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放心吧,我们夫妻很努力在制造孩子的
    “二婶想知道原因的话,估计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不过琉璃在你们家养了这么多年,如今我作为顾家掌权人将她逐出顾家,没有事先跟你们说一声,也确实是因为二婶家最近的事情不少。

    估计二婶也没有兴趣来料理这些事情,但其中原因我也不想一个个去解释,这样吧,明天晚上你们都来一趟老宅,我会将琉璃所做的事情一件件都跟你们说清楚!”

    “好!我明天会过去一趟老宅,但是”

    顾二夫人犹豫了下,又说,“现在能先将琉璃带回来吗?她都已经这样了,还将她交由警方,我始终觉得不妥!”

    电话那头顾琉笙嗤笑了声,“她所犯下的错误,就该自己去承担!”

    “嘟嘟嘟——”

    忙音传来,顾二夫人的脸色有些不好。

    顾晋晗看到他母亲的神色,接过了她手里的手机。

    “妈,琉璃已经被逐出顾家,就与我们家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想想看,在顾家就大哥对琉璃最好了,而且还是看着琉璃长大的人。

    琉璃当年车祸可是大哥为她前前后后忙碌着,看到她一次次地寻死觅活,可是大哥给她保证不论如何都会医治好她的腿,让她再站起来。

    如今阿笙会将琉璃逐出顾家,必定是她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过错,你看看她收买云盛杀害大嫂,单这一点就不可原谅!”

    顾二夫人还是不相信自己教导出来的女儿,会做出这样荒谬的事情,她摇着头。

    “晋晗,这其中一定有误会的,琉璃不会这样的,要不你去问问看琉璃现在在哪儿,你先将她保释出来好不好,不管怎么样,她也是我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

    顾晋晗立即摇头,“我才不去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已经被逐出顾家的人,我还去将她找回来,第一个得罪的就是大哥。

    妈,你也知道得罪大哥肯定没好果子吃的。琉璃既然敢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该接受的惩罚她就得接受,不能因为她曾是顾家千金就免了!”

    顾二夫人一想到琉璃现在的处境,就有些心神不宁,但也认同顾晋晗的话。

    已经被逐出顾家的人,若是他们现在去将琉璃从警方手里保释出来,得罪的就是顾琉笙。

    之前她为了琉璃的事情甩了简水澜一巴掌,怕是已经与顾琉笙产生了隔阂。

    如果她还想在顾家想在燕城立足,这个人是得罪不得的!

    想到自己的处境,想到顾安扬的作为,想到唐卿的存在,顾二夫人顿时觉得一阵无力。

    她缓缓地躺了回去,凄然勾起一笑。

    “你爸爸都管不了了,我又怎么管得了!罢了,你出去吧,明天晚上咱们再去一趟老宅,阿笙会将事情跟我们交代清楚的!”

    顾晋晗这才松了口气,“行,明天晚上再说,那妈你休息一会儿!”

    **

    隔日晚上,大家庭会议,是关于琉璃被逐出顾家的事情。

    毕竟并非小事,所以要求顾家全体成员出席,自然所要求的是顾老爷子这一脉的晚辈出席。

    简水澜虽然想要离婚,但毕竟现在尚未离婚,还是顾家的孙媳妇,所以也被要求出席。

    她想着琉璃被逐出顾家的原因,是因为对她的伤害,她作为受害人确实必须出席。

    不过她是掐着饭点去的,这几天顾琉璃以强硬的姿态回来住。

    虽然两人目前还是分房睡,但顾琉笙的存在,对她来说还是产生了很多麻烦。

    比如老是喜欢动手动脚,一日三餐主动下厨,家务活一律包了,她在家里什么事情都不需要。

    为免看到他,索性将自己关在画室里画画,也想着几个想要去的城市,目前已经开始找居住的地方。

    简水澜是自己开车到顾家老宅的,顾琉笙本来想送她过去,结果她非要自己开车。

    无奈之下,他只好厚着脸皮坐她的车,单为了这事情,简水澜还使性子不肯开车,最后还是顾琉笙说了一句:“再这么拖拉下去,他们那一大家子可是再等着我们吃饭!”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拖了半个小时,都快七点了。

