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赠与我此生最爱的男人——顾琉笙
    苏焕起身过去将窗子打开,让屋子里的气味消散开来,容承祯看向他表示不解。

    “他这么急匆匆地做什么去?”

    而后将自己买来的食物往桌上一放,“都快十点了,吃点儿东西吧!”

    昨天晚上他们两人都在这边待着,姜紫瑜因为一大早就有台重要手术,昨夜里就先回去了。

    苏焕打了个电话,让人过来将包间里的东西撤走,看了一眼容承祯买来的早餐,才说,“他还能做什么去,不就是赶紧找水澜解释清楚,依我看,他们现在的情况雪上加霜。”

    昨天那样的场面,还有海蓝蓝的话,不管是哪个女人听到都会很容易误会的。

    容承祯轻叹了声,而后一笑,“结婚就是麻烦,还是崇尚单身自由。”

    **

    顾琉笙开着容承祯的车很快就回到了西江月圆,输入密码推开了屋子的门。

    里面一阵阵闷热,这个点,简水澜该不会还在睡觉吧?

    只是当他将几间房间都寻找过一遍之后,发现没有一处地方有她的身影。

    是一大早简水澜就出门了,还是她昨晚上没有回来住?

    顾琉笙不死心地给简水澜打了个电话,对方是关机状态。

    他想了下,很快拨打了朗月的号码,“少夫人在那儿?”

    朗月很快答复,“少夫人一直都在屋子里,并没有出门。”

    听到这话的时候,顾琉笙的心里明显咯噔了下。

    “你马上过来!”

    结束通话之后,顾琉笙又重新将屋子里寻找了一遍,然而都没有找到简水澜的踪迹。

    就是卫生间、阳台还有衣帽间等地方都仔细查找过了,只查没有去将几个衣柜都打开寻找一遍。

    他看了一眼天花板,然道又去了应寒的家里?

    朗月来得很快,她推开了阳台的门,看到正从客房走出来的男人,见着他不好的神色,也迅速将屋子里查找了一番,然而都没有简水澜的踪影。

    朗月的脸色也有些不好,她一直潜伏在暗处,可是简水澜什么时候不见的?

    “昨晚上少夫人很伤心,在外头游荡了些时候,后来就打车回来了,一直没有出门。”

    朗月也不知道好端端的在她的眼皮底下,简水澜会去哪儿。

    顾琉笙的脸色依旧难看得很,看向朗月。

    “马上去找人,不论如何都要给我找出来!”

    他担心她在外头万一有什么事情,没有朗月的保护,若是遇上危险她该怎么办?

    朗月的能力他还是清楚的,简水澜怎么会在她的眼皮底下不见?

    甚至朗月也不清楚她的去处,一直守在这里,以为简水澜还在家里。

    当朗月离开的时候,顾琉笙想起他给简水澜的手机安置了定位系统,立即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很快查找简水澜定位系统的具体位置。

    可是显示出来的是连接不上给她的定位系统,只有一个可能对方已经销毁设置。

    简水澜的计算机水平还达不到销毁这个系统的能力,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有人在帮她。

    他很快联系上物业,让他们马上将这一栋楼从昨晚上到今天这个时候的监控,给他发送过来。

    等待的期间,顾琉笙有些不耐烦,想到简水澜可能在应寒那边,他再也坐不住,很快就出了门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只是,当他按响了许久,一直都没有人反应。

    他想起手机里也存着应寒的号码,直接拨打,对方这个时候也是关机状态。

    难道应寒没有回来,简水澜也没有在他的家里?

    半个小时之后,小区物业经理终于亲自将拷贝下来的监控视频都发给了顾琉笙的邮箱。

    他很快下载了视频,细细地观看,发现有一个细节之处,昨晚上11:22的时候,电梯有五分钟的黑屏,什么画面都没有。

    顾琉笙看着监控视频的时候脸色极为难看,心底有不好的预感蔓延开来。

    他又去查了另一个监控视频,是他们这一户型的楼梯,也同样发现了一个问题,11点的时候有五分钟的时间是黑屏的。

    昨天有人动过监控视频,而这个时间段,极有可能是简水澜不见的时候。

    两处地方都被动过,证明有两拨人,一边走的是楼梯,另一边则是电梯。

    顾琉笙没有再查看下去,对方能够在有朗月在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简水澜弄走。

    是她自己想走的,还是被迫离开的?

