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这个她从小就爱慕的男人,此刻竟然想要她的性命
    “云盛如今入了监狱,他作为帮凶都已经入狱了,顾总可有说怎么处理顾琉璃?”

    若是将顾琉璃弄到监狱里关上几年,那她作为旁观者都感觉到痛快。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简水澜感觉到秦筝的兴奋之处,想起顾琉笙的话,她蹙了下眉头才说,“倒是说了打算将顾琉璃交由警方处理,并且会将她逐出顾家。

    只是我觉得,这话也许就说他说出来哄我开心罢了,那是顾琉璃,他捧在掌心里的宝贝,若是真这么做了,顾琉璃也就毁了。”

    秦筝越听越是兴奋,没想到顾琉笙真会这么说,不禁喜上眉梢。

    “如果真这么做就好了,你说她被送到了警方,会被判几年的罪?若是被逐出顾家那就更好了,她顾琉璃离开顾家估计就什么都不是了,而且她现在不是还断了腿,估计到时候没钱医治,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

    想到顾琉璃所作所为,还有她现在的样子,就觉得是报应。

    好好的顾家千金不当,偏偏要整出那么多的幺蛾子,最终还不是将自己给焚灭了。

    随即,秦筝又想起很重要的一点。

    “你之前就是因为忌讳顾琉璃的存在,才想着要与顾琉笙离婚,为了孩子想要离开燕城,那么现在顾琉璃已经倒下去了,而你对顾总其实还是有感情的,如果不用离婚那是最好的,不管对你还是对孩子都好!”

    她也不想简水澜离开燕城,到时候她一个人在外地生活,遇到事情该怎么办?

    旁边没有一个熟人相陪。

    如果是以前简水澜也想要这一份感情一直走到终点,可是当顾琉璃出现之后,她的梦就幻灭了。

    “谁晓得顾琉笙舍不舍得对顾琉璃下手,就算真的这么做了,他的错误就能抹灭了?”

    **

    隔天,林桥就被找到了,并且老实交代了一切,也拿出了顾琉璃转款给他的证据。

    顾琉笙去了一趟燕南医院,直接就到了顾琉璃的vip病房。

    傍晚的时候,顾琉璃正躺在病床上无聊地翻着让女佣给她带来的书籍。

    但因为肋骨断了一根的缘故,她平日里都只能用躺的。

    这么躺着看书眼睛实在难受得很,可又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时间,便将书籍扔到了一旁,让女佣给她放了轻快的音乐。

    顾琉笙来的时候,病房里整放着音乐,他示意一旁的女佣将音乐关掉。

    音乐关掉之后,女佣识相地离开了病房。

    而沉醉在音乐里的顾琉璃听到音乐突然停止,正想问问那个伺候她的女佣到底是怎么回事,转过头来的时候看到顾琉笙正阴沉着脸站在病床边。

    看到他的时候心里一喜,可是看到他那么阴骘的神色,顾琉璃就觉得浑身都逐渐发冷开来。

    她颤着出声,“阿、阿笙你怎么来了,也不给我一个电话,万一你来的时候我正在睡觉呢,那么岂不是错过见你的机会了!”

    顾琉笙淡漠地盯着她看,“琉璃,你还记得我曾经说过什么话吗?”

    “什么话?”顾琉璃不解。

    “上回我过来,我就说过,‘除了纪家酒会上的事情,还有什么事情是你策划来陷害小澜的?今天都一并讲出来,坦白从宽,我可以看在往日兄妹的情分上,给你顾家千金的生活,否则一旦让我查出来,琉璃,我一定会让你失去目前的所有一切,包括你的双腿!’那一天谈的这些话你还记得吗?若是忘记了我不介意将我的话再重复一遍!”

    顾琉璃瞪大了双眼,随即就镇定下来。

    “阿笙,这些话我是记得的!”

    顾琉笙轻轻点头,很快出声,“嗯,我也记得,你说除了陷害小澜两次就没有再陷害她了,可是你告诉我林桥是怎么回事?”