    从西江月圆到顾家老宅也要开半个小时的车程,简水澜恨恨地瞪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的男人,气得差点狂踩油门。

    可到底想着自己肚子里还有孩子,她也不敢将车速开得太快,就是心里堵着一口气。

    顾琉笙看着沉默开车的简水澜,想了想觉得自己该找个话题,打破彼此的沉默。

    “小澜,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了,你还记得去年我生日的时候,是在湘城度过的,当时你就答应我今年的生日跟去年一样,你还这么给我过生日。要不,我们再去一趟湘城看日出,好不好?”

    回忆一下子就到了去年她给顾琉笙过生日的时候,她也记得当初的答应。

    这一年他的生日也提前早早地准备好了,还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去准备,可是一切物是人非。

    “去年的人哪儿会料想到今年的事,我在开车你少啰嗦,否则自己走路过去!”

    她认真地观察路况,这个时间点有些堵车,她只能尽量将车速放慢。

    顾琉笙只好闭嘴,心里却有些不满与委屈,去年明明说好的,今年怎么就变卦了!

    因为堵车的缘故,本来是半个小时的时间,结果开了四十几分钟才到顾家老宅。

    简水澜将车子停好,很快就下了车,顾琉笙见此也立即下车跟了上去,走到她的身边拉住了她的手。

    看到简水澜要甩开他的手,立即出声,“爷爷很担心我们的关系,你看他年纪这么大了,还要为我们小辈操心有些说不过去吧,不过就是牵个手让他暂时松口气!”

    她用力甩开了他的手,眼里都是对他的不满与反抗。

    “别拿爷爷压我,顾琉笙,我们要离婚的事情,顾家上上下下都知道,没必要去隐瞒,爷爷也很清楚这事,我知道爷爷不希望我们离婚,但是我们离婚,势在必行!”

    她现在最头疼的就是朗月的问题,不管她躲在哪儿,只要朗月还在,那么自己的信息就暴露出来了,特别是怀孕的事情怕是隐瞒不久了。

    她打算利用这几天,等到秦筝回来,跟她正式告别,她就离开燕城。

    与她交谈中最经常提起的就是离婚两个字,顾琉笙虽然觉得气愤但也没有办法打消她这个念头。

    “只要我不离婚,我就不相信你可以离得了!”

    “你以为你可以一手遮天?”

    简水澜嘲讽,但不可否认在燕城他确实可以一手遮天。

    “你可以去试试看,我倒是想看谁敢给你办理,况且我若是不去你自己一人怎么办理?请律师的话更别提了,没有人敢接我的离婚案子。”

    他轻扯薄唇一笑,又说,“不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这个时间点,他们也都该等急了!”

    等到他们两人来到餐厅的时候,果然已经大大小小将长长的大餐桌给围绕满了。

    顾老爷子的身边空了两个位置,顾琉笙带着简水澜走了过去。

    “很抱歉,来晚了!”

    简水澜也冲着几个长辈打过招呼,抱歉一笑。

    “这个时间点,路上堵车了。”

    顾老爷子点头,“行了,回来就好,吃饭吧!有什么事情等到饭后再说。”

    难得这么一大家子凑在一起,而且凑得这么齐,看起来比过年的时候还要热闹。

    顾老爷子本来是该高兴的,但又想到自己的孙子要被离婚了,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他先动了筷子,一大群晚辈这也才动了筷子,这个时候,顾老爷子用公筷给简水澜夹了一块鸡腿。

    “多吃点儿,看你这几天没有回来这边吃饭都饿瘦了,这么瘦怎么给阿笙生孩子?”

    简水澜一愣,这个潮老头一心想着抱重孙子,想到自己对他老人家的隐瞒,便有些心虚。

    她勉强一笑,有些牵强地开口,“爷爷您是知道的,这”

    顾琉笙很快接话,“爷爷放心吧,我们夫妻很努力在制造孩子的!”

