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如果你失去他,将来遇不上一个如他这般深爱你的男人了
    通透的碧玉配上她纤细白嫩的小手,倒是极为适合,苏焕觉得这一只手镯此时才发挥到了最大的价值,满意地点头。

    “很适合你,看来买下这一只镯子是正确的!”

    而后他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是吃饭的时候了,一起下楼吃个饭吧,楼下的餐厅不错!”

    之前他就经常过来这边蹭饭,偶尔不想去太远的地方吃饭,也会与顾琉笙在楼下餐厅吃饭的。

    简水澜点头,将桌上的盒子稍微收拾了下,便跟上了苏焕的步伐。

    两人在楼下找了一家中餐厅,苏焕看到她手臂上还缠着纱布,便点了大部分清淡的食物。

    “怎么手上的伤这么多天了还没好?”他当初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替她捏了一把汗。

    简水澜瞥了一眼缠了好多天的纱布,笑了笑。

    “差不多了,过几天就能拆线,之前发炎几次,所以好得慢些。”

    特别是姜紫瑜知道她怀孕的事情,有些药不能用,伤口痊愈更慢。

    服务员很快就给他们上了菜,苏焕给她盛汤,简水澜问道,“苏燃的情况现在如何?”

    说到苏燃的情况,苏焕唇角勾起一笑,随即将盛好的汤递到她的面前。

    “已经好很多了,现在认得清楚人,情绪也得到控制,给她医治的心理医生还是挺好的,医生也说了再观察一两个月,若是病情没有加重就可以回来了,一家子为了她的事情,当真操碎了心。”

    之前为了苏燃的事情他也要几次与南青岳翻脸,若不是南青岳的手段如此狠,苏燃也不用受这些苦。

    不过现在的苏燃对他的态度还是有些改变的,虽然更多的时候沉默不语。

    但比起看到他眼里充满恨意的时候要好许多,只不过看到南青岳的时候,苏燃还是忍不住害怕。

    “能好起来就好,也希望她能走出以往的感情,将来遇上一个适合她的男人。”

    虽然可恨,但一个千金小姐变成这样,也是挺可怜的,若是别的女人她倒是无所谓,可那人是苏焕的妹妹。

    虽然她也不喜欢苏燃这个女人,也希望她经过这一次的教训,能够改变自己。

    “承你吉言,希望如此。”

    苏焕很快就将话题转移开来,“昨天在电话里跟你提过的事情,还记得吧,过几天就是琉笙的生日了,去年你给你他的生日,他很开心,跟我们嘚瑟了好几天,不知道今年怎么过,但我想他更希望可以和你一起过生日。”

    见苏焕这么快就将话题转到顾琉笙的生日上,简水澜便觉得本来美味的鸡汤此时都平淡了许多。

    “我觉得他的生日我再参与,就没什么意思了,你也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

    “我这些时候虽然人在外地,但你们的事情我也是知道一些的,水澜,我认为你们离婚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琉璃的事情我也表示很震撼,没想到当初喜欢跟在我们身边的那个小女孩会有这样深沉的心思,但琉笙几次护着琉璃,并非你所想的爱情,而是琉笙一直以来都将亲情看得很重要。

    在顾家除了他的爷爷就是琉璃了,因为顾爷爷一直以来都护着他,恨不得将所有最好的都给他,也一直很值得琉笙的信任。

    至于琉璃因为从小跟在琉笙的身边,很多事情几乎都是琉笙再教导她,因此琉笙对她的感情才会那么深厚。”

    说到这里,苏焕叹了口气,举起果汁喝了几口,又说,“其实琉璃的事情,我也表示理解,但在琉笙护着琉璃的时候,他没有顾及到你的情绪,这一点确实是他的过错。

    不管怎么样,你确实在他那里受了委屈,可是夫妻之间不是应该要相互理解的吗?我希望你可以给他一次机会,毕竟他是真的很爱很爱你,这几天他一直闷闷不乐。

    跟我说了很多的事情,也后悔当初没有处理好你们的事情,更气琉璃骗他。所以,水澜,算我恳求你给他一个机会好吗?如果你失去他,也许将来遇不上一个如他这般深爱你的男人了!”

    简水澜垂下了眼眸,苏焕也看不出她眼里的情绪,但见着她一声不吭的,也知道他们之前的障碍不小。

    “如果你愿意原谅他,我想琉笙一定会更珍惜你们这一段感情的,你想想看上回他为了讨好你,让你心疼他,重新接纳他,不惜利用自己的健康,要知道那一晚他喝了不少的酒,若是一个没有控制好,怕真的要危及性命了!”

