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3章、他们夫妻正在闹离婚,而她也做好了接手这个男人的准备
    想到这里,海蓝蓝更是下定决心要将他带走,反正目前他们夫妻正在闹离婚,而她也做好了接手这个男人的准备!

    若是一切如她所愿地发生,顾琉笙一定会选择她海蓝蓝,毕竟她可是海家的千金小姐。

    海家与顾家联姻,对于顾家来说无疑是锦上添花,可比他娶简水澜的价值要高许多。

    苏焕回头他看向身边沉默的简水澜,听到海蓝蓝的话时,再也忍不住地上前,边走边说,“那就不劳烦海小姐了,我是苏焕,顾琉笙最好的朋友之一,他的妻子也过来了,我们送他回家就成!还有,海小姐是不是有些拎不清楚了?

    明知道这个男人已经有家室,还想着趁他醉酒的时候带回你家,不知道海小姐刚才安了什么样的心思?”

    他的话特别直白,一点儿都不留情面,甚至将顾琉笙扯到了自己的身边。

    整个人架着已经醉得一塌糊涂的男人,目光直视对面的海蓝蓝。

    海蓝蓝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突然过来坏她好事,而且眼前这人她也不算陌生。

    燕城三大家之一的苏家的继承人,苏焕,性别男,爱好男,是顾琉笙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之一。

    只是他怎么会这么突然地出现在这里,坏她好事?

    海蓝蓝娇俏一笑,看向长得同样高大俊美的苏焕,可惜了这个男人喜欢男人。

    “原来是苏家的公子,我只是看到顾总喝了这么多酒,直接回家不大合适,正好我住在酒店,给他开个房间不是更方便许多,况且这边距离我居住的酒店挺近的。至于你所说的安了什么样的心思,我倒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苏焕搀扶着烂醉如泥的顾琉笙,知道他酒量好,这么多年倒是没见过他喝醉成这样。

    也不知道这一回是喝了多少,怎么就醉得几乎不省人事。

    “是不是安了什么不好的心思,我想海小姐自己心里明白,不过既然我在这边了,一切就不劳烦海小姐帮忙了。

    这么晚了,海小姐还是回去吧,毕竟女孩子出门在外,还是该注意一些,特别是像海小姐这样的千金小姐。告辞!”

    他回头去看简水澜,想要让她过来搭把手,才发现刚才简水澜站过的地方已经不见了她的人影。

    此时外头霓虹灯绚烂,人来人往,却唯独没有她的身影。

    苏焕心底一沉,想着估计简水澜这是看到顾琉笙与海蓝蓝在一起吃味了。

    他没有再看一眼海蓝蓝,搀扶着顾琉笙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心底想着这一次顾琉笙的行为怕是雪上加霜,好不容看在他生日的份上简水澜都出席了,并且在知道联系不上他的时候还露出了担忧的神色,然而这一切都被他给毁了!

    将顾琉笙在车上安置好,听着他无意识地呢喃出声,声音很小。

    苏焕低头在他的耳边才听到他喊着的是,“爸、爸”

    苏焕有些不明白了,顾伯父都已经逝世7年了,怎么现在顾琉笙还喊着他?

    难道是因为醉酒的人脆弱一些?

    他下了车,坐上驾驶座上,很快给简水澜拨打了个电话,明明已经打通了,结果对方很快掐断。

    知道简水澜现在对顾琉笙有着明显的成见,也就没有再打给她。

    到嘴边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海蓝蓝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心底极为不甘。

    这么好的机会,竟然被生生给破坏了!

    一直等到车子开走之后,海蓝蓝还是一阵咬牙切齿,她取出手机很快编辑了一条短发给对方发了过去:半路被拦截,顾总已经被苏焕带走了。

    简水澜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着,整个人的情绪很低落,全部都是对顾琉笙的失望。

    她招来一辆出租车,打算直接回去西江月圆。

    至于顾琉笙的生日宴会,她想自己本来就不该来的,也许顾琉笙还不希望她参与呢!

