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4章、小澜,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让你失望!
    想到这里,她也只能将那一段恰好拍到的视频发给他们。

    原本还想着用这一段视频让容昭熙跟她在一起的,可是她实在太高估这一段视频的价值了!

    想了想,她很快将视频发给了容昭熙,并且附了一段文字:能不能别对我这么冷漠?容二少,我一直都喜欢着你,喜欢了那么多年,就算你不喜欢我,也请你别这么冷漠对我!

    容昭熙才刚回到房间,手机就来了信息提醒,他打开一看,是纪晓晓将视频发了过来。

    果然啊,对于这个女人只能用比她狠的招数!

    现在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

    他打开了视频,很明显是恰巧拍到的,一开始拍的不过是酒会的场面,视频快一半的时候,就看到简水澜与顾琉璃走了过来,但并不是主角,而是恰巧走到边缘的地方被拍摄下来。

    随即他看到了一个侍者打扮的女人从简水澜的身后猛然推了一把,而简水澜就这么一个踉跄踩到了顾琉璃的裙摆上,礼服掉了下来,整个画面突然就跟静止了一般。

    视频到了这边就结束了,估计当时纪晓晓录到这边也被酒会那一幕给震惊到了。

    如此看来,简水澜当初确实是被陷害的,可是这个侍者打扮的女人到底是谁?

    这么正好出现在监控的死角,只怕从一开始就已经预谋了。

    想了想,他勾唇一笑,直接将这一份视频发送一份给秦筝,不忘嘚瑟:小爷厉害吧!

    然后给他最好的朋友程少郡一份,又给他大哥发了一份过去。

    在朋友里面找到简水澜的联系方式,也发了一份给她,觉得这么还不够,还发了一份给顾琉笙。

    **

    顾琉笙与简水澜几乎是同一个时间接到手机来的消息,两人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拿起了手机去查看消息。

    当简水澜发现是容昭熙发来的一段视频的时候,眉头轻蹙了起来。

    平日里容昭熙很少在这些社交软件上与她联系的,怎么突然发东西给她了?

    正疑惑着,容昭熙就发来了一条信息:嫂子快看,有惊喜!

    嫂子两个字让她忍不住蹙了下眉头,她想很快就不会是他的嫂子了。

    她打开了视频,熟悉的场面,一直到了画面角落边上的那一幕时,一瞬间瞪大了双眼。

    那一天的场面竟然被拍了下来,事发地点正好是监控死角,所以这一件事情一直都查不到背后的真相。

    没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子的,很明显这一份视频是恰巧拍到了这一幕。

    那一天她真的是被一只手给推了一把才会踩到顾琉璃的裙摆,而并非是不小心踩到。

    此时,顾琉笙也正打开那一段视频,也看到了不明显的角落里,那一只推向简水澜后背的手,是个年轻的侍者打扮的女人,这个角度看来,那个女人的脸倒是看得很清楚。

    他的神色阴郁了几分,这分明就是有计划的陷害。

    而且对方还是挑选死角的地方下手,目的到底是简水澜还是顾琉璃?

    但那一天顾琉璃当众出丑,简水澜被众人误会,两人谁都讨不到好处。

    也或者是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的脑子里出现,他的脸色便更是难看了几分,特别是想到顾琉璃那一套目前还被当做证据放在他那边的抹胸礼服。

    顾琉璃她,怎么敢

    他看向简水澜,此时简水澜也正朝着他看了过来,见着顾琉笙那样的表情,她已经能够猜测出一些。

    “容昭熙也给你发了纪家酒会上的视频?”

    她倒是很好奇容昭熙怎么会有这个视频,之前一直在找目击证人,可是一直没有消息,这事情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

    但她知道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特别还是被自己的丈夫给扔在那里。

    顾琉笙点头,“昭熙刚发给我的视频,你那边也”

    简水澜冲着顾琉笙露出嘲讽一笑,“我说过我是被人陷害的!至于是什么人陷害我的,现在我想我已经知道了,当初我就已经开始猜测,只是没有证据加上没有想过顾琉璃会对自己这么狠,可是当她敢利用自己的双腿抹黑我的时候,那么我就几乎可以确定是她!”