    一群人知道这一对小夫妻正打算闹离婚,此时也没人敢接什么话,担心触怒了老爷子。

    对于顾琉笙的回答,顾老爷子还算满意,“有这样的心思就好!”

    最后面坐着的顾琋突然出声,“大嫂,你这是要生小宝宝了?”

    简水澜听到顾琋的话,立即摇头,“没有的事,小孩子赶紧吃饭才会长个子!”

    顾四夫人笑了笑,“也该是时候生个孩子了,你们结婚也都已经一年多了!”

    目前为止顾四夫人对于他们家的状况还是很满意的,老大家的小辈正要闹离婚,老二家的乱成一团糟,老三家都活了半辈子了还不讨个媳妇,倒是他们家目前还风平浪静的。

    顾琉笙再次点头,“四婶放心,我们一直都在努力,孩子的事情也是急不来的!”

    顾四夫人立即应道,“可不是,你们也别太着急,孩子的事情还真得顺其自然!”

    一顿饭下来,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结束。

    简水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敢吃得太多,特别是二婶与四婶是当妈的人,就担心自己有什么异常被他们发现。

    幸好江姨考虑到她手臂上的伤势,在她面前摆放的除了她喜欢吃的烤翅,还有一些比较清淡的菜。

    而几道鱼都放得距离她有些远,倒是闻不到腥味。

    还算安稳地吃过了饭,一群人就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各自找了位置入座。

    顾琉笙最先发言,“我知道在座的应该还有人不解我为什么突然将琉璃逐出顾家,报纸上的声明虽然也放了一些琉璃的罪行,但毕竟牵扯到我们顾家,所以都是一笔带过,并不详细,那么今晚我就给你们说说我为何坚持要将琉璃逐出顾家还有交给警方处理。”

    顾二夫人今晚出来,自然是为了琉璃的事情,此时听得顾琉笙终于入了主题。

    “阿笙,你倒是给我们说说,琉璃是犯了多大的错误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她可是你的堂妹,是你看着长大的孩子,你比谁都了解她的性子。

    报纸上一笔带过的琉璃的罪状,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看现在琉璃伤得这么严重,若是不好好接受治疗的话,她就真的毁了!”

    到现在,她还抱着很大的希望,毕竟在顾家没有人比顾琉笙更在乎琉璃了。

    他们一起长大,五年前琉璃车祸两条腿差点儿就保不住,那时候琉璃寻死觅活的。

    还是顾琉笙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会让她重新站起来,而他也确实做到了!

    顾琉笙想起琉璃所做的一切,冷笑了声,“她早就将自己给毁了!”

    顾晋晗知道自己的母亲有些失态了,连忙出声,“妈,你听大哥怎么说的!”

    顾二夫人只好沉默下来,但看到顾琉笙这一副强硬的态度,觉得让琉璃回顾家怕是艰难。

    顾琉笙走到简水澜的身边坐下,抬手握住了她放在腿上的手,见她挣扎了几下,却还是用了点儿力气控制住,知道这样的场合,简水澜不好发作,只得随了他去。

    果然在这样的场合里,这个女人还是给他面子的,顾琉笙不动声色地在心里感到高兴,随即缓缓出声,“其一,五年前琉璃的车祸是她自己策划的,目的是为了不与黄家联姻,还有一点你们后来也该知道琉璃对我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这一件事情是她亲口承认!”

    除了简水澜之外的其余人听到这话的时候,一个个都不可置信地看向顾琉笙,就是顾晋晗都有些不相信一个女人对自己真的可以这么狠!

    顾二夫人来此之前是上了妆的,可是听得顾琉笙这么说,脸色煞白一片,妆容都掩藏不住她脸色的苍白。

    “阿笙这是真的吗?怎么可能琉璃怎么会这么做!”

    顾琉笙没有理会她,也没理会众人的吃惊,“其二,琉璃多次陷害我的妻子,如今我掌握到证据并且听到她亲口承认的有纪家酒会上,琉璃让杨晨买通了一个女侍者在监控死角的地方推了小澜一把,这一则视频网络上有,想必你们当中不少人都看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