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2章、简水澜是真的心灰意冷了,今晚过来找他实在太可笑
    “没有呢,这小子今天一早就离开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你们爷爷还想着给他过生日,阿笙不喜欢热闹,就想着一家子吃一顿饭,结果到现在也没见个人影,怎么了?”

    原来他早上还在顾家老宅的,想到这里,不由得安心了一些。

    简水澜故作轻松地笑了下,“没什么,就是他的手机无法接通,所以问问是不是回去老宅了,如果琉笙回去的话,让他联系下我,不打扰三叔了,再见。”

    结束通话之后,顾老爷子就看向了顾安歌。

    “小丫头打来的电话,怎么打你那边了?”

    华楚楚也觉得奇怪,“按理说简水澜打给你确实有些让人惊讶了,她找顾总?”

    面对两人的询问,顾安歌将手机往桌上一放。

    “据说是联系不上人,所以打到我这边来问问阿笙有没有回来老宅,估计是想要给阿笙过生日吧!”

    顾老爷子听到这话立即就满意了,“我孙子的魅力不小,没道理吵个架能到离婚的地步,看来这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小两口独自过生日也不错,不过阿笙怎么就联系不上了?”

    华楚楚听到顾老爷子这话,嫣然一笑。

    “要我说他们不会离婚,阿笙不会那么快放弃的。阿笙要是不同意离婚,简水澜怎么离?怕是没有律师敢接阿笙离婚的案子吧!”

    在这一点上,她真的很羡慕简水澜,当初她爱了顾琉笙那么多年,追着他跑,可是顾琉笙压根不给个正眼。

    然而简水澜才认识他多久,就轻易地得到了他的心。

    可是再不甘心又能如何?

    她也庆幸自己已经退出这一段感情,否则自己一定会变得很可怕。

    沈蓉蓉的下场,苏燃的下场,还有现在琉璃的下场,没有一个是好的下场。

    而她现在将感情放在顾安歌的身上,觉得这样就挺好的。

    就是看到顾琉笙这么喜欢简水澜,心底还是有些羡慕嫉妒。

    如明月皎洁的一个男人,真有些便宜了简水澜。

    而她现在还不想着好好珍惜,就要闹离婚,虽然是受了委屈,可现在琉璃都遭到报应了。

    顾老爷子却没这么乐观,“阿笙是不想离婚,但小丫头若是坚持离婚,阿笙也奈何不了。”

    自己的孙子,他还是清楚的,不到最后,谁也不会清楚结果如何。

    万一,简水澜强硬地以性命威胁,顾琉笙怕也只有妥协的份。

    三人边吃边聊,倒是这个时候江姨来了,还带来了个客人,也就是匆匆赶来的苏焕。

    苏焕看到正在吃饭的三个人,礼貌地打过招呼,“顾爷爷、顾三叔、华小姐你们好!”

    看到苏焕出现在这里,顾老爷子问他,“每年的今天不是你们在给阿笙过生日吗?怎么现在还联系不上阿笙?”

    见苏焕都找找到了这边,顾老爷子又想到前几天顾琉笙给他说过的事情。

    该不会顾琉笙今天不见了人,是跟唐卿的事情有关?

    毕竟连他都难以接受,顾琉笙又怎么会轻易接受得了?想到这里,不免有些担忧起来。

    苏焕点头,“手机无法接通,我就想着他是不是在老宅这边过生日,生日宴都准备好了,却不见了人影,以前都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就过来看看。”

    顾安歌很快给顾琉笙拨打了电话,然而话筒里传来的却是机械的女音。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顾安歌见顾老爷子朝他投来目光,微一耸肩。

    “无法接通,可能是手机没电了也说不定。刚刚水澜也打给我了,她说也联系不到人,估计在车上一会儿就能到了。”

    苏焕一想也是,或许是自己想得太多了,于是冲着他们一笑。

    “那打扰你们了,我就先过去了,顾爷爷改天我过来陪您下棋。”

    顾老爷子严肃地点头,“去吧!”

    心情却沉重起来,想着这几天顾琉笙有没有异常举动。

    看到顾老爷子严肃的样子,华楚楚用公筷夹了菜放到他碗里。

    “爷爷,咱们吃饭!”

