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0章、婚姻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离婚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正怒目看她的女人,“你还有理由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好一段路,还想着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秦筝,你也老大不小了,能不能别这么幼稚?”

    秦筝死死地盯着他看,这个人倒还觉得自己有理了?

    “是你先将我扔下来的,难道我还要追上去?你没看到我拎了这么多的东西吗?你没看到我穿着这么高的鞋子吗?有本事你来穿着高跟鞋走一个晚上试试看,你要是不喊一声累,我喊你一声大爷!”

    她起身抢回了自己的手机,走到他身边的时候狠狠地朝着他黑色发亮的皮鞋踩了一脚,立即听得容昭熙嗷地一声叫了开来。

    她想了想还是觉得该给赵弦解释一下,于是发了一条短信:刚才很抱歉,都是容昭熙那货的玩笑,我跟他清清白白的,谁要跟他约会了!

    容昭熙疼得抱着脚嗷嗷大叫,“你这个死女人、老女人,我跟你有仇是吗?”

    妈的,这么一脚踩下去,他觉得自己的脚都要被踩废了!

    早知道就不回来找她了,让她迷路,尝尝担心受怕的感觉。

    秦筝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刚要拎着两大袋离开,就听到手机传来的短信声。

    是赵弦发来的:我相信你,早点回去休息,别忙太晚了。

    秦筝将手机收了起来,拎了两大袋路过还痛得跳脚的男人。

    容昭熙忍着疼回头看着那个大步离去的女人,虽然疼得厉害但还是很快追了上去。

    “你还使什么性子?”

    看到她手里的两大袋最后还是认命地抢了过来。

    反正这么晚了,行人少了许多,看不到他容昭熙西装革履还提着这么不符合他身份的东西,轻飘飘的两袋子。

    他还以为有多重,这个女人竟然提得跟要了她命一样。

    秦筝看着他走路都一拐一拐的,又见他将两只袋子都取了过去,这才扯唇一笑。

    “都是要拎的,绕了这么一大圈还受了苦,不都是一样?说担心我,我看你是喜欢我吧!”

    容昭熙此时恨不得用这两袋子东西糊她一脸,“谁喜欢你了!”

    秦筝一脸得意,“喜欢我就直接说嘛,我又不会笑话你!你要是不喜欢我,怎么还会跟赵老师说出不要打扰我们约会的事情?你这个人可真是不诚实!”

    秦筝还是认为简水澜说的才是对的,容昭熙肯定是喜欢他的,否则也不会之前对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情。

    他不喜欢纪晓晓,怎么不去对纪晓晓做那些事情呢!

    看到秦筝那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容昭熙只觉得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

    **

    在西江月圆待了整整两天,简水澜哪儿也没去。

    每天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就找东西吃,颓废得一塌糊涂。

    画廊里的事情她几乎都交代下去,好几天了她一趟也没有去过。

    家里的食材差不多都快吃完了,她想着要不要下楼去买点儿东西上来。

    不过这两天顾琉笙当真没有给她一个电话,让她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

    也许等他想好了之后,就会主动同意离婚。

    已经走到这个点上,他们之间不可能再粉饰太平继续生活下去。

    早上10点的时候,她饥肠辘辘地醒来,冰箱里吃的东西已经不多。

    正打算给自己熬点儿粥的时候,门铃就响了起来,正在洗米的她整个人一愣。

    这个时候该不会是顾琉笙来了吧?

    她犹豫了下,并没有去开门,继续洗米。

    门铃声依旧,她置之不理,动作熟练地将米淘洗干净。

    响了十来声,门铃声终于停了下来,简水澜这才想起一事,顾琉笙是有钥匙的。

    楼下那一道门压根就不需要他按门铃,上来的时候密码也已经被他破解。

    那么是

    该不会是秦筝回来了吧!

