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老婆,我们彼此还相爱着,怎么会晚呢?
    简水澜还真被他这样的场面弄得有些糊涂了,“顾琉笙,这到底是哪一出戏呢?”

    顾琉笙依旧拉着她柔软的小手,保持着刚才的姿态。

    “求你接受我的道歉,你可以不用马上原谅我的,我给你时间,也会用这时间证明自己真的已经意识到过往所犯下的错误。”

    “没用的,我在你这边已经死了心,所以你别白费心机了,放手,我要出门一趟。”

    心都已经冷了,他现在才想着要过来将它捂热,是不是已经晚了太久?

    她需要他全心信任的时候,他去了哪儿?

    顾琉笙并没有因此而死心,“不是有一句话叫死灰复燃吗?我知道我过往所做的一切对你来说确实太过分了,但请你看在我现在已经意识到错误的份上,给我一次机会,就算你现在不接受我的道歉,也该吃过早饭再出去吧!”

    简水澜淡淡地盯着他看,随即摇了摇头,她直接甩开了他的手,拉开了门朝外走去。

    顾琉笙很快将手里的花往一旁的柜子上一扔,马上追了出来。

    “小澜,你这是要去哪儿?”

    她不耐烦地回头,“我去哪儿关你什么事情?”

    顾琉笙将自家的门一关,看到她就要钻入电梯很快也跟了进去。

    电梯内,简水澜看到拖油瓶一样的男人,就没给好脸色看,只沉着一张俏脸。

    到了一楼,出了电梯,看到简水澜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眼里闪过一抹黯然。

    看来她还是不肯接受他的道歉,也没打算原谅他。

    一大清早就赶来了这边,然后开始忙碌早餐,因为准备了好些东西,所以花费的时间不短,可是她看都不看一眼,还是打算下来买。

    简水澜打包了一份粥,还要了两笼口味不同的汤包,又打包了两块看起来很有食欲的大饼。

    看到还有蜜汁烤翅,忍不住又点了两对,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来到楼下的时候,看到信箱,想起秦筝所说的好消息,也有些好奇什么好消息让秦筝这么兴奋。

    她从包里取出一串钥匙,找到信箱的钥匙很快就打开了信箱,从里面取出几份这几天的报纸。

    最上面的那一份就是今天的燕城早报,而头版几个大字很快就吸引了她的注意。

    那是顾琉璃被逐出顾家的一则声明,上面还简单地交代了顾琉璃所犯下的错误,甚至目前已经被警方拘留,但往后顾琉璃生死与顾家无关。

    简水澜倒是没有想到顾琉笙真的会这么做,那几乎可以说是他心口的朱砂。

    她甚至以为这个男人所爱之人是顾琉璃,可是他亲手将她逐出了顾家并且交由给警方处理?

    顾琉笙看到那一份报纸的时候,帮她拎着手里的袋子。

    “我昨天去了一趟燕南医院,琉璃已经跟我交代了所有的一切,五年前的车祸确实是她自己策划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开与黄家的联姻,没想到我们这么多人都被她耍得团团转,当初她发生车祸知道自己的双腿很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好几次寻死觅活,而我竟然没有看出那不过是她的演技。”

    说到这里,顾琉笙自嘲一笑,“收买云盛也是她,这一件事情琉璃也已经承认,包括她也承认了是她自己摔下楼梯的,而我正好那么恰巧地回来看到了那一幕,以为是你推的她。

    对此,我真的很抱歉,当初也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亲眼目睹,难以置信,加上她伤得那么重,怎么都无法去相信琉璃会用自己好不容易医治好的腿才陷害你!

    小澜,这么长的一段时日里,你受了委屈,是我不好是我该死,你要觉得不够解气的话,你可以惩罚我,但别离开我好不好?”

    将这一则声明完完全全地看了一遍,简水澜才明白了秦筝所说的惊喜。

    这样的一则消息,现在在网络上一定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的。

    顾琉璃这几天还真的在媒体上火了一把!

