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小澜,我跟谁睡在一块儿,你都不介意?
    简水澜烦死了这么拉拉扯扯的状态,她看着被顾琉笙扯住的胳膊,怒目瞪他。

    “你给我放手,顾琉笙,你到底要我说多少次才肯放弃?当初你一次次地不相信我的时候,就应该预见了结果,我在琉璃那边吃过太多的亏。

    可是这些都是你给她的纵容,难道我就要因为你醒悟了就原谅你?那如果下回再出现一个琉璃呢,你要我怎么办?”

    “不会了,之前是我眼瞎才会去相信她,维护她,但自从知道她所犯下的错误,我就悔过了,我也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可置信琉璃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女人!”

    说到这里,他放低了姿态,“小澜,今晚就留在这边吧,爷爷不会轻易放弃的,他很想我们好好的在一起。”

    简水澜压根就不想再听他说话,狠狠拽开他的手,朝着外头走去。

    一直走到了外头的时候,就看到前方不远处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背对着他们站得挺拔。

    这个时候,简水澜才明白顾琉笙所言,爷爷果然不会轻易放弃。

    他知道她会想要离开,所以在这边等着?

    这个潮老头,难道还不知道自己的孙子,有多么恶劣吗?

    这个时候,顾老爷子缓缓地转过身,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那一对极为登对的夫妻。

    “这么晚了你回房去休息,这是又打算离开?爷爷年纪这么大了,你们还要让我操心不成?阿笙,不是爷爷说你,都这么晚了还让这小丫头去哪儿?”顾老爷子索性先发制人。

    顾琉笙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爷爷,我这就带着小澜回房,放心吧,今晚我们不走!”

    简水澜翻了个白眼,这个潮老头倚老卖老真的好吗?

    “爷爷,你知道我”

    然而她尚未说完,顾老爷子就已经打断了她的话,“我只知道这么晚了还开车回去,万一半路上出了什么事情,我这一把年纪可承受不了,况且阿笙还是我们顾家的掌权人!”

    说完,他气呼呼地走了,一点儿都不想给她反驳的机会。

    心里却是暗暗骂着:这个臭小子,追老婆,也要他来帮忙!

    顾琉笙无奈地看着身边的女人,“爷爷都这样的态度了,再回去就有些不好了。”

    他知道老爷子这是在给他创造机会,如果今晚上简水澜执意要走,他也会跟上。

    但回到西江月圆依旧是睡各自的房间,但如果在这边的话,爷爷一定早就交代下去了。

    都到这个地步了,简水澜自然也不糊再离开,反正明天的早餐是要在顾家老宅吃的。

    于是什么话也没说,朝着他们的房间走去。

    顾琉笙看到她终于妥协,忍不住松了口气。

    看来还是爷爷的权威有效果,想到这里,不禁笑了下,很快追上了简水澜。

    然而简水澜在进入房间之后,很快就要将房门关上,若不是顾琉笙留了个心眼只怕就要吃上闭门羹。

    在简水澜进去之后迅速要关上门的那一刹那,他眼疾手快地伸出了手抵上就要关上的门。

    看到简水澜使劲地推了几下门都没有关上,他勾起一笑。

    “这是我们的房间,你不让我进去,那我今晚该怎么办?”

    简水澜冷哼了声,“我们现在的关系不适合睡在一起,不想我连夜赶回西江月圆的话,那就给我滚开,这边是我的房间,至于你睡哪儿,与我何干?”

    看到她几次想要将门给关上,顾琉笙就是堵在那边不动,一手撑着门板。

    “咱们是夫妻,自然是要睡在一起的,你看我们都这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睡过,如此一来实在不利于夫妻和睦,爷爷一定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今晚才会强硬地将我们留下来。”

    “等离婚之后,你想跟谁睡一块儿,我都不会去阻止你,但是现在你想进来,门都没有!”