    她将双手洗干净朝着外头走去,就听到放在客厅里的手机铃声响起,走过去一看,还真是秦筝。

    想到好几天不见的秦筝,今天飞机飞回来估计第一时间就来看她了。

    心里带着几分喜悦,她没有接手机而是朝着玄关处走去,果然从可视对讲机那边看到了秦筝的脸,她很快解锁。

    “上来!刚才还以为是哪个讨厌鬼呢!”

    没多久,秦筝就上来了,手里还拎着不少东西,一只密码箱,一只黑色的背包,手里还拎着一只大袋子。

    简水澜觉得出差回来之后的秦筝,比起之前要瘦了那么点儿。

    接过她手里的东西,笑道,“怎么出差一趟带这么多的东西!”

    秦筝笑了起来,“那一袋是给你的,都是当地的一些特产,感觉还不错的样子就给你带了一些回来,据说只有去那边那才是正货,网上也有卖不过都是一些山寨的东西,味道差远了!”

    说着将身上的背包解了下来,又从里面掏出了好几包干果,“这些东西也不错,我也带了点儿给你尝尝!”

    简水澜也不客气,喜滋滋地接了过来。

    “昨天容昭熙还给我电话了,说你打算给我买特产,我还让他别买太多那么晚了早点儿回酒店休息,没想到你还真买了这么多!”

    秦筝一脸的狐疑,“容昭熙给你电话?什么时候的事情?”

    “是啊,就昨夜里11点左右吧!还说你在试衣服他抽空给我的电话,不是你让他打的吗?”

    简水澜挑挑拣拣着桌上的东西,发现都是她爱吃的,特别是那些坚果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如今有了身孕对于卤味她也不敢乱吃,但是坚果还是挺好的。

    秦筝一下子就想到昨天夜里的事情,她冷冷地笑了起来,将昨夜里的事情讲了一遍。

    “他他给你电话其实就是在想着我是不是跟你通话呢,他昨天找不到我,谁让他生得人高马大的竟然不帮我拎东西,你看我昨天打扮得那么好看,适合拎这些东西吗?”

    说着,秦筝还不忘臭美地将自己昨天的自拍打开给她看。

    “瞧瞧,很少看到我这么美丽动人的样子吧!”

    简水澜滑动手机屏幕一张张地看着,照片上秦筝摆着不同的姿势与表情,看来昨天确实臭美了一番。

    “倒是不错,这一身礼服确实适合你,价格应该不便宜吧!”

    “反正是容昭熙出的钱,确实不便宜!”

    宰了容昭熙一顿,她还是有些小高兴的。

    而后想起今天来的正事,秦筝将屋子里扫了一眼,这才看向简水澜。

    “顾大男神不在?”

    一说到那个人,简水澜脸上的笑容逐渐消散开来。

    “嗯,两天没回来了,我想跟他离婚,可是他不大愿意,但婚姻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离婚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

    轻叹了声,简水澜又说,“收拾一下,我们到外头吃饭,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讲,在电话里实在不方便,还有请你为我保密!”

    反正家里也没东西吃,她本想熬粥,但秦筝来了,她洗的那些米不够。

    看到简水澜说得这么慎重,而且还是需要保密的,秦筝也觉得事情有些严重。

    两人稍微收拾了下,也没去多远的地方吃饭,就在楼下的中餐厅。

    点了好几样菜,简水澜由于太饿了菜一端上来就先吃了好些,秦筝见她这样的速度皱了下眉头。

    “难不成这几天顾琉笙还虐待你,不让你吃饭?”

    但顾琉笙不打算离婚,应该不会去虐待她的,现在是简水澜想离婚!

    简水澜摇头,“那倒不至于,我就是就是”

    她看了一眼四周,也不知道朗月现在人在哪儿,不过应该不会距离她太近才是,于是放轻了声音,“我就是怀孕了!”

    “怀”

    在简水澜的目光中,秦筝高扬的声音很快就降了下来。

    “孕了?”

