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3章、对付这样的女人,只能使出比她更狠的招数
    ♂!

    容昭熙示意秦筝进去,看到她犹豫了半天也没推开门,索性帮她推开了门,然后自己走了。。

    这个胆小鬼,在他面前能耀武扬威,到了他大哥的面前就跟老鼠见了猫。

    真是一点都不仗义啊!

    秦筝冲着容昭熙远去的身影,一阵龇牙咧嘴。

    随即走进了书房,一进去就愣了下,这个书房还真不小。

    里面都是书籍还有档案,几乎摆满了三面墙壁,剩余另一边就是他办公的地方。

    屋子里还摆放了好多东西,看样子都是些不便宜的货。

    秦筝也不敢打量太久,看到那个坐在办公桌前忙碌的身影,很快走了过去,将手里的文件袋递给他。

    “容**oss,这是您明天会议要的资料。”

    容承祯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接过直接放在桌上,而后看向她。

    “这几天你都在三弟妹那边?据说他们要离婚,目前是什么样的状况?”

    情况他虽然知道一些,都是因为顾琉璃而引起的,但是具体的并不知晓。

    不过顾琉璃目前重伤住院,据说还是因为简水澜对她下了手。

    说到这个事情,秦筝也少了刚来到这里的拘谨,撇了下唇角,看到一旁有张凳子直接搬了过来在他的对面坐下,与他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

    “水澜确实被他伤透了心,正在打算与他离婚,不过我看顾总并不大想离婚,目前正纠缠不清呢!”

    想了想,她觉得更应该将顾琉璃的罪行交代清楚,让容承祯也看清楚那个女人的真面目。

    于是将这些事情的起因经过,还有顾琉璃的陷害都说了一遍,“你说说怎么会有这么讨人厌的女人?重点是顾总竟然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妻子,反倒去维护那个想要毁他家庭的女人!我要是简水澜我也跟他离婚!”

    容承祯听到秦筝这么说,也不知是不是添油加醋,将顾琉璃贬得一无是处。

    “记忆中的顾琉璃跟你所言的顾琉璃似乎是两个不同的人,不过我也不大相信三弟妹会去推顾琉璃下楼,想必这期间有误会,不过顾琉璃已经受伤了,琉笙站在她那边也是情有可原,毕竟顾琉璃之前的腿就已经医治了整整五年的时间,如今我听说她的腿很有可能再也无法站起来!”

    秦筝立即拍手叫好,“那是她活该,我就诅咒她一辈子都站不起来,最好她双腿坏死,截肢!我倒是想看看顾琉笙会不会娶一个没有双腿的女人,若真是如此,我也就只好祝福他跟那小贱人白头偕老了!”

    反正她就恨不得顾琉璃越惨越好,破坏别人婚姻的女人就该死!

    听到秦筝歹毒的诅咒,容承祯立即皱眉。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阿笙的家人!”

    秦筝立即反驳,“我呸!有血缘关系吗?那是哪门子的家人了?你有见过想要破坏他人婚姻的家人?顾琉璃就是个第三者,卑鄙的第三者!”

    看到她激烈的模样,容承祯有些头疼,怪不得顾琉笙想要支走他的这个小秘书了!

    于是想了想,决定先牺牲他这个小秘书,“秦秘书,今晚让你过来送资料,除了这些事情,还有一事要嘱咐你,明天一早你就乘坐最早的航班再去一趟洛城,之前的合作案子有你跟进。

    目前他们那边需要我们公司一个熟悉这一块业务的人,我想了想,这一次的合作前前后后你都在场,你对这些事情也还算熟悉,所以打算让你过去一趟协助他们。”

    “不是……”

    秦筝立即就瞪大了双眼,委屈出声,“容**oss,你说过让我休息几天的,我这还有明天一天的假期呢,你看看我之前忙得整个人都瘦了,怎么还让我出差?”

    况且简水澜现在需要有个人陪着,若是没有身孕她还能走得放心一些,可是现在这个情况……

    容承祯看着对面的女人,轻叹了声,“这件事情就麻烦秦秘书了,若是秦秘书在那边忙不过来的话,过两天我会让昭熙过去协助你,他对这一次的业务也还算熟悉。”

    “可我就是一个秘书……怎么也轮不到我吧!”

