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4章、一想到简水澜就这么将他扔下,心里就难受得厉害
    她很快打开来看,在看到内容的时候,整个人的情绪就改变了。

    秦筝几乎是不可置信地查看信息,看完之后,几乎是在下一秒就去打简水澜的号码,然而对方已经关机。

    她还以为简水澜会等到她出差回去之后见她一面再走的,怎么会这么突然?

    她甚至不知道简水澜最终选择了哪一座城市,她什么都没说!

    容昭熙正在看一个小熊手机挂件,觉得与秦筝的手机还挺搭的,正要拿给她的时候,见着她神色不对,连忙问她。

    “你这是怎么了?哎呀,你别哭啊?怎么说哭就哭,我可没欺负你,你要是觉得这几天我对你过分了你直接说出口,我不使唤你就是,你别哭啊!”

    这个女人怎么说哭就哭,而且眼泪还这么大颗,不要钱啊!

    秦筝难过地捂着嘴哭,她不想当着这么多人面前哭的,可是怎么也忍不住。

    容昭熙还以为是自己惹到她了,连忙又道歉,“对不起啊,这几天我确实挺过分的,从现在开始我都不使唤你了,你别哭啊,我都给你道歉了!”

    看到秦筝还哭着,容昭熙只好将她抱在了怀里。

    “我肩膀借给你哭就是!”

    这个时候,秦筝倒是控制住了情绪,只是双肩还颤抖着。

    “她走了,都没有等我回去就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儿,我联系不到她了,呜呜呜说好要等我回去再走的,说好的”

    容昭熙听得糊涂,难道不是因为被他给欺负哭的?

    “谁走了?”

    莫名地,他一下子就想到了赵弦。

    “水澜,水澜走了,都没跟我说要去哪儿,现在我联系不上她了!”

    此时容昭熙更是听得糊里糊涂的,什么水澜走了?

    “嫂子怎么走了?她不是在燕城吗?”

    秦筝离开他的怀抱,将简水澜给她发的那一条信息递给容昭熙看,“她刚发给我的。”

    容昭熙将信息看了一遍,神色也有些变化。

    “嫂子这是怎么了?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对了,今天是顾总的生日,她不给顾总过生日,去哪儿了?”

    秦筝也知道今天是顾琉笙的生日,为此,有一段时间简水澜还给他准备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礼物。

    然而简水澜选择在今晚离开,一定是顾琉笙让她彻底失望了!

    否则,她是不会离开得这么早的,竟然都没等她见上一面。

    她却不知道顾琉笙到底是怎么逼迫她的,让她这么突然地说走就走。

    如此决绝,只是给她一条离开的信息,就联系不上人了。

    **

    苏焕本想直接将顾琉笙送回西江月圆的,但是想到联系不上简水澜,门上的密码他并不知晓。

    顾琉笙烂醉如泥,只怕也输入不了密码,索性直接就将人带回了绽放酒吧。

    此时容承祯与姜紫瑜都在酒吧包间里等候,一直到苏焕将醉得不省人事的男人背到了里面。

    两人看到苏焕背着顾琉笙立即上前帮忙,姜紫瑜嗅到顾琉笙身上那一股酒味,问道,“这是喝了多少的酒,你刚将他从酒里捞上来的吗?”

    背上一轻,苏焕松了口气,“严重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当我和水澜看到琉笙的时候,他正跟海家千金在一起,其中原因并不晓得,但如果我们没有过去得这么及时的话,估计明天琉笙就是跳海里也洗不清楚了,那海家的千金正打算将他带回自己住的酒店。”

    姜紫瑜这才发现简水澜并没有跟着苏焕回来,忙问,“三弟妹哪儿去了?”

    容承祯也发现了,“刚不会三弟妹有什么误会吧!”

