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7章、顾总,指使云盛去杀害顾少夫人的幕后之人是……
    “爷爷那边的事情我会跟他怜惜,至于跟你一起回去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中午我与秦筝吃饭,就不招待你了。

    若是顾先生没别的事情,以后尽量少来我这边,毕竟这边是我的房子,如果你想离婚,我很欢迎!”

    再好的脾气,遇上她三言两语就会扯到离婚,顾琉笙也没了耐性,他烦恼地往后抓了下头发,再一次慎重地承诺。

    “小澜,我们不会离婚,我死都不会跟你离婚的!”

    他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

    顾琉笙一离开之后,简水澜就没胃口了,她将吃了一半的汉堡扔回了食盒里。

    心里还是难过的,很想念那时候的生活,每天早晨几乎都是顾琉笙亲自准备早餐,一如今早。

    只是发生了那些事情之后,她已经没有办法一如以往。

    可是顾琉笙不愿意跟她离婚该怎么办?

    难道就这么离开了?

    她更想与他所有的关系都解除掉再离开,这样就可无后顾之忧。

    抬手抚上依旧平坦的小腹,轻叹了声,突然就觉得迷惘起来。

    **

    早上的会议,顾琉笙开了一个小时就先离开了。

    他接到了宋微的电话,关于纪家酒会上视频出现的那一名女侍者已经被找到,还有杨晨一起被带了过来。

    顾琉笙没有直接回办公室,而是找了一间休息室。

    等到他到休息室的时候,杨晨女那一名女侍者已经到了,宋微也在场。

    两人坐在沙发上,忐忑不安,杨晨想到自己为顾琉璃所做的那么多的事情,脸色更是不好。

    而那一名年轻的女侍者也是如此,甚至身子有些瑟瑟发抖。

    宋微在一旁站着,看到进来的顾琉笙,朝着他使了个眼色。

    “喏,就是这个人了,我那边已经了解清楚,也得到她们两人的承认,纪家酒会上的事情确实是杨晨提前布置好的一切,而这个女人就是她收买推了顾少夫人一把的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顾琉笙眸光淡淡扫过她们一人,两人皆都低下了脸避开了他锐利的目光。

    他看向那一名女侍者,“是杨晨收买你让你做的吗?”

    女侍者立即点头,因为紧张,所以此时说话的声音颤抖得厉害,一直放在双腿上的手紧紧地握成拳。

    “是的,当初她给了我五万块钱,我想着也就推了那个女人一把,并不算难,而且杨晨一直给我强调发生的地点是监控死角,所以我就接了这活。”

    五万块钱,只要推了那个女人一下,就轻松得来,可是相当于她当服务员一年多的工资,她怎么会拒绝。

    这事情发生那么长时间了,她以为已经过去了,没想到今天自己会被他们找出来。

    顾琉笙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狠戾。

    就因为她推了那一把,让简水澜如此难堪,也让他犯了错,将罪魁祸首带走,留下自己的妻子无助地站在那里被人误解。

    “杨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我记得这几年来我待你不薄,给你这个生活助理的工资可是一般人都没有的,然而你都给我做了些什么?”

    他看向杨晨,眼里都是狠意。

    杨晨不敢抬头去看他,但也知道自己所做的已经被暴露出来了。

    虽然不想出卖顾琉璃,但这个帮手已经找到并且承认,她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这一件事情确实是琉璃策划的,我是帮凶,我承认!但她这么做都是因为太过喜欢顾总了,她看不得顾总对顾少夫人这么好,她是个脆弱的女人会抓狂会嫉妒的!”

