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9章、我们的感情还在,你爱我,我也爱你
    她点了点头,拿着那一把菜刀冲着顾琉笙耀武扬威。

    “你可别欺负我们老实人!”

    顾琉笙懒得理会她,简水澜想知道指使云盛伤她的幕后之人,这已经算是他的机会了。

    到房间里换下了一身睡衣,她稍微收拾了一番,便跟着顾琉笙离开了家里。

    秦筝被留了下来,看着本来准备好的食材就开始犯难起来。

    这么多的东西她可吃不完,而且好几道都已经开始准了,两人的份。

    简水澜自从知道怀孕之后,那食量简直大得惊人,这中午准备的食物四五个人都足够吃了。

    想了想,总不能浪费了,虽然不是自己的家里,但是是简水澜的家,她才不怕顾琉笙呢!

    于是她给容昭熙打了个电话,“为了表示昨天你将视频贡献出来的谢意,我今天决定亲自下厨请你吃饭,半个小时之后你来西江月圆就是水澜的家里。”

    “你请我吃饭,到别人家里,你这诚意呢?”

    “都说了亲自下厨了,还看不出我的诚意?我这几天都住在这里呢!”

    “不会想亲自毒死我吧?”容昭熙对她的厨艺觉得不能报以希望。

    “不来就算了,我自己吃!”秦筝直接掐断了对方的通话。

    只不过一分钟不到,就来了短信提示声,她凑过去一看,是容昭熙发来的:我去!我还不相信你敢毒死小爷。

    秦筝扬起一笑,这货还说不喜欢她呢!

    这不眼巴巴地要过来吃她烧的饭菜了!

    **

    简水澜与顾琉笙也没去多远,主要还是简水澜懒,就打算在楼下吃个饭。

    听他说完事就上楼睡个午觉,现在月份也不大,但除了能吃,还有能睡,动不动就觉得疲惫。

    两人直接在楼下找了一家中餐厅,顾琉笙点了好几样的菜,都是按着简水澜的口味来。

    然而等到他点了一锅鱼汤的时候,简水澜就想到之前在餐厅里吐得昏天暗地的场面,立即阻止了,一脸的不满神色。

    “我伤口还没好,医生说了这几天还是不能吃腥,你明知道我爱吃鱼,这个时候点鱼汤是打算让我伤口发炎死了之后,你好直接娶了顾琉璃是吧?”

    顾琉笙觉得自己点个菜都是错的,能让她联想到这么许多,不禁苦笑。

    “姜院长说了你现在可以喝上一些没有影响的,而且我点的是鲈鱼汤,通过对比研究,研究者发现吃鲈鱼有效加速患者伤口的愈合。但如果你不喜欢喝鲈鱼汤我点个清淡些的汤。

    这么多天了伤口一直没有好,一会儿吃过饭我带你去医院看看情况,问问医生什么时候可以拆线。”

    其实这不过是个阻止他点鱼汤的借口,简水澜的脸色依旧不好。

    “不需要麻烦日理万机的顾总了,您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医院陪陪顾琉璃,估计这个时候她那颗玻璃心又要碎了!”

    “能不能别三言两语就扯到她的身上?”顾琉笙有些无力感。

    “还吃不吃饭?不吃我走了!”

    她收拾着桌上的手机,不耐烦地就要起身。

    顾琉笙很快按住了她的手,“吃!”

    而后很快又点了几样菜,但都避开了她不能吃的食物。

    简水澜一脸的傲慢,想着他也有这么低声下气的一天,她的心里却没有丝毫的高兴。

    一桌的菜很快就上来了,简水澜看着满桌上丰盛的菜色,每一道她看着都很有食欲。

    顾琉笙已经给她盛了一碗汤放到她的面前,“莲子猪肚汤,这一家做得很不错,跟江姨的厨艺有得一拼,你尝尝看,要是喜欢吃的话,回头我们经常来这边吃。”

    简水澜却不领情,自己盛了一碗汤,慢悠悠地喝着,压根就不理会他。

    想到自己对她的伤害,顾琉笙也没法脾气,默默地将碗放到了自己的面前,喝了一口。

    一碗汤下去,简水澜看向他。

    “不是想说指使云盛伤害我的幕后之人是谁吗?”

