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8章、真是狠心的女人,一次机会都不愿意给他
    那个被带回来的女孩子,当初他一看她的双眼,就不喜欢了。

    倒是这个唐卿还算坦荡,就是不知他想从顾家得到什么东西。

    有什么东西比顾家的产业还要吸引他?

    这个时候如果顾琉笙听到他们这一番对话,肯定能够听明白唐卿的意思。

    “你倒是有点儿志气!”

    不可否认,这一点顾老爷子还算欣赏。

    “既然你也有意回到顾家,那么从今往后就换回来顾家的姓氏,以后你就叫顾卿吧!”

    然而唐卿很快就拒绝了,“不用了,唐卿这个名字已经被喊了28年,早就习惯了!我还是继续当唐卿就好,至于顾爷爷所说的近期举办一场宴会认同我的身份,准备好了再告诉我一声,到时候我会去参加的,至于回去顾家的事情就算了。

    目前我住的地方已经习惯,并不想回我父亲的家,况且我就算是回去了,他们一群人也不会欢迎我,如今父亲一家已经乱成一团,我没打算过去当他们的出气筒。”

    这个混小子竟然还拒绝了他,顾老爷子也不是容易妥协的人。

    “让你改姓就改姓,既然身为顾家人,还姓唐算什么事儿?”

    他们顾家绝对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唐卿看向还算健朗的老人,随即点头。

    “这事情我会考虑看看。”

    考虑

    顾老爷子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别人在他面前向来只有服从。

    这个混小子竟然还想着考虑看看,这是打算不将他放在眼里?

    见顾老爷子的脸色不大好,唐卿也没有留下的打算。

    “时间不早了,我一会儿还有事,顾爷爷,我就先走了,宴会的事情等确认下来,再给我一个通知即可,告辞!”

    唐卿就这么走了,顾老爷子气得咳嗽了好几声,这个年轻人就是不将他放在眼里。

    此时江姨走了过来将桌上的东西收拾走递给跟过来的女佣,看到顾老爷子生气,缓缓一笑。

    “老爷子可别被唐卿少爷给气着了,唐卿少爷毕竟是第一次回来顾家,对顾家的人还不熟悉,等到他熟悉之后定然也会如大少爷他们一样敬重您的。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还真不相信唐卿少爷的眉眼跟晋晗少爷的这么相似,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印出来的。”

    只看一眼,就能够让人信服这个人是顾家的孙子,是顾晋晗的兄弟。

    顾老爷子冷哼了声,作为顾家孙子辈对待长辈如此无礼、放肆,这一点让他很不满意。

    到底不是在顾家长大的孩子,过于傲慢了。

    **

    简水澜从画廊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有些晚了。

    刚下了车子手机铃声就响起,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竟然是好久不见的苏焕。

    她很快接听了对方的电话,“怎么想着给我电话,还真是难得!”

    苏焕笑了下,“过些天就是琉笙的生日了,你那边可有什么主意?”

    简水澜走出了车库朝着外头走去,看着璀璨的路灯,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没有主意,也没打算参加,这几天你不在燕城,或者不大清楚我们这边的事情,我们要离婚了!”

    所以顾琉笙的生日宴会,她也没有必要参加了,而她早早准备的生日礼物也送不出去了。

    苏焕听到简水澜的话,静默了些时候,想了想才说,“你们的事情我是听说了一些,但我认为你们并不适合离婚,水澜,我明天会回去燕城,到时候请你吃饭。”

    简水澜觉得苏焕就是过来当顾琉笙的说客,但她对苏焕的印象挺好的,于是也就没有拒绝。

    “好吧,我明天也没什么事情,就在西江月圆。”

    “嗯。”

    苏焕笑了下,“然后我们顺便讨论下怎么给琉笙过生日。”

    没有给简水澜拒绝的机会,苏焕就结束了通话。

    简水澜无声一笑,将手机收了起来,想着明天到底要不要跟苏焕去吃饭。

    但是她知道在感情上自己是不会轻易妥协的,顾琉笙已经伤到了她的心。

    之前的态度如此,他现在就算想要挽回,她也不想去挽回这一段感情了。

    始终觉得出现了瑕疵,而他给予不了她想要的安全感了。

    想到这里,简水澜抬手抚上依旧平坦的小腹,反正都要离开燕城了,何必如此烦恼?

