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1章、小澜,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再将你扔下了
    ♂!

    秦筝皱着眉头看她,轻哼了声,“孩子的事情我肯定会保密,但你就打算这么抛弃我了?”

    “放心,等我到时候一切都稳定下来了,一定给你消息,孩子生下来的时候也第一个告诉你!你看我之前过的无父无母的日子,可不都全都撑下来了,如今我手里有钱还有孩子陪着,将来的日子肯定会过得很不错的。小说”

    说着她眉头微挑了起来,带着几分得意,“我简水澜就跟野草一样,可是坚韧得很!你留在燕城帮我看看顾琉璃那女人的下场就是,要是顾琉笙打算娶她,到时候你就帮我送一样大礼给他们!”

    “什么大礼?”秦筝问她。

    “帮我送个花圈给他们呗,还能送什么?”

    秦筝慎重点头,“要真有那么一天,这一份大礼我一定亲自穿着丧服送到!”

    **

    秦筝直接在西江月圆住了下来。

    之前因为简水澜要离开燕城,所以心思不在她的肚子上,此时回到家里,她便好奇地盯着她的肚子瞧。

    “好神奇啊,你这肚子这么平,就已经有一条小生命了!也不知道这一胎是男孩还是女孩,水澜,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呢?我喜欢女孩子,多好啊!”

    简水澜抚着还平坦的小腹幸福地笑了笑,“我也喜欢女孩子!真希望她是个女儿!”

    秦筝下一瞬却高兴不起来了,可是这个孩子出生之后就没有爸爸。

    她虽然支持简水澜离婚,但如果可以不离婚那就更好。

    一来孩子有爸爸,顾琉笙之前所表现的对简水澜也挺不错的,可是顾琉璃……

    唉,那还是离婚了吧,那个顾琉璃能使这样的手段,谁知道下回会如何?

    秦筝直接在西江月圆住了下来,休息了两天,陪着简水澜到超市囤了好多东西,隔天就去了公司。

    简水澜这两天有秦筝陪着说话,状态也好了许多,便也回了一趟画廊。

    整整四天,夫妻两人不见面。

    这几天顾琉笙一直在忙于与海家合作的事情,等他暂时忙完手里的活,才发现已经整整四天没有跟简水澜见面了。

    这四天他没有丝毫她的消息,电话也没有打过一个,每天到了很晚才回到顾家老宅,大清早就又离开。

    也不知道现在的她怎么样了,心境是否平静了许多?

    他给她时间与空间好好地考虑,在他认为这一段婚姻并没有像她所想的那样已经走到尽头。

    如果她不喜欢顾琉璃的存在,等到miller过来,看看顾琉璃的情况如何,到时候他会将顾琉璃也一并送到国外养伤。

    将来在国外给她找一个家,如此也就影响不到他们这边。

    此时他回到顾家老宅将自己仔细打理了一番,这才神清气爽地回到了西江月圆。

    天色已经渐晚,他想着今晚就住在这边好了。

    那么多天没有见面,这个女人就算心里想着与他离婚,也总该想他了吧!

    他们自结婚以来,就很少这么长时间不见面,不联系。

    输入密码之后,很快解锁。

    看来简水澜也知道不管她怎么设密码,始终会被他破解,所以也就没有再继续设置密码防着他了。

    回到屋子里,带着一股冷气,少了外头的炎热,屋子里灯火明亮。

    他在玄关处换了鞋子,朝着里面走去,就看到坐在沙发正在玩手机的秦筝,看来他不在家的时候秦筝住了进来。

    他在客厅与餐厅看了一眼都没有看到简水澜,倒是秦筝听到动静看了过来,发现是顾琉笙先是愣了下,随即嘲讽一笑。

    阴阳怪气地出声,“呦!顾总您这是舍得回来了啊?看来顾琉璃大小姐的魅力也不怎么样啊,还以为能让顾总你乐不思蜀的,哎呀,据说上回顾琉璃大小姐跳到了海里,怎么海水就这么放过她了?

    这应该将她给淹死了才好啊,心肠那么恶毒的女人都不知道老天爷留着她做什么用了!哎呀呀,还有啊,据说顾琉璃大小姐还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竟然只是摔断了腿,若我是老天爷铁定直接让她粉身碎骨,挫骨扬灰了!”

    她虽然惧怕这个男人,但是一想到他竟然怀疑自己的女人,就忍不住想要嘲讽他一顿。

    大不了,就是被赶出西江月圆再不住进来,反正简水澜要跟他离婚,还要离开燕城,往后见他的机会几乎可以说是为零,得罪了她也不怕。

    若是将她赶出燕城,那正好,她去投靠简水澜!

