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琉璃,我一定会让你失去目前的所有一切
    她看了一眼菜色,几乎都是她爱吃的,当即撕了一块烤翅就啃了起来。

    吃了好几口才想起去容家那边的事情,当即就发起牢骚。

    “我跟你说啊,本来容**oss是要让我明天一早就乘坐飞机飞往洛城出差,然后我就假装姨妈疼,硬是拖到了后天一早的航班,后天我就又要出差了!你说同样是秘书,办公室那些个女人多轻松啊!”

    对于秦筝今晚上被支走,她知道多半是顾琉笙的主意,至于又去洛城出差的事情,她倒是不确定是不是顾琉笙的意思了。

    “这才出差回来几天又要走你这身体吃得消?”

    秦筝咬了一口鸡肉,一耸肩,“趁年轻多打拼呗!对了,你有上网吗?我已经将刚才那一段视频给发到了网络上,你去转呗,说得可怜委屈一些,让那些人都知道!”

    简水澜也没想到秦筝会想那一段视频发到网络上,不过她被冤枉的事情不少,而且还都是与顾琉璃有关,可还真是平白受了不少的委屈。

    当即也拿起了手机,很快登陆微博。

    果然看到了秦筝她,但是秦筝发送上去的只有寥寥数人转发。

    想了想她转发了这一段视频,并且附上一段文字:“当初我就说了我是被陷害的,我没有理由这么去对待她,事情发生在监控死角,很感谢拍到这一幕的朋友,终于还我一个清白。

    除了这一件事情之外,平白无故被顾琉璃冤枉了数次,如今她更是不惜付出双腿与一根肋骨的代价来抹黑我,但我始终相信一个人藏得再深,终有暴露的一天。”

    她将这一段文字发送上去,看到自己发的寥寥数条微博。

    每一条几乎都与顾琉笙有关,大部分都是秀恩爱的,还有些是顾琉笙用她的账号发送的。

    她直接将过往的那些微博一条条删除,最终只留下她刚刚发送的那一条微博。

    秦筝边吃边玩,看到简水澜刚才发送上去的微博一下子就被转发了许多,每一次的转发,她那边都能会有消息。

    忍不住啧啧出声,“我第一次一篇微博被人转发这么多!你这条微博写得好,都直接将矛头指向顾琉璃,看到的人明显就知道这个幕后之人是顾琉璃!就是白白便宜她了,让她出名了一次,不过你发现没,她那身材实在是真没看头啊!”

    也不知道顾琉笙看上了顾琉璃哪一点,简水澜各方面都比她好上许多倍!

    简水澜笑了笑,看了一眼时间。

    “你慢慢吃吧,我去睡觉了!”

    这一次她将这些东西公布在网络上,顾琉笙看到之后不知道会不会立即去找人平息了这一件事情。

    想到这里,还是觉得心里苦涩,在他的眼里顾琉璃不管做错了什么,始终可以原谅。

    秦筝立即点头,而后想起一晚上没有出现的男人,忙又问她,“顾总呢?”

    “出去了,估计是去找顾琉璃了吧!”

    她淡淡地应了声,起身朝着房间走去。

    秦筝立即就不淡定了,都这个时候了,顾琉笙怎么还去找顾琉璃?

    一想到他可能会再次包庇那个女人,秦筝气得狠狠咬了一口鸡腿。

    **

    夜里的医院很安静,特别是vip病房,整栋楼几乎没什么声音。

    顾琉笙直接来到顾琉璃的病房里,手里拎着一只纸袋,敲响了病房的门。

    轻敲了下,随即他推门而入,病房里留着一盏台灯,这个时候顾琉璃已经睡下了。

    他将房间的灯光打开,屋子里顿时亮堂堂一片。

    站在病床旁,看着那个脸色苍白消瘦的女人,分明睡着的时候还如以往一般。

    可是想到自己的猜测,还有简水澜的话,心底一沉,脸上的表情更是淡漠了。

    “琉璃!”他突然出声。

    声音很冷,他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便显得格外清晰与大声。

    已经沉睡的顾琉璃听到声音的时候,微微蹙了下眉头,随即就睁开了双眼,有些迷茫。

    当她看到站在病床前居高临下盯着她看的男人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惊喜。

    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了,此时再见,该不会是在梦里吧!

