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7章、如今他已经娶妻,从今往后必定只会好好地对待他的妻子
    他平静地盯着她看,“你在说谎,那个视频我看过了,分明就是你自己跳下海里的,三弟妹看到你跳下去是跳下去救你,却没想到你竟然在上来之后将所有的罪名都污蔑在她的身上!

    水澜与我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我还不大相信你会是这样有心计有手段的女人,看来这一次很有可能是我看错了,顾琉璃,真是三弟妹推你下楼的?”

    顾琉璃的脸色有些惨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话。

    看来这个男人是站在简水澜那边的,能这么护着她,是不是与她有见不得人的事情?

    “姜院长,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相信我?真的是她推我下楼的!”

    “那么是她推你下海的吗?”姜紫瑜继续质问。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那一种蕴含的力量却震得她有些发怕,顾琉璃微微瞌上眼眸,心里思索着该怎么回答。

    却又听得他再一次发问,“是简水澜推你顾琉璃下海的?”

    证据确凿,她再狡辩只会引起这个人的反感。

    顾琉璃摇了摇头,缓缓地出声,“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吧,我当时就是觉得好像有人推了我一把,就栽下去了。

    被人捞上来的时候就想着距离我最近的是大嫂,所以我才我才我没有说谎的!”

    “分明就是在狡辩,那是你自己掉下去的,压根就没有人推你一把,视频虽然有些不清楚,但却是看得实实在在。

    三弟妹如今已是顾少夫人的身份,你就是再如何折腾也不过是琉笙的堂妹,她没有杀你的动机,倒是你除掉她就有许多种可能,我说的对吗?”

    看到顾琉璃眼里的恐慌,还有苍白的脸色,如果不是自己一言戳到了她的心底。

    还真要以为这个女人真的挺可怜的样子,不少男人最受不了女人这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顾琉璃很快摇头,却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毕竟她现在还伤得厉害。

    “姜院长,我没有,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一头栽下去,我是真的感觉到有人推了我一把,否则那一晚我掉下去岂不是自己找死吗?那是大海啊,跟你所说的一样并不是湖里。

    是不是大嫂跟你说了什么所以你才要怀疑我?我真的没有说谎,我只是上来的时候想到大嫂距离我最近,才会”

    顾琉璃说了很多,甚至有些语无伦次,然而姜紫瑜却没有再听下去的打断,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顾琉璃,琉笙对你始终只有妹妹的感情,他这个人向来重情,亲情、友情、爱情,一旦被他放在心里的,自会去珍惜。

    也因此才会一再地容忍你,不管你对他有什么感情,一切都已经晚了,如今他已经娶妻,从今往后必定只会好好地对待他的妻子。

    你就好好地收起你的心思,还有你的手段,这一次你摔下来不管是你自己摔的还是三弟妹推你的,最终的结局也就是他尽量医治好你的腿,仅此而已,别将自己想得太过重要!”

    从他一次次被顾琉笙拉去喝酒的场面来看,他知道顾琉笙对简水澜的感情足够深厚,否则不会这么烦恼。

    这么长的一段话,顾琉璃却只听到了那一句:一切都已经晚了

    她的目光有些怔然,不明白为什么姜紫瑜要说一切都已经晚了。

    其实还不晚的,只要他们离婚了,顾琉笙厌恶简水澜,简水澜恨顾琉笙的不信任,他们之间就再无可能。

    如今顾琉笙又是知道她的心意,肯定会跟她在一起的。

    纵然是兄妹之情,可她不相信顾琉笙对她就真的只是单纯的兄妹之情。

    她现在的腿是又坏了,但是等到miller过来医治好了她的腿,顾家少夫人的身份她也是可以的。

    而且她还是顾家的千金,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自幼在顾家长大,身份比燕城别的千金还要贵重。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姜院长我很累了,刚换了药我想休息。如果没有别的事情还请姜院长别留在这里打扰我。”