    顾琉笙沉默了下,觉得这个时候不适合谈论这个话题,“吃过饭再说吧,我怕说了你等下没有胃口吃,不就浪费了这么一桌的菜?我知道你好奇,但还是吃过午饭再说,我早上没吃,昨晚上也没吃多少,饿了。”

    他夹了一块红烧狮子头放到她的碗里,“多吃点儿,怎么觉得这几天你似乎消瘦了一些,以后一日三餐我来准备,要是吃腻了我们就回顾家老宅吃饭好不好?

    爷爷这几天一直念叨着你没有回去看看他,江姨也很担心你,三叔也问起你的情况,就是华小姐也会换着话题提到你想知道你的近况,我们都很关心你。”

    简水澜想起那个潮老头,其实对她还是挺好的,但她也不能因为潮老头还有顾家一些人对她还算不错就回去。

    顾家对她来说,始终无法成为她的归属了。

    她沉默地吃着,看到顾琉笙给她夹的那一块狮子头本想夹还给他的,但最后还是吃到了嘴里,反正这一桌的饭菜都是他点的,再还回去就有些矫情了。

    看到她吃下自己夹的狮子头,顾琉笙觉得这是个好现象,最起码不是那么地排斥他。

    心里微微松了一点儿气,顾琉笙又说,“对了,目前顾安扬一家已经乱糟糟一团,二婶知道了唐卿的存在,在医院闹了一番之后,现在已经回到了家里,二婶如今也病了。

    爷爷现在知道了唐卿的存在,打算见见唐卿,我想极有可能最近就安排见面,没有别的意外的话,很快就会让唐卿回到顾家。现在顾家也算是乱糟糟的,倒是四叔一家还算平静。”

    简水澜还是没有理会他,但默默地听着,也慢慢地吃着菜。

    她想着顾家现在这么乱,还不都是自己作的!

    顾安扬不安于室,喜欢在外头处处留种,活该。

    顾琉笙识人不清,纵容顾琉璃导致现在如此,现在他们要离婚,也是他活该。

    想了想,她放下筷子看他,“顾家如何,跟我也没多大的关系了,咱们是要离婚的,顾琉笙,你一直不肯离婚,但是我却想要跟你离婚,这日子我过不下去了。

    至于爷爷那边我会去跟他解释清楚,我想他也能够明白我的处境,知道我的难处。”

    就在顾琉笙要开口的时候,简水澜又说了,“别说不想跟我离婚的话,这么拖着对双方都很没意思!你要是实在不想这个时候离婚影响了目前跟海家的合作,那么我们私下离婚,我不会告诉别人我们离婚的消息,你觉得如何?”

    “不如何!目前我确实不适合离婚,但我也不会跟你离婚,我们之间的感情还在,你爱我,我也爱着你,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离婚呢?

    我承认之前是我错得离谱,轻信顾琉璃,落入了她的圈套,但是我现在悔过了,你总要给我一次机会对不对?”

    他轻叹了口气,满怀期待地看着她。

    这个时候倒是舍得售出落入顾琉璃圈套这样的话了,她还以为顾琉璃的存在就是他心口的朱砂,就是他窗前的明月光,什么都是最好的、

    就算是她恶毒的时候,这个男人也会觉得她就是朵纯洁的小白脸,不知道人间险恶。

    然而简水澜突然就笑了,“好啊,我给你一次机会!”

    “当真?”顾琉笙欣喜地盯着她看。

    “当真!”

    她轻轻地点头,又说,“你跟我离婚,离婚之后,我们再重新来过!”

    听到这话,顾琉笙就笑了,笑得几分凄凉,“你当我傻,离了婚之后,你还会跟我重新来过?只怕到时候想要拐你去登记,就难了!

    我要是真傻傻地跟你离婚,只怕你就远走高飞了,刚才不是还跟秦筝谈论着要去哪儿的事情吗?你从小在燕城长大,你舍得离开这边?”

