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她虽然想与顾琉笙离婚,然而却没想要他出事
    听到唐卿不耐烦的声音,顾夫人轻笑了声,声音依旧温婉。

    “阿卿,怎么这么多天没有跟我联系,你父亲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这几天有没有好转?你快想想法子让我回去,在这边始终没有燕城好,而且妈妈想你的时候在这边都看不到呢!”

    “说白了你就是想要回来!既然不想走,当初就不该做出这样的事情!”

    说到这里,唐卿就觉得怨恨,若不是他们的自私,他也不会成为这样让人难堪的身份。

    “阿卿,是不是遇上了什么烦人的心事?你跟妈妈说说。”

    唐卿冷哼,“顾夫人,顾家取消了让我回去顾家的想法。”

    那边顾夫人很震惊地出声,“怎、怎么会这样?之前你爷爷不是说得好好的,要让你回去顾家吗?阿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突然取消让你回去的想法?”

    “还能怎么样,顾夫人,我是你与顾安扬的儿子的事情怕是已经暴露出来了,你觉得这样子顾家还会接纳我们吗?看来我只能在黑暗中过一辈子了!”说到最后他几乎咬牙切齿。

    顾夫人听得心惊胆战,“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你爸爸现在的状况我也无法跟他联系,就算联系上也是那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但是,阿卿,先别放弃,我来想办法!

    但你现在能不能先将我弄回燕城,我在这边就算有办法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我几次想要回去,可是阿笙那边派了人在我身边监督着,我压根就没办法接近机场。”

    “你就是回来了,我也回不去顾家,况且我现在也没想要回去顾家了,我唐卿难道还要回去顾家才能够风光吗?顾夫人,我觉得你就这么待在法国也挺好的!”

    “不——阿卿,你不能这么对待我,我也是无可奈何,况且我给了你生命。阿卿,你想法子让我回去,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回到顾家,甚至掌权人也说不定会是你的。

    你的能力不比阿笙差,由你来当顾家掌权人再适合不过,难道你不羡慕你大哥他在燕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样子吗?这些很快就会变成是你的!”

    “那顾琉笙还真是可悲,自己的母亲就这么想着要对付他,顾夫人”

    “你喊我妈妈,别喊我顾夫人。阿卿,你也是我的儿子,我亏欠你太多了!”

    唐卿没有再说什么,很快就挂了她的通话,脸色一片阴沉。

    唐嫂虽然听到对方说了些什么话,但从刚才唐卿的讲话还是猜得出一个大概。

    “少爷,要不想个法子让顾夫人回来,你是她的孩子,他们亏欠了你这么多,肯定要站你这边,况且顾琉笙都让人将她送出去了。

    如今还知道你是他们的孩子,顾琉笙说不定得容不下你,让顾夫人回来,你们母子才能联手对付他们。”

    唐卿将手机往桌上一扔,眼底都是阴森的冷漠。

    “这一切便都是他们造成的,而顾家对我来说,我唯一想要的只有那个女人,别的我还不稀罕!”

    他看向唐嫂,“唐嫂,你别劝我了,既然顾家出尔反尔,我也没想再回去顾家,我姓唐都快三十年了,习惯了!”

    看到唐卿取了手机很快就离开,唐嫂盯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

    难道他也想走上他父亲的那一条路?

    明明怨恨自己的父亲与自己的嫂子有了他,可是他现在所做的不也是走上那一条不归路?

    想到这里,唐嫂就更是忧心忡忡,如果他们能够离婚,她还能看在少爷喜欢那个女人的份上接纳。

    可如果没有离婚的话

    **

    绽放酒吧,他们的包间里。

    苏焕最早就到了,看着已经布置好的包厢,为了迎合顾琉笙的品味,所以彻底将里面的布置按照他们三人的意见整改了一番。

    屋子里最为显眼的就是桌上那一块三层高的蛋糕,这还是苏焕让人特别订制的。

    蛋糕的口味并不是单一的,里面由许多种口味结合一起,毕竟他们五人的口味并不一致。

    三人等了些时候,一直都没等到顾琉笙与简水澜,姜紫瑜主动给顾琉笙打电话,然而对方一直没有接听,忍不住抱怨。

    “怎么就不接呢,难道他忘记今天是他的生日了?”