    “大哥阿笙我是不是在做梦?好多天没有看到你了,我是在梦里吧?”她问。

    顾琉笙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单刀直入,“琉璃,我问你,纪家酒会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个推了你大嫂后背的侍者,到底是什么人?”

    听到他冰冷的声音,顾琉璃只觉得浑身一颤,心中有不好的预感,特别是听到他谈起那个推了简水澜后背的侍者。

    怎么会突然提到那个人,这一件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还有他怎么会知道那个侍者的存在?

    当初发生地点就在监控死角,后来顾琉笙也一直让人查,但查不出个头绪来。

    至于简水澜所说的有个人推了她一把,但是没有证据,很多人都认为是她找的借口。

    她一下子清醒过来,然而此时动弹不得,也只能躺在病床上看着他。

    “阿笙,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好多天没有看到你了,妈妈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已经好些天没有过来我这边了,阿笙,家里的那些女佣照顾我并不尽心,能不能让杨姐回来照顾我?”

    “别试图转移话题,我今晚过来就是为了纪家酒会上小澜踩到你裙摆的真相而来,琉璃,你一次次地让我失望,这一次我希望你可以坦白一些,否则我们之间兄妹都做不成了!”

    有了上回的“坦白”,顾琉笙也知道顾琉璃不会乖乖地坦白一切,他从袋子里取出那一件纪家酒会上她所穿的抹胸礼服。

    “这一件礼服一直作为证据存在着,当初我便已经有些怀疑了,只是觉得你应该是个自爱单纯的女孩子,不会有这些手段与心计。

    但是我找过专业人士看过,对方表示这一件抹胸礼服是特别订做的,腰腹部收紧并不会轻易被踩掉,当天小澜的踩到你裙摆的力道也就是导致这一件礼服胸口下滑一些位置,不至于一整条礼服都掉落地上!”

    顾琉璃愣愣地盯着他手里的礼服,她本以为这一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她也得到她想要的。

    与晏家的亲事目前已经淡了,当天顾琉笙也带着她抛下简水澜离开众人的目光。

    可是现在顾琉笙怎么又会提起这一件事情?

    他是不是还有什么证据?

    “阿笙”

    她有些着急起来,“这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是大嫂她不小心踩到了我的裙摆,怎么是不是大嫂她又说了些什么?你看看我都成为这样子了,大嫂她当初让我在众人的面前那么丢脸我都已经不计较了,这些事情就不要再提起了好不好?”

    她难过得一张脸都苍白了起来,眼尾隐隐有了泪意。

    “不提起,是因为你在心虚?”

    他紧紧地盯着那一双泛红的双眼,想从里面看出她是否在说谎。

    “琉璃,一直到今天我还想着你可能还是以往在我眼皮底下长大的顾琉璃,可是今天我才发现似乎不是这样了,或者从我知道当天你给我的橙汁添加东西开始,我就已经开始对你失望。

    纪家酒会上的事情你好好坦白,我能给你医治双腿,到时候送你出国,若是你一味地死不悔改,那么你我兄妹就做到今天为止。

    你回来之后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包括你五年前的车祸,我都会查清楚,一旦让我发现与我所知道的有丝毫的不妥,那么我就只能将你逐出顾家,从此往后你与顾家没有丝毫的关系,至于你的双腿也可以不用再治疗了!”