    简水澜也没有否认自己要离开这里的事情,她一耸肩。

    “有什么舍不得的?在这里我已经没有了亲人,也没有值得让我留在这边的人,我想去别的地方走走,去旅行,不可以吗?”

    “是去旅行还是打算去定居?小澜,你就真的不想要我了?”

    顾琉笙看到眼前这个女人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就觉得心冷,在她的眼里他就真的可有可无可以随手抛弃了吗?

    简水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默默地吃着。

    此时顾琉笙也似乎有了默契,没有再问她,虽然他很想知道答案。

    不想她一会儿生气扔下碗筷就走人,他也没敢去给她夹菜,只是吃得有些没有滋味、

    但对面的人是他,看着那张脸他就多少能多吃一些饭,这几天他没吃多少,几乎可以说食之无味。

    与海家的合作还在继续,偶尔也要应酬,除了喝酒,他也吃不下别的。

    暖汤入胃,舒服了许多,他一口一口地吃着饭菜,目光大都停留在对面那个女人的身上。

    想到顾琉璃所为,还有她的委屈,顾琉笙就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

    想想过去的自己真是可笑,信任那个心如蛇蝎的妹妹,却让自己的妻子深受委屈。

    顾琉笙没有说话,简水澜几乎将他当成了透明,虽然偶尔抬起头就可以看到他那张依旧帅气矜贵的脸,每次一看到总是抑制不住地心跳加速。

    纵然到了今天这个男人对她还是有致命的吸引力,简水澜尽量不抬头看他,默默地吃着饭菜。

    也因此,将顾琉笙忽略了去,胃口都好了许多,不知不觉就吃了不少。

    等到觉得吃饱了之后,才发现顾琉笙一直盯着她看,眼里有着惊讶。

    顾琉笙确实觉得惊讶,之前简水澜胃口大好的时候确实能吃下不少,但是今天这个胃口是不是比往日都好了许多?桌上大半的食物都被她吃了去。

    可是平日里吃这么多的她,怎么这几天还会消瘦了?

    “吃饱了?发现你今天胃口挺好的,吃了不少,这家的厨师不错,回头我们常来这边吃饭。”

    他今天也吃了不少,特别是看着她吃饭的时候,就觉得食物特别可口。

    简水澜也没想到自己这么能吃,一不小心就吃了这么多的食物,不过幸好吃饱了。

    她将筷子往桌上一搁,几分傲慢地盯着他看。

    “不是说吃完了要跟我说说是谁收买了云盛想要毁我容的?既然都已经吃饱了,那就说说正事吧!”

    顾琉笙点头,但并没有直接说话,而是让服务员过来将这一桌收拾干净了,又送来了饭后甜点与水果,还有果汁。

    简水澜喝了一口苹果汁,问他,“现在可以说了?”

    “嗯。可以说了。”

    顾琉笙点头,于是先将杨晨还有那个推她一把的侍者的事情都给讲了一遍。

    “那个女侍者已经被我赶出了燕城,杨晨虽然劣迹斑斑但是我看在她最后将指使云盛伤你的幕后之人说出来所以算是放过她一马,将她安排在外地一家公司当职员。”

    简水澜就有些不耐烦了,“我对这些没有兴趣,这些都是我知道的事情,至于那个杨晨的结果于我来说并无关系,我只是想问你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沉默了些时候,顾琉笙才开口,“是顾琉璃。我也没有想到会是她,一开始我查到的以为是我母亲想要伤害你,但没想到顾琉璃原来从回来燕城就已经开始部署一切。

    包括当初云家宣告破产,云盛无处可去的时候,就是顾琉璃给了他钱,那时候她就已经买通了我妈那边的一个常为她办事的人,也就是林桥。

    与云盛勾结的事情全部交由林桥办理,也因此宋微那边的调查出来的结果一直都与我母亲有关系,但又有可疑之处,一直到杨晨说出来之后我才知道真相如此。”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顾琉璃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么深沉的心思,而且还是从她回来燕城之后就开始部署的。

    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么可怕的女人!

    他苦笑了下,看向简水澜的时候眼里都是悔意,“也是我不对,防备了这么多的人,却没有防备顾琉璃,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她是个柔弱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