    听到苏焕这么说,简水澜却是嗤笑了声,“怪不得琉璃能对自己这么狠,原来都是从顾琉笙这边学去的!”

    果然是跟在顾琉笙身边长大的人,只不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苏焕一下子被她的话给堵住,怎么又说到顾琉璃那边了。

    虽然他也很震惊五年前琉璃利用了那一场车祸,断了两条腿,五年后,故技重施。

    如今琉璃的下场,也是她罪有应得!

    “咱们不说琉璃的事情,说了让人失望。但我知道你们症结确实与琉璃有关,但是我相信更多的是因为琉笙没有第一时间站在你这边,所以更确切地说你对琉笙很失望。”

    “如果是当顾琉笙的说客,你大可不必了,我下定的决心就不会轻易更改,他确实让我很失望,夫妻这么长时间,他给我的承诺,可最后呢?”

    简水澜自嘲一笑,看着桌上的美食又说,“咱们不谈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吃饭吧!”

    见简水澜无动于衷,苏焕觉得这一次顾琉笙的婚姻当真遇上了危机。

    于是笑了笑,“罢了,你不爱听这些,我说着你听着也难受,那就不说了,咱们吃饭!”

    简水澜这才松了口气,她觉得苏焕这个人有个优点,那就是不会逼迫人。

    所以与他相处,很融洽,而苏焕也很为对方着想。

    她看着手腕上戴着的镯子,唇角微微勾起一弯浅浅的笑意。

    只是在吃得差不多的时候,苏焕终于又将话题转到了原来的。

    “琉笙今年最大的生日愿望就是可以跟你一起单独过,犹如去年一般,但是我想你可能不会让他达成这个愿望的。

    所以,水澜看在我的面子上,等他生日那一天请你到现场好不好?不管怎么说你们现在尚未离婚,还是夫妻,而且参加的也就我们几个人。”

    简水澜确实不想参加,也不想将早已准备的礼物送出去,但苏焕都这么说了,她只好点头。

    “好吧,我答应你那一天会出席一些时候,但是准备生日宴会我就不参与了。”

    她想着顾琉笙的生日确实快到了,也没剩余几日。

    听到简水澜终于答应,苏焕觉得松了口气,看来顾琉笙追妻还是有些希望的。

    **

    随着顾琉笙的生日越来越近,他们的群又开始热闹起来,每天都在聊着生日宴会的事情。

    但其实这个宴会也就只有他们几个人的宴会,顾琉笙并不喜欢热闹,每年的生日都是他们几个单独过。

    今年没有顾夫人在燕城操办,所以顾家的宴会估计就不会举行了。

    而这几天让顾琉笙兴奋的是,给简水澜设计的婚纱,已经到了尾声,过几天就能做好。

    他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他亲自设计的那一套婚纱,被最好的裁缝师做出来是怎么样子的,穿在简水澜的身上,一定是最为适合她的!

    这一套婚纱是他亲自为她设计,亲自画出来的样稿,唯一的遗憾是被简水澜误会这一套婚纱是他准备给琉璃的。

    但是他知道等婚纱做出来之后,当看到那合身的尺寸,她一定明白。

    但自从被简水澜从西江月圆赶出来之后,顾琉笙就没有再去西江月圆,每天顾家老宅与公司来回着。

    他想着还是给简水澜一些空间,也许她会想通,到时候就不会这么排斥他了。

    可是又很担心,到时候她不声不响地走掉,所以他每天都会跟朗月通电话,得知简水澜的去处。

    虽然现在她身边的危险已经解除,但朗月的存在还是有些用处的。

    想到自己的生日就快到了,到时候简水澜也会参加,就开始想着简水澜给他准备的礼物。

    其实只要她到现场给他过生日就足够了,可以不需要送礼物的。

    但如果送了礼物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说不定当天气氛一好,她就原谅他了。

    会议的时候,顾琉笙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地笑,直到对面的海蓝蓝突然问他,“顾总,觉得我们这一次这样的产品如何?如果有什么不足之处,我们会立即要求设计部再修改。”

    被海蓝蓝突然打断自己的幻想,顾琉笙将目光淡淡地扫过她的脸上。

    “这一次的产品必须好好地把关,否则投放到市场上若是被发现问题到时候就来不及了,所以,还请海小姐严格把关,当然了我们这边也会派出负责人跟进。”

    话音刚落,他口袋里的手机就抖动起来,顾琉笙取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并没有直接接听,而是又说,“今天会议就到这边,黎助理,产品的事情就由你负责跟进,必要的时候配合海小姐他们。”

    黎景很快出声,“我明白了,请顾总放心!”

