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这个女人除了想与他离婚,竟然还想要远走高飞
    “这事情我看八成顾琉璃真是幕后之人,上回她自己跳下了大海,结果一被朗月救上来就污蔑是水澜推她下海的。

    若不是有找到一份监控的话,水澜还真是说不清楚,这一次水澜也表明了不是她推琉璃下楼的,这不明摆着?倒是你,三叔,你这是什么态度?”

    顾安歌将手机还给她,“没什么,就是觉得这样的事情不管怎么说,还是得关起门来自己解决,而且里面琉璃这样不雅的视频被这么多人观看,她若是知道了定然要受不了,现在琉璃都躺在病床上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华楚楚嗤笑,“那也要看看顾琉璃要不要饶人了?你要知道现在就是为了她事情,阿笙他们夫妻都要离婚了,算了,咱们年纪上差了这么一大截,跟你说话都是代沟,我去找顾爷爷!”

    有些时候她都觉得自己跟顾老爷子的代沟比这个死板的男人要少许多。

    看到华楚楚嘟着红唇,迈着修长的双腿离开,顾安歌忍不住苦笑。

    她既然知道他们的年纪差了这么一大截,怎么还对他如此的锲而不舍。

    **

    顾琉笙忙碌了一个早上,快到下班的时候才回到办公室,此时向漠推门而入,看到一脸阴沉的顾琉笙,他朝着他走了过去。

    “顾总,据顾少夫人将纪家酒会上踩到琉璃小姐裙摆的视频转发到了她的微博,如今已经闹得网络上沸沸扬扬的,还有当红明星应寒也去转发,视频里毕竟有些不大雅的地方,这一件事情要不要处理?”

    视频

    那一段视频他也是看过的,若是之前他或许会立即去处理,毕竟画面里最后几秒钟是顾琉璃几乎一丝不挂地出现在众人面前,虽然只有侧面,画面也不大,但视频质量太过清晰。

    可是想到这些事情本来就是顾琉璃主谋,如今被传到网络上也不过是报应。

    况且他也必须要让简水澜出一次气,在顾琉璃面前,她受了太多的委屈。

    但是那些委屈与其说是顾琉璃给她的,不如说都是自己太过信任顾琉璃才导致的。

    他想起今天早上杨晨对他说的那一番话,脸色更是难看了许多。

    “指使云盛去杀害顾少夫人的幕后之人是琉璃小姐,其实琉璃从回来之后就一直暗中调查顾少夫人的事情,当初云盛破产,应该是琉璃小姐派人找到了他并且给了他钱将他安置起来。

    这事情我虽然没有参与,但我曾经听到顾琉璃与人通过电话,她买通了顾夫人身边的一个人为她办事,这一件事情琉璃小姐全权托付给他,给他的价格也不菲。

    我记得那个人是林桥,虽然没有与他打过交道,但是曾经见过几次,这事情过去之后,虽然伤了顾少夫人但效果并不理想,琉璃小姐还为此发了一次脾气。”

    顾琉笙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看着长大的女孩子,有朝一日变成这么可怕的女人,心中装着魔鬼。

    她竟然想着让云盛去毁了简水澜的脸,怪不得所有的一切看似都像出自他母亲之手,原来是因为她买通了林桥。

    自从她回来之后,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还有在简水澜身上的事情,全都是她一手促成。

    突然地,他相信了简水澜的话,顾琉璃是自己从楼梯上摔下来的,目的是污蔑简水澜。

    “向漠,宋微这几天要出国一趟,你即日起开始彻查五年前顾琉璃车祸的事情,任何疑点都不得错过,还有去将林桥这个人找过来,若是不愿意过来,留着一口气送过来就好。至于视频的事情就这么放着吧!”