    容承祯直接将车子开到了公司,问了保安人员,才知道今天顾琉笙并没有来公司。

    然而他还是不死心进了公司里面,朝着顾琉笙办公的大楼走去。

    这个时间点大部分人都已经下班了,除了个别部门还在加班的办公室灯光还亮着。

    容承祯上了电梯来到了顾琉笙的办公室,里面的灯是关着的,门也被锁上。

    倒是另外一边的助理办公室灯光明亮,办公室的门也没关上,他走了过去,认出还在加班的黎景,黎景看到他的时候也觉得很意外。

    “容总这个时候来,是来找顾总的?”

    容承祯很快点头,“你们顾总呢?”

    黎景笑了下,“今天顾总没有来公司,不过现在手机也打不通,刚才有事情想请示他,结果联系不到人,我记得今天是顾总的生日,说不定跟顾少夫人一起过生日吧!”

    要是跟着简水澜过生日那就好了,重点是简水澜也找不着他。

    容承祯也就没有多留,很快就离开了顾氏集团。

    姜紫瑜来到宋微住处的时候,宋微正在吃着外卖。

    看到是他的时候,回头瞥了一眼桌上剩余一半的外卖,问了一句,“要不要也吃一点?”

    姜紫瑜翻了个白眼给他,他已经接到苏焕等人的来电,到现在都没有找到顾琉笙,只怕只有宋微可以找到他身处何处了!

    “我记得你这边有琉笙手机定位系统,查查看他现在身处何处,好几个地方都找过了没找着,我说你这个秘书怎么当的,连老板去了哪儿都不知道!”

    宋微回到餐厅继续品尝他吃了一半的外卖,听到姜紫瑜这么说,反问了一句,“你医院里的秘书,就能时时刻刻知道你这个院长的踪迹?我是顾总的秘书,不是他的老妈子。”

    知道姜紫瑜向来毒舌,见着他就要开口,他立即又说,“顾总能去哪儿,估计就是心情不好找个地方喝酒消愁,不在绽放酒吧,估计就在附近的哪儿的地方,你也知道他最近婚姻出问题,成日里在公司里没个好脸色,闹得我们这些员工每天都兢兢战战的。”

    姜紫瑜却不是这么好唬弄的,“今天他的生日,我们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缺了他,就是他老婆现在也联系不上他呢,你查不查,别忘记了你这一条命可是他给的!”

    “我查还不行吗?”宋微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姜紫瑜走了过去,看到他吃的那几样菜嗤笑了声,“你说你年薪也不少了,怎么这么亏待自己?啧啧,请个厨师的钱都舍不得,要不要我给你打份申请让你们顾总给你安排一个?”

    “不用了,一个人清静。”宋微直接回绝。

    而后,姜紫瑜就看到宋微从一旁的桌上取过一台笔记本电脑,迅速地操作起来,没一会儿便抬头朝着姜紫瑜望去。

    “他手机在这儿呢,没丢,那么大个的人了,能丢哪儿去?”他查看了一下具体位置立即勾起一笑,“我就说肯定是借酒消愁去了,这个地点正是酒吧。”

    姜紫瑜凑过去一看,见着上面标注的地址是“夜绚烂酒吧”。

    他们一群人都在找他,而且今天还是他的生日等着给他过,他倒好自己跑去酒吧了。

    抬手放在他的肩上,姜紫瑜满意点头。

    “今天就多麻烦你了,改天哪儿病了去我医院,不管大病小病绝对给你免单,vip病房也给你免单,随你爱住多久。”

    宋微冷笑,“那就多谢姜院长了,就希望我永远没有这个让你免单的机会。”

    姜紫瑜笑了笑,看着上面的地址距离他这边还有些远,倒是距离苏焕的绽放酒吧不远,于是他给苏焕打了个电话。

    “人就在夜绚烂酒吧,你那边比我这边近些,要不你去看看。”

    苏焕得知顾琉笙的消息松了口气,随即就又皱眉,怎么好端端地在另一个酒吧?

    他若是没有记错,夜绚烂酒吧好像是唐卿的,他怎么去了那里!