    顾琉笙很快就走了出去,海蓝蓝看着那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离开。

    本来还想着邀请他今晚一起吃一顿饭的,没想到他就这么走了。

    想到这里,海蓝蓝冲着黎景一笑,“黎助理不介意今晚一起吃个饭?咱们好好谈论一番。”

    黎景想着今晚还算有空,而且对方是要与他谈论公事,便很快点头。

    “好!”

    顾琉笙离开了会议室直接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边走边接听电话。

    “有什么事?”

    那边传来宋微的声音,“你又去哪儿了?我在你办公室呢!”

    “回办公室的路上。”

    顾琉笙很快结束了通话,宋微这个时候回来,看来有新的进展。

    这么一想,一颗心就提了起来,心里有不少不好的预感。

    推门而入,果然看到宋微正坐在沙发上,桌上摆放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

    宋微看到他回来,笑了声,“我可是从法国回来就直奔你这边了,顾总,要有心理准备!”

    简单的一句话,让他一颗心往下沉,脸色也瞬间阴霾一片,看来他刚才的预感都是真。

    宋微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叠订好的文件递给他。

    “顾安扬身边的女人不少都调查过了,提取的dna结果都与唐卿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是顾夫人与唐卿的dna结果表明了他们是母子关系!

    资料都在里面,你可以看看,这一件事情是我亲自去做,并且监督当地的医生,所以极为可靠!”

    自从之前提取的东西被医生所改动,他不得不谨慎起来,所以亲自监督。

    顾琉笙阴沉着脸接过那一叠资料,细细地翻阅着,越看越是心寒,甚至觉得讽刺。

    他将看完的资料往桌上一放,沉重地闭上双眼,宋微知道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绝对是打击,所以也就没有吵他。

    毕竟任谁都无法接受自己的母亲与自己的叔叔生下了孩子。

    而唐卿的存在不止是顾晋晗他们的兄弟,更甚至还是他顾琉笙同母异父的弟弟。

    一直亲自跟进这一件事情,宋微清楚顾琉笙如今的感受。

    但有些话他还是不得不说,“顾总,这事情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已经发生了。此趟我过去法国调查顾夫人,发现她一直都在与唐卿联系,不过最近他们之间似乎有些意见不同,据我所知顾夫人一直想要回来,他们之间的话题也谈到了顾少夫人,我想唐卿并没有放弃。”

    唐卿喜欢简水澜已经不是秘密,这一点宋微早先就已经知道了。

    否则顾琉笙也不会一次次地去砸唐卿的车与酒吧。

    顾琉笙想到前几天他爷爷还见了唐卿,老爷子可以承受得起顾安扬有私生子。

    但一定承受不住唐卿是顾安扬与他母亲的儿子,就是他顾琉笙都承受不住。

    他缓缓地睁开眼,此时双眼清透,里面没有任何的情绪。

    “我知道了,你刚回来就回去好好休息两天,与海家的合作还有一些时日才能完成,到时候让黎景他们配合你,有什么事情再跟我联系,这几天我不会来公司。”

    将公司暂时交给宋微他还是放心的,黎景与向漠两人固然还不错,但能力还是远远不及宋微。

    宋微没说什么,知道这个消息还需要他自己好好消化,便提着公文包很快离开了办公室。

    宋微离开之后,顾琉笙又将dna报告看了一遍,依旧难以置信唐卿是他同母异父的兄弟。

    唐卿与顾晋晗的年纪相差不大,也就是说,他还很小的时候,他的母亲就与他的二叔在一起了,而他们之间还有了孩子。

    顾琉笙难以接受他母亲与他二叔有染,更难以接受他们之间还有了孩子。

    这一切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如今顾家还要唐卿回去吗?

    这一刻,顾琉笙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该如何解决这一切的荒唐。

    唐卿的存在,对他来说就跟心里的刺儿一般,是他母亲背叛他父亲的证据。

    这么大的事情不论他怎么隐瞒,早晚都会暴露出来。

    顾琉笙几乎可以说是失魂落魄地回到顾家老宅,身上流露出来的那一股拒人千里的气息让江姨有些心惊胆战,以为是不是又与少夫人起了什么冲突。

    然而,顾琉笙一回到老宅就直接去了顾老爷子那边。

    两人来到书房,顾老爷子看到气息不对的孙子,冷哼了声,“这又是怎么了?”