    他很快朝着简水澜目前居住的客房走去,一番查看之后,发现她的东西基本上都在,但是她常用的那一只包包还有手机,与几套较为经常穿的休闲衣服都已经不见。

    还有一只枣红色的密码箱,几间房间找过就是衣帽间都找过了,也没有见着踪影。

    也就是说简水澜是有备离开的,而且很有可能在别人的帮助下离开的。

    顾琉笙有些难以接受,发现她的圈子里竟然也有他所不认识的人,能够心思缜密地在朗月的眼皮底下将她带走。

    他颓废地往床上一坐,想到苏焕所说的昨晚上简水澜亲眼目睹他与海蓝蓝在一起,甚至海蓝蓝还说了那些容易让人误会的话。

    他知道简水澜一直都在想着离开燕城,甚至之前也听她与秦筝说过要去一个离燕城远些的城市,只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快离开,甚至离开得如此彻底。

    一点儿线索都没有留下来!

    如果从昨夜里11点多离开,若是想要离开燕城,一定早就离开了燕城。

    他很快给宋微打了个电话,“马上派人去燕城的机场,还有各个动车站查询少夫人的去向!我要立即知道她去了哪儿,一有消息就给我电话,明白了吗?”

    吩咐完,顾琉笙又跑去查看监控,还有三个监控没看。

    但是等到他去查看监控的时候,发现都跟之前的两个监控视频一样,三个监控视频都出现了黑屏几分钟的状态。

    而且这三个视频黑屏的时间都在11点半之后,时间是一致的。

    如此看来,顾琉笙发现有人在帮着简水澜离开。

    可是她会去哪儿呢?

    想到还有秦筝,她们两人的感情胜于姐妹,简水澜不管去哪儿一定会告诉秦筝的。

    他拨打了秦筝的号码,那边倒是很快就接听了,只是声音尽是冷意。

    “没想到顾总也会给我电话,还真是有些受宠若惊,却不知道顾总给我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呢?”

    因为有求于对方,对于秦筝的话,他并未与她一般见识。

    “你是不是知道小澜去哪儿?”

    那边秦筝的情绪终于克制不住得吼出来,“我还想问你昨天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她为什么突然就离开,本来说得好好的等我回去了她才会离开燕城的,可是现在好了她走了,去了哪儿也没有告诉我,我怎么知道她会去哪儿!世界这么大,有本事你去找啊!”

    “嘟嘟嘟——”

    最后一个希望幻灭。

    顾琉笙缓缓地将手机往桌上一放,秦筝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儿吗?

    昨晚上的事情他是可以解释的,他与海蓝蓝之间当真清白,简水澜一定是看到他与海蓝蓝在一起,所以才离开的。

    他想着简水澜可能去的地方,可是没有丝毫的头绪,加上酒后宿醉,头部一抽一抽地疼。

    很快来到简水澜的书房,映入眼帘的是办公桌上一本厚厚的水彩画,精美的包装,封面上的人物深深地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他将画册拿在手里,细细地看着封面上的人物,一个西装革履眉目深情的男人,身边是一个穿着婚纱笑得绚烂的女人。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是他,而身穿白色婚纱的女人则是简水澜她自己。

    是不是她画下这一幕的时候也一直在幻想着穿上婚纱的样子?

    可是从他们结婚到现在,他一直没有给她一场婚礼。

    虽然后来想要给她一场婚礼,婚纱也已经快制作完了,可是她却离开了。

    抬手缓缓地抚上封面上笑得绚烂的女人,他翻开了第一页。

    然而第一页没有画,大片的留白只有一句:赠与我此生最爱的男人——顾琉笙。

    所以这是简水澜准备昨天要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而他昨天却因为唐卿的存在,还有他母亲的行为,在酒吧里买醉,并且还给她造成了这么大的误会,让她选择离开!

