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5章、你以为琉璃的事情现在解决了,我就会回心转意吗?
    顾琋很快点头,“我看到了,我们班的同学还笑话我呢!”

    顾晋晗、顾璟、顾晋曦等人也表示已经看到。

    今日虽然是客人,但毕竟住在顾家,所以华楚楚也参与了这个家庭会议,她轻轻颔首。

    “确实是看到了,三叔为此还觉得水澜不懂事!”

    顾安歌被华楚楚这么当众点名,便有些挂不住面子。

    “当时我就是觉得都是顾家的事情,有什么事情关门起来说就是,没必要放到网络上让他人笑话我们顾家,我自然也没想到这幕后之人是琉璃,亏我还真白疼了她这么多年。”

    想着话都已经被华楚楚挑开了,顾安歌看向简水澜,“水澜,三叔还真要为这事情跟你道歉,当时我也不清楚还有这样的内幕,抱歉了!”

    简水澜摇头,“无妨,当时只是受不得那样的委屈就将视频发上去了,心里想着幕后之人应该是琉璃,但毕竟那时候我也没有证据,算起来也确实是我做得不妥!”

    顾琉笙握紧了简水澜的手,“此事,也怪我识人不清,当初还让你在酒会上丢脸了!”

    简水澜忍住想要甩开他手的冲动,毕竟这么多人在,弄得场面不好看对她也没好处。

    看到简水澜一声不发地坐直了身子,顾琉笙知道这样的场合,她还是懂得隐忍。

    难得可以这么亲近她的机会,顾琉笙又怎么可能会错过。

    “其三,琉璃生日宴会当晚与杨晨准备好一切,自己跳海来污蔑是我的妻子推她下海,我的妻子当时并不知道是琉璃在陷害她,当时就跳下海里救人,若不是我找到她,她差点儿就溺死在大海里!”

    顾琉笙看向脸色不好的顾二夫人,“至于这一段监控视频,二婶也是亲眼目睹的!”

    众人无话可说,顾琉笙又接着说出琉璃的罪行,“其四,也就是她最为恶劣的行为,没想到琉璃收买云盛想要毁小脸的脸,事发之后我就让人去查,所有的疑点都指向我的母亲。

    可最后杨晨坦白一切,并且已经得到琉璃的承认,是她收买了我母亲那边的人,也就是林桥,她想要将所有的疑点都转到我母亲那边,那就是栽赃嫁祸!”

    他捉住简水澜的右手,露出小臂上依旧缠着的纱布。

    “这伤你们一定不会陌生,就是琉璃指使云盛所伤!已经好些天了但到现在尚未拆线,如果当时不是水澜用手去挡住刀锋,加上我给她安排的保镖出现及时,只怕她的脸就要被琉璃恶毒的手段给毁了!”

    简水澜趁机收回了手,并且朝着一旁的位置挪了点儿,然而旁边已经没有位置了。

    一直沉着脸没有出声的顾老爷子,听到这话的时候脸色更是阴沉着。

    “我早就说过了琉璃并非顾家的种,就该离开顾家,若是早些年让她离开,岂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

    顾琉笙知道自己理会,诚挚地道歉,“爷爷,这事情我也有一定的责任!”

    顾老爷子重重一哼,能没有责任吗?

    现在自己的老婆都想着离婚了。

    顾琉笙看到简水澜避开了自己,也就没有再勉强她。

    “其五,琉璃从楼梯上滚落下来,她自己也承认了是她想要陷害小澜,自己从楼梯上滚落下来的,没想到那时候我回来得那么及时,看到的是小澜将她推下来的场面。

    但其实是琉璃抓住了小澜小臂上的伤口,小澜吃疼去推开她的手,于是琉璃就借势滚落下来,不惜付出自己的双腿也要污蔑小澜!”

    说到这里,顾琉笙想到自己那一天的行为,真诚地朝着简水澜望去。

    “在这里,我也要跟小澜说一声对不起,那一天没有第一时间相信你,虽然不是不信任,但总归是伤害到你了!”