    顾琉笙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来意,“爷爷,唐卿的身份只怕此时不宜公布,宴会取消。”

    对于此事,顾老爷子还是有些意外的,毕竟这事情之前是经过他同意的。

    “发生什么事情了?”知道必定是正事,所以顾老爷子也多了几分严肃。

    顾琉笙沉默了些时候,觉得自己不能再隐瞒下去。

    “爷爷,之前我对你隐瞒了些事情,因为怕你年事太高,会受不住,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说,但是已经走到这个地步,早晚是要暴露出来的,与其那个时候爷爷承受不住,不如现在我来开这个口。”

    能被顾琉笙这么沉重说出口的必定不会是小事,顾老爷子心沉了下,觉得必定是大事。

    “什么事情你就说吧,爷爷是年纪大了,但还硬朗着,没什么承受不住的。”

    顾老爷子沉重地开口,给他倒了一杯刚泡上的热茶。

    袅袅茶香,然而顾琉笙此时并无心情去品茶。

    “爷爷,你知道我母亲为什么去了法国吗?”

    说到这一点,顾老爷子也有些疑惑。

    “你说你母亲在那边有事情,如今去了也有好些时候了,怎么还没有回来的消息?”

    “是我让她离开燕城,永远别回来的,只要她在法国,生活上我并不会苛待她。”

    在法国,他给她安排了一切,只要别回来,别让他看到。

    顾老爷子有些震惊地盯着他看,“为什么?你母亲是犯下了什么错误吗?”

    “是。她与二叔有染,还与肖蔺来往殷勤,几次对小澜痛下杀手,她不喜欢小澜的缘故,便是因为她当初怀疑她与二叔有染的证据落在了小澜的手里,从小澜嫁入我们顾家,就从未给她好脸色看过。”

    他觉得一切该是全盘托出的时候了,若是哪天老爷子从别的地方听到这些消息一定更承受不住,所以一切都由他来说。

    果然,听到这话的时候,顾老爷子的脸色极为不好看,除了震惊还有不可置信。

    “你母亲她”

    在他的印象里,自己的大媳妇从来都是优雅高贵的,不会去做出格的事情,可是现在告诉他

    顾老爷子觉得这个消息有些难以消化。

    除此之外,还有震怒,顾安扬他怎么敢染指上自己的大嫂!

    这个孽子!

    “我没有办法接受事实,但又不能将她逐出顾家,所以我将她送到了法国,只是我没有想到”

    看到顾老爷子愤怒的样子,顾琉笙连忙安慰他,“爷爷,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也只有接受,你可别太过激动了,医生说了你血压过高,容易出事!”

    顾老爷子连忙让自己顺了气,情绪也逐渐安稳下来。

    “你没想到什么?继续说!”

    他取出带来的文件递给他看,“这是我让宋微去法国从我母亲身上取到了头发做了dna验证,结果就是她与唐卿是母子关系,而唐卿又是二叔的儿子,所以唐卿是我母亲与我二叔的孩子!”

    这一件事情他也很难接受,那时候他父亲还在世,可是他母亲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顾老爷子不可置信地看着手中的nda结果,目光一滞,沉痛地闭上了双眼。

    他努力地想要让自己的呼吸顺畅,可最后还是憋得一张脸通红。

    顾琉笙见情况不对,立即起身朝着一旁的办公桌走去,从桌上取过一瓶药倒了了一颗放在掌心,很快喂顾老爷子吃下。

    “爷爷,你别这样,事情已经发生,别太过生气了。”

    顾老爷子很快吞下了药,又喝了一杯温水下去,才觉得这一口气又喘了上来。

    他失望地将手里的dna报告结果,扔在了桌上。

    “你母亲她怎么敢这么做,还有顾安扬这个畜生,那是他大哥的妻子啊!”

    以唐卿的年纪来看,那么多年前他们两个人就染指在一起,而他们竟然一无所知,甚至唐卿都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顾老爷子的眼里全是对他们的失望,整个人一下子犹如老了好几岁。

    顾琉笙看向他,“爷爷,我今日对你说的这些,是担心你从别的地方听来,承受不住,所以我说给你听,希望爷爷不要被这事情给打击到,唐卿的事情咱们之后再说,但是若是现在对外公布他的身份,我有些难以接受。”

    他想顾晋晗他们若是知道唐卿的母亲是谁,也很难接受。

    顾老爷子想起自己问过唐卿的话,“唐卿他到底知道他的母亲是谁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