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2章、小澜,往后我一定会好好地对待你,相信我!
    顾琉笙却想到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相信简水澜,想到简水澜对他的失望!

    他当着顾琉璃的面,狠狠地甩了自己一巴掌,一阵咬牙切齿,“活该她要跟你离婚!”

    顾琉笙没有看再顾琉璃一眼,很快就转身离开了病房。

    看到顾琉笙就这么离开了,躺在病床上的顾琉璃不可置信地出声喊他,“阿笙、阿笙,你不要走,阿笙”

    然而那个远去的人头也不回,仿佛没有听到她在病房里无助、绝望的呼唤。

    “啊——”

    顾琉璃扯着破嗓子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一张脸苍白得厉害,双眼空洞。

    顾琉笙走后没多久,警察就来了,虽然顾琉璃现在还是个病人,但还是拷住了她的双手。

    “琉璃小姐,我们警方接到消息,并且还有收到了证据,有人指出你就是收买云盛伤人的幕后之人,请跟我们去一趟警察局!”

    当天,顾琉璃就被带离了燕南医院。

    **

    因为顾琉璃的双腿目前还受伤着,肋骨也尚未好,警方在做完笔录之后,得到顾琉璃的承认并签字之后,将她转入附近的医院接受治疗。

    顾琉璃看着简陋拥挤的病房,想到自己住院都是在高级病房,里面环境优美,设备齐全,医生、护士哪个不是对她亲切友好。

    可是现在住在这样简陋的病房里跟一群不知道什么人一起住在一起,竟然还在她居住的病房里安排了一床男病号。

    病房里闹闹哄哄的,还有一股不透气的味道,比消毒水还要难闻许多。

    想到自己如今动弹不得,加上被警方控制,人证物证确凿之下,她没有办法只能认罪。

    但也知道这一认罪,若是判刑,怕也要关上好几年了。

    最让她痛心的是,顾琉笙竟然这么狠心直接将她交由警方处理,还说出赶出顾家的话。

    一直到现在她还不相信顾琉笙会放弃她,甚至在心里暗暗安慰自己。

    顾琉笙不过是生气了,等到他气消了也许就会过来接她回去了,毕竟她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孩。

    这么多年的感情,就算对她没有爱情,也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放弃了她。

    一直忐忑着,这一晚顾琉璃一晚上未眠,除了心底的恐惧还有这一间病房实在太吵。

    早上的时候一直看着她的警察已经离去,目前没有人监视她,其实这是她逃离的最好时机,可是她现在完全不能动,一条腿没了知觉,想要离开也没有办法。

    就算离开了她又能去哪儿?

    顾家估计已经回不去了,她的银行卡估计已经被冻结,没有钱,她哪儿都去不了,什么事情也办不了,就连住在这里的医药费都无力偿还。

    一离开顾琉笙,她连富贵生活都失去了,如今失去的还有两条腿。

    最后一计,虽然成功离间了简水澜与顾琉笙,让他们之间产生误会与隔阂,可是她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大到目前让她无力承受。

    她实在是心太急了,一看到顾琉笙与简水澜如胶似漆,她就什么都乱了,她失败如此,一切都是简水澜给她的!

    如果没有简水澜,顾琉笙绝对不会这么对待她的!

    就在顾琉璃想着未来该怎么办的时候,一名护士拿了一份报纸朝着顾琉璃走来,将报纸往她身上一放,什么话也没说,就离开了病房。

    顾琉璃看着放在她身上的报纸,有些不明所以,可是当她拿起报纸看到第一版的时候,整个人就愣在了那边,很大的标题,但只是一则声明而已。

    是她顾琉璃被赶出顾家的一则声明,她细细地看着,一双手不可抑制地颤抖着,泪水模糊了视线,原来昨天顾琉笙所说的话是真的,他真的已经完全放弃了她。

    将她交由警方处理,并且发了声明与她断绝一切关系,他说到做到。

    报纸上已经刊登出这样的声明,估计网络上已经传得沸沸腾腾的。

    她很快取过手机,打开搜索,果然许多家媒体转载了这一条新闻。

    下面不少的评论,说的都是难听的话,还有人将她的一些恶行全部都列了出来。

    她还看到了一段视频,是在纪家酒会上的视频,在看到一只手推向简水澜后背的时候。

    最后自己身上的礼服被踩掉的时候,她的心一跳,一双泪眼睁得极大,怎么会这样

    到底是什么人将这视频给传上去的?