    他想要去相信这个从小跟在他身边长大的妹妹,可是事与愿违,有些事情越去深究,就越是失望。

    当初他为了她的名声隐藏了她跳下海的监控视频,也许那一次他就不应该这么纵容她。

    伤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如今已经到了不好收场的地步了。

    从小到大,这还是顾琉笙第一次跟她说出这么重的话,顾琉璃的脸色瞬间煞白一片。

    逐出顾家,那意味着她将失去一切,失去他,失去了这么多年优渥的生活,失去治疗双腿的机会。

    到时候她就真的要在轮椅上过活一辈子了。

    她这一双腿若是想要医治好,估计还得miller,那边的治疗费用昂贵,而且还需要漫长的时间。

    这些所花费的钱,若是她离开了顾家压根就支付不起。

    顾琉璃惨白着脸摇头,“阿笙,五年前的车祸就是一出意外,那一天你去我家里,我让杨姐给你的橙汁也没有添加什么的,那只是一杯橙汁而已”

    “没有添加什么?那么当天你就去了医院,要不要我去将你的病例调出来?”

    顾琉笙看到这样死不悔改的顾琉璃,满心的失望,忍不住吼出声,“顾琉璃,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满口谎言,一肚子心计?那么多年来,你在我的身边,我都是怎么教导你的,你看看你现在成为什么模样了?”

    原来他都知道了

    慢慢瞌上双眼,眼角的泪水终于汹涌而下。

    知道自己再不承认也已经不行了,因为他可能真的都有证据了,否则今晚就不会过来这一趟。

    “阿笙,我爱你,我承认,我爱了你那么多年,爱到不能放下”

    说到这里,她几乎是哽咽出声,“我真的一直都控制不住,从我还很小的时候,被爸爸带回顾家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很喜欢很喜欢你了。我幻想着有一天可以成为你的新娘,可是作为你的妹妹,那时候真的好失落

    一直到了我的身世被揭穿之后,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高兴,那样我就可以跟你永远地在一起了,特别是你平日里不近女色,就算爷爷他们为你选好的华楚楚,可是我知道华楚楚并不是威胁,因为你一点儿都不喜欢她”

    可是五年之后,怎么一切就变了呢!

    不近女色的他娶了老婆,一开始她也不当回事,不过是个用来抵抗长辈给他安排的婚事,可是谁会知道简水澜最终会入住他的心里。

    看着他们在一起的场面,她觉得心如刀割。

    “我真的很嫉妒简水澜,凭什么她才出现这么点儿时日就能得到你的感情,那些都是我梦寐以求的,阿笙,我看到你对她好,我就特别难受,刚回来的那一段时日我真的过得特别痛苦!

    我承认,纪家酒会上是我陷害的她,是我让杨姐先找了人,并且找了监控死角的地方行事,这一件礼服的松紧带也是我故意的。

    那时候我只是想要稍微教训她而已,况且最终出丑的人是我,她除了被人误会了下,什么都没有损失不是吗?可是我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丢了多大的脸面!”

    “你终于承认了!”

    顾琉笙将手里的礼服扔到了她的身上,“琉璃,你当真让我失望!”

    那一天,在纪家酒会上,他作为丈夫却将被人误会的她扔在众人面前,那时候她的心该多么地凉!

    她一次次地说自己委屈,原来是真的这么委屈!

    而她的委屈,都是他带给她的!

    真是该死,自己怎么会因为一个满心思肮脏想法的女人,而将她抛下了?

    他看向满脸都是泪水的顾琉璃,恨自己的迟钝,竟然不清楚顾琉璃藏了这么久的心思,简水澜一眼就看了出来。

    而他这么多年竟然没有感觉到,还可笑地以为顾琉璃真是单纯地将他当成兄长,却没想到她早早就亵渎了这一份深厚的感情。

    “除了纪家酒会上的事情,还有什么事情是你策划来陷害小澜的?今天都一并讲出来,坦白从宽,我可以看在往日兄妹的情分上,给你顾家千金的生活,否则一旦让我查出来,琉璃,我一定会让你失去目前的所有一切,包括你的双腿!”

    他顾琉笙也不傻,不会被她一再地欺骗。

    此时只剩余恼恨自己对顾琉璃的信任与纵容,才会导致现在简水澜对他的不再信任。

    顾琉璃一听到这话,立即摇头,抬手紧紧地揪住了被扔在身上的礼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