    简水澜看到苏焕舒展又皱起的眉头,很快问他,“是不是有顾琉笙的消息了?”

    苏焕点头,“承祯去了宋微那边,宋微查到琉笙的手机定位,现在在夜绚烂酒吧。我带你去那边看看吧,也许他是因为手机没电了才没接听。”

    有了他的信息,简水澜还是松了口气的,这个男人没事儿搞什么联系不到人。

    她可不相信他会忘记今天是他的生日。

    “走吧,我也去看看什么情况,什么事情竟然能让他没有过来这边。”

    本来她的计划是就过来一会儿,谁会想到顾琉笙直接闹失踪,还得让她去找。

    但想到顾琉笙是在夜绽放酒吧,而不是在琉璃那边,她还是觉得没有那么揪心。

    若是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是放不下琉璃,那她对顾琉笙就当真无话可说了。

    不过他在酒吧里自然是在喝酒,原因是什么,因为后悔将琉璃交给警察局并赶出顾家?

    夜绚烂酒吧距离绽放酒吧并不算远,开车大概就是十分钟的时间。

    不过两家酒吧都是高档酒吧,与绽放酒吧不同的是也绚烂酒吧给人多了一种醉生梦死的感觉。

    苏焕开车带着简水澜没多久就到了夜绚烂酒吧外头,他将车子停好便与简水澜一起下了车,看到外头绚丽多彩的夜景,还是门口不少客人进去。

    说真的,这一处酒吧还是比他的绽放酒吧要热闹有些,毕竟唐卿主要经营娱乐,这一方面确实做得有声有色,比他这个因为兴趣每个行业都喜欢开上一家的要强。

    两人朝着大门走去,才走到大门口就要进去的时候,突然听得身后不远处一道娇俏的声音。

    “哎呀,顾总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想吐吗?我给你拍拍后背舒服些吗?怎么喝了这么多,幸好有我在你身边,否则你这样子可该怎么办?”

    “唔咳咳咳咳!”

    听到那声音,苏焕与简水澜两人不约而同地回头去看,却看到灯光下不远处的墙角上一个男人靠在一个娇俏的女人身上,一手扶着墙壁,难受地对着垃圾桶呕吐了几声。

    虽然看不到那个人的脸,但是简水澜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是顾琉笙的背影,还有刚才那个女人一口一个顾总的喊着。

    而那个女人她也不陌生,尽管只有一个侧脸,但她还是认出了她是海家的千金,海蓝蓝。

    两次的见面,她对海蓝蓝的印象还算深刻。

    所以说,他们找了一个晚上,结果顾琉笙都与海蓝蓝待在一起?

    琉璃的事情才刚结束,他这么快就又招惹上别的女人了?

    还说不离婚,还说一辈子爱她,想要与她白头到老。

    幸好她没有相信他的鬼话,否则现在的自己该是多么可笑?

    那个女人娇娇俏俏地站在她的身边轻声细语地安慰他,不似她这几天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看。

    估计是个男人都会知道该怎么选择吧!

    这一刻,简水澜觉得真的心灰意冷了,甚至连今晚过来找他都觉得那么可笑。

    苏焕也有些头疼,怎么顾琉笙的身边还有个女人?

    而且这个女人他并不陌生,目前正与顾家合作的榕城海家千金海蓝蓝,因为项目不小,双方都能得到很大的利益。

    所以顾琉笙特别看重这一次的合作项目,若是成功了,顾家在燕城可以说是地位比之前还要稳固。

    只是他不明白的是,顾琉笙怎么会与海蓝蓝在酒吧里?

    难道这一整天顾琉笙没有去公司都与海蓝蓝在一起?

    随即他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就算顾琉笙与海蓝蓝待在一起一整天,也一定是为了公事。

    海蓝蓝看到顾琉笙只是干呕了几声,并没有吐,也松了口气,用力地扶着他的手臂不让他一头栽下去。

    随即讨好地出声,“顾总,您这样子回去怕是不好,不如今晚去我那边好了。”

    这个男人喝了这么多的酒,若是将他带回去,今晚上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谁都说不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