    容承祯也尝试着给顾琉笙拨打了电话,对方确实没有接听。

    “会不会正在开车,还是去接三弟妹过来了?我给三弟妹打个电话问问。”

    他很快拨打了简水澜的电话,那边倒是很快接听。

    “三弟妹什么时候过来?时间也差不多了。对了,琉笙在你那边吗?怎么电话一直没有接听。”

    “我晚一点儿过去,顾琉笙没有在我这般,怎么了?”

    容承祯无声一笑,“那个寿星至今都没有出现呢,这几天大家都想着怎么给他过生日,在群里聊得热火朝天的,就他不肯出来混个眼熟,都这个时候了,电话都没接听,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说不定他看到是你的来电就接了。”

    电话那头的简水澜犹豫了下,没一会儿便也答应了。

    “好吧,我一会儿给他电话。”

    容承祯结束了通话,笑了起来。

    “估计闹性子呢,咱们的电话不接要三弟妹的才肯!”

    姜紫瑜揶揄一笑,“说不定还得三弟妹亲亲抱抱才肯过来呢!这男人傲娇起来真可怕!”

    随即不怀好意地看向苏焕,“南青岳平日里该不会也要你亲亲抱抱才肯吧!”

    苏焕白了他一眼,“他敢如此,直接弄死他!”

    一想到那个男人一副要亲亲抱抱的样子,他就受不了,最好南青岳永远别露出这样的表情,不然他就直接不要了。

    见此,容承祯拍了一下姜紫瑜的肩膀。

    “他这是在秀恩爱,懂不懂?虐我们两条单身狗!”

    生日宴会定在晚上6点的时候,正好可以一起吃个饭,简水澜本来没打算这么早过去的。

    此时已经快6点半了,据说顾琉笙还没有去绽放酒吧。

    那个男人该不会真的在等她给他电话吧?

    想到这里,忍不住就蹙眉,不过既然都已经答应容承祯了,简水澜还是拨打了顾琉笙的号码,然而却是一直没有人接听。

    看来也并非如容承祯那样顾琉笙不接别人的电话是在等候她的,她嗤笑了声,也觉得自己过于天真了,还真这么以为了。

    见对方没有接听,简水澜也就放弃了再打给他的打算,很快给容承祯发了一条短信:我也联系不到他。

    换了一身衣服,她看一眼时间,现在出发到酒吧,也差不多7点钟了。

    晚上7点的时候,简水澜来到了酒吧,并且被里面的经理带到了他们的包间里。

    简水澜也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一间包间,据说这一间包间是他们几人专用。

    为了这一次给顾琉笙过生日,包间里倒是重新布置了一番,就是里面的沙发桌椅也全都换了。

    墙壁上甚至重新贴上了壁纸,里面布置的品味倒都是按照顾琉笙的喜好而来。

    桌上已经准备好了不少的食物,最为惹眼的就是一旁的一张茶几上置放的三层蛋糕。

    看到她过来,三个正等得无聊的男人立即站了起来,顺道朝着她的身后望去,苏焕问她,“琉笙没有跟你一起来?”容承祯与姜紫瑜也不约而同地朝着她望去。

    简水澜无奈一笑,“我联系不上他,没接我电话。”说着,朝着他们走去。

    苏焕很快又给顾琉笙拨打了电话,此时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忍不住皱眉。

    “怎么现在无法接通了!”

    想着平日里与宋微来往最为频繁,于是拨打了宋微的号码,那边倒是很快就接听了。

    “知道你们顾总去了哪儿吗?怎么现在联系不上人!”

    “今天没去公司,谁晓得顾总哪儿去了,说不定正在追他的小娇妻呢!”