    她轻轻地说着,却已经是下了逐客令。

    姜紫瑜也没想留在这里,如今已经相信简水澜八成的话,若是说之前还不相信。

    但是现在听到顾琉璃在他的面前说谎,对于顾琉璃的也不如之前那般,他很快起身。

    “不管怎么样,你始终是顾家的人,我与琉笙自幼兄弟情谊深厚,他的事情我自然会上心,所以你也别太过担心自己的伤势,医院会尽力医治,但也要你明白别再使坏心,三弟妹比你更适合琉笙,我自然是站在三弟妹那边。”

    更何况现在简水澜还有了身孕,一想到自己答应帮她隐瞒,就觉得对顾琉笙有了亏欠。

    只希望关于顾琉璃的事情能够尽快解决,如此一来也无需再隐瞒了。

    姜紫瑜很快就离开了病房,留下顾琉璃一个人眼里都是不甘。

    **

    这几天秦筝忙得焦头烂耳,一方面要当容承祯的秘书,另一方便还要充当容昭熙的秘书。

    她就是反抗也没有用,谁让这一趟过来的秘书只有她一个。

    本来以为与容承祯过来就好,谁晓得容昭熙也会过来了。

    反正遇上这个男人,她的日子就不会安静下来,两人一碰面总是要天雷勾引地火。

    不过出差将近十天她倒是适应了这么高难度的工作,而现在也算是结束了这边的工作。

    秦筝松了口气,有些归心似箭,毕竟简水澜目前都想离婚了,日子肯定不好过,她得回去陪着。

    将她一个人放在燕城,实在不怎么放心。

    酒店里,秦筝开始整理衣服,将东西全都打包好,收拾桌上文件的时候,房门被敲响。

    开了房门看到是容昭熙那张脸,顿时没有好气,她杵在门边问他,“有什么事情吗?”

    “晚上有个庆功宴,让你准备准备,对了将自己打扮漂亮一些,虽然你也不是那么漂亮”

    容昭熙将穿着职业装的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啧啧出声,“算了,你收拾下我带你出去买一身好看的衣服,今晚上的庆功宴除了我们公司还有好几家公司参与,那些秘书哪儿像你这么打扮!”

    要是没过来提醒她一声,估计秦筝今天能穿这一身职业装出席。

    秦筝看着自己身上的职业装,没觉得哪儿不好。

    “我这么穿怎么了?不过我能不能不去参加这个庆功宴啊?我一会儿就先回去燕城了!”

    晚上参加庆功宴,那得明天才能回去了!她现在就着急着先回去燕城呢,而且她也想听听简水澜想要告诉她的话。

    容昭熙嗤笑,“急什么,又不差这么一天两天的!”

    而后直接拉上了她的手,“距离庆功宴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我带你去买身衣服,当然了,这些可都是我大哥吩咐的,别丢了公司的脸面,要知道你今天可是也代表着我们致远!”

    秦筝直接甩开了他的手,“我真的有急事要回燕城,庆功宴你们去就是了,我一会儿给容**oss说一声我先回去!”

    然而容昭熙直接将她拽了出去,他大哥的吩咐没办到回头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

    “燕城有什么事情急需你这个时候回去,该不会是”

    容昭熙笑了下,看向秦筝着急的样子,“你那个老相好的又来了?”

    秦筝立即怒了,“什么老相好的?容昭熙你会不会说话?狗嘴吐不出象牙!”

    容昭熙直接将人拖出了酒店,又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将秦筝甩了上去,跟司机报了个地址,就看到秦筝气呼呼的坐在那边不打算理人。

    他怎么就觉得这个女人气呼呼的样子还挺好看的?

    这个女人的表情还真是丰富,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

    秦筝看着自己被他拽疼的手腕,此时都有些泛红,她气得一巴掌直接甩向容昭熙的后背。

    “你懂不懂得什么是怜香惜玉,痛死我了,回头信不信我找你大哥告状?”

    怜香惜玉

    那是什么鬼,这个女人跟这个词汇扯得上关系?

    容昭熙没打算理会她,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闭目养神。

    这一副淡然的样子看得秦筝更是来气,“你这个人我都说了今天就要回燕城的!”

