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2章、你打算跟我谈谈你跟我离婚之后怎么风光迎娶顾琉璃?
    她将顾琉笙从身上推开,毫不留恋地下了床,朝着梳妆台走去,取过桌上的手机。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该出去吃晚饭了!

    她回到更衣室里换了一身衣服,出来的时候,顾琉笙还在房间里坐着。

    她一声不吭地朝着外头走了出去,看到沙发上正心惊胆战的秦筝。

    “晚上我们出去吃饭吧,这个时间点了就不下厨了!”

    秦筝立即点头,看到她泛红微肿的唇,上面还有一道伤口,也能想象之前有多激烈。

    顾琉笙还在这里,她也不敢多问什么,很快点头,拎了自己的包就要跟上。

    两人才朝着外头走了几步,顾琉笙就出来了。

    “吃饭的时候,记得带上我!”

    他走到简水澜的身边,朝着她伸出了手。

    简水澜却是看也不看,直接朝着外头走去。

    秦筝回头冲着那个停在原地的男人嗤笑了声,“对于犯了错的男人还没能意识到自己错误在哪儿,我们水澜可不是这么好哄的!”

    她哼了声,迈着轻快的小步子跟了上去。

    顾琉笙没有跟上去,而是在他们离开之后,掏出手机很快给容承祯拨打了个电话。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马上安排秦筝去出差,越远越好,越忙越好,出差时间由你定!”

    “不是秦秘书才出差回来没几天再让她出差,那我这个老板岂不是太剥削员工了,不过琉笙,我听说你们最近闹离婚,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又想着离婚了?”

    “我们不会离婚!现在你就给秦小姐的电话,让她回去加班,明天安排她出差就是!”

    顾琉笙很快结束了通话,也离开了家里。

    两人也没有走远,就在楼下的中餐厅吃饭,才刚坐下,简水澜拿过菜单的时候,秦筝的手机铃声就响起。

    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差点儿跳起来了。

    这个时候容**oss找她做什么?

    该不会要加班吧?

    她想了想本想当做没有听到,可想到容**oss对她还是很不错的,在那么多的秘书里,也算是挺器重她的。

    最终还是接听了电话,那边很快传来对方的声音,“秦秘书,你马上回公司一趟,我需要明天早上会议的资料,你现在回去将资料打印出来送到容家!”

    果然是要加班的事情,秦筝皱起了眉头。

    “容**oss,我明天还休息呢,这些资料叶秘书那边也有一份,不然容**oss让叶秘书处理好不好?我现在有事情,不好走开!”

    容承祯哪儿不晓得她现在有事情,估计是缠着简水澜不放,所以顾琉笙这是放大招了!

    现在容家与顾家还有不少大合作,他哪儿敢得罪那一尊大佛呢!

    “马上去办理,十点之前务必亲自送来容家!”

    容承祯不给她反驳的机会,很快结束通话,而且话中重点说了亲自二字。

    “嘟嘟嘟——”

    秦筝苦恼着一张小脸,“水澜,我先回公司一趟,容**oss让我给他送一份资料,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明天休息他是知道的还要让我送资料,莫名其妙!”

    秦筝的一句话,简水澜很快猜测出来是怎么回事,看来是顾琉笙那边找过容承祯了!

    简水澜也不想秦筝为难,轻轻地点头,从包里取出一串车钥匙递给她。

    “那你去吧,开我的车子过去比较快些,你开慢点儿,送了资料再回来,等下我给你打包一份上楼。”

    秦筝接过车钥匙,“那你慢慢吃,我晚点儿回来,给我打包多点儿,我要肉!”

    秦筝很快就离开了,简水澜自己点了好几样菜,才刚点完,顾琉笙就大步走了进来,就在她的身边坐下。

    看到正要离开的服务员,很快喊住她,又点了好几样的菜。

    简水澜扯唇露出薄凉的一丝笑意,“这么将秦筝支开有意思吗?”

    “嗯,不将她支开,我怎么跟你独处?”

