜很快转移了话题,“姜院长,有女朋友了吗?我记得姜院长的年纪与阿笙差不多大的,阿笙都已经结婚了。”

    然而姜紫瑜却没有回答她,而是反问,“你喜欢琉笙?”

    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顾琉璃微微一愣,但是想到这事情现在也已经不是秘密了。

    况且顾琉笙这个当事人也是知道的,她便没有隐瞒的必要。

    她泛红的眸子看向姜紫瑜,好一会儿才点头,痴迷而缓慢地出声,“喜欢,很喜欢,从很小的时候知道他是我哥哥的时候就已经很喜欢了,后来得知我并非顾家的血脉,你都不知道我心里有多么高兴,不是顾家的女儿我就有机会跟阿笙在一起,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后来会发生车祸”

    她笑了笑,又说,“命运捉人,没想到我回来之后阿笙已经娶了妻子。”

    她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那个男人,爱到了心坎里,却不知道该怎么得到他。

    说出口怕被他拒绝,不说出口又见着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她本以为以顾琉笙那寡淡的性子等她回来了他依旧单身一人。

    那么她就有理由去接近他,顺理成章地在一起。

    但是当看到他对顾琉璃的爱护时,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很有可能已经陷了进去。

    姜紫瑜笑了笑,这个心思倒是埋得那么深。

    不过当初顾琉璃被爆出不是顾家女儿的时候,他们几个都有些以为顾琉笙很可能会与顾琉璃在一起,毕竟顾琉璃是他接触得最多的女性。

    他想了想又问,“据说你生日宴会上的时候落水,是水澜推你下海的?”

    而后一脸的苦恼,“其实我原本并不以为三弟妹是这样的女人,但是没有想到她会对你下这样的手,那时候琉笙看到你落海一定很担心吧,这掉入海里可不似掉入湖里那么简单,湖里可能还能捞得上来,掉海里那可就难了,说不定就这么再也找不到了!”

    顾琉璃顺着他的话点头,“是啊,我当时就跟着大嫂在甲板上看烟火,可是没有想到大嫂会将我推下去,不过当时大嫂很快也跟着跳下去了,现在想想可能她是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吧!我没有想到的是后来大嫂会这么对待我,就因为我平日里与阿笙走得近?”

    她苦涩一笑,目光落在盖着被子的腿上,“如今肋骨断了不说,一只腿现在发炎,另一条腿毫无知觉,若是我知道回来燕城会遇上这些事情我留在国外也许会更好,至少还能走路。”

    面对顾琉璃的说辞,姜紫瑜却是皱起了眉头。

    目光犀利地直视眼前这个女人,音调都明显转换,声音有些发冷,“顾琉璃,你在说谎!生日宴会在甲板上是你自己跳下去的!”

    “我我没有说谎!我真的没有说谎啊,姜院长!”

    她不禁急了起来,又想该不会他也已经看过视频了?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

    虽然心里着急,但是她并没有将这一点表露出来。

    其实姜紫瑜不过是在试探,毕竟他也不怎么相信自己看着长大的女孩子会有简水澜所说的那些心计。

    但是今天几句话就被他试探出来了,顾琉璃在说谎,在污蔑简水澜!

    一下子,他的心难免就偏向简水澜那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