    既然是她自己种出来的恶果,那就由她一个人承受着。

    **

    中午的时候,顾琉笙准时回到了家里。

    家里有着女人说笑的声音,仔细一听是从厨房那边传来的。

    看来简水澜现在的心情还挺不错的,可是在他的面前却犹如刺猬一般。

    他在厨房门口站了些时候,看着两个女人在里面忙碌,一人一句地接着,突然就听得秦筝问简水澜。

    “对了,你现在有没有想好要去哪儿?我明天可就要出差了,总要等我出差回来再走吧,到时候我也去送送你!”

    说到这里,秦筝又是一脸的苦恼。

    “哎呀,也不知道明天出差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不过依照我的算法,大概也要十天左右吧!”

    一想到自己即将离开燕城,而且这一走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简水澜还是有些舍不得,毕竟她是土生土长的燕城人。

    “想了几个城市感觉都不错,而且气候宜人,不过都是在偏远一些的地方,我总不能随随便便在燕城附近找一个地方居住吧!放心,我走的时候一定会告诉你的,到时候等我在那边一切都安顿好了,你可以找个旅游的借口去我那边玩!”

    说到这里,她眉头轻蹙了下,眼里闪过一抹忧虑。

    “我更想离婚之后再走,可是目前来看顾琉笙不想离婚,若是拖下去的话也不知道该拖到什么时候了,我倒是不明白了,他不跟我离婚,那顾琉璃该怎么办?他舍得让顾琉璃空等着他?”

    而且顾琉璃的架势,看起来也不像是会轻易放弃的样子,她既然不是顾琉璃的对手,为了保护孩子还是远走高飞的好。

    虽然也不甘心将自己的男人让给别人,可是这个男人的心已经偏向了别人,还留着做什么?

    与其将来自己走上简韵那一条路,还不如自己先早早的离开,为自己和孩子而活。

    然而简水澜的话音刚落,厨房门口站了好些时候的男人就开了口,“我说过我死都不会跟你离婚的,你就赶紧死了这一条心吧!”

    这个女人除了想与他离婚,竟然还想要远走高飞!

    而且去的地方还是距离燕城偏远的城市,是不是觉得这样子他就找不到了?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两人听到这声音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简水澜回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厨房门口的男人,眉头细微地皱了下。

    心里有些担心,刚才她与秦筝没有聊到孩子的事情吧?

    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也不吭一声,要吓死人吗?

    秦筝也是被吓了一跳,暗暗回想着刚才她应该没有提到孩子的事情吧,若是让顾琉笙知道孩子的存在,那么可就坏事了。

    他们两人肯定离不了婚,就算是离婚了,孩子也带不走。

    她无法想象简水澜与孩子骨肉分离的场面,那个时候简水澜肯定要为了孩子委曲求全。

    这不是她想要看到的,不过细细一想,似乎两人都在谈论吃喝还有后来简水澜的去处。

    在家里她们似乎有了默契一样,几乎都不怎么谈论孩子的事情,生怕被有心人给听去。

    毕竟现在还有个朗月,也不知道朗月平日在哪儿,会不会听到她们谈论的话。

    顾琉笙走进了厨房,看到正朝着他看来的两个女人,最终将目光落在秦筝的身上。

    “秦小姐不是说了明天就要出差吗,还不回去准备准备?似乎在我家逗留太长时间了!”

    容承祯怎么办事的,怎么还不将这个女人从他家里弄走,成天霸占他老婆。

    秦筝一想到他纵容顾琉璃伤害简水澜,对他的惧意就减少了许多,此时直接冲着顾琉笙扬起一笑。

    “都准备好了,我这几天不是都住在水澜的家里吗?东西她都帮我整理好了!”

    说着还不忘冲着他挑了挑眉头,又说,“中午顾总没有去陪那个贱女人啊,昨天晚上气得手抖了下,不小心就将一段视频给传到了网上去,也不知道那个贱女人看到了自己那么平庸的身材出现在大众面前让大家评论着,该要哭得如何得梨花带雨了,顾总不心疼?”

    这嘴皮子在顾琉笙面前终于厉害了一回,简水澜暗暗给她点了个赞!