    结束通话之后,苏焕朝着他们望去。

    “联系不上,宋微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姜紫瑜立即有意见了,“他该不会忘记今天是他的生日,放我们鸽子?”

    今天他可是推了两台手术,一整天都耗在这里了。

    容承祯却不这么认为,“该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他很少让我们找不到人的。”

    简水澜看到他们严肃的表情,也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心里不由担心起来。

    自从那一天她将顾琉笙赶走之后,一直到现在顾琉笙都没有过来西江月圆,也没有再联系过她,已经有好些天了。

    群里他们聊着的天的时候,也不曾见顾琉笙参与过。

    此时被他们这么一说,她倒是觉得那个男人好像消失了一样。

    于是她看向对面那三人,“你们多久没有看到他了?我有五天没有见过他了。”

    苏焕看向简水澜,扯出一笑,“我将近一个月没见着他了!琉璃的事情暴露出来的时候有在电话里联系过,这几天就一直没有他的消息。”

    容承祯点头,“我也好几天没看到他了,这几天都在群里聊天,他也没参与。”

    姜紫瑜想了下,“我好像也好几天没有联系到他了!”

    而后不可置信地看向简水澜,“他不至于这么多天没跟你联系过啊,他忍受得了?”

    简水澜一脸的无辜,“五天前我将他赶走,就没见过人了。”

    姜紫瑜恍然大悟,“他该不会被你赶走之后想不开了?为情所困!”

    苏焕白了姜紫瑜一眼,“宋微说了他今天没去公司,也许有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吧!”

    顾琉笙想不开,他第一个不相信,只是被简水澜赶出家门,他定然想着法子等她回心转意,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甚至有轻生的念头。

    若是他死了,简水澜岂不是要便宜别的男人?

    这一点,他是不可能忍受的!

    姜紫瑜看了一眼他们准备了几天的成果,结果寿星不来,这还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发生。

    想着,不死心地又给顾琉笙打电话,结果依旧是暂时无法接听的状态。

    苏焕提议,“你们先在这边等着吧,我去一趟顾家老宅看看。”

    容承祯也提议,“我去一趟顾氏集团看看是不是突然去加班了。”

    姜紫瑜看向简水澜,“三弟妹就在这边等着吧,如果琉笙过来了就给我们电话,我去找宋微问问,他几天不见,我真有些担心,宋微那边可以查到琉笙手机定位系统。”

    看到他们三人一个个很快下了决定要去找顾琉笙,简水澜只得点头。

    “好吧,我在这边等着,如果他过来了,我第一时间给你们电话,保持联系。”

    姜紫瑜却是不动声色地瞥向她平坦的小腹,“你要是饿了就先吃点,不用等我们。”

    三人很快就离开了绽放酒吧,简水澜被留了下来,她朝着沙发走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果汁喝了几口。

    想着顾琉笙这么多天没有联系,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她虽然想与顾琉笙离婚,然而却没想要他出事。

    如果顾琉笙出事了

    随即又想着,他能出什么事情?

    顾夫人如今人在法国,顾安扬也躺在了医院里,还有谁想对他下手?

    随即想到了琉璃,会不会将琉璃交给警方之后,他就舍不得了,所以去找琉璃?

    想到这里,就觉得有些心烦意乱,但看到苏焕他们三人都去找人了,她留在这边等候也不是办法,索性也想着怎么联系到他人。

    又给顾琉笙打了个电话,还是无法接听的状态,本想直接给顾老爷子打个电话,问问他知不知道顾琉笙去了哪儿。

    但又担心顾老爷子担心,便只好给顾安歌打了电话。

    顾安歌接到简水澜的电话时,还是有些诧异的,毕竟这个侄媳妇还真没给他打过电话。

    这个时候给他电话,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随即又觉得自己多想了,今天可以顾琉笙的生日。

    “水澜?”

    正在吃饭的他,这一句话刚脱口而出,一旁顾老爷子与华楚楚的目光就看了过来。

    简水澜问他,“三叔,琉笙今天有回去老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