    林桥

    顾琉璃瞪大了双眼,她不是让林桥离开了吗?

    怎么林桥还在燕城?

    是不是觉得她给的钱不够多?

    “阿、阿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林桥?”

    顾琉笙朝着她凑近,一只手紧紧却是猛然地掐住了她的脖子,眼里带着一股杀意。

    “我从没想到收买云盛想要毁小澜那张脸的人会是你!琉璃啊,你可真是心狠手辣!”

    随着他的手缩紧,顾琉璃觉得一口气就要喘不上来,苍白的脸此时一片潮红,被他掐住的脖子以上青筋暴起。

    她的双眼也凸了出来,眼里都是骇然,特别是她清晰地看到了他眼里对她的杀意。

    张了张嘴,她艰难地出声,“阿笙你是不是、是误会我了?什么林桥,我不认识啊阿笙,我好难受,你快、快松手”

    这些事情她做得那么隐秘,顾琉笙怎么会查出来的?

    而且还是这么快就查到了林桥的身上,林桥可是顾夫人的!

    想到她的欺瞒,她的心计,她的手段,她所做的一切,顾琉笙就恨不得直接掐死了她。

    他的信任,在她看来全部都是笑话吧!

    “琉璃,我自认拿你当做亲人对待,没有亏欠过你,可是你都做了什么事情,你想杀我妻子,想嫁祸给我母亲,你一次次地伤害我的妻子,而我却因为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女孩,我选择了相信你的无辜,可是这一切全都成为了笑话!

    晋晗他们嘲讽你、远离你的时候,我以为他们只是因为你是他们父亲背叛他们母亲的证据,所以对你不好,在这么多的弟弟妹妹当中,我怜你无辜,经常指责他们的不对,却没想到晋晗他们比我看得清楚,你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在顾琉璃翻着白眼的时候,顾琉笙突然就松开了手,他不会为了这个女人,将自己弄到监狱里去,她还不配!

    忽然涌来的空气让她贪婪地呼吸着,大口大口地,忍不住双手抱着自己被掐得发疼的脖子。

    此时胸腔疼得厉害,特别是她肋骨还断了一根的情况下,她忍不住咳嗽起来。

    因为胸口剧烈的疼痛,加上动作过大牵扯到腿部的伤势,越咳越是难受,泪水都流了出来。

    她没有想到收买云盛的事情真的暴露出来了!

    现在该怎么办呢?

    顾琉笙甚至想要杀她了!

    这个她从小就爱慕的男人,竟然想要她的性命!

    想到这里,顾琉璃慌乱不已,又疼得难受,她无助地哭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看到顾琉璃这个时候还一副委屈可怜的模样,顾琉笙冷冷一笑。

    “你以为我还会被你这一副样子所欺骗,顾琉璃,别以为你自己做的事情所有人都一无所知,杨晨已经将她所知道的全部都说出来了,现在的你,就等着警察将你带走查问清楚一切,我希望你好好交代清楚。

    还有,今日起你与顾家再无任何关系,与我再无关系,明天一早的报纸我会让人给你送来!我给你最好的一切,是你自己不要,偏要作践自己,那么我成全你!”

    他的目光落在她被子底下双腿的位置,“从今往后,你这一双腿就别想着再站起来了,所有的费用一切停止,过去给你名下的房产我会全部收回来,你的银行卡很快就会被冻结!”

    她如此不珍惜这一切,那么他成全她,让她从此一无所有!

    顾琉璃还尚未从他的话中回过神来,浑身死死地颤抖着,心底都是恐惧。

    她突然意识到顾琉笙这是不打算对她负责了,甚至想着要将她交给警方,那意味着

    不——

    他怎么可以将她交给警方呢!

    不——

    他怎么可以将她赶出顾家!

    她不要与他断得这样干净,也不要离开顾家,离开之后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她的双腿怎么办,她的未来怎么办?