    顾琉笙就没想着要处理吗?

    想到自己的处境,顾琉璃心底一寒,将手机扔到了一旁,控制不住地痛哭出声。

    **

    顾琉璃被赶出顾家的消息已经登报,传遍了燕城的每一个角落,特别是在名门贵族里就像投入了一颗石子,一下子荡起一圈圈的波纹。

    顾琉璃前几天在关于在纪家酒会上被踩到裙摆的视频,才在网络上火了一把,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消停。

    才没几天就又传来她已经被警方控制,并且已经被赶出了云家。

    毕竟顾琉璃当初在燕城还是第一名媛,有些人幸灾乐祸,有些人为她惋惜。

    但也都知道,从此以后顾家再无这个人,燕城也少了一位名媛。

    大清早的秦筝与容昭熙就上了飞往洛城的飞机,此时容昭熙正无聊地跟空姐要了一份报纸。

    当他看到上面大标题的时候,整个人就震惊了,细细将那一则特别惹眼的声明看了几遍。

    见秦筝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容昭熙连忙推了下她的手臂。

    “你快看看!”

    “别吵我,我睡一会儿,早上四点多就爬起来了,你知道我有多困吗?”秦筝嘟囔着。

    “谁不是四点多就爬起来了!你快看看,顾琉璃被赶出顾家了,不对,现在她不姓顾了。”

    秦筝一听到顾琉璃的名字立即就精神了,特别是听他说顾琉璃被赶出顾家,当即就睁开了双眼。

    见着容昭熙正扬着手里的报纸,而头版新闻则是一折特别显眼的声明,生生占据了整个头版,她直接抢夺过容昭熙手里的报纸看了起来。

    里面清清楚楚地声明着琉璃已经被逐出顾家,与顾家再无任何关系。

    秦筝看到这一则消息的时候恨不得仰天大笑,这样的好消息自然要与简水澜分享。

    可惜现在她还在飞机上不能开机,否则立即给简水澜一个电话过去。

    这个时间点她一定还在睡觉,自从简水澜怀孕之后早上除了被饿醒之外,一般都起得晚。

    她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就能到达洛城机场,那时候再给简水澜电话好了。

    她笑嘻嘻地将报纸还给容昭熙,“没想到顾总当真这么做了,将琉璃这个小贱人逐出了顾家,并且还交由警方,我还以为顾总要舍不得了,不过是跟水澜说说而已,哄她几句。”

    容昭熙对琉璃并不熟悉也没什么好感,不过也从秦筝这边得知不少关于琉璃干下的龌龊事。

    更清楚她现在伤得不轻只能躺在病床上,想到琉璃从顾家千金一下子落入了尘埃,他叹了句,“想不到当初的第一名媛,如此下场,不过这个人基本上是自己作死的。”

    秦筝心情好了起来,“那可不是,好好的顾家千金不当,偏要爱慕自己的兄长,而且陷害自己的嫂子,若不是水澜一开始就防备着这个女人,估计小命都要被她给玩掉了!”

    随即想到一事,“你说琉璃已经被逐出顾家,与顾总再无关系,那么也就不会横在他们夫妻之间,水澜会不会还想着要离婚呢?”

    这一点,秦筝还真有些看不透了,他们两人的感情明显还在,若是不是琉璃的出现他们之前还好好的,可是现在

    一言难尽。

    容昭熙表示不解,“谁知道呢,不过嫂子若是离开了,那可真要便宜了别的女人!”