    唇边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简水澜将手里的几分报纸重新塞回了信箱里,并且锁好。

    对于这些报纸她平日里是几乎不去看的,倒是顾琉笙会抽空去看。

    “我没有想到你还真舍得这么对待她,你可知道她现在还受伤着,她的腿坏了,你将她赶出云家并且交由警方,她这一辈子也算是毁了,顾琉笙,你当真不心疼吗?”

    顾琉笙摇头,“毁了就毁了,我给她优渥的千金小姐的生活是她自己不想珍惜。用自己学来的手段来对付我最爱的女人,她如今的下场也是她罪有应得。

    对她,我确实很失望,但谈不上心疼,从头到尾一直都将她当做亲人,没有她所说的那些除亲人之外的感情!”

    “对你的决定,我确实挺诧异的,但不可不承认顾琉璃让自己走到这一步,确实是她罪有应得,对于一个处处陷害我、污蔑我、伤害我的人,她的下场越惨烈我自然是越开心。只是”

    简水澜夺过他手里的袋子,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遮掩住了眼里那一抹落寞。

    “一切都已经晚了,伤害已经造成,不信任已经发生了,我已经很难再去相信你。我想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勉强走到一起,你看,真的没有什么好结果!”

    她勉强笑了笑,从他的身边走过,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一切都已经晚了?

    顾琉笙摇头,一切都还不晚,他们的感情还在!

    顾琉笙很快追了上去,从后面拉住了她的手。

    “老婆,我们彼此还相爱着,怎么会晚呢?”

    **

    顾琉笙作为顾家掌权人将琉璃逐出顾家,此事并没有告知顾安扬一家。

    如今顾安扬一家已经乱成了一锅桌,顾安扬还在第一医院治疗。

    但自从私生子暴露出来之后,顾二夫人在病房里大闹了一场之后,就不曾再去一趟,她回到家里也病倒了。

    顾晋晗这几天也没去公司,都在家里照顾母亲。

    顾晋曦在医院上班,医院里忙碌并不好请假,但下班之后立即回到了家里。

    顾晋暄出差回到公司就听闻了家里的变故,也很快飞回了燕城,但因为母亲已经有顾晋晗照顾,他只好去第一医院照顾伤重的父亲。

    如今琉璃被驱赶出顾家,并且与顾家断绝一切关系的声明一出,虽然顾琉笙做这个决定之前没有通知他们一声,但消息传得很快。

    大清早的顾晋晗在家里看报纸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则消息,当即就有些懵了。

    有些不明白顾琉笙怎么会突然就将顾琉璃交由警方,并且逐出顾家。

    但是当他细细地看了一眼大概顾琉璃所犯下的罪行,也就明白了一切。

    这个来他们家住了二十多年的女人终于被赶出去了!

    对于这一则声明,顾晋晗终于松了口气。

    从今往后,他们顾家终于摆脱了这个表里不一的女人。

    之前简水澜被云盛所伤他是知道的,然而还真不清楚幕后之人是琉璃。

    还有如今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一段视频,与简水澜发的那一段话,很明显,背后之人也是顾琉璃。

    这个女人对自己倒是狠得厉害,当众出丑不说,连自己的双腿也豁出去。

    他突然有些庆幸自己在琉璃回燕城之后就提醒简水澜,让她小心这个女人。

    否则以琉璃的伪装,只怕简水澜也要被她给欺骗了去。

    他拿起报纸朝着他母亲房间的方向走去,自从唐卿的事情暴露出来,顾二夫人就病倒了。

    如今整个人消瘦了一圈,本是乌黑的头发如今两鬓有了斑白,加上没了往日精致的妆容。

    一张脸看起来老了好几岁,脸上的皱纹也深了一些。

    顾晋晗很心疼自己的母亲,为了这个家,为了他们三兄弟她硬是忍气吞声。

    虽然一直稳坐顾二夫人的位置,可到最后,一个唐卿的出现就让她瓦解崩溃。

    他知道母亲的身体别的毛病都没有,就是心病,因为放不下,因为怨恨!