    好不容易才停下咳嗽,虽然喉咙依旧疼得厉害,顾琉璃流着眼泪摇头,看向他的时候眼里都是委屈与无助。

    她沙哑着出声,“不可以,阿笙,你不可以不管我的,阿笙我那么做全都是因为我太过爱你了,我无法忍受看到你成天跟着别的女人在一起,我

    我在养伤的那一段时日里我就幻想着等我回来了,就告诉你我的心意,我想着要当你的新娘子,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会娶了妻子,并且对她那么好,我好嫉妒,好嫉妒!”

    “你因为嫉妒,所以就想要毁了她?你一次次地陷害她还不够吗?琉璃,她是我的妻子!你要对待的人是我的妻子你知道吗?你以为你毁了她的脸,我就不会要她了是吗?我告诉你,我爱简水澜爱入骨髓,纵然她成为丑八怪,我也会对她不离不弃!”

    他冷冷地笑了起来,想到自己以前的愚蠢,恨不得将当初的自己打醒,“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你在顾家站稳了脚跟,我给了你那么美好的一切,而你如此回报我,都是因为我眼瞎,因为当初晏殊一走,我将你当成了他,我盲目地以为你就跟晏殊一样美好,却没发现你与他差远了!”

    顾琉璃突然就停止了哭泣,纵然一颗心疼得要死,可是听到他说就算简水澜变成丑八怪他也会对她不离不弃。

    那么自己所做的不是显得特别可笑吗?

    她以为自己做得事情已经完美到天衣无缝,谁能想到那么忠诚她的杨晨会出卖她!

    杨晨离开,她还舍不得,想着怎么将杨晨弄回来,可是最后却是杨晨让她一败涂地。

    顾琉璃含着泪水看他,不可置信地问,“你对我的好就只是因为晏殊,你将我当成替身?”

    无论如何她都无法接受这个答案,顾琉笙对她的好,全都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

    顾琉笙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将她灰白绝望的神色看在眼里。

    “我只是很遗憾当年那个女孩怎么会变得这么有心计,琉璃,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听到他这么说,顾琉璃心灰意冷地笑了开来。

    “在你身边,耳濡目染之下,我始终要让自己变得聪明一些的,这样才能跟上你的脚步,我自认为天衣无缝,可是没想到”

    他吼了出声,“所以你就用这些来对付我?”

    顾琉璃摇头,“不是对付你,我是为了得到你!”

    “痴人说梦!”

    他想起五年前的车祸,虽然已经由向漠出面调查,但想要证据还需要一些时间。

    “五年前你的车祸,也是你自己策划的对不对?别否认,我已经让人去查了!”

    这一次顾琉璃倒是没有隐瞒了,“是啊,为了你,我不惜给自己策划了一场车祸,就为了杜绝跟黄家的联姻,我明明爱着你,为什么要嫁到黄家?那个时候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所以我只好用这样的方式!

    其实有一个更好的方法就是爬上你的床,跟你发生关系,这样一来就无法对黄家交代,也能顺其自然地成为你的妻子,可是你我一直都找不到机会,所以才用了这么极端的方式。”

    说到这里,她想起自己谋划了这么多,可最终她什么都没有得到,心中实在不甘心。

    “我真是后悔对自己这么狠,如果我知道五年之后会是这样的,当初我就不会这么对待自己了,养了五年的伤,还想你弄丢了!”

    顾琉笙想起简水澜的话,当初他就不相信这么柔弱的一个女人可以对自己这么狠,如今顾琉璃自己承认了。

    “那么你从楼梯上摔下来,也是你自己摔下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误会小澜?”

    一个五年前就能对自己这么狠的人,五年后怎么不会呢!

    可是一开始他还不相信顾琉璃会对自己这么狠,觉得简水澜误会了顾琉璃。

    事到如今,她就算不承认又能如何?

    顾琉璃凄苦一笑,“没错,我就想着让你误会她,我也没想到一切会这么顺利,那一天我从楼梯摔下来的时候你正好回来,你看,老天爷都在帮我。

    阿笙,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全都是为了你,你看看我现在都已经变成这样了,你为什么还要将我赶出顾家?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我谁都不要,我那么那么爱你啊!离开了你,我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