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有你母亲帮着你,顾家掌权人还不一定会是顾琉笙的
    顾琉笙冷笑了声,“定然是知道的,他们私下见过面,还有最近通话频繁,我母亲她想要回来燕城,也许她想要通过唐卿回来。”

    他自然不会如他们所愿!

    顾老爷子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如今听到顾琉笙这些话虽然震撼与心痛还有愤怒,可到底还是挺过来了。

    他也欣慰自己的孙子没有继续隐瞒他,若是从别处听来这些消息,只怕他会更是震怒。

    他沉默了些时候,才出声,“这个唐卿怕是不简单,当初我以为他只是你二叔的私生子,所以可以接受,如今竟然出现这样的丑闻,纵然他是无辜的,但你二叔与你母亲还是必须付出代价。”

    顾老爷子很快就做出了决定,“掩藏这一件事情,当做没有发生过,唐卿也无需回到顾家了,至于你二叔还有你母亲就交给你处理了!”

    他老了,权力也都交给这个孙子了。

    顾琉笙慎重地点头,“爷爷,我明白该怎么处理了。只是有一件事情我不大清楚,自从二叔他出事之后,爷爷就没有去过医院探望他,我想知道爷爷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事情”

    他最近一直在琢磨这一件事情,顾安扬作为他的二儿子,虽然花名在外,但能力还是不错的,而且顾老爷子对待儿子是一视同仁。

    可是顾安扬受了这么重的伤势,他却一直没有出面,难免让她觉得疑惑。

    说到这事情,顾老爷子冷哼了声,“要不是看到他现在这么可怜,我就让你将他逐出顾家了,这个丢人现眼的货色!你老实给我说,你在江城出事,是不是其中也有你二叔的手笔!”

    顾琉笙沉默了会儿,果然如他所料,爷爷还是知道一些的。

    轻轻颔首,将自己查出来的事情一点点说了出来。

    “确实如此,我查出来当初在江城遇上爆炸事件,背后之人就是二叔,二叔似乎挺不服气我当上顾家掌权人,私下里做了不少的事情,转移了不少资金,甚至江城华源公司的幕后老板就是他。”

    “这个孽子!”

    他沉痛地闭上双眼,“我查出了一些皮毛,所以只是怀疑,没想到他身为长辈,竟然真的做出如此恶劣的事情!”

    顾琉笙冷笑,连自己大哥的妻子都能染指,还有什么是他二叔做不出来的!

    他甚至认为也许顾安扬与他母亲还想着联手除掉他,让唐卿坐上顾家掌权人的位置。

    他可没忘记江城爆炸案之前,他母亲也多次去过江城。

    **

    这几天,顾琉笙犹如销声匿迹了一般。

    三个男人在群里热火朝天地讨论着怎么给顾琉笙过生日,然而作为主角却一直没有出现。

    不过那三个男人有空的时候,还是刷屏刷得欢乐。

    简水澜却没有心思去管这些,这些天她一直在关注渝城的事情,机票与酒店都定下来了,在秦筝回来的第二天就离开。

    再不走,她担心肚子里的孩子都要大起来了,到时候压根就隐瞒不住。

    让她郁闷的是顾琉笙不愿意跟她离婚,如果可以离婚再离开那是再好不过。

    若是不愿意离婚的话,那么她就去渝城,等离开了几年,顾琉笙也许就会想要放手了。

    让她头疼的除了顾琉笙不愿意离婚,还有朗月的存在。

    朗月只要一天还在她的身边,那么不管她去了哪儿,都会透露出行踪。

    简水澜想到这里的时候,索性将朗月喊了出来,朗月是从阳台那边过来的,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简水澜,她径直走了过去,在她的对面坐下。

    “少夫人找我有什么事情?”

    简水澜看着她,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

    “我这边的危险已经解除了,你回去吧!”