    她使了力气想要将房门关上,奈何顾琉笙那一只手一直抵在门板上,她死活推不动分毫。

    听到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顾琉笙一张脸就阴沉了下来。

    “小澜,我跟谁睡在一块儿,你都不介意?”

    既然离婚之后她不会介意,他更是不会跟她离婚了!

    “有什么可介意的?到时候咱们都没关系了,男婚女嫁也是正常事!”

    “所以你这是已经找到了下家?”若不是如此,怎么会这么强烈地要与他离婚?

    一下子顾琉笙就想到了应寒,气息顿时冷冽开来,质问她,“你找到的下家是应寒?”

    简水澜直接白了他一眼,觉得与他果然有好几个的代沟!

    “跟你没法子沟通,你让开,我要睡了!”

    顾琉笙哪儿如此容易放弃,直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便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简水澜看到他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进来,冲着他的背影只想龇牙咧嘴。

    浴室的门并没有关,没一会儿就传来了水声。

    简水澜看到他洗澡竟然不关门,便有些头疼起来,这个男人怎么就如此厚颜无耻,洗澡老是不喜欢关门的!

    行,他想睡这间那就给他住,反正隔壁还有好多空房。

    简水澜在衣帽间换了一身睡衣就离开了房间,隔壁的房间她前几天才住过。

    只是这一次却是怎么也拧不开门把,竟然被反锁了!

    她不死心地又朝着一旁的房间走去,发现又一间被反锁的。

    连续尝试了好几间,每一间都被反锁的。

    很快冷静下来,觉得这一定是爷爷的主意,他都能在外头守株待兔了。

    肯定吩咐江姨将这些房间的门都锁上,目的就是撮合她与顾琉笙,估计上回他们分房睡的事情被爷爷知道了!

    简水澜很快给江姨打了个电话,“江姨,麻烦你带着钥匙过来一趟。”

    “少夫人,这可是老爷子的吩咐,我可不敢,少夫人还是快回房睡觉吧,别为难我这个老婆子了,还有啊,给男人点儿颜色瞧瞧是应该的,但别冷落了大少爷太久。”

    说完江姨就挂了通话,简水澜就这么盯着屏幕,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生气。

    这些人没看到他们都要离婚了,怎么还一个个地

    简水澜最终回到了房间,而这个时候顾琉笙已经洗完了澡。

    看到他一丝不挂地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样子,她觉得有些无法接受,这个男人是不是又抽风了!

    不过不可否认,那身材是真的好!

    她不动声色地将目光从不该看的地方挪开,直接将床上唯一的一条被子抱到了沙发上。

    打算在沙发上窝上一晚,等过了明天,她就回去西江月圆住着。

    顾琉笙看到简水澜的反应,笑了下,揶揄了句,“刚才看哪儿呢!”

    “不要脸!”她直接骂了一句。

    “老婆都快不要我了,我还要脸做什么?”

    见简水澜抱着被子窝在床上,背对着他,压根就不想看他一眼,顾琉笙有些无趣,还是走到了衣帽间找了一身睡袍穿上。

    许是为了防止他们不睡在一起,房间里就准备了一床被子,此时被简水澜抱走之后,他只能干巴巴地躺在床上,房间里开着冷气,他倒是不觉得冷。

    很快就关上了灯,房间里陷入一片黑暗。

    顾琉笙却没有睡意,一直在等。

    而简水澜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被子,温度很舒适,虽然一旁额大床上还躺着个可能不怀好意的男人。

    但一躺下来就有了睡意,所以没一会儿倒是就睡着了。

    顾琉笙以为简水澜会玩一会儿手机的,黑暗中他一直在等,然而那边并没有光亮亮起,倒是一直都安静着。

    他想着该不会这么快就睡着了?

    按照以往,简水澜很少这么早睡的,不过了0点绝对不睡,宁可躺着也要玩手机。

    今天怎么就没有动静了,该不会是在防备他,然后装睡?

    顾琉笙觉得很有这个可能,此时也不敢有别的动静,就这么安静地等候。

    一直到半个小时之后,他终于放轻声音出了声,“小澜,你睡了吗?”