    简水澜没有回应他的话,这些天,顾琉笙的道歉太多,然而伤害已经造成,又能如何?

    顾晋晗冷冷一笑,“我早就觉得琉璃不是个好东西了,如今赶出顾家也好!”

    顾晋暄也点头,表示赞同,“这个女人来了顾家享受着千金小姐的生活,却没想到做出如此恶毒的事情,五年前的车祸竟然是她自己造成的,真是让震惊且心寒,亏得我父母将她当做自己的女儿疼爱,结果她都做出了什么!”

    顾晋曦想到这些年来跟这么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就觉得丢脸。

    看到坐在旁边的母亲苍白的脸,还有不可置信的神色,他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妈,琉璃既然犯下了这么多的错事,你也无需再为她辩解什么了,爸爸当年就不该将她带回我们家的,看看我们家多少次为了她的事情都闹成什么样子了。

    如今她被逐出顾家交由警方处理,也是她罪有应得,她都能对自己痛下杀手,若是再让她回来顾家,还不知道将来要发生什么事情!”

    顾二夫人一脸的茫然与心痛,她是怎么也想不到五年前的车祸是琉璃自己策划的,还有这一次竟然还收买了云盛想要毁简水澜的脸。

    如今还不惜再次利用自己的双腿污蔑简水澜,她看着长大的孩子,怎么会变成这么可怕的女人!

    她想起那一天给简水澜的那一巴掌,如果不是她简水澜的错,那么她就打错人了!

    顾二夫人看向顾琉笙,“阿笙,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在里面,琉璃也是你看着长大的孩子,她怎么可能会变得如此坏,不可能的!

    这么多年来我悉心教导她,虽然一开始我很难接受她的存在,可到底是我养着长大的,她的脾性我还是清楚的,她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

    顾琉笙一下子就想到之前顾二夫人不分青红皂白地甩了简水澜一巴掌,神色不禁冷了几分。

    “二婶要是觉得这其中有误会,那么你大可自己去找琉璃问个清楚,或者去警察局问清楚,据我所知,前天警察局就已经做了笔录,琉璃也承认了一切!”

    一旁看好戏一样的四夫人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扯唇一笑。

    “想不到这个琉璃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竟然有这么狠毒的心肠,亏得顾家这些年这么对她,所有的好东西都往她面前摆,也亏了阿笙这么疼她,可她竟然不知道感恩,五年前的车祸是她自己造成的还寻死觅活地,这个女人演技还真不错!”

    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有些晚了,而且说真的今天这些事情跟他们这一房也没多大关系,便道,“爸,阿笙,时间有些晚了,我们一家子就先回去,平常这个时候小琋也差不多要睡了,孩子还小,我们就先带他回去睡觉。”

    顾安然听到妻子这么说,又看了一眼精神还不错的顾琋也说,“是啊,小琋还小习惯早睡,琉璃的事情都已经做出了决定,况且这些也是他罪有应得,阿笙的做法我认可!”

    顾琋嘟着嘴,难得这么多人凑一起热闹着,却要让他回去睡觉,于是拉住了顾璟的手。

    “哥,我们晚点儿回去好不好?这边多热闹,一会儿我们还打牌,而且大嫂也都在呢!”

    顾璟瞥了一眼小他好几岁的弟弟,笑了笑。

    “平日里这个时候你确实差不多要睡了,回去吧,爷爷他们也能早点儿休息,你要是想过来,我明天再带你过来玩!”

    于是顾安然一家就先回去了,一家四口上了车子,顾四夫人看向顾安然,目光中带着警告的意味。

    “我可告诉你在外头别想着沾花惹草,你看看老二家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一个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还多出了一个私生子,早前被认为的私生女如今还堕落成什么样子,简直就是丢我们顾家的脸面。

    看看阿笙他们夫妻都被她弄成什么局面了。安然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我就带着两个孩子回娘家住!”

    看到顾二夫人那一副样子,她可不想走向她那一条路。

    自己的男人不好好地调教好,吃亏的还不是自己!