    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有人害她,而且不是伤及生命的事情,而是让她在酒会上被猜疑,并且与顾琉笙产生隔阂,那么受益人就是顾琉璃了。

    这一次顾琉笙没有反驳,因为他也几乎可以确认是顾琉璃所为。

    之前还只是猜测,但顾琉璃没有承认,加上没有证据,所以并无法直接说是顾琉璃所为。

    可是视频如今出现,加上简水澜一次次坚定地说过顾琉璃是自己掉下楼梯的。

    她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跳下海,污蔑简水澜。

    在坦白的那一天甚至在给他的橙汁里添加了东西

    也许这一次她摔下楼梯,也真是她自己所为

    可是顾琉璃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顾琉笙有些无法接受自己看这长大的善良的姑娘,最终变得这般面目可憎。

    他很快将视频发给宋微,并且打了一通电话。

    “线索已经出来,马上找到那个侍者打扮的女人,问清楚一切,我要所有的真相!”

    简水澜看着脸色难看的顾琉笙,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许多。

    “你看吧,做得再隐秘,总是有被发现的一天!这不容昭熙就将视频给发送过来了?顾琉笙,你就仔细地看着你觉得善良美好的姑娘,心里住着多么可怕的恶魔,当那一天到来,你就会明白自己错得多么离谱!”

    也或者那时候才会明白她在顾家在他的身边受了多大的委屈,甚至可能有生命的危险。

    就是因为看透了,所以她才必须要离婚,必须要离开,不能暴露自己的孩子。

    她自然也想孩子能在父母的身边长大,但是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一切都成了妄想。

    看到简水澜脸上的嘲讽之意,顾琉笙有那么一瞬间真觉得自己错得离谱。

    难道自己真的被顾琉璃所迷惑,那个他看着长大的善解人意的姑娘,真的成为了恶魔?

    他很快又拨打了电话给容昭熙,劈头盖脸地问他,“视频从何而来?”

    容昭熙很快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纪晓晓那边得到的,还说我想要得到这个视频就必须跟她约会半天的时间,幸好我聪明直接将顾总您搬了出来,纪晓晓就将视频发给我了。

    哎呀,顾总也无需太过感谢我,只需要将来有什么好处多让我们容家沾沾光!”

    “好!”

    很简单的一个字,也算是给了承诺,顾琉笙很快结束了通话。

    看到简水澜还想冷嘲热讽几句,顾琉笙轻叹了声,抬手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

    “小澜,你在家里好好待着,有些晚了早点儿休息,我会晚点儿回来。这一件事情我不会再让你蒙受委屈,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水落石出又能如何?若是顾琉璃安排的人,是她自己使的计,你又当如何?继续包庇她?”

    说到这里她笑了起来,有些轻松的样子,整个人往后面一挪了些位置,避开他放在她头顶上的手,清澈的双眸盯着他看。

    “也是,你一次次地包庇她,多一次也一样!”

    顾琉笙也知道之前隐瞒她,顾琉璃在船上落水的视频,让简水澜记恨上了,此时他也有些底气不足。

    不过他一次次地给过顾琉璃机会,既然她不珍惜,那就算了!

    “不会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让你失望!若真是她犯下的错误,以后我不管她了!”

    他所看中的是之前的顾琉璃,而不是懂得算计人心,死不悔改的顾琉璃。

    简水澜依旧笑着,只是笑意始终未能达到眼底。

    “从那一天你不愿意相信我的时候,我对你就已经失望了,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不会再感到难受,也不会再相信你了!”