    当初就下定决心离开,现在她也不会因为旁人的几句劝告就留下来。

    她简水澜做出的决定,是不会轻易更改的。

    回到了家里,站在玄关处的地方就嗅到了一股食物的气息,然后听到了从厨房那边传来的炒菜的声响。

    简水澜直接翻了个白眼,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

    简水澜换好了鞋子直接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拉开了厨房的门。

    站在厨房门口对着那个身穿蓝色围裙的男人,不耐烦地吼出声,“顾琉笙,我说了多少遍,这边不欢迎你,你怎么就听不懂呢?你是不是想着将我从这边赶走才满意?”

    她留在燕城也没剩余几日了,他怎么就不放过她,想到这里,禁不住红了眼眶,更是下定了要走的决心。

    等秦筝一回来,她就走,可是如果顾琉笙再这么下去,她估计要熬不到秦筝回来了。

    顾琉笙回头,看到简水澜红着的眼眶,还有因为气愤而起伏的胸口。

    他几步走了过去,在她的对面站好,扯开了身上的围裙,直接将她抱在了怀里,不容她的挣扎紧紧地抱着。

    “小澜,别赶我走好不好?我很想回到当初我们恩爱的时候,这几天我做梦都想着跟你和好,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你消气,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

    别说你不想原谅我的话,也别说想要离开的话,我不会让你离开的,这一辈子我们都要在一起!”

    “这一辈子要在一起,那你之前为什么要那么对待我?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琉璃一出事,你就什么都顾不上?你说你爱我,可是我感觉不到啊!”

    泪水终于汹涌而出,简水澜疲惫地没有再挣扎。

    “顾琉笙,你放手了好不好?我们回不到当初,回不到过去了!”

    顾琉笙没有松手的打算,依旧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不会的,我们会回到当初,回到过去,回到我们还相爱的时候。那时候因为琉璃的事情我已经意识到错误,让你受了伤害与委屈,是我不对,是我处理得不好,但是你也要给我一个机会,总不能就这样放弃我吧!”

    却没想到简水澜突然安静下来,尽管脸上还带着泪水,但是她的眼里流露出来的极为冷静。

    “没错,我已经打算放弃你了,你是知道我成长过程的,一旦受到伤害就会退缩,可你明明知道,却还是选择了伤害我,所以,我也选择了放弃你。”

    她很快推开了他的怀抱,后退了几步冷冷地盯着他看,“顾琉笙,既然你不愿意离开这里,那我走,总可以了吧!”

    与其如此纠缠不休,还不如她走。

    沉默地转身,简水澜什么也没带,只是在玄关处换了鞋子便转身离去。

    被扔下的顾琉笙恼怒地盯着她离开的身影,一直到她摔门而出。

    所以,简水澜是真的打算要放弃他了!

    再也不给他机会了?

    真是狠心的女人,一次机会都不愿意给他!

    想到这个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也不知道她会去哪儿,顾琉笙很快就追了出去。

    此时简水澜正站在电梯口等着电梯,看到她立即走到了她的身边将她拉到一旁。

    “你留在这里,要是不想见到我的话,我走就是了,厨房的菜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你若是不想吃倒了也是浪费,锅里还有一锅汤差不多快好了,我已经设定了时间。”

    电梯门已经打开,顾琉笙很快迈进了电梯,回头看着还站在电梯口的女人,一直到电梯门合上。

    电梯迅速地降落,他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简水澜说的没错,他是知道她狠绝的心思,在面对云家给她的伤害。

    她能将云家的人当做敌人,就算日子过得再辛苦再累,她也从未有过想要回去云家那个地方。

    云家落魄之后,她从小住过的房子,还有简韵打拼出来的产业,只要她想,他都能帮她得到。

    可是她坚决地放弃了,因为被云家沾染过的东西,她不屑。

    难道自己也要变成和云家一样,是可以让她狠心舍弃的?