    “什么女人?”秦筝立即问他。

    有些不解,但也替简水澜紧张了起来。

    容昭熙一副你就不懂了吧的表情,“我听说海家的千金貌似对顾总很有好感,不过顾总已婚她也就作罢了,若是他们之间离婚了,岂不是要便宜了那个海家千金吗?”

    秦筝立即就怒了,怎么前脚才走了一个琉璃,后脚又跟来了一个别的女人?

    海家千金,什么玩意儿,能比得上简水澜吗?

    **

    简水澜是在睡梦中被铃声吵醒的,听到手机铃声的时候,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打算继续睡。

    可是那铃声却不想停下一样,一声声提醒着它的存在。

    简水澜被吵得实在没有办法,困顿的她这才爬了起来,看到自己的手机就扔在沙发上,她走了过去,看到是秦筝打来的电话,这个时候秦筝估计都到洛城了。

    秦筝因为今天要早起,所以昨晚上就没跟她睡在一起,而是到了隔壁的房间,走的时候估计天也才刚刚亮。

    简水澜很快按了接听,那边就传来秦筝兴奋的声音,“我刚下飞机就给你电话呢,水澜,你知道今天早上有什么好消息吗?我告诉你啊,你那边有订燕城早报吧,你去看看头版肯定有大惊喜,你要是不想下楼,你随便上个网也能清楚怎么回事了!”

    听到秦筝一副中了五百万的声音,简水澜忍不住笑。

    “什么好消息让你这么高兴!”

    “你看了就知道了,我不跟你说了,容昭熙那货一直在催我呢,先这样,再见!”

    简水澜觉得莫名其妙,还想问问秦筝到底怎么回事,那边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

    什么都不说清楚随便上个网页能够看到什么?

    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九点了,顺手将手机往床上一扔,打了个呵欠,觉得肚子饿。

    于是也没了继续睡的兴致,都这个点了她也不想自己准备早饭,想着下楼买点儿食物当早餐,顺便去取报纸,看看什么事情能让秦筝兴奋成这样。

    然而等她梳洗完之后,才刚打开房门,就听到外头有动静。

    秦筝已经离开了,这个时候家里若是有人,难道又是顾琉笙不请自来?

    声音是从厨房里传来的,简水澜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正好看到顾琉笙端着一盘菜走了出来,看到她的时候还冲着她露出一笑。

    大清早的,简水澜差点儿就要爆脾气了。

    “你这个人怎么就喜欢不请自来?是不是想着要我将这外头的门给换了?”

    都说了他们之间再无可能,这个男人怎么还老是喜欢来呢?

    顾琉笙将她的生气看在眼里,缓缓一笑。

    “你换了门我还是进得来的,现在撬个锁什么的也不算难,不相信我的能力,你可以去尝试看看。”

    他端着盘子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看到简水澜还愣在那边,又说,“梳洗好了吗?早饭已经准备好了,我想着你应该没有那么早起来,所以就晚点儿过来,没想到正好赶上你起床的时候,昨晚上有事情所以就没有回来,今天开始我会回来住在这里,你若是觉得心里不舒坦,我给你一个白天的时间接受。”

    简水澜不领情地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顾琉笙,而是朝着玄关处的方向走去。

    顾琉笙看到她要出门,立即追了上去。

    “小澜,若是想要出门吃过早饭再出去吧!”

    而后一笑,又说了一句,“小澜,你等我一下,我马上过来!”

    顾琉笙很快朝着里面走去,简水澜并没有打算理会他,只是在玄关处换了一双平底鞋。

    当她的手搭上门把的时候,顾琉笙走了过来,拉住了她的手。

    简水澜回头只看到顾琉笙手里抱着一大束香槟玫瑰,一条腿屈膝跪在地上,神色都是真诚。

    “小澜,我承认从琉璃回来燕城之后,我做出了太多糊涂的事情,轻信于她,特别是多次伤害了你,包括她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时候,我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相信你是被她陷害的。

    对于过往我给你造成的伤害与委屈,在这里我慎重地跟你道歉,我跟你保证往后一定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也不奢望你可以马上原谅我,但你总要给我一次机会不是吗?往后我一定会好好地对待你,相信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