    她起身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对着那个依旧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莞尔一笑。

    “出去记得帮我锁门,往后若是没有别的事情就别过来打扰我,除非是离婚的事宜,否则我会想着将两扇门的锁全部换掉!还有,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你也可以让朗月离开了。”

    朗月跟在她的身边,始终还是顾琉笙的人,将来她要离开燕城,就要先甩掉朗月。

    说罢,简水澜头也不回地回到了房间。

    一回到房间,她脸上的笑容很快就消逝,那不过是她的强颜欢笑罢了。

    **

    秦筝开了一半的路途看到了容昭熙发来的信息,她只好将车子停在路边,点开视频,看了一会儿。

    一直到那一只手推向简水澜后背的时候随即表情大变,不过她很快将目光落在顾琉璃的胸口上。

    “我去!这么平!这是在为国家省布料啊!”

    然后不厚道地笑了起来。

    虽然不能看到胸口的正面,但是那侧面一看,确实平得可笑,比她的还要平啊!

    秦筝很快给容昭熙拨打了电话,声音里都带着笑意。

    “你哪儿是小爷,你是大爷啊!大爷,你太厉害了!这个都能搞到手,简直爱死你了!”

    容昭熙面对秦筝难得的夸赞一脸的得意,“那是废话,为了得到这个视频我可是差点就将自己给卖了。不过真有人要害嫂子啊,这事情看来不简单,就连嫂子是顾少夫人也敢下手!”

    秦筝嗤笑了声,想到简水澜曾经与她说过她的猜测。

    “谁知道会不会是顾琉璃自己找的人,你可别看那个女人表面柔柔弱弱的,其实啊,她简直是坏死了!

    行了,今天的事情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回头我请你吃大餐,对了后天咱们不是还要出差吗?这一趟我一定好好地给你当秘书,就算是还你今天的人情!”

    容昭熙倒也干脆,“行,给我当十天的专属秘书,把小爷给伺候好了!”

    “没问题!”

    秦筝也发狠了,毕竟容昭熙确实帮了一个大忙。

    秦筝想了想觉得有些不过瘾,特别是她自己圈子里的人除了简水澜还有容昭熙等人,燕城贵人这一块认识的不多,但是容昭熙就不一样了。

    于是她提出建议,“既然我给你当十天的专属秘书,在洛城一方面要忙着工作还要伺候你,那么你是不是得再给我一些表示?”

    “你想要什么表示?”

    被秦筝给夸了一番,容昭熙此时心情甚好。

    “你将这一份视频发到你们那圈子里,让大家都知道水澜当初是被冤枉的,如何?”

    “没问题,我已经发给了好几个人了,就是顾总,还有嫂子的手里现在也有一份。”

    挂了通话之后,她又将视频给重新播放了一遍,愤愤不平地想着,最终勾起一抹笑意。

    随手就发了一条微博顺便将视频给传到了网络上,顺手了应寒还有简水澜与顾琉笙。

    至于顾琉璃几乎是裸露着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样子,她权当没看到,反正也没看头!

    做完这些事情,秦筝高兴地将手机往旁边一扔,踩了油门朝着西江月圆的方向开去。

    饥肠辘辘地回到了西江月圆,简水澜给她开的门,秦筝进门之后立即冲着简水澜露出一笑。

    “容昭熙倒是办了一件事情,视频你看到了吧,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如你所猜测的那般!”

    简水澜勾起一笑,“**不离十吧!当初我就这么怀疑了,只是那个时候以为她对自己不会这么狠,但从她五年前能利用自己的双腿加上这一次为了陷害我又付出了双腿与一根肋骨的代价来看,我觉得纪家酒会上她才是幕后之人。”

    这个时候已经十点多了,秦筝问她,“你吃过了没有?我打包了一些食物刚才放微波炉热过,你去洗个手我去给你端来。”

    秦筝幸福地点头,“辛苦了孩子他妈!”

    对于这个称呼简水澜忍不住一笑,转身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秦筝洗了手,又换了一身宽松的衣服来到了餐厅,简水澜已经将饭菜都摆放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