    以前一口一个顾大男神,现在那四个字她完全喊不出来。

    面对秦筝的冷嘲热讽,顾琉笙知道秦筝定然也清楚最近发生的事情,而且对他存在误会。

    但秦筝对他的误会他无所谓,只要简水澜别继续误会他躲着他就好。

    想到上回她发怒的样子,此时依旧心有余悸。

    “有些话我希望秦小姐可以先通过大脑想想这些话能不能说出口,别为自己遭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出声警告,随即又问,“小澜呢?”

    秦筝却只是一笑,将手机收了起来,她从沙发上起来,看向他,脸色也多了几分认真与冷意。

    “原来顾总也不过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当初还说会好好对待自己的妻子,会包容她的性子,可是出了事情第一个不信任自己妻子的人就是你!

    顾总你是脑袋被门给夹了吗?你会去相信水澜推了顾琉璃?就因为你亲眼目睹她的手碰到了顾琉璃,你怎么不想想水澜这么做对她有什么好处?

    她已经是你的老婆,是顾家少夫人的身份,她推顾琉璃万一有个好歹能得到什么?倒是那个顾琉璃自从出现之后你们夫妻之间可有多少平和的时候?

    那个女人压根就是跟当初的白莲是一样的,白莲的存在,想必你也清楚吧!如果顾总不能对水澜做到一心一意,我奉劝顾总还是同意跟水澜离婚,这样对谁都好!”

    也幸好顾琉璃设计让自己掉下去,而不是推简水澜下楼,否则到时候肚子里的孩子估计得保不住。

    “这些事情似乎不是秦小姐可以参与的事情,如果秦小姐没有别的事情就请离开吧!我与小澜还有事情要谈,就不招待秦小姐了!”

    若不是秦筝是简水澜最好的朋友,也确实一直都为简水澜考虑,他早就将这个难得这般胆大的女人扔出去了!

    平日里看到他就乖得跟猫儿一样,现在倒是懂得张牙舞爪了!

    秦筝却没有离开的打算,反倒一屁股坐了回去,微一耸肩,一幅你能拿我怎么办的表情。

    “我是水澜请过来的客人,要让我离开那也要经过她的同意,这屋子是水澜名下的房子,似乎跟顾总没有多大的关系吧?目前顾总可是没有让我离开的权力呢!”

    “就凭我是她的丈夫!”此时顾琉笙也有些恼意了。

    “嗯,是与她即将离婚的丈夫,也就是说再差那么点儿就要成为陌路人!”

    “我们不会离婚!”

    顾琉笙不欲再与秦筝纠缠下去,直接朝着主卧的方向走去,然而没有简水澜的身影。

    于是将客房一间间找过去,倒是在她结婚前居住的那一间房间里找到。

    此时屋子里一片昏暗,房间开着冷气,隐约有一股清新的香气扑鼻而来。

    他走了进去,看到沉睡的简水澜,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快用晚饭的时候了,怎么还在睡?

    这几天她就这么昏昏沉沉地度过吗?

    秦筝看到顾琉笙进了简水澜休息的房间,想要跟上去,但才一起身就觉得不对。

    怎么说他们现在还是夫妻,她作为最好的朋友也不能前去阻拦,况且她也阻拦不了啊!

    秦筝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是将简水澜喊起来吃晚饭的时候了。

    但顾琉笙一来,今晚的晚饭,还能吃吗?

    她叹了口气,重新坐回沙发上,一双耳朵却一直静听着那边房间里的动静。

    顾琉笙在床边坐下,打开了床头灯,安静地看着沉睡的女人,好几天没有这么仔细地看过她了。

    几天不见,倒是又瘦了点儿,下巴比之前尖了点。

    睡着的她安安静静的,没有丝毫拒人千里的冷意,也没有跟他说话时的刻薄表情。

    他的手轻轻地揉着她披散在枕头上的乌黑长发,柔顺得犹如上等的丝绸。

    他俯下身子想要一亲芳泽的时候,却意外地看到那一双本是闭着的双眼此时睁了开来。

    迷糊中带点儿疑惑,似乎想要将他看清楚。

    顾琉笙只是盯着她看了这么一会儿,随即轻柔地覆上了她柔软的唇,熟悉的味道与熟悉的感觉让他极为眷恋。

    然而也就这么轻轻一碰,已经醒来的简水澜一下子就将他推了开来,随即很快擦了擦被他碰过的唇,眼里都是冷意与怒意,她很快坐起了身子盯着他看。

    “顾琉笙,你过来做什么?”

