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6章、咱们都是要离婚的人了,我也不好意思占你这些便宜
    “没有了,我没有再陷害她了,我真的没有了,除了那两次就没有再陷害她了。阿笙你相信我,我这么做也都是因为羡慕她,嫉妒她,我嫉妒她可以拥有你,嫉妒得快要发狂,才会丧失里理智去做这些事情。

    我其实很害怕的,若是被你发现了我该怎么办阿笙,我错了,是我不应该心生这些歹念,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咱们还当兄妹好不好!”

    只要能够留在他的身边,那么她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若是被驱赶离开顾家,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这一盘她下得这么大,不惜废了自己的双腿,怎么可以一无所有呢!

    看到顾琉璃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此时他却平静得很,只是烦躁这个女人的眼泪。

    “你一次次地让我失望,我一次次地念在过去的旧情给你机会,却没想到我给你的机会你却当做我在纵容你,原谅你只怕是不可能了!”

    他轻叹了声,其实造成今天的局面,他也有一定的责任,是他太过相信这个女人还是当初的纯真无瑕。

    却没想到从一开始她就藏有别的心思,并且亵渎了这一份兄妹之谊!

    “琉璃,收起你的心思,我对你除了所剩无几的兄妹之情,再无别的,我与你永远都不可能,我娶水澜也从来都不是因为你,顾家少夫人只能是简水澜的,而你永远都不可能!

    miller还有一段时日就会过来,你好好在这边养伤,到时候我会让miller带你走。但是你要记得你今日所有,来日若是让我知道你有所隐瞒,那么别休怪我对你无情了,好自为之!”

    顾琉笙再没看她一眼,转身朝着外头走去,脚步声逐渐远去

    顾琉璃看着那一扇没有被关闭的房门,一开始她以为是一场梦境,顾琉笙来了。

    他是来了,但是她现在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醒来之后,还是小时候的模样。

    为什么一切就变成了这样?

    她处心积虑多年,到最后又要变成一场空吗?

    耳边里都是顾琉笙无情冷漠的声音,她缓缓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痛哭出声。

    她所做的那些事情,应该不会再让他查出来了吧?

    **

    半个小时之后,顾琉笙回到了西江月圆。

    已经将近一点了,屋子里漆黑一片,冷气也消散得差不多。

    他走了进去,换好了鞋子,没有走向主卧,而是朝着简水澜婚前睡的那一间客房走去。

    门前,犹豫了下,他刚才进来的时候发现了秦筝的鞋子,应该是又回来了。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跟简水澜睡在这一间,若是他冒然进去,怕是有些尴尬。

    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进去,这个时候已经这么晚了,也许她睡下了。

    这个女人有挺严重的起床气,将她吵醒,更不会给他好脸色看,还不如等她睡饱了。

    轻叹了声,顾琉笙朝着主卧的方向走去。

    进去之后才发现一箱箱的东西被摆放在里面,他知道那些都是简水澜给他打包好的东西,方便他带走,可惜了他从来就没打算离开过她的身边,所以这些东西是白整理了。

    他将几只大箱子打开,将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摆放好,归回原位。

    等他忙完一切之后,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顾琉笙回到浴室冲了个温水澡,便躺回了这一张熟悉的大床上。

    只是很疲惫了,却还是没有睡意,这几天他几乎是孤枕难眠。

    习惯了那个女人在他怀里的滋味,如今一张床这么大,只有他一人。

    **

    大清早的,简水澜是被饿醒的。

    此时还困得厉害,但是肚子饿也睡不着,所以就爬了起来。

    看到一旁还在沉睡的秦筝,简水澜不禁一笑。

    想到她明天又要去洛城出差,接下来的时日里,她又连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了,不禁有些失落。

    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开门的时候都放轻了声响,只是刚走房间就嗅到屋子里一股熟悉的早餐的味道,此时肚子更是饿了。

    她本来食量就不小,如今怀了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老是觉得饿。

    不过这个时候家里会有这样的味道,看来昨天晚上离开的那个男人又回来了。

    简水澜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果然听到了里面传来炒菜的声响。

    她安静地站在厨房外头看着里面正在忙碌的男人,这一幕何曾熟悉,熟悉到让她想要落泪。

    可是这个顾琉笙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顾琉笙了。

    也或者顾琉笙永远都是最初的那个顾琉笙,只是他的心从来就没有在她的身上。

    简水澜终于出声,“你还来我家做什么?顾琉笙,大清早的能不能别这么吵?”