    “但你这个秘书不普通,这一次跟着过去的也只有你一个秘书,所以交给你是我经过深思熟虑的,否则今晚也不会喊你过来了。”

    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不早了,你回去早点儿休息,明天记得最早的航班!”

    秦筝很快摇头,“既然你也说了容昭熙可以过去协助我,而且之前他也一直参与这次的合作,以他的聪明才智,肯定可以胜任,压根就不用我过去的!”

    她想了想,觉得这些还不够说服对方,又说,“容**oss,我要请病假!”

    反正说什么她也不要明天出差,才刚出差回来还要再过去一趟,谁知道这一趟出差要多长时间了?

    “什么病?”容承祯问她。

    其实洛城那边的事情已经忙得差不多了,连庆功宴都开过了,剩余的不过就是一些收尾的事情,压根就不需要他们的人马再过去。

    所以秦筝这一趟过去并不忙,但为了顾琉笙挽回妻子着想,他觉得还是有必要牺牲秦筝。

    “姨妈痛!”

    说着她立即夸张地捂住了肚子,“是真的,这个月以来每天都在百忙中度过,连续一个多星期都在熬夜,严重缺乏睡眠导致的痛经!”

    秦筝前一段时间出差的生活作息,容承祯也是知道的,但是这一次是顾琉笙下了话,他还是选择牺牲秦筝。

    “秦秘书放心,这一趟过去并没有上回那么忙碌,只是需要你的时候你好好配合他们就好,如果真的生理痛的话,那么允许你休息一天,后天的飞机也可以!”

    毕竟他也不是那么万恶的老板,以剥削员工为乐。

    若不是顾琉笙突然要将秦筝支走,他也打算让秦筝多休息几天,毕竟这个女人将来还是有可能成为他的弟妹。

    也就是说非去不可了!

    秦筝一脸的苦色,不过为自己争取了一天,而不是明天一早匆忙离开,心里还是好受一些,她垂下小脸一脸的不开心。

    “那就多谢容**oss了!”

    “行了,你后天就直接跟着昭熙一起出差就好,这么晚了早点儿回去休息!”

    秦筝叹了口气,你也知道这么晚了,她到现在晚饭都没吃呢!

    秦筝也没有在容家多逗留,就担心遇上回来的容夫人,到时候容夫人那么热情说不定要让她留下来,想想就觉得可怕!

    于是只是跟容承祯说了一声,也没去找容昭熙就按着来时的记忆离开了容家。

    秦筝一走,容承祯就喊来了容昭熙。

    “后天一早,你跟着秦筝去一趟洛城。”

    容昭熙立即翻白眼,“洛城那边不是已经处理完毕,怎么还要过去?”

    “给你十天假期如何?反正在洛城也没什么事情干,你过去那边也就是当做度假一般。”

    要不是他在燕城走不开,都想给自己十天的假期好好休息了。

    十天假期,容昭熙还是很心动的,不过突然给他假期这事还是挺可疑的。

    “既然洛城也没什么事情干,那做什么还要我跟秦筝过去?我记得公司也有不少事情要忙的!哥,我怎么觉得你这是想要支走秦筝呢?”

    而他这是被秦筝给牵连了!

    “知道是我要支走秦筝那就好好地带着秦筝在那边,别让她回来,明白吗?没有别的事情就出去吧,别打扰我忙碌。”容承祯直接送客。

    容昭熙翻了个白眼,“大哥,你将她支走做什么?是不是关于嫂子那边的事情?”

    容承祯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开始对着电脑屏幕忙碌起来。

    讨了个没趣,虽然疑惑,但容昭熙也知道容承祯不会再多说,便转身离开了书房。

    才刚书房的门,手机铃声就响起,他瞥了一眼是纪晓晓打来的。

    怎么又是这个女人?

    真是烦死人了!

    他并没有接听,很快掐掉,然而没一会儿铃声又响起,他想着这一次接听完就将这个女人的号码直接拉黑,难道没看出他对她压根没有一丝好感吗?