    他倒是很老实地承认了自己与容承祯狼狈为奸。

    “你别白费心机了,我简水澜下定的决心不会轻易更改,有时候想想当初跟你结婚完全就是一出错误。

    你看看,我们都结婚这么长时间了,除了一纸结婚证书,一个女人该有的婚礼都没有,怪不得顾琉璃会那么说了,也许你真的就在等她回来。”

    她自嘲一笑,又说,“我曾一次又一次地安慰自己,你不给我婚礼的原因是因为你不喜欢热闹,不喜欢那样的场合,便告诉自己没有婚礼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两个人真心相爱就足够了。

    但是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果然还是太过天真了,不过是你在乎的人不是我罢了!”

    顾琉笙着急地想要解释,“不是没有婚礼,而是我一直都在准备,你还记得顾琉璃生日宴会上你穿的那一身烟灰色的礼服吗?那是我亲自设计的原本想要给你的婚纱,但因为款式不够别致,所以设计出来便给你当了礼服,婚纱重新设计,已经开始制作了!”

    他紧紧握住了她略冰凉的小手,“小澜,我想给你一场婚礼的,你还记得云水溶在宴氏私房菜被送到医院的那一个晚上吗?那个晚上我们在街上闲逛,你看到了婚纱店外模特身上的那一套婚纱时,我就想着给你一场婚礼了,从那个时候我就想着怎么给你一套独一无二的婚纱!”

    然而简水澜并不相信他的话,抽回了手,她坚定地摇头。

    “顾琉笙,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小澜”

    这个时候,顾琉笙有些后悔了,当初就不该隐瞒得太深。

    本来是打算给她一个惊喜的,谁知道会在这个时候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看到她坚定地摇头,顾琉笙有些无奈。

    “婚纱繁复,大概还有一个多月就能完工,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给你看设计图的,很多草稿图我们回家就能够看到的,我没有骗你!”

    “谁知道你所说的那一件婚纱是为我准备还是为顾琉璃准备?我已经不期盼了!不管是为谁,反正你的婚礼估计也不会有我的存在,你还是干脆一些,跟我离婚吧!”

    这个时候饭菜已经一样样地上了桌,简水澜睡了整整一个下午,现在已经饿了。

    只是当看到顾琉笙点的那几样海鲜忍不住有些恶心韩,特别是那一锅让她觉得腥味很重的鱼汤,她隐忍着恶心感。

    暗暗庆幸那一锅鱼汤不是放在她的面前,否则她真会忍不住吐出来。

    她面前摆放的几样都是她点的菜,简水澜当做看不到对方,慢慢地吃了起来。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顾琉笙盛了一碗鱼汤,摆放在她的面前。

    “你最喜欢的鱼汤,多喝一些!”

    那鱼汤的味道嗅到她的鼻子里面,胃里一阵阵泛酸,简水澜实在受不了,很快起身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顾琉笙觉得莫名其妙,但以为她只是去方便,也就没有跟上。

    一到卫生间,简水澜立即吐了个天昏地暗,心中暗暗将顾琉笙给臭骂了一顿。

    她漱了口,觉得舒服了一些,但眼里泛红一片,有些狼狈。

    这样子还怎么吃饭?

    好好的,怎么就过来恶心她了,是嫌弃她日子太好过了?

    擦干因为呕吐而呛出来的泪水,简水澜索性又将脸清洗了一把。

    她回到饭桌上,看到依旧坐在那边雷打不动的男人,很快喊来了服务员,指着她刚才点的那一道菜。

    “这、这、这、还有这些都帮我打包好,我要带走!”

    服务员很快去取了盒子过来将菜一样样倒到盒子里,顾琉笙看着在一旁仰着下巴的女人,眉头立即蹙起。

    “小澜,你这是又在闹什么脾气?”

    她冷冷一笑,微微勾唇,“没看到我盯着你吃不下饭吗?”

    “我们夫妻就不能够好好地吃一顿饭?”

    “不行!看到你没有胃口!”她一口回绝。

    服务员很快打包好食物,简水澜接过沉重的食物就朝着外头走去。

    顾琉笙见此很快起身朝着她追了上去,一手拎过她手里的食盒。

    “我来!”