    他静听了些时候,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想着应该是真睡着了。

    于是打开了床头灯,看向沙发的方向,简水澜躺在沙发上似乎睡着了。

    他放轻了动作下了床,朝着她走去,站在她的身边静默了些时候,发现没有任何的动静,这才松了口气,心里还有点儿窃喜。

    这个女人虽然看似防备他,但能在他的身边睡得这么香,看来并非如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抗拒他。

    其实他不知道简水澜自从怀孕之后,经常感觉到疲惫,特别是这几天都习惯0点前入睡。

    站在一旁观察了些时候,感觉到她的呼吸平缓绵长,才确认她是真的已经睡下了。

    顾琉笙看了一眼时间,都尚未0点,她今晚倒是睡得早。

    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将她连同身上的被子一并抱了起来,朝着那一张大床走去。

    将她轻轻地放在了床上,期间简水澜睡得很沉,只是翻了个身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便又沉沉睡了过去。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她所防备的男人,从沙发上移到了床上。

    顾琉笙很满意,掀开被子,也躺了进去,顺手将身边的女人捞到了怀里。

    好几天没有抱着这个女人如睡,此时一碰上,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并且有些蠢蠢欲动。

    但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并不适合对她做出什么事情,否则吵醒了她,只会得不偿失。

    纵然好几天没有得到纾解,但顾琉笙还是硬生生地憋住了,就是暖玉温香在怀,让他难免心猿意马起来。

    他将脸庞挨在她散发着馨香的发丝里,深深地呼吸着,以此缓解自己。

    顾琉笙一晚未眠,一晚上都在感受怀里女人的存在,特别是简水澜翻了几次身,可最后直接趴在了他的怀里,一双手还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让他特别受用。

    天亮之后,顾琉笙才有了睡意,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肚子被踹了下的时候才醒来,简水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床上已经够震惊了。

    当看到他们两人竟然相互抱在一起的时候,想也不想直接给了对方一脚。

    反正她是不可能半夜摸上来的,那么就一定是顾琉笙趁她睡熟的时候将她抱过来的!

    顾琉笙看着坐在一旁怒目瞪他的女人,捂着被她踹疼的肚子干脆先发制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昨晚上不是睡在沙发上吗?”

    而后看着身上的被子,突然就笑得意味深长,“该不会夜里怕我冷舍不得,就给我送来了被子?”

    简水澜看白痴一样地盯着他看,最后什么也没说,直接就下了床,朝着卫生间走去。

    顾琉笙见她情绪没有多大的波动,反倒有些挫败感,他坐起身子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十点了。

    他还真很少睡到这么晚,不过他是天亮之后才睡的。

    他下了床朝着卫生间走去,才发现里面被反锁。

    “小澜,开门,咱们一块儿梳洗好不好!”

    他们夫妻之间哪儿需要这一道门,不过想到简水澜脸皮薄,也就没了拆门的冲动了。

    里面并没有她的回话,只有抽水马桶的声音。

    简水澜没有理会外头的敲门声,冲了马桶之后,慢悠悠地走到了洗手盆对着镜子开始刷牙。

    心里想着都这个时候了,估计想要回西江月圆也不行,爷爷一定会想法子留她吃午饭。

    刷牙洗脸她就花了将近半个小时,慢悠悠地走了出去,果然看到顾琉笙就在外头等候。

    她看都不看一眼,就朝着衣帽间走去,顾琉笙苦笑了下,便也进了浴室。

    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出来,她没有等顾琉笙就直接离开了房间。

    等到顾琉笙梳洗完之后,房间里已经没有了简水澜的踪影。

    但知道她还在这边就好,他很快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也离开了房间。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十点半,早餐早就收了起来,不过顾老爷子难得在客厅里看报纸。

    看到简水澜走过来,很快就吩咐也留在客厅的江姨。

    “小江,去给小丫头他们准备些早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