    朗月扯唇一笑,“是顾总让我跟在你身边保护你的,你若是不需要我了,可以直接跟顾总说一声,只要顾总答应,我立即就走。”

    简水澜有些无语,她就是因为顾琉笙不放人所以才主动找朗月的。

    “可是我这个被保护人已经觉得不需要了,现在的危机也已经解除,留你在我这边就显得大材小用了!

    朗月,我很感谢你这么长时日对我的保护,若不是你我可能已经不存在了,或者这一张脸也已经毁了。

    但是现在,我想你也没有必要留在我这边,因为我要跟他离婚!离婚之后,我就是个小人物,对任何人不会造成威胁,也不会有人想要再对付我了!”

    朗月认真地盯着她看,许久泛起一丝笑意,“我不管你们离不离婚,我只知道我收了顾总的钱,那么就要将你保护到底,没有他出口,我就会一直保护着你。”

    朗月知道简水澜找她的意图之后,也就觉得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边,很快就起身离开了屋子。

    看到朗月又不见了,简水澜吐了口气,该怎么让朗月离开?

    她想着朗月在她身边一天,她就很难保证可以隐瞒住孩子的事情。

    正当她想着要怎么说服顾琉笙撤走朗月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姜紫瑜的,她很快接起。

    “姜院长,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事情就不能跟你聊天了?”

    那边姜紫瑜浅笑了声,又说,“最近身体怎么样?要是觉得哪儿不舒服就来医院检查,我这边答应你暂时不会对外说出,必然不会留底。”

    对于姜紫瑜愿意帮她保守孩子的事情,简水澜还是觉得很感激的。

    “最近身体都很好,没有什么不适的,谢谢你姜院长!”

    “怎么就这么客气了,今天找你还有一件事情想找你讨论下,你看看群里呗,给我们个意见,我们三人讨论得热火朝天的,琉笙却一直没有出现,而你作为他的妻子也不吭一声。”

    “你们安排好之后我会过去的,这事情我已经答应苏焕了就会做到。”

    “那不给我们提提意见?你看看群,给我们提个建议呗,三个人三种意见,拜拜!”

    姜紫瑜担心她又拒绝,索性直接结束了通话。

    简水澜被他挂了通话,有些无语,简直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她只好打开了群聊消息,两百多条的消息记录,她花了一些时候才看完。

    三个男人都在聊怎么给顾琉笙过生日,甚至,还提了三个不同的地方。

    苏焕认为还在他的酒吧给顾琉笙过生日,他们五个人聚在一起好好吃一顿饭。

    容承祯提议来个海上生日宴会,就他们几个人参加。

    姜紫瑜则是认为还如去年一样,去一趟湘城,因为给顾琉笙过了这么多年的生日,去年他是最为开心的。

    今年还打算效仿去年,然而却被另外两个男人嫌弃没有创意。

    最后三个各持不同意见的男人一起她,看到这样的场面,若是以前她一定笑出来。

    苏焕:翦水清澜,你说说去哪儿好,你说一声,咱们就定下来!

    容承祯:翦水清澜,我觉得海上生日宴会很不错,你若是觉得可以,一切费用我包。

    姜紫瑜:翦水清澜,湘城虽然远些,那个台阶也要爬很久,不过那边的风光还是不错的,我记得琉笙说过那边的日出很漂亮,今年正好咱们五个人一起看日出。

    简水澜想着三个去处,湘城太远,她也不想去,而且台阶太高了,她压根爬不上去。

    海上生日宴,前不久才掉入海里差点死了,近期对大海有些阴影。

    最好的就是苏焕提议的在酒吧里给顾琉笙过生日,地方近,她去一趟就回来,不占时间。

    于是发了一条信息过去:那就选择苏焕提议的还是在他的酒吧里过吧!

    苏焕:还是水澜懂我的心!

    容承祯:有本事你去将南青岳拉到群里来,你再说这一句话。

    苏焕:好端端的提起他做什么?