    说到这里,杨晨抬眼朝着他望去,此时情绪已经平缓了许多。

    “顾总,你一定不知道琉璃多么地爱你,在国外一开始的治疗,她几乎都是靠着回忆你们的过往才坚持下来的,她经常跟我说起你们的事情。

    她能够站起来的时候,最想要看到的就是你,复健的时候特别艰难,可是她一心期盼着回来可以见到你,硬是咬着牙坚持着。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归心似箭,可是回来之后一切都变了,顾总的身边有了别的女人,对她生疏而有礼,这些她都默默承受着。”

    她跟在顾琉璃身边那么多年,从她出了车祸到现在,她的感情没有人比她还要清楚。

    她是真的很心疼这个对于感情固执的女人,若是她能够懂得放手,也不会变成如此了。

    “就因为这样,所以你们就陷害我的妻子。当初顾琉璃在她生日宴会上自己跳下水,是不是这里面也有你的手笔,你们事先准备好一切,想着将所有的过错嫁祸给我妻子?”

    原来顾琉璃私下里做了这么多的事情,甚至还想着以坦白的机会给他下了药。

    若不是那一天他经过简水澜的提醒,对于顾琉璃也有所顾忌。

    若是他喝了那一杯橙汁,一切只怕都无法挽回,而他也会坠入万劫不复。

    听他这么问,杨晨知道这一件事情顾琉笙已经清楚,所以也就没有隐瞒的必要,她轻轻点头。

    “是,当初她为了让你误会顾少夫人,所以不惜伤害自己,虽然说已经做足了准备,但是毕竟是大海,若是有一个环节没有处理好,只怕琉璃也很难上来。”

    这一件事情她虽然不同意顾琉璃这么做,但是顾琉璃坚持的事情,她又怎么能够阻止,只能在细节上注意。

    “还有呢?琉璃还让你做了什么事情了?”他平静地问。

    杨晨很快摇头,“没有了,就这些事情,别的都没有了!琉璃她这么做全都是因为她对你用情至深,回国之后,发现自己最爱的男人已经有了别的女人,她才会慌了。

    可是琉璃本性善良,所做的这些事情也只是以伤害自己为前提,顾少夫人除了被误会不是没有受伤吗?”

    好一句没有受伤

    那一天在海里,如果不是他及时找到了她,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杨晨,若是你今天敢说谎的话,我来日不管你身在何处,我必定不会放过你!”

    他没有再看她们一眼,而是将目光落在宋微的身上。

    “宋微,送她们两人离开燕城,从此往后不得踏入燕城半步,并且放出消息,我顾氏集团旗下所有的公司永不录用这两个人。”

    很轻飘飘的一句话,然而杨晨与那一名侍者却是白了一张脸,离开燕城倒是没什么。

    可是他顾琉笙放话出去顾氏集团旗下所有的公司永不录用她们,那么别的公司看在顾琉笙的份上也万万不敢再录用她们了。

    所以,相当于她们这一辈子都难找到工作了!

    女侍者脸色煞白地坐在那里几乎没有反应,整个人犹如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

    杨晨离开顾琉璃的这几天其实一直都在找工作,但因为她是被顾家辞退的员工,所以找工作已经很是困难。

    若是顾琉笙再放出话,那么她将来就真的没有出路了。

    她的家贫穷,这些年来她虽然赚了不少钱,但几乎都往家里寄回去,若是往后没有收入,一切就完了。

    而且她还年轻,离开顾家,她必须找到一份可以养家糊口的工作。

    她的家在燕城,离开了燕城,她还能去哪儿?

    宋微立即点头,朝着她们两人望去,“走吧!”

    就在顾琉笙转身朝着外头走去的时候,杨晨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放弃了自己,她必须抓紧最后一个机会,否则自己的将来绝对不会好过。

    想到这里,她闭上双眼:琉璃,这一次算是我对不起你了!

    毕竟人得先为自己,她虽然跟在顾琉璃身边照顾她多年,可是一直以来她们之间都是主仆关系。

    如今已经落在这般境地,她只能选择出卖顾琉璃,想到这里,她的眼里露出一抹狠意。

    虽然对不起她,可是她已经走投无路了,只有出卖她自己才能找到新的出路。

    下定决心之后,杨晨很快起身朝着顾琉笙追了过去,冷静而自信地出声,“顾总,留我在燕城,并且给我一份工作,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关于琉璃小姐的秘密。