    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她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从抽屉里取出一本制作精美的画册,封面是一幅水彩画,古风建筑,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与一个穿着婚纱的女人。

    而这封面的男人是顾琉笙,女人则是她简水澜。

    这是一本除了封面有她的画册,里面厚厚的一本都是她手绘顾琉笙,也是她早就准备送给顾琉笙的生日礼物。

    然而画已经好了,并且印刷制作成画册,然而却再也送不出去了。

    这一刻简水澜捧着要送给他的礼物,一张脸哭得梨花带雨。

    始终是她太将自己当回事了,真以为这个男人非她不可,对她感情深厚。

    可若是深厚,又怎么会有琉璃的事件发生,若是深厚,今晚又该如何解释?

    这么多人等着给他过生日,可是他却与另一个女人喝得醉醺醺的。

    既然如此,何不干脆一些与她离婚,他这是在坚持什么呢?

    她捧着画册,将脸埋在上面,任由泪水滴落,呜咽地出声。

    似乎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一个男人轻叹的声音,简水澜以为自己听错了,茫然地抬起哭得泛红湿润的眼眸。

    看到站在书房门口的那个男人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诧异。

    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是她回来的时候忘记关门了?

    “我说过如果你想走的话,我可以带你离开。”

    应寒走了进去,看到桌上的纸巾,抽了两张折叠好,在她的对面蹲下,轻轻地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

    目光落在她手里的画册上,看到封面的男人与女人极为眼熟。

    是顾琉笙与穿着婚纱的简水澜,男的极为矜贵隽美,女的娇俏可人,眼里流露出一股幸福。

    相比之下,眼前这个哭得双眼通红的女人,就有些嘲讽了。

    “他既然不懂得珍惜,你又何必留在这里?若是担心顾家不让你走,我可以帮助你。”

    “你不怕惹上麻烦吗?那是顾家,是燕城三大家之首的顾家。”简水澜哽咽出声问他。

    应寒从她的手里将画册抽走,往桌上一放。

    “不怕,我相信他不会知道是我带走你,你若是想离开燕城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带你离开,让他永远都找不到你,只要你不后悔离开。”

    “没什么可后悔的,也没有可留恋的。”

    她突然就抓住了应寒的手,湿润的眼里都是急切的恳求。

    “应寒,你带走我好不好?我一刻都不想留在这里了,我想要离开,我等不及了,去哪儿都好,我不要留在这里,再也不要看到他了!”

    她本想等到秦筝回来亲自跟她说一声的,然而现在,她不想再等下去了,也不想去听顾琉笙的解释。

    不管他的理由是什么,她都不会再相信了,尽管他们现在尚未离婚。

    与其在这里受尽煎熬,不如早早放弃早早离开,对谁都好。

    他要别的如花美眷,她成全就是。

    应寒轻轻地点头,转而将眼前急切而伤心的女人抱入了怀里,温柔地出声,“嗯,我现在就带你走,有没有什么想要带走的东西,你去收拾下,我在客厅等你。”

    然而这一刻,简水澜却犹豫了,从他的怀里抬起又添上新泪的小脸。

    “可是我身边有朗月保护着,不论我去了哪儿,她都会知道的,我一定走不掉,还会害你。”

    到时候肯定要连累应寒,应寒在演艺圈的事业正如火中天,若是得罪了顾琉笙,很有可能从此就在演艺圈混不下去。

    她记得顾琉笙在影视方面也有投资,她不能为了自己,而葬送了应寒似锦前程。

    “只要你想走,朗月的存在不是问题,没人知道会是我做的。”

    知道简水澜在担心自己,应寒扯唇一笑,拍了拍她的肩膀又说,“你去收拾下东西,一会儿我们就离开这里,不过为了防备朗月的追踪,我今天开了一辆新的车子过来,是一辆黑色的,等一会儿我先下楼等你,你拎着东西过去就好。”

    简水澜有些茫然,但离去的心意极为坚定,她轻轻颔首,“好,我去收拾东西。”

    应寒在客厅等了不到五分钟,就看到简水澜拎着一只行李箱走了过来。

    这么快就收拾了东西出来,看来是早就有准备离开的打算了。

    他走了过去,在她的面前站好,认真地问她,“当真想走,不后悔?”