    她刚醒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做了梦,可是当这个男人碰到她的时候那么真切的感觉告诉她这并不是梦,而是消失了几天的顾琉笙回来了!

    他痴恋地盯着她俏丽的脸看,“整整四天没有见面,我过来看看你是不是气消了一些。”

    “那也跟你没有关系,如果你是来跟我离婚的我倒是很欢迎,虽然说现在这么晚了,民政局可能已经下班,但如果是你一通电话,就算是大半夜他们也得过来跟你开门,不是?”

    她冷冷一笑,想着秦筝就在她家里,怎么会不给她喊一声,还是自己睡得太死了没有听到?

    “我们不会离婚,不管你怎么说怎么要求我都不会离婚,所以你就死了这一条心吧!今天起我会回来这边住着,既然我回来了,秦筝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你要是心情不好,我们空几天时间出去旅行,好不好?我们好像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一起出去走走了!”

    简水澜盯着他看,突然就笑了,“你舍得扔下顾琉璃跟我去旅行?回头顾琉璃一通电话,哎呀阿笙我这腿又疼了,我这哪儿又疼了,你是不是立即就将我扔下跑回来见她?我受够了你在她身上遇事情就扔下我的态度,想都别想!”

    她模仿着顾琉璃的声音,随即恶心了一把。

    “不会!小澜,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再将你扔下了,纪家酒会上……是我不对,小澜,我跟你道歉,我就是希望你可以再给我一个机会!”

    “给你一个伤害我的机会?放心,我简水澜没有那么傻!”

    而后指向门的方向,“趁我还没有发脾气之前赶紧给我滚出去,这是我名下的房子,我不欢迎你!”

    顾琉笙直接将眼前的女人抱入了怀里,不管她的挣扎,只是紧紧地抱着,不愿意再松手。

    “你别这样,别赶我走,之前我是愧对你,但我对顾琉璃真的只是兄妹之情,往后我不管她了好不好,等miller过来看看她的病情,我会将她送到国外治疗,以后不会让她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好不好?

    其实也是我的不对,很多时候爷爷都想将琉璃赶出顾家的,特别是她不是顾家血脉的时候,都是我一意孤行将她留下,想着怎么说她也是顾家的一份子!”

    简水澜挣扎不得,又担心动作太过剧烈伤到了肚子里的孩子,只是强忍下再挣扎的冲动。

    只这么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许久没有依靠的胸膛,还带着熟悉的眷恋,然而她却已经不稀罕了,未来她都计划好了,但她的未来没有顾琉笙的存在。

    只有她与孩子两个人的生活,不会有他的介入!

    可是离开他,心里还是会难过的。

    对这个男人除了后来的失望,她真的一心一意地爱过,也想过与他一起走到白头。

    可是才走了多远的路途,她就对这个男人失望了。

    一次又一次地失望,怎么还会再相信?她简水澜不傻!

    思及此,她的眼眶逐渐泛红,“不管怎么说,我都已经不相信你了,并且已经做好了离婚的准备,顾琉笙,如果你对我还有那么点儿感情的话,就请你跟我离婚,放我自由!

    将来我不想横在你与顾琉璃之间,让她想方设法地陷害我,这样的日子,不是我所想要的!”

    “她不会!”

    顾琉笙几乎是吼了出来,“小澜,琉璃她也许有点儿心计,但不坏,我与她生活了那么多年,一直以来她都像个影子跟在我的身边,脾性我多少是知道的。

    我也说了会将她送出国外的,将来她不会横在我们之间,如果你还不放心的话……我可以作为顾家掌权人将顾琉璃赶出顾家,摘下她顾家千金的身份,好不好?”

    他这已经退让了许多。

    顾琉璃一旦不是顾家千金,就几乎等于一无所有。

    “我不用你这么委屈地退让,既然你觉得她不坏,你就跟我离婚去娶了她吧,也许将来你就会明白真正的顾琉璃到底是个多么让人恶心的女人了,当然了对我来讲是个恶心的女人。

    但是对你们男人来讲也许你们男人就喜欢这样会使手段会使心计的女人!因为云盛就是这样的男人,也许你跟云盛相差不大!”