    顾二夫人并没有睡下,而是憔悴地躺在床上,短短几日,整个人犹如换了一张脸一样。

    顾晋晗走了进来,在床边坐下。

    “妈,今天的天气很适合在外头散步,阳光不烈,要不要我带你出去走走?咱们就在园子里走走就好,老是躺在这边没病都要躺出病来了!”

    顾二夫人摇头,眼里带着几分淡然。

    “不用了,懒得动,我就是觉得疲惫,想多躺躺。我这边也不用你成日里守着,你去公司上班吧,妈没事,就是心里难受,过不了这坎!”

    老是这么躺着也不是办法,顾晋晗想了想,又说,“妈,我听说下周有个拍卖会,四婶会过去,前天还想着说找不到人一块儿去,她想来约你,又见你病着所以也不好约你,不如那天你去看看有什么喜欢的都给拍下来,费用我来出,就当送给你的!”

    顾二夫人看着坐在旁边俊朗清隽的儿子,摇了摇头。

    “不用了,那些珠宝什么的妈不缺,别的玩意儿我也不喜欢,你四婶的手帕交不少,怎么会找不到人?你出去吧,妈想睡一会!”

    “妈,你这么天天躺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要不你出国游玩怎么样?我觉得法国就挺不错的,英国也好,或者你要是不想出国我们国家也有好多名胜古迹,妈要是不想一个人去玩,我陪着你去玩一阵子好了,正好我也得散散心!”

    他确实也很想出去走走散散心,自己感情问题,家里无缘无故又多了个兄弟,父亲在医院里,母亲如今也病倒了。

    这些事情都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唯一让他解气的就是今天报纸上这一则声明了。

    听到顾晋晗这么说,顾二夫人也知道这个儿子孝顺,但散心又能如何?

    “散心也解决不了问题,你出去吧,我想休息了!”她缓缓闭上双眼。

    顾晋晗将手里的报纸拿给她看,“妈,你看看这是什么!”

    听到这话,顾二夫人缓缓睁开双眼,见顾晋晗手里拿着的那一份报纸,还真去看,当看到那么大一版的字幕时,瞳孔微微一缩。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呢?”

    顾晋晗笑了,“早上的事情!我也是刚刚知道的,家里总算是发生了点儿好事!”

    顾二夫人此时也顾不上自己还病着,很快坐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向顾晋晗。

    “晋晗,这是真的吗?琉璃她现在伤得那么严重,怎么就将她逐出顾家,还将她交由警方处理了?琉璃她怎么会犯下这些错误?就算阿笙要将琉璃逐出顾家,是不是也该先过问下我们的意见?毕竟琉璃是我们家的孩子啊!”

    这几天她光顾着自己的情绪,都忘记还有一个女儿受伤在医院了,想到此,顾二夫人难免又是一阵自责。

    顾晋晗差点忍不住翻白眼,“妈,你知道看看这一则声明,上面也写了琉璃犯下的错误,买凶杀人的事情她都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是她所不能做的,你们就是被她的表面给骗了!”

    “我养了那么多年的孩子,脾性如何我还能不知道吗?”

    顾二夫人并不愿相信自己养出来的孩子会是这样的品行,“一定是有哪儿误会了,你去将阿笙找来,我得问问他为什么要将琉璃逐出顾家,还将她交给警方,这其中一定有误会,得必须将她带回来,现在她的腿坏了,肋骨也断了,就这么交给警方我怎么能够放心?都不知道这一天琉璃是怎么熬过来的!”

    顾晋晗点头,“行,问清楚了你才能够相信我们养出一只白眼狼!”

    他取出手机很快拨打了顾琉笙的号码,随即将手机递给顾二夫人。

    “喏,打通了,你去问问大哥!”

    “有事吗?”那边传来顾琉笙淡然的声音。

    顾二夫人听到这声音的时候,很快问他,“阿笙,我是你二婶,我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要将琉璃给逐出顾家?就算她有什么不对,是不是应该先跟我们说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