    简水澜停下脚步,怒目瞪着他,“顾琉笙,你就不能够让我安生几天?”

    “我觉得我们应该心平气和地好好谈谈,你要记得我是你的丈夫,不是仇人!”

    “你是哪门子的丈夫,我怎么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即将跟你离婚,领过离婚证我跟你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现在你如果想要跟我谈,谈离婚的事情我自然欢迎,别的我想跟你也没有什么好谈的,还是你打算跟我谈谈你跟我离婚之后怎么风光迎娶顾琉璃?”

    “我不会娶她!小澜,我一直以来只当她是妹妹,你别这么胡思乱想好不好?或者琉璃跟你讲过什么让你误会的话全都是她胡言乱语,当不得数的!

    为什么你三言两语就要跟我谈起关于她的事情?我说过会送她离开,不会让她横在我们之间!”

    然而简水澜却没打算在餐厅的入口处跟他纠缠这么久,知道顾琉笙不会放弃跟上,只得走出了餐厅,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顾琉笙很快追了上去,与她并肩平行。

    **

    秦筝回到公司很快将明天开会的资料打印出来整理好订上,便很快离开了公司。

    她并非第一次来到容家,不过一般都是到了容家的大门口就离开,还没有进去过。

    此时有些忐忑,毕竟里面可是有容家的夫人,那个看着她双眼就会发亮的女人。

    在车里待了些时候,秦筝还是没打算进去,很快拨打了容承祯的电话。

    “容**oss,我已经到你家门口了,你能不能派个人过来取文件?”

    “我家大门口有拴狗吗?”容承祯随口问了一句。

    秦筝不明所以,坐在车子里将容家大宅门口仔细观望了好一会儿,才说,“没有!”

    “既然没有,你为什么不敢进来?”

    “不是就是唉,我可能不大方便进去啊!”

    “马上将资料送过来,进来之后会有人带你来见我!”那边容承祯很快结束了通话。

    秦筝一阵无语,怎么觉得这似乎是一个圈套?

    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要让她这个正在享受休息的人过来送资料了?

    她将文件袋拿好便下了车,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刚想着按门铃,就听到大门解锁的声音,门被拉开的时候,她看到容昭熙那张脸。

    当即白了他一眼,直接将手里的文件袋递过去,“喏,这是你大哥要的资料!”

    容昭熙有些郁闷,好端端地做什么要让他过来开门了?

    “我大哥让你去他书房一趟,我带你去!”

    说着他也没有接过文件袋,直接朝着里面走去。

    秦筝无奈,只有跟在他的身后,第一次来到他们家倒是觉得地方看起来不小。

    “你家看起来挺大的,啧啧,不错不错!”

    虽然比不得顾家老宅,但是这个现代风格是她喜欢的,看起来很明净大气的样子。

    “那是自然,总比你租的那个单身公寓好太多了!”

    虽然容昭熙没有去过她那一处单身公寓,但是春江里那边的情况他还是知道的,看起来就是普通的公寓,而且挺老旧的样子。

    “我那地方当然跟你家这样的豪宅比不得,但也算是我温暖的窝,你能别这么看不起人吗?”

    她很快追上了容昭熙的步伐,问道,“对了,你妈妈不在吧?”

    “跟我爸出去约会了,放心!”

    他也不想让他母亲看到秦筝过来,否则又要在他耳边念叨了。

    “伯父伯母的感情还真不错!”

    跟她父母有得一拼,她爸妈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也喜欢学着小年轻手牵手逛学校的操场。

    说到父母感情恩爱,容昭熙难得有一样能够拿出手的东西,傲娇地抬起了下巴。

    秦筝懒得看他的模样,跟在他的身后到了容承祯的书房前。

    “喏,这里就是我大哥的书房了!”

    说着,容昭熙替她敲响了书房的门。

    秦筝有些紧张,毕竟这里可是容**oss的书房。

    作为员工,她从未进去过的地方。

    “进来!”里面传来容承祯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