    她恨恨地想要将这个男人给推开,奈何他抱得太紧,只能认命地被他抱着。

    可是她也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他,这些时日所受的委屈,让她疯狂地咬上他的肩膀,狠狠地啃了下去,带着所有的委屈与对他的不满、失望。

    顾琉笙一开始还气愤这个女人竟然拿他跟云盛相比,刚想要反驳的时候,突然就觉得左肩膀一阵剧烈的疼痛。

    他穿着西装,可是她的牙齿透过西装透过里面的衬衣,狠狠地咬在了他肩膀上。

    肌肉紧缩,他闷哼了声,可最终还是没有挣扎,只是让她咬着发泄。

    很疼,带着刺骨的疼痛,他默默地承受着,一手紧紧搂住她纤细的腰肢,另一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

    如果她这样可以好受一些,他不介意被她多咬上几口。

    除了那一天当他的面发泄过一次,一直以来她都表现得太过冷静,冷静到让他害怕。

    这个女人分明对他有情,可是她倔强地想要离婚,想要与他撇清楚一切关系。

    简水澜咬了许久,隔着西装,也不知道有没有咬到肉,但咬了这么一大口,咬久了牙齿与腮帮子都疼着,只得松开了牙关。

    看到西装上那一片残留的口水,暗暗气自己为什么不直接咬在他的脖子上或是脸上,咬在衣服上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于是,这一次她直接凑近了他的脖子处,狠狠地张嘴又咬了下去。

    一开始只是柔软的触碰让他有那么一瞬间心神荡漾,可当剧烈的疼意再次传来的时候,顾琉笙觉得自己都要被疼得脸色发白了。

    可他硬是不吭一声,默默地让她咬着。

    秦筝在外头觉得好奇,刚才还能听到一些说话的声音,但简水澜的音调略高,也能听出他们两人谈话之间的争执。

    此时突然就没了声音,这是怎么了?

    该不会顾琉笙一怒之下动手了?

    想到这里她就恨不得冲进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万一顾琉笙当真打女人她该怎么办?

    冲过去朝他毒打一顿?

    她心里万分忐忑地犹豫着要不要去看一眼,可一想到万一画面儿童不宜,那么……

    都这个时候了,顾琉笙万一对简水澜动粗的话,伤了孩子怎么办?

    考虑到孩子的存在,她也顾虑不了太多,立即下了沙发放轻了脚步朝着房间的方向小步跑去。

    房门是关着的,她轻轻地拧动了手把,里面倒是没有反锁,她很快推开了房门。

    可当她看到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简水澜窝在他的颈子之间,顿时脸上燥热一片。

    握草!

    这果然是儿童不宜的场面,不是要离婚了吗?

    怎么还这么亲密?

    他们这样不科学啊!

    顾琉笙疼得厉害,但听到门边的动静,侧过脸去看,见到秦筝那张吃惊的脸,立即冷然地出声,“滚——”

    秦筝被这一声吓得差点屁滚尿流,当即将房门给他们关上,朝着客厅的方向跑了过去。

    简水澜也听到了,咬了好些时候早就尝到了血腥的味道,她这才松开了牙关。

    看到他脖子上两排完整沁血的齿印这才满意了,抬手擦了擦唇上的血迹,目光泛冷地盯着脸色有些苍白的男人。

    “顾琉笙,你放开我!”

    回应的是他依旧紧密的怀抱,还有他低头吻住了她的唇,辗转反侧,压根不让她逃离。

    他的吻很炙热带着几分急促,还有一种让人心颤的粗暴,简水澜避之不及,唇齿之间被迫地都是他的味道,还有彼此口中的腥气。

    期间简水澜反抗的时候咬了他几口,好几次都咬出了血,可尽管如此顾琉笙还是没有打算放过她,吻得难舍难分。

    许久之后,在她就要喘息不上的时候,顾琉笙才松开了怀里早已瘫软的女人。

    轻叹了声,看到简水澜唇上的一处血迹,这是刚才不小心碰上的,流了血,混着着他的血液早已分不清楚到底是谁的血了。

    他的呼吸粗重了许多,身子也燥热起来,但也不想太操之过急,毕竟家里还有个秦筝。

    呼吸平稳一些之后,他才沙哑着出声,“你对我是有感觉的,你也是爱我的,为什么还要选择离婚呢?小澜,我们一直是相爱的,期间就算我有错,你也不该就这么判我死刑对不?

    你要是不想见着我,我可以消失一段时间不与你见面,但你别一直想要跟我离婚好不好?”

    “你是有错,可是你错在从不悔改,也看不清楚事实!”

    她沉寂着双眼盯着他看,也许这身体还是屈服于他的,对他的触碰全军覆没,但是她也是清醒的。

    为了孩子,单独这个理由,她就不能留下来!

    她不相信顾琉笙会将顾琉璃送出国从此不闻不问,不相信他会将顾琉璃赶出顾家再与她毫无关系,更不相信顾琉璃会放弃!

    她这一局下得这般大的赌注,又怎么会放过她简水澜呢!

    缓缓地闭上双眼,一滴泪水掉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