    “是啊,这便是我想跟你说的事情,也希望你帮我保密,毕竟我现在打算离婚,若是让顾家知道我怀有身孕,肯定不会让我带着孩子离开的,而我不想留在顾家,也不想将来与孩子分离。

    顾琉笙还年轻,他不管将来会不会跟顾琉璃在一起,但一定会有属于他的孩子,我的孩子若是留在顾家只怕顾琉璃不会容得下他,就像当初蒋芹芹容不下我与我母亲一样!”

    所以不论如何,她都不会暴露这个孩子的存在,另个将来辛苦一些,孩子的生活也平凡一点,但起码能够平安长大。

    将孩子放在顾家,顾琉笙就算护着那又如何?

    他不是一直都护着她,可是当事情发生在顾琉璃身上,他的心难免还是偏了。

    秦筝明白她的顾虑,毕竟当初蒋芹芹做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简水澜离开云家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撑过来的,孩子留在顾家,难免成为下一个简水澜。

    好不容易消化了这个消息,秦筝轻叹了声,“之前想着有孩子的时候怎么不来,现在你都要离婚了,结果来了孩子你打算带走孩子,但是这肚子一旦大起来顾家肯定会知道的,到时候就算离婚了,估计你也抢不过他们吧!”

    顾家一定不会让自己家里的血脉流落在外。

    简水澜摇头,“不,我倒是很喜欢这个孩子,不管怎么说也是我盼了许久的,以后我会好好地照顾他,只是你也说了肚子总是要大起来的,到时候顾家肯定会知道孩子的存在,所以我过一阵子会离开燕城,具体去哪儿尚未决定,到时候还需要你帮我隐瞒。”

    再过几个月肚子会大起来,而且现在偶尔也会出现孕吐,她不想被他们怀疑。

    “离开,便是意味着分离,秦筝嘟着嘴看她,眼里都是不舍,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留在燕城工作可都是为了你,你现在要离开燕城,那我怎么办呢?

    再说了你离开了燕城又大着肚子将来谁来照顾你?将来孩子出生了你一个人肯定也忙不过来的,要不我辞职了跟你走!”

    秦筝也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好,而且让简水澜独自离开这里,她也不放心。

    能收获这么一段友谊,简水澜一直都很珍惜,此时听得秦筝愿意放下这边打拼下的一切跟她离开,顿时觉得鼻子一酸眼眶红了起来,但还是坚定地摇头。

    “不,你要留在这边,你在致远那边那么努力地工作,这一份工作很不错的,况且你也得到容**oss的伤势,而且你在致远与上司还有同事都相处得挺好的,留在致远对你来讲真的是一份很不错的工作。”

    她忍着将眼里感动的泪水逼了回去,“跟我离开意味着要一切重头来过,到一处陌生的地方肯定不会比燕城好,你放心我这边存了不少钱,我打算先不工作将孩子生下来,平日里闲着还能画画,所以时间是够的,照顾一个孩子绰绰有余了。”

    当初从顾夫人那边就讹了点儿钱,后来顾琉笙也给了她不少,还有逢年过节见面之类的那些亲戚给了好些压岁钱。

    虽然在醉桃源画廊投资了不少,不过后来也赚了许多,对于钱,她目前并不担心。

    曾经那么辛苦的岁月都熬过来了,将来再辛苦估计也不会比过往辛苦。

    秦筝却不这么认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来过也没什么,反正我都有了工作经验,想要找一份工作也不难,肯定要比当初刚毕业的时候容易许多。

    再说了我跟着你,你将来肚子大了,预产期近了总要有个人在身边照看着,孩子生下来你还要坐月子,我听我妈说了女人坐月子特别关键,可不能不当回事的!”

    秦筝还是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离开。

    “这些事情你就放心吧,你只要帮我保密孩子的事情,我估计我离开燕城顾琉笙还有顾家对我也就没什么兴趣了。

    这几天我会考虑下去哪儿养胎,并且会在肚子大起来之前离开,这几天你那边要是没什么事情就过来我那边住吧,我估计顾琉笙也不会回来。”

    她一个人住在那么大的房子也确实无聊了许多,虽然更多的时候都在睡觉,但有个人在旁边说说话也是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