    苏焕嗤笑,“亲眼目睹,不管怎么样,这一次琉笙是不好解释了。”

    他看了一眼被他们安排在沙发上睡得并不安稳的男人,也不明白这个顾琉笙怎么就跟着海家的千金出现在夜绚烂酒吧了,而且还喝了这么多酒。

    认识这么多年以来,他是知道顾琉笙是个能够控制住自己的男人,而且他的酒量很不错,就算喝醉了酒也能让自己保持清醒,并且开车回家。

    然而今天他怎么会喝得烂醉如泥,若是为情所困,也不该如此发泄,甚至旁边还是海家的千金。

    如此让人容易误会的情况,他怎么可能会犯。

    特别是现在还是特殊期间,他正想方设法想要赢回简水澜的心。

    如今这么一遭,已经将简水澜推得更远了。

    “真是狗血!”

    容承祯有些不知道说什么,等顾琉笙醒来估计有得他悔恨了。

    姜紫瑜却有些担心,特别是想到简水澜如今还有孕在身。

    看到顾琉笙与别的女人在一起,万一情绪过于激动,对于胎儿可不好。

    更别说万一过个马路发生什么事情,或者有轻生念头。

    于是姜紫瑜给自己脑补了很多不好的场面,最终觉得自己应该给简水澜打个电话。

    只是当他拨出了她的号码,对方已经是关机状态。

    不禁就有些着急了,看向苏焕。

    “三弟妹的车子还在这里吧,她有没有说要去哪儿?”

    苏焕不明白他为何突然着急,但还是摇头。

    “回来的时候看到了她的车子,不过去哪儿我也不清楚,当时我正扶着琉笙与海家千金说话,说完去看她的时候,已经不见了。”

    姜紫瑜当即就下了决定,“你们两人今晚就留在这边照顾琉笙吧,我去找找看。”

    万一大人或是孩子有什么损害,他怎么对得起顾家。

    毕竟是他答应帮简水澜暂时隐瞒孩子的事情。

    姜紫瑜很快就离开了包间,留下苏焕与容承祯两人觉得莫名其妙,容承祯耸肩问他,“他是不是着急过头了?想要知道三弟妹的情况,问下朗月不就清楚了?”

    但毕竟一个女人看到自己的男人与别的女人在一起,难免会有些情绪。

    容承祯也担心简水澜出了什么事情,想到朗月,直接去找顾琉笙的手机。

    在他的口袋里发现已经没电的手机,怪不得他们联系不上人呢!

    给手机充了会儿的电,终于开机,他在电话本里找到了朗月的号码,直接用自己的手机输入那一串号码,拨打给对方。

    朗月倒是很快就接了,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淡漠疏远。

    “哪位?”

    “我是容承祯,你现在那边有顾少夫人的消息吗?”

    朗月是认得容承祯的,“顾少夫人已经回西江月圆了,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睡下了。”

    “多谢!”

    听到朗月的话,容承祯松了口气。

    看向苏焕,“人已经回到西江月圆了!”

    而后他给姜紫瑜打了个电话,也将简水澜已经回到西江月圆的情况告诉了他。

    姜紫瑜得知简水澜已经回到西江月圆,也松了口气,不过人既然已经出来了,他也打算去一趟西江月圆,不管这么说先稳住她的情绪。

    他就担心简水澜与孩子有个万一,他就要成为顾家的千古罪人。

    来到西江月圆,姜紫瑜将车子停好,就朝着他们那一栋楼的大门走去。

    楼下的密码他是知道的,顾琉笙未婚之前,他们三人经常过来这边,所以两道门的密码都是清楚的。

    这一路他畅通无阻,然而到了16楼的时候,门上的密码据说被他们夫妻改了好几次。

    姜紫瑜没有并不知道现在的密码多少,所以只能按响门铃。

    只是按了好一会儿,一直都没有人过来开门,他只好掏出手机尝试着再给简水澜电话,对方依旧是关机状态。

    姜紫瑜想着,这个时候简水澜是不是已经睡下了?