    “看你老相好?”容昭熙又问了她一嘴。

    “对,就是看我老相好,不行啊?”她很快反击。

    “那个男人年纪那么大你还真不嫌弃?成日里死气沉沉的你受得住?”

    容昭熙有些不解,不过想想这个女人的年纪都比他还大上一岁,兴许还真就喜欢老男人!

    赵弦年纪哪儿大了?

    秦筝还真没看出赵弦死气沉沉,那个男人还是很不错的。

    况且他还想着来燕城工作,一个男人愿意为了一个女人挪工作的位置,也算是有心了。

    于是秦筝笑了起来,“赵老师还是挺不错的,长得好看不说,性格还好,最起码他不会这么拽我的手,你跟他比幼稚!”

    后面两个字她直接轻嗤出声,带着一股不屑的味道。

    容昭熙哪儿被人这么骂过幼稚了?

    倒是这个女人骂过好几次他幼稚。

    他这个年纪,难道要学着那些老男人死气沉沉的?

    两人一嘴一句地斗着,司机看到他们斗得欢乐,倒是安静地开车。

    一直到了商场的大门口,出租车才停了下来。

    容昭熙先下了车,未等他去给秦筝开车门,那个老女人已经迅速地下了车。

    就不能等他去给她开车门,让他有个绅士的机会?

    秦筝看着大商场的门口,目光直视容昭熙。

    “我都说了晚上不参与庆功宴了,我今天必须赶回去,你肯定不知道水澜正想着要离婚呢!”

    反正这事情在燕城估计也不是什么秘密,秦筝直接跟容昭熙说了出来。

    “嫂子要离婚?”

    容昭熙有些不可置信,毕竟顾家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家,大部分的女人都恨不得可以嫁进去,还真没有听过有嫁入顾家想离婚的女人。

    秦筝慎重地点头,“确实如此,所以我必须回去!”

    容昭熙看到她这一副样子就乐了,“你现在赶回去他们就会不离婚?”

    “但是我可以安慰水澜啊,反正唉,全都是顾琉璃那贱蹄子惹出来的事情,上回你也知道她污蔑水澜推她下海,前几天还污蔑水澜推她下楼,而且还是被顾总亲眼目睹。

    他估计也认为是水澜推的那贱蹄子,你说那个女人怎么就不直接摔死了?”秦筝气愤。

    顾琉笙要离婚那还真不是小事,这几天他们都在这边出差,燕城的事情并不清楚,这事情估计他大哥也尚未知道吧!

    容昭熙直接拽了秦筝的手走进了商场,“他们若是要离婚,你回去也无济于事,还不如等明天一起回去,若是你今天自己回去,机票的钱估计还报销不了呢!”

    秦筝听到最后一句话,终于不吭声了。

    这大商场里面的衣服专卖店大都是国际牌子的,里面的衣服一套下来估计她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秦筝就有些怂了。

    她反拉住容昭熙的手,站在店门口停下了脚步。

    “那个我可是先说了我没钱的,这边的衣服我买不起!”

    容昭熙白了她一眼,“跟我出门还要女孩子付钱?我是那种人吗?”

    随即看了一下她现在的衣服,只怕廉价得很,“穷鬼,你那职业装不会是地摊上买的?领口的线头都出来了!”

    “我就是地摊上买的怎么了?”她一怒之下转身就想走。

    容昭熙连忙又拉住了她,“没什么,挺合身的!”

    随即将她推进了店里。

    店员很热情地迎了上来,看到容昭熙那一副贵气的模样忙问,“先生,需要什么吗?”

    容昭熙白了店员一眼,“找一套适合这个女人穿的礼服出来!”

    秦筝看到那些店员的眼神就有些郁闷了,这是看不起她觉得她寒酸?

    “不用了,我自己挑!”

    反正又不用她付钱,而且这几天确实把她累得差点吐血,也该让他们兄弟出点儿血了,秦筝还真慢慢地挑起了礼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