    如果顾总不想看到我的话,可以安排我在外地工作,只要别对我赶尽杀绝,就看在我这么多年来全心全意地照顾着琉璃小姐的份上,好不好?这个秘密,一定不会让顾总失望。”

    “你这是在威胁我?”顾琉笙停下了脚步。

    杨晨停在他的身边,“难道顾总不想知道当初是谁指使云盛,去杀害顾少夫人的吗?这些事情我都知道,只要顾总答应我的要求,我一定将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你,绝不隐瞒。”

    瞳孔微微紧缩,顾琉笙看着对面一脸冷静的杨晨,这个杨晨的存在往后不过是可有可无。

    但对于顾琉璃的秘密他倒是有些好奇,还有当初指使云盛毁简水澜容貌的幕后之人,对方做法隐蔽,还将所有的证据都直指他的母亲。

    若不是宋微查的时候发现倪端,还真要以为是他母亲所为。

    可想而知,这个人的手段确实很不一般,栽赃嫁祸,手段干净。

    宋微也听到了杨晨的话,倒是有些好奇这背后之人。

    他并不是不能查出来,只是目前事情太多,加上这个人的手脚做得挺干净的。

    除了一开始他从细微之处查出倪端,后来就查不到了,但再给他一点儿时间,绝对将对方揪出来。

    “你说!我可以答应你将你送出燕城,并给你一份工作。”

    至于是什么工作就看他安排了,但这个女人的存在成为顾琉璃的帮凶,以后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听到他答应,杨晨忍不住松了口气,“好!指使云盛去杀害顾少夫人的幕后之人是”

    **

    顾家老宅,华楚楚看着手机上的视频,今天一早这一段视频就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

    将视频看了几遍,又去看简水澜的那一番话,想了想动手也将这一段视频转发了。

    简水澜在微博上的那一番话,很明显就是在针对顾琉璃,并且怀疑幕后之人是她。

    而且她也特别说明平白无故被顾琉璃冤枉了数次,如今她更是不惜付出双腿与一根肋骨的代价来抹黑她。

    想到顾琉璃如今躺在病床上等待治疗的场面,华楚楚就觉得这个女人也是可怜可悲,她一定想不到所有的一切并不是朝着她预计的道路上在进行。

    总是会有例外,总是会有意外,就犹如顾琉笙的生命中突然闯入简水澜这普通的女人。

    看到顾安歌回来,华楚楚冲着他一笑。

    “三叔,过来给你看看个好东西!”

    顾安歌看到她笑得甜美,微微勾唇。

    “什么事情这么让你开心!”

    “水澜找到了在纪家酒会上被陷害的证据,如今转发到了网络上,整个网络传得沸沸扬扬的,她暗示顾琉璃是幕后之人,还表明了多次被顾琉璃陷害,反正你看了就会明白的。”

    “还有这事”

    顾安歌蹙了下眉头,毕竟都是顾家人的事情,放到网络上不是让人看笑话?

    不过想到简水澜正打算与顾琉笙离婚,估计也是豁出去了,没个轻重的。

    但是让他诧异的是顾琉笙竟然没有去处理,一般关于顾家的信息一出现就会有人报给他,怎么这一次任网络上的人传得沸沸扬扬了?

    他走了过去,接过华楚楚递来的手机,点开视频,将这一段视频完整地播放了一遍,又去看简水澜所发布的那一段文字。

    才一个晚上的时间,如今转发量已经几十万了,评论更多。

    看到顾安歌沉默,华楚楚抬起纤细匀称的手臂轻碰了下他。

    “怎么了?”

    “水澜太不懂事了,虽然这事情她确实是被陷害的,但这样的视频也不该去转发到网络上,琉璃怎么说也是顾家人,如今这样失了脸面的视频发上去,该让琉璃怎么办?”

    这么几乎一丝不挂地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稍微扫了一眼评论,几乎都是嘲讽贬低顾琉璃的身材,言语上过于激烈。

    这对顾家来说,无疑也是让顾家丢了脸面。

    华楚楚想到顾琉璃礼服被踩下来的时候,忍不住勾起一笑,不过看到顾安歌的态度就有些不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