    简水澜落寞地回到了家里,来到厨房关闭了几样正在运作的电器,此时也没了吃饭的想法。

    在浴室里洗了个澡,便回到房间躺在了床上。

    她告诉自己不能心软,这个男人不能原谅!

    躺了些时候,觉得情绪逐渐稳定下来,简水澜很快下了床来到了书房,从抽屉里取出一本笔记本。

    上面记载了几个她想去的城市,最后她的目光定在了距离燕城挺远的一座城市——渝城。

    这是一座不下雪的城市,冬天不太冷,夏天也不热,据说最高气温不到30c。

    对于渝城简水澜还是有些兴趣的,那边风景怡人,气候特殊,很适合住人。

    她在那里也可以经常写生,而且很适合养胎。

    简水澜几乎是很快就下定了去渝城养胎的决心,小家伙在那样一个四季如春的城市出生也挺不错的。

    想到这里,简水澜很快就去查看机票,还有那边的酒店。

    打算先在酒店住上一段时间,然后慢慢寻找一处适合居住的地方租下来,若是有更合适的她还可以直接买下。

    渝城的房价不似燕城这般高得吓人,甚至在她的眼里还算便宜。

    她手里头的钱在渝城足够购置一套舒适的房子,并且还能剩余不少的钱。

    **

    隔天苏焕就独自回到了燕城,因为这一趟过去,发现苏燃的病情好转了许多,所以他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南青岳本来要跟他一起回来,但最后还是被苏焕给拒绝了。

    毕竟他父亲的身体不好,他担心南青岳在他面前胡说,更甚至打算住进苏家。

    万一刺激到他老人家的身体,所以苏焕直接就拒绝了。

    这一趟回来,他打算在燕城多停留一段时间,好好打理苏家的产业。

    一回来他回苏家梳洗一番,就直接来到了西江月圆,楼下的密码他是知道的。

    但来到16楼的时候,据说这一道门上的密码被他们夫妻改了无数次,所以现在苏焕并不清楚密码。

    他只好按响门铃,正在收拾东西的简水澜听到门铃的声音,很快就想到对方是谁。

    将手里的衣服折叠好往箱子里一放,她朝着外头走去,打开了门果然看到苏焕站在外头。

    苏焕冲着她一笑,“好久不见!”

    简水澜笑了笑,“请进!”

    苏焕走了进去,手里拎着一只精美的小袋子,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将袋子往桌上一放,此时简水澜走了过来问他。

    “茶还是果汁?”

    “给我一杯温开水就好。”

    看到苏焕这么好伺候,简水澜很快给他倒了一杯温开水送来。

    接过杯子,他喝了几口,而后将手边的袋子推到她的面前。

    “看看,去青川给你带的礼物,觉得挺适合你的。”

    竟然还有礼物,简水澜还真有些意外,她接过袋子,从里面取出一只简约漂亮的盒子。

    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只通透的碧玉手镯,看起来就让人觉得特别昂贵的感觉,特别是这么通透的玉。

    “这个是不是太过贵重了?”

    她自小也是长在名门里,自然清楚这样的珍品价值,这一只镯子起码也要几十万。

    苏焕笑了下,“跟我母亲去逛首饰店的时候看到的,觉得跟你挺搭的,收下吧!”

    简水澜知道这一只镯子的价值就算高得离谱,但对苏焕来说并不是负担,她点了点头。

    “那我就收下了,多谢你!这只镯子挺漂亮的!”

    苏焕送给她东西,她倒是没什么压力,毕竟他钟意的人是南青岳,而南青岳也是见过她的,想必也不会成为他们之间的麻烦。

    于是当着他的面将手镯往手上一套,她带着浅笑在苏焕的面前扬了扬手。

    “好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