    或者压根不想开门,当做没听到,以为是顾琉笙回来,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想到那个场面,还有顾琉笙醉成那幅德行,他觉得自己做的也够了。

    其余的就只能交给明天醒来的顾琉笙了,毕竟是他自己作的。

    没有办法,姜紫瑜只得明天再过来看看,虽然担心简水澜的情绪,可现在也见不着人。

    想到她身边还跟着朗月,便没有再多停留,很快也离开了西江月圆。

    **

    隔日,在酒吧包间里沉睡了一整晚的顾琉笙终于醒来。

    他揉着沉痛的额头,觉得里面跟要炸开一样,一抽一抽地疼着。

    看了一眼自己所处的地方,竟然有些陌生,但是大致上还是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绽放酒吧,他们的专属包间。

    桌上的饭菜尚未撤走,另一只茶几上还有一块尚未动过的三层蛋糕。

    他这才想起,似乎自己要过生日的

    顾琉笙坐起了声来,这才看到另一块沙发上躺着苏焕,此时他睡得正沉。

    “苏焕,苏焕!”

    听到声音,苏焕很快就醒了过来,睁开双眼看到对面的沙发上,顾琉笙已经醒来了,正皱着眉头揉着太阳穴。

    看到这样的顾琉笙,他觉得一会儿还有更让他头疼的事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

    他记得昨天唐卿约了他在酒吧,两人谈得并不愉快。

    后来他因为他母亲的事情喝了不少的酒,之后的印象就记得模模糊糊了。

    但能在这里,估计是苏焕将他送来,或者是他自己开车过来的。

    就不知道昨天他生日,简水澜是不是来过了?

    “昨天,小澜有来这边吗?”顾琉笙抱着一点儿希望问他。

    一说到简水澜,苏焕就冷笑开来,“现在有你头疼了,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跟海家的千金在一起?

    你可知道如果不是我们去得及时,你就要被海蓝蓝给带回她的酒店,到时候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就真的说不清楚了,琉笙,你这样子可对得起水澜?”

    说到这事情,顾琉笙反倒有些不明白了,“什么海蓝蓝?”

    他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看来你是忘记了。”

    苏焕翻了个白眼,“昨天一群人找你都快找疯了,怎么都联系不到你,你家里还有公司都找过了,最后还是姜院长去了一趟宋微那边,从宋微那边查到你手机里的定位系统,否则还真不知道去哪儿找你。

    你怎么会去了夜绚烂酒吧?昨天是你的生日,水澜过来这边等了你好久,后来同我去夜绚烂酒吧找你,结果看到的是你跟海蓝蓝在一起,后来她就不见了,我打她手机联系不上人,已经是关机状态了,只好先将你带回来。”

    想到昨晚上一直联系不到简水澜,苏焕又给她打了个电话,发现依旧是关机状态。

    然而顾琉笙却是一脸的懵,特别是听到简水澜看到他与海蓝蓝在一起的情况,当即就着急起来。

    他与海蓝蓝清清白白,昨天晚上的印象不深。

    但他还是记得如果有海蓝蓝的存在,也一定是后来才发生的事情,不过简水澜之前就误会他与琉璃的事情。

    现在若是多了一个海蓝蓝,他更是不好解释了。

    “我去找她解释清楚!”

    顾琉笙也顾及不了自己还头疼得厉害,只是一想到简水澜就这么将他扔下独自跑了,心里就难受得厉害,她肯定是误会了!

    那个海蓝蓝又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那么巧合地出现在那里!

    不过既然从苏焕这边知道了海蓝蓝对他怕是有些想法,这个女人就不该不防备着。

    他后悔当初简水澜提醒他琉璃对他有非分之想的时候没有当回事,甚至觉得她是在胡思乱想。

    否则后来琉璃也不会有机会,一次次地对简水澜出手。

    顾琉笙刚下了沙发,将皮鞋穿上,外头容承祯就推门而入,嗅到这一屋子里的味道,立即就皱起了眉头。

    “我去,这味”

    他受不了地捂着鼻子,屋子里除了食物的味道,还有酒气,也难为他们两人在屋子里待了一晚上,早就适应了这样的气味。

    顾琉笙直接朝着容承祯走去,“车钥匙给我。”

    容承祯将手里的车钥匙递给他,“我刚给你们买了早点,不吃完再走?”

    然而顾琉笙并没有理会他,拿了车钥匙就走人,他必须去给简水澜解释清楚昨天的事情。

    不能再让简水澜对他加深误会,否则一切只怕真要覆水难收。

    容承祯回头去看,顾琉笙已经犹如一阵风消失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