    她也偷偷观看着顾琉笙的表情,竟然没有丝毫的不悦或是皱眉,她与顾琉璃的视频被传到网络上,加上有应寒的转发,大清早的她看了一眼转发量还有各种评论都已经快超过一百万了。

    这么大的事情,顾琉笙肯定会知道,没道理到现在还一声不吭的。

    不过因为应寒的转发,加上她原本就是正室的身份,虽然是麻雀飞上了枝头。

    但多亏了那一只推她的手,明显就是一出陷害,所以现在网络上大部分人都是站在她这边的。

    还有她微博上发的那一番话,顾琉璃已经成为被取笑的人物,加上她平庸的身材都是话题。

    毕竟当初她也是燕城的第一名媛,如今这个第一名媛可算是低到了尘埃里去。

    这一局,她算是赢得漂亮!

    而且还真的让她狠狠地出了一口气,舒坦了许多。

    面对此时倒是伶牙俐齿的秦筝,顾琉笙虽然恼怒她在简水澜面前说出这么刻薄的话。

    但也不好当着简水澜的面教训她,毕竟秦筝也是为了简水澜才敢这么挖苦他的。

    视频的罪魁祸首是秦筝他是清楚的,一直没有去处理这一件事情也不过就是想让简水澜出一口气。

    至于顾琉璃所为,已经让他失望透顶,他也无需再为她的颜面考虑。

    一个心狠到极致的女人,他还真是瞎了眼才去信任她。

    无视秦筝的话,顾琉笙看向简水澜。

    “小澜,中午我们到外边吃饭,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谈离婚的事情?我欢迎!”

    最好在她离开之前离了婚,她好带着孩子远走高飞。

    沉默了几秒,他问,“你不想知道是什么人指使云盛,想要毁你容貌吗?”

    她低头看着还缠着纱布的手,已经很多天过去了。

    之前都快要愈合的伤口因为后来发炎,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拆线,伤口反反复复的。

    不过现在因为知道自己怀了孩子,所以很精心地在养伤,不敢轻易碰到水。

    所以这一次倒是结痂了,并且恢复得不错,过几天就能拆线。

    是谁指使云盛想要毁她容貌的幕后之人,她确实挺想知道的。

    简水澜正在犹豫的时候秦筝担心她一时心软又被他给骗了立即开口,“是谁想要伤害水澜的事情,顾总就不能当着我们的面说?我看顾总还是别白费心机了,水澜对你早就已经死心,否则我对你的态度也不会如此。

    你的态度已经很让人失望,还不如用这个时间去多陪陪那个顾琉璃呢,指不定知道视频被传到网络上的事情,正在医院里寻死觅活的!”

    “你闭嘴!”

    顾琉笙立即出声训斥,“秦小姐,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你似乎没有资格横在里面教导我们该如何做,现在我们夫妻之间有重要的话要说,还请秦小姐回避!”

    那一句话声量有些重,将秦筝给吓了一跳,忍不住举起了手里的菜刀。

    简水澜看到秦筝被吓到了,抬手接过她手里的菜刀,一下下地剁着砧板上的肉。

    “我确实挺想知道我这是得罪了谁,竟然要毁我的脸,但是也请你注意我的态度,秦筝是我请来我家的客人,顾琉笙你现在可不是这边的男主人,没有资格这么对待我的朋友。

    咱们是正要离婚的关系,别老是往自己的脸上贴金,若是你舍不得将这一半的房子给我,那么我可以让人再砌一面墙这这边隔开还给你!”

    几句话完全堵住了他的心,但知道自己理亏,他好脾气地出声,“别说是这一处房产,就算你要别墅、要顾家老宅,我都可以将产业写在你的名下,但是我必须要跟你说清楚,我们不会离婚,这些永远都是共同财产,你别老是想将我从你的生活剥离,行吗?”

    “不行!”

    她直接回绝,而后看向秦筝,并将手里锋利的菜刀扔到了一旁。

    “秦筝,中午我就不在这边陪你吃饭了,这些肉你做了红烧狮子头自己好好吃吧,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知道他们有重要的事情要谈,而且简水澜态度已经如此分明,秦筝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