    听到声音,顾琉笙回头去看,见是简水澜穿着一件单薄的棉质睡裙,俏生生地站在厨房门口,他露出一抹清浅俊朗的笑意。

    “你醒来了,去餐厅等着,早餐一会儿就好了!”

    一如以往每一次他早早起来准备早饭的样子,只是现在简水澜已经不稀罕了。

    “你还是去给顾琉璃准备早饭吧,还是你打算用我这边的东西给她准备早饭?”

    她双手环抱,靠在门边,脸上只有不耐烦的神色。

    顾琉笙好脾气地出声,“我没做过早饭给别人吃过,只做给你吃,别胡思乱想了,先去餐厅等着,有什么话我们等吃过早餐再说好不好?”

    “不好!对于你,我已经不稀罕了,所以你也别白费力气了。”

    简水澜懒得再理会他,也没了准备早餐的心思,她转身离开了厨房,摸索着回到房间找到了手机,又悄悄地离开了。

    一到外头她立即拨打了楼下的送餐电话,点了好几样餐点。

    这个时候,顾琉笙已经将餐点都端到了桌上,他准备得很丰盛。

    熬得香糯的白米粥,一碟小鱼干、一碟酱豆腐、一碟花生米、三盘刚炒好的蔬菜,还有三笼口味不同但都是简水澜喜欢吃的汤包。

    最后是一大盘切好的水果,颜色摆放都很漂亮,看得让人胃口大好。

    简水澜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看到那些食物,胃口大好,有些馋,但还是生生忍下了。

    只不过顾琉笙给她盛了一碗白米粥放在她的面前。

    “尝尝看,我很早就起来熬的,现在也不烫了,以后你想吃什么早餐都告诉我,我做给你吃。”

    简水澜却没看那一碗白米粥一眼,只是死死地盯着他看。

    “顾琉笙,你少白费心机了,我对你早就已经死心了,你这么做我也不会被你感动,再继续受你的摧残,之前已经够了!”

    他在她的对面做好,想起昨晚上顾琉璃的承认,对于简水澜更是愧疚。

    “纪家酒会上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琉璃也已经坦白是她让杨晨找人陷害你,并且在她礼服的腰腹部收紧带故意缠得松垮,这件事情我已经让宋微去查了,那个女侍者最迟今天就会被找出来。

    小澜,这一件事情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那一天我带走琉璃将你留在那边,你一定很难过!”

    简水澜幸灾乐祸地笑,“果然是她啊!你看,我所猜测地并没有错吧,顾琉笙,可是你就是不相信我的话,五年前她的车祸肯定有问题,这是她亲口对我承认的,楼梯上也是她自己借我的力道故意摔下去的,可是你都不相信,既然你不相信那就算了,反正我现在也无需你的信任了。”

    她冷冷地加深了脸上笑容,“顾琉笙,看到自己看着长大的善良可爱的小姑娘,变成这样子,是不是觉得很失望啊?你看看顾晋晗他们都能看出她是个不好的货色,可是你偏偏被她欺瞒。

    顾琉璃的招数确实不低,但是你是不是也太好被欺骗了?或者不是你太好被欺骗,而是你从内心就没有条件地去相信她,相信你所看到的那个她!”