    姜紫瑜:那就在本市过吧,其实去哪儿都好,只要水澜肯参加,琉笙就高兴。

    容承祯:翦水清澜,最近琉笙都在忙碌什么,都不见他出来。

    翦水清澜:不知道!你们聊吧,我还有些事情,再见。

    然后群里就安静了下来,许久之后,容承祯才又发了一条信息:惨了,真遇上危机了。

    姜紫瑜:也许会有转机吧!

    苏焕:但愿如此。

    然后,这个群就彻底沉默了下来。

    **

    唐嫂看着懒散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她端了一盘水果走了过去。

    “怎么闷闷不乐的样子?不是要回到顾家了,你应该感到高兴的,对你来说回去顾家的发展机会更大。说不定有你母亲帮着你,顾家掌权人还不一定会是顾琉笙的。”

    唐卿乜斜了一眼唐嫂,撇了下唇。

    “公布我身份的宴会已经取消了。”

    唐嫂在他的旁边坐下,听他这么说就有些着急了起来。

    “怎么会这么突然,之前不是说得好好的,那顾老爷子还是接纳了你的存在,怎么说取消就取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既然唐卿的身份已经暴露出来,她自然希望他能够回到顾家,得到他应该得到的。

    以唐卿的能力,说不定还能成为顾家掌权人,顾琉笙如今多么风光,将来唐卿就能有多么风光。

    这些年来,唐卿手里的产业几乎都是依靠自己的能力发展,能有目前的成绩,都是靠他自己的能力,与顾家没有什么关系。

    以唐卿的实力,她相信不会比顾琉笙差。

    顾琉笙不过是赢在了起跑线上,接下了家族的产业,在这一点上运气比唐卿好些。

    唐卿想到顾老爷子态度前后的改变,也有些不解他为何就取消了宴会。

    看来也没打算承认他是顾家的子孙,承不承认他倒是无所谓,就是觉得有些憋屈了。

    一开始好好地答应让他回到顾家,并且还要求改性,没两天他的主意就改变了。

    果然是个不守信用的糟老头子!

    “具体情况尚未清楚,不过顾老爷子应当不想我回到顾家才是。”

    唐嫂沉吟了会儿,突然有些明白了。

    “会不会这一切的背后都是顾琉笙在搞鬼?他不想你回到顾家,就是怕你与他抢夺家里的产业,毕竟你的能力他也是知道的!”

    越想越觉得有这样的可能,唐嫂冷笑了声,看向唐卿。

    “我们要不要联系你母亲,让她想个办法?如今你父亲这一副样子怕也是有心无力,要不少爷想个法子让你母亲回来,如今她一定对顾琉笙失望透顶,你让她回来,说不定她能够帮你顺利回到顾家。”

    说到他的母亲,唐卿想到了这一件事情的关键之处,一开始顾老爷子还算乐意他回到顾家。

    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想到这里,他冷冷一笑。

    “说不定我母亲的事情已经暴露出来了,顾老爷子他们或许知道!否则不会这么突然就取消了宴会,并且态度如此强硬。”

    也只有这一点可以解释了。

    唐嫂的脸色一变,“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该怎么办?毕竟这在大家族里面是”

    那是丑闻,与自己的大嫂生下孩子,那个顾老爷子是军人出身,一定容忍不了这样的事情发生。

    说不定为了瞒住这样的丑闻,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

    唐卿起身朝着一旁的桌上走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喝下了几口,才看向唐嫂,冷哼了声。

    “他们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就该去负责!”

    连累了他这么多年来只能藏于暗处,从小没有自己的父母,只有唐嫂照顾他。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我觉得我们是不是该先做些什么,免得顾家的人若是容不下你,我们也好有个应付的方法,特别是你母亲的身份暴露出来,顾家怕是要容不下你们!”

    唐嫂有些担忧起来,更怕顾家的人对唐卿下手,这可是她花费了好些年的心血照顾长大的。

    “放心吧,这些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

    正说着,他手机铃声响起,瞥了一眼来电显示,眼里闪过一抹不耐烦,唐嫂也看到了来电显示,很快催促他。

    “是你母亲的来电,快接吧!”

    唐卿这才接听了来电,“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