    简水澜也认真地点头,“不后悔!”

    没什么可后悔的,她本来就想要离开了。

    “嗯。那我下楼等你,我从楼梯那边走,你十分钟之后再下楼。”应寒很快就离开了。

    看到应寒离开,简水澜才想起刚才没有问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的家里。

    十分钟之后,她深深地看了一眼生活了这么长时日的家,终于要离开了。

    没有归期,也许离开就是斩断他们两人最好的法子。

    屋子里的东西她没带走多少,就是几套换洗的衣服,都是她之前整理好的,除此之外,所有的东西她全都留下来了。

    离开之前她给秦筝留了一条短信:今晚我就走了,没有等到你回来就离开实在很抱歉,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面,期间你好好照顾自己。所有的通讯我都会换掉,等稳定下来我会主动联系你,画廊的事情这一段时间就麻烦你照看了,谢谢你,秦筝。

    而后,她将手机关机,关闭了屋子里的灯光,很快离开了家。

    楼下,应寒所说的那一辆黑色的车子果然停留在门口,她走了过去,将东西全都放在后备箱、

    随即就上了副驾驶座上,才发现身边的男人陌生得很,若不是应寒侧过脸看她,压根就认不出对方来、

    应寒冲着简水澜一笑,很快就开车离开了西江月圆。

    一直等到离开了西江月圆监控范围之内,应寒才摘下头上的假发,露出他乌黑浓密的短发,还有他刻意画了妆容,将一张清秀俊美的脸刻画出几分硬汉的感觉来。

    简水澜有些不解,“你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画了妆,是不是太迅速了?”

    从他下楼到现在也不过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而且他还是爬楼梯下来的。

    应寒对她的询问有些忍俊不禁,“这些都是最为基本的,往后你就知道了。”

    简水澜并不清楚他话里的意思,只是觉得也许艺人都会化妆吧,并且极为迅速。

    不过他这个妆容画得很不错,因为她极为熟悉应寒的脸,所以在近距离看到他正面的时候才认得出来。

    刚才若不是应寒转过脸给她看,估计她还以为自己上错了车子。

    “我们现在去哪儿?”简水澜问他。

    “去机场,我带你去个地方,顾总绝对找不到你,朗月现在也已经被我甩开了。”

    车子迅速地朝着机场的方向行驶,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应寒这么说,她无端地相信了这个男人。

    这个她喜欢了很久的男神,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应寒会带着她离开这一座她从小生活到大的城市。

    此时的简水澜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慢慢地放轻松了自己,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这一别,归期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

    来到洛城已经有好几天了,虽然每天都会去一趟合作方的公司,但是事情并不多。

    秦筝觉得自己更多的时间,都在伺候容昭熙。

    比如说一天三餐,更过分的是容昭熙偶尔也会要求她亲自下厨,幸好他们订的酒店也有厨房,否则她真的只能去找酒店的厨师借用厨房了。

    再比如说容昭熙换洗下来的衣服,她也全包了,几乎每一件都必须用手洗。

    秦筝更觉得自己这几天在洛城的生活,更像一个老妈子。

    不过,看在容昭熙找到那一份简水澜在纪家酒会上被陷害的视频的份上,她一句怨言也不敢有,谁让他是大爷呢!

    到了晚上,两个人便无所事事地逛街,这几天秦筝买了好多本地的零食。

    不过在知道简水澜怀孕之后,所有买给她的食物都得经过再三确认对孕妇无害才敢买。

    此时,正在精品小店里乱转,拿着手机瞎拍的秦筝突然听得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

    她查看了一眼信息,发现是简水澜发送过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