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未婚的时候他分明惜字如金,怎么婚后就这么啰嗦了!
    简水澜都已经醒来了,他孙子一会儿肯定也过来,想到他们睡到这个时候,顾老爷子就忍不住高兴。

    昨晚上他孙子肯定是得手了,他们祖孙里外应和肯定没有什么办不到的。

    江姨很快点头,倒了一杯白开水给她。

    “少夫人先喝杯温开水,我去准备早饭,已经这个时候了,多少先吃一些,一会儿就要准备吃午饭了。”

    简水澜接过她手里的杯子,“我知道了,多谢江姨!”

    江姨笑了笑,很快就离开了客厅。

    没一会儿顾琉笙也走了过来,当看到简水澜那一身打扮的时候,忍不住就翘起了唇角。

    他们夫妻还真是心有灵犀,事先并没有打招呼,可是选的都是同一个系列同一个颜色的衣服。

    这是今年最新款的休闲情侣装,也是早前简水澜让人过来特别订做的。

    简水澜也看到了顾琉笙那一身打扮,当即就恨不得去将对方的衣服给扒了。

    怎么会这么刚好的选了同一个款式的?

    早知道当初就不该订做情侣装了。

    顾老爷子看到走来的顾琉笙,觉得那一身衣服有些眼熟。

    目光在他与简水澜之间来回了下,一脸的恍然大悟,随即心情更是好了几分。

    “呦,看来你们小夫妻是和好了,衣服都穿一样的,真不是我夸,在燕城还真找不到比你们还般配的人了!”

    简水澜还是忍不住泼了一盆冷水,“爷爷误会了,这不过是巧合罢了!”

    顾琉笙很快接话,“嗯,是巧合,但也是心有灵犀!”而后走到简水澜的身边,笑看着她,“这一身打扮真好看!”

    浅蓝色竖条纹短袖衬衣,穿在她的身上衬得皮肤白皙如雪,一条深色七分裤穿在她的身上,只让人感觉到双腿纤细修长,而且特别笔直。

    简水澜没有同他说话,而是朝着顾老爷子望去。

    “爷爷,早上晚起了,中午我留在这边陪您吃一顿饭吧,不过吃完之后我要回去一趟西江月圆,打算下午去一趟画廊。”

    画廊的事宜她打算交给秦筝,让她有时间帮忙打理。

    画廊那边现在差不多已经上了轨迹,而且画源也有,所以她并不担心画廊的运作。

    顾老爷子本想留她下来,但听得她要去画廊也就没有意见,只轻轻颔首。

    “好!”

    一说到画廊,顾琉笙就来了话题,“小澜,之前说了我那边要跟你画廊合作,估计再过几天就要开始,到时候由你这边提供画,数量不少,不知道你那边现在又画源没有?”

    毕竟是生意,简水澜也不想错过赚钱的机会。

    “放心,到时候我会让画廊的员工跟进!”

    顾琉笙轻蹙了下眉头,“我更希望你可以亲自跟进,毕竟这一次我们需要的画不少!”

    简水澜没有理会他,直接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在她的位置上入座,拿着手机把玩。

    顾老爷子看到他们的关系还是这么僵硬,便有些恨铁不成钢,拿着拐杖敲了几下顾琉笙的腿,示意他赶紧过去。

    不过知道简水澜中午会留下来吃饭,他也就不着急了。

    顾琉笙被拐杖敲了几下,瞪了一眼顾老爷子,便很快朝着简水澜的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江姨亲自推着餐车走了过来,将早饭一样样地端上桌。

    “都快中午了,你们夫妻两人别吃得太多,一会儿就要吃不下!呦,今天你们穿得还真好看!”

    顾琉笙被说起穿着,便有些得意起来。

    “那是自然,我也觉得挺好看的!”

    江姨忍不住笑,不过看到简水澜那一张没什么表情的脸,便知道他们夫妻之间还存在问题,她轻叹了声,推着餐车离开了餐厅。

    顾琉笙盛了一碗粥递给她,“这粥看起来熬得不错,你喝一碗再吃点儿别的,都这个时间点了别吃得太饱,江姨知道我们中午留在这边,一定会亲自下厨烧你喜欢吃的菜。”

    看到顾琉笙又开始献殷勤,简水澜冷哼了声,“我自己没手吗?”