    想到这里,顾琉笙狠狠给自己甩了一巴掌,他沉痛地闭上双眼,他都做了什么事情!

    怪不得秦筝与他说话的语气这么冲,就像他是个负心汉一样。

    一页页地翻看着,每一页都是关于他的水彩画,或正面或侧面,她笔下的顾琉笙极为完美,连他自己都找不到丝毫的瑕疵。

    所以在简水澜的眼里,他顾琉笙完美无瑕?

    可是他还是将这么好的女人给弄丢了,从琉璃回来之后,他们之间似乎都在争执较多。

    他想起有一段时间简水澜几乎每天都在将关在画室里作画,每次进去就是好几个小时,至于画什么,她向来都是神神秘秘的。

    也许那个时候,她就在给他准备今年的生日礼物吧!

    她花费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才制作完毕的。

    而那时候,琉璃尚未回来,他们夫妻之间相处恩爱和睦。

    珍重地将水彩画册合上,顾琉笙将画册往桌上一放,开始寻找简水澜可能去的地方的蛛丝马迹。

    终于在一个抽屉里找到一本笔记本,里面还压着一张地图。

    将地图打开,发现里面好几个距离燕城有些远的城市名字上面用黑色的水笔圈了起来。

    一共有六个城市,特别是在渝城这个地方标注了一个五角星,难道简水澜去了渝城?

    翻开笔记本,是一本崭新的笔记本,上面也注明了好几个地点,几乎都是地图上圈起来的地名。

    而渝城下面有一道划线,此时顾琉笙更是确认了简水澜若是离开了燕城,那么一定是去了渝城。

    渝城距离燕城很远,那边的经济并不发达,顾氏集团在那边的产业并非没有,但是相对比其他城市要少上许多。

    毕竟本上面还记载了好几家酒店,除了酒店之外甚至还有小区地名。

    看来简水澜打算去那边找个地方长期定居,但她一过去人生地不熟,定然是先居住酒店。

    可是想到被动过的监控,她的离去若是有人在背后操控,只怕想要找到人还需要费些时间,毕竟能够将监控消除的,或许也将她登记的东西也清除了。

    顾琉笙想着简水澜圈子里的人,一个个地排除。

    最后想到会不会是唐卿?

    但是一想到唐卿又觉得不大可能,简水澜尚未清楚唐卿是他母亲的儿子,只认为他们两人狼狈为奸,定然不会接受唐卿的帮助。

    随即又想到应寒,始终觉得这个男人对简水澜别有居心。

    而且相同的,应寒现在也是关机状态,这会不会太过巧合?

    顾琉笙分别又给他们两人拨打了号码,发现双方都是关机状态。

    他很快回到自己的书房,从一个柜子里取出一只资料盒,里面都是应寒的资料。

    其中就找到了他的经纪人江城的手机号码,他很快拨打了江城的号码,那边好一会儿才接起。

    “哪位呢?”

    “我是顾琉笙,应寒人呢?”

    “呦!原来是顾总啊!”

    那边江城的态度一转,很快谄媚出声,“顾总是不是打算找我们应寒当男主角?如果顾总有这样的想法,那你真是找对了人,在我们应寒身上投资,绝对不会亏,顾总不知有没有听过上回我们应寒拍摄的”

    “应寒人呢?”顾琉笙打断了江城的话,没心情听他长篇大论。

    “应寒应寒这几天都在休息,顾总要是找他的话,我帮您联系他。”

    顾琉笙很快就掐断了通话,却有一种直觉告诉他,简水澜的离开,只怕与应寒脱不了干系。

    但现在几乎可以肯定,简水澜是去了渝城。

    坐在电脑面前,他在上面忙碌了一阵,果然查到了简水澜的账户支出。

    她购买了燕城飞往渝城的航班,甚至她在渝城那边也订好了酒店,支付了十天的费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