    不过现在说这些话也没有用了,很多事情已经发生,无法挽回了。

    只是纪家酒会上的陷害,还无法让顾琉笙放弃顾琉璃,对于顾琉璃来说无关痛痒。

    顾琉笙沉默下来,对于简水澜所言的事情,其实他也在猜测。

    因为他也逐渐发现自己认为挺好的妹妹,似乎也没有他所想象的那般好了。

    人始终在改变,顾琉璃也许从一开始就隐藏了自己的真面目,特别是在他的面前。

    他老实地承认,“是很失望,原来她从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已经对我有了心思,只是那时候我完全不知道,而她也一直在隐藏自己的感情,是我迟钝看不出来,也从未往那一方面去想。

    至于你所说的五年前的车祸,还有她摔下楼梯的事情我会去查,若是被证实的话,我一定亲自将她驱赶出顾家,从此她再无顾家无关,任她自生自灭。”

    这些事情他也已经跟顾琉璃讲过了,若是还欺瞒的话,那么就只能去接受自己该有的惩罚了。

    “能讲出这些话来,还真是难得呦,你就不担心顾琉璃听到这话又得哭得楚楚可怜了?”

    她嘲讽一笑,外头传来门铃声,想必是外卖已经到了,她很快起身朝着外头走去。

    顾琉笙看着她离开的身影,轻叹了口气,也是他伤了她的心,活该简水澜不理会他。

    签收了外卖,简水澜提着食盒走了进去,看到自己面前的那一碗白米粥,直接端还给顾琉笙,便将袋子里的食盒一盒盒拿了出来。

    顾琉笙看到她这一副样子,有些不悦。

    “我这么早起来辛苦给你做的早餐,比起外头这些玩意儿要营养丰盛许多,小澜,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大的意见,我也承认之前是我的错,但是你也别跟自己的胃过不去,这些早餐都是做给你吃的,何须再买这些?”

    简水澜将食盒打开,大清早的虽然点的都是一些油腻的食物,但她看着就是胃口大开。

    “这些东西呢都是楼下买来的,他们专门供应西江月圆的住户食用居多,而且我记得有好几家还是顾氏集团旗下的,你们应该不会挂羊头卖狗肉才是!

    至于你准备的早餐你就自己吃吧,咱们都是要离婚的人了,我也不好意思占你这些便宜,况且你的诚意来得晚了!

    我需要的时候你都去哪儿了?如今我都不稀罕了,你才来献殷勤,不觉得太晚了吗?”

    又是离婚

    这个女人一看到他就要将离婚两个字挂在嘴边吗?

    他看着简水澜将食盒打开,大清早的就是烤翅、汉堡、火腿肠等东西看得他不禁皱眉头。

    “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就吃这些?大清早的还是吃点儿清淡的。”

    他重新将那一碗白米粥推到她的面前,“蔬菜多吃点儿,这些汉堡火腿肠喜欢吃的时候再吃一些,不适合当早餐。”

    简水澜懒得理会他,对于这个赶不走的男人她也觉得有些无奈,索性不去理会他,抓了一块烤翅吃了起来。

    如今有孕她也不敢跟以前一样太过任性吃一些没有营养的食物,但今天顾琉笙在这边,她实在不想吃他烧的菜,但自己再去动手,怕这个男人也不会答应。

    不过早上看到这些食物还算有挺好的食欲,加上是在西江月圆购买的,也就放心食用了。

    眼见自己辛苦在厨房里忙碌了一个多小时的成果,结果她一点儿也不领情,顾琉笙也有了一些脾气。

    索性将桌上的所有食物全都端回了厨房全都倒入了垃圾桶,重新回到餐厅看到正在对着汉堡大快朵颐的女人。

    “我去公司了,中午回来一起吃饭,还有对于你离开顾家老宅,爷爷很担心,有空的话就跟我回去一趟,省得他老人家担心你,不管我曾经对你怎么样,但爷爷对你一直都挺好的,你也舍不得让他老人家担心你吧!”

    简水澜想起那个潮老头,爷爷对她确实挺不错的,但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怀着顾家的血脉,估计她也别想离开了。

    她吃着汉堡,想了想看向顾琉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