    说着自己盛了一碗粥,一口一口地吃着,被拒绝了,顾琉笙也不难过,便就着自己盛的那一碗吃了几口,而后给她夹了几道清脆的小菜。

    “这是江姨自己腌制的脆瓜,特别脆,你尝尝看,你要是喜欢吃,一会儿我们回去多跟江姨要几样。”

    菜已经夹到她面前的一只小碟子上,简水澜看着那一道脆瓜看起来很清脆的样子,也有些忍不住。

    她平常就很喜欢吃一些腌制的脆瓜,但毕竟是外头腌制的也不敢吃太多了。

    夹了一块吃了起来,果然入口爽脆,还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甜味,特别可口。

    她吃了一块之后觉得味道确实很不错,刚想着再夹一块的时候,顾琉笙将自己面前那一叠脆瓜挪到了她的面前,笑问,“很不错吧,江姨腌制的脆瓜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吃。”

    简水澜又吃了一块然后就再也不夹了,她就是不想给这个男人好脸色看。

    顾琉笙见此,明知道她喜欢吃却还要忍着,便夹了一块放到她的碗里。

    “喜欢吃就吃,何必为了气我,就要忍住自己的口腹之欲?”

    简水澜瞪了他一眼,“能不能安静地吃饭?”

    这个男人吵死了,未婚的时候他分明惜字如金,怎么婚后就这么啰嗦了!

    “虽说食不言寝不语,但吃饭的时候说点儿话,有利于夫妻感情的增进,况且我们顾家也没有这样的规定,所以吃饭的时候适当说一些话的。”

    而后又将自己面前的一叠小菜推到她面前,“这一道青菜烧得很不错,色泽好看,味道也好,很适合你吃。”

    正说着,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铃声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正在合作的海家千金来的电话。

    海家千金倒是很少直接给他电话,这个时候突然给他电话,估计是有急事,他很快接起。

    “顾总,下午有一场会议,是关于合作方面的,希望顾总可以参加。”

    牵扯到工作上的事情,顾琉笙自然不会迟疑。

    “好,时间、地点、会议地址与会议内容,麻烦跟我的助理说一声,我下午会准时参加。”

    “好!一会儿我会直接让我的秘书跟黎助理联系,那么我们下午再见!”

    “再见!”

    结束通话之后,顾琉笙看向简水澜,“下午有场会议要参加,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去画廊要是没什么事情就回早点儿回去,晚上我会回家吃饭。”

    一句回家,让简水澜的心微微一颤,随即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慢慢地喝着粥。

    回家,那里还算是他的家吗?

    **

    吃过午饭,简水澜就离开了顾家老宅。

    顾琉笙因为下午有会议,所以也早早到了公司准备。

    顾老爷子吃过午饭就回房休息了,一直等到下午三点的时候,顾家老宅来了个客人。

    江姨端来了果汁,递给他的时候细细地看着对方的容貌,发现还真像!

    与顾安扬的相似度其实并不高,但是与顾晋晗的眉眼几乎可以说是同一个模子印刻出来的,甚至比顾晋暄与顾晋曦还像顾晋晗,看来这个人还真是顾安扬在外头的私生子。

    唐卿来到顾家老宅的时候,神色淡然地扫过顾家老宅,眼里闪过一抹嘲讽。

    顾老爷子进了客厅,看到唐卿的时候,目光如江姨一般都放在了他的眉眼上。

    看来真是他们顾家的种,与顾晋晗有几分相似,但与顾安扬并不大像。

    顾老爷子走了进去,将拐杖往一旁放着,在唐卿的对面入座,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对方。

    唐卿倒是大大方方地让对方观察着,唇角勾起够一抹薄凉的笑意,看向顾老爷子。

    想了想毕竟自己是晚辈,还是喊了一声,“顾爷爷!”

    “你就是唐卿?”顾老爷子问他。

    唐卿点头,“是,我就是唐卿,顾爷爷请我来顾家,该不会是想让我认祖归宗?”

    顾老爷子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问了一句,“你母亲是谁?”