    顾安然看到自己妻子眼里的警告,立即讨好一笑。

    “咱们结婚这么多年来,我可曾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行了,别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不过二哥那边的事情确实棘手,一家子都乱成什么样子了,据说从二叔出事到现在爸也没去看过他,也不知道爸是个什么态度!”

    刚才在屋子里还挺精神的顾琋,一上车子就无精打采地靠在顾璟的身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顾璟看到已经睡下的顾琋给他调整了下舒服的姿势,这才看向开车的父亲。

    “爸,妈说的是,二叔还真就是惹上太多的女人所以一家子才乱成这样,你可真别给我弄出什么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你看看现在二婶都成什么样子了,据说那个私生子的事情被暴露出来,二婶在医院里与二叔大闹了一场,回去就病倒了,要不是今晚上大哥解释琉璃的事情,估计二婶也不会出现!”

    不过他倒是有些好奇那个无端多出来的堂兄,据说与晏家的人走得近。

    顾安然笑了笑,“放心,我就你们两个孩子,行了,都别吵我了,我得好好开车!”

    顾四夫人这才满意了,对于这个丈夫她还是挺满意的,最起码对她还算忠诚。

    顾安然一家回去之后,顾晋晗三兄弟也带着深受打击的母亲离开了顾家老宅。

    少了这么一大拨人,客厅里一下子就安静了许多,华楚楚看了一眼时间,她习惯早睡。

    “时间有些晚了,我去睡觉了,爷爷,你也早点儿休息!”

    看到还坐在一旁的顾安歌,她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凑了过去在他的脸上落下一吻,“三叔,晚安!”

    顾安歌被她这么突袭给吓了一跳,等到他怒目看向华楚楚的时候,她已经迈着修长漂亮的双腿朝着外头走去,留下一缕淡雅的清香。

    他只有一脸的无奈,这个丫头近来越发大胆了!

    顾安歌还是有些尴尬的,毕竟在自己的长辈与小辈被一个女人如此调戏,不过他很快出声,“时间确实不早了,你们也就别回西江月圆了,今晚你们夫妻就在这里住下吧,你们爷爷好久没跟水澜吃早餐,这几天一直念叨着,既然来了要不就多住几天!”

    顾老爷子也点头很快就下了决定,“都快11点了,确实已经很晚,你们就不要回去了,留在这边住一晚,既然你们一开始想着离婚的事情是因为琉璃,如今这个障碍已经清除,我想你们也没有再离婚的理由,那就好好过日子吧!”

    顾老爷子不乐意多说,起身就要离开。

    顾安歌看到简水澜就要出声,很快起身搀扶着他。

    “爸,我送你回房去!”

    顾老爷子点头,“走吧!”

    偌大的客厅里一下子就剩余他们两人,简水澜一直想说话,但他们压根就没跟她机会。

    等到他们离开了之后,简水澜便起身朝着外头走去,顾琉笙见此,很快追了上去,拉住了她的手。

    “小澜,这么晚了还去哪儿?我们回房休息吧!”

    简水澜很快就甩开了他的手,“琉璃的事情是解决了,但是曾经的伤害与不信任依旧存在,你以为琉璃的事情现在解决了,我就会回心转意吗?顾琉笙,我们都是要离婚的人了,我留在这边并不适合,正好我自己开了车子过来,再晚也无需人送我回去。”

    也因此,这一趟过来她坚持自己开车,就是为了防止被留在这边,都已经是这样的状况了,她不适合留下。

    眼里那么深的戒备,完全刺疼了他的眼。

    “爷爷这么大的年纪了,难得有个要求,你就不能看在他对你好的份上同意留在这边一晚上?爷爷抱重孙心切,你也是知道的!”

    “既然你我都清楚最后的结果,何必给他希望呢!”

    她没有留恋地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顾琉笙很快追上,强硬地拉住了她没有受伤的手臂。

    “小澜,我们之间还没有到这样的地步,我承认之前我有错,但能不能看在这一段时间里我的表现,给我一次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