    缠了这么多年,他再怎么冷言冷语地对待她,可纪晓晓却从来不懂得何为退怯。

    犹豫了下,他还是接听了电话,很快不耐烦地出声,“有什么事情赶紧说,纪晓晓,你知不知道你很烦,这一次之后,我希望你别再来打扰我了!”

    那边静默了些时候,好一会儿才哽咽出声,“容二少,我这边有个你可能会感兴趣的视频,是当初在我纪家举行酒会的时候,顾少夫人踩到顾琉璃裙摆的视频,当初监控没有拍到那一处死角,而我的手机恰好录了那么一段。

    只要你将这一段视频给他们看,就知道顾少夫人是被陷害的,有人推了她一把。上回在洛城的庆功宴上我本来想着跟你独处一会儿就将这一段视频给你的,可是你……”

    声音越来越小,而后便是呜咽的声音。

    容昭熙才不在乎她在哭什么,只是被她那一句“顾少夫人是被陷害的,有人推了她一把”给吸引了。

    上回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到最后这事情不了了之,因为监控没有拍到那一幕,虽然顾琉笙也派了人调查这事情,并且悬赏目击证人,可是到现在也没有找到。

    不过也因此在很多人的心里都以为简水澜是故意要让顾琉璃难堪的,毕竟顾琉璃后来还掉到了海里并且这一次又被简水澜给推下楼,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简水澜。

    而顾琉璃才是那个无辜之人!

    如果有证据证明简水澜是被陷害的,或者她在这个圈子里的名声也不会这么狼藉了。

    而且她还是秦筝最好的朋友,若是他帮上这个忙,秦筝可就欠了他一个人情。

    想到这里,容昭熙的心情舒坦了许多,“既然有这个视频那就发过来给我吧,或者你将这视频送去给顾少夫人,毕竟当初是在你纪家出的事情,由你们提供证据,说不定顾家能将这些事情给放了,也算是给你们纪家一个脸面!”

    纪晓晓的声音传来,“容二少,纪家的事情有我父母还有我大哥管着,我只是想要跟你约会一次,就半天的时间好不好?只要你同意了,我马上将这一份视频发给你,至于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一份视频,都随你!

    我知道这一份视频对顾少夫人来说很重要,而容家与顾家也交好,还有顾少夫人与秦筝还是挺要好的朋友,我想你一定很想要得到这一份视频吧!”

    容昭熙直接将背靠在了一旁的柱子上,朝着外头的天幕望去,倒是繁星满天。

    跟她约会半天的时间,得到那一个视频……

    想想都觉得替自己感到委屈呢!

    容昭熙犹豫了下,“我对你没有丝毫的兴趣,所以不会为了得到视频就去跟你约会,就算是半天我也忍受不了!纪晓晓,我已经被你烦了这么多年了,所以希望你以后别再给我电话,看到我就当做不认识!

    你就带着你的视频安息吧!至于视频嘛……反正我都已经知道了视频在你那边,你说我若是将这件事情报给顾总,顾总会怎么想呢?我现在就给他电话哈!”

    他笑了笑,很快结束了通话。

    对付这样的女人,只能使出比她更狠的招数!

    房间里,纪晓晓对着梳妆台看到自己泪流满面的样子,空出一手掩面哭泣。

    一个视频换一半天的约会,并不过分,可是容昭熙还是拒绝了。

    而且还说出那么伤人的话,甚至打算与她从此当做陌路人!

    她看着被掐断的通话,忍不住痛哭出声。

    她都这么努力了,可是为什么对他来说,只有厌恶!

    哭了一些时候,想到容昭熙最后那一句话,若是让顾琉笙来质问纪家的话,到时候纪家该怎么办?

    若是让顾琉笙误会纪家有意隐瞒,顾家要是打算与纪家敌对,那么纪家在燕城绝对讨不到任何的好处。

    甚至很多目前的合作人都会撤走,因为他们更惧怕顾家。

    纪晓晓并不笨,很快就想到了纪家可能面临的风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