    “这很重要吗?”唐卿反问。

    听到唐卿的质问,顾老爷子的眼里闪过一抹不悦。

    “连你的母亲是谁也不能说?”

    唐卿笑了下,无所谓一笑,“顾爷爷要是想知道我母亲是谁的话,大可去问我的父亲,也就是你的亲生儿子,我还真不知道我母亲是谁呢,从小到大就是唐嫂在照顾我,唐嫂的存在想必顾爷爷也是调查过的!”

    能将他请来顾家,顾家人肯定对他做过了充足的调查。

    况且之前顾琉笙也一直在调查他,包括顾晋晗也调查过他。

    自从知道唐卿的存在,顾老爷子自然已经让人去调查,并且细细问过顾琉笙,不过唐卿的亲生母亲还真没有调查出来,但唐卿说的唐嫂的存在他也是知道的。

    唐卿自幼就是唐嫂在照顾,甚至这个唐嫂他们也调查过,一开始他们甚至怀疑唐嫂就是唐卿的母亲。

    但事实证明唐嫂并非唐卿的母亲,唐嫂年轻的时候也结过婚,但后来离婚了,之后就一直单身着,她自己并没有孩子,而且与顾安扬的交集几乎可以说没有。

    “你就没有问过你父亲,你母亲到底是什么人?”顾老爷子问他。

    唐卿端起果汁喝了一口,听他这么问,轻轻颔首,“问过了,但是他不曾说起。不过以我父亲风流的程度,估计这么多年过去,早就已经忘记我母亲是哪号人物了。”

    顾老爷子一下子被他这话给噎住了,顾安扬风流是事实,玩过的女人不少,说不定还真忘记了。

    但对方毕竟给他生下一个儿子,顾安扬绝对不会忘记是哪个女人。

    但他们就是查不到那个女人的存在,这一点不知为何,让他莫名感到不安。

    看到顾老爷子不语,唐卿又问他,“顾爷爷今天请我来顾家,是想让我认祖归宗?”

    顾老爷子也是看过那一份dna报告,知道唐卿确实是他们顾家流落在外的血脉,轻轻点头。

    “毕竟是我顾家血脉,回来也是理所当然,我会选个日子,举办一场宴会,宣布你的存在。既然你都已经回来了,收拾一下回你父亲那边住。

    但我要你记住,作为顾家的子孙就该有顾家人的样子,该是你的,顾家绝对不会亏待了你,不该是你的也不该去觊觎!”

    这是他给的警告,虽然是顾家的子孙,但目前顾家的掌权人是顾琉笙,这一点就不会更改。

    唐卿的事情他也了解过,是个有能力的年轻人,野心不小,但如果这一点野心是想放在顾家的产业上,他绝对不会轻饶。

    面对顾老爷子的警告,唐卿不过轻笑了声。

    “顾爷爷是担心我抢夺了顾琉笙的东西?”

    他确实是挺想抢夺他的,但荣华富贵他有了,顾家产业他没有多大兴趣,但是那个女人

    他的兴趣始终有增无减,据说目前他们正想着离婚,看来他很快就能够得到她了。

    顾老爷子看着这个眉目与顾晋晗年纪相差不大的孙子,也笑了。

    “我自然也是调查过你的本领,确实是个不错的年轻人,燕城不少娱乐这一块目前都掌控在你手里,除了燕城外地也有不少产业,说实话你也是个能干的人,但是阿笙的存在也不是人人都可超越的!”

    对于顾琉笙这个向来最受他重视的大孙子,顾老爷子还是选择了偏爱。

    这个唐卿虽然才刚见面,但是他并不喜欢这个人的性子。

    若不是他是顾家的种,顾老爷子也不想让他回到顾家,如今顾家二房那边已经乱成了一团。

    面对他的嘲讽,唐卿也不看在眼里,“顾家自然也有我想要的东西,但并非产业。我唐卿想要的东西自然是要靠自己的真本领,从旁人手里抢夺来的产业没多大意思!”

    而他想要的便只有简水澜,顾家家大业大,虽然他也有资格去继承,但他唐卿也有自己傲骨。

    对于唐卿这一番话,顾老爷子还是属于比较欣赏的,这个唐卿倒是比当初被带回来顾家的琉璃要顺眼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