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他的老婆怀孕了,他就要当爸爸了!
    可是机票是购买六天后早上的航班,酒店也是六天后的酒店。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说不定简水澜就真的去了渝城。

    顾琉笙很快在网上购买了飞往渝城的航班,想到最快的航班还有近两个小时才登机。

    而他此时一身酒气,于是到浴室冲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很快也离开了西江月圆。

    **

    这一去,就是十天,整整十天,他没有找到简水澜任何的消息。

    甚至,他发现简水澜并没有来到渝城。

    宋微那边查出来的结果,就是简水澜压根就没有离开燕城的痕迹。

    可是在燕城找了十天,燕城也没有简水澜,她仿佛人间蒸发一样。

    在渝城待了十天的时间,没有丝毫简水澜的消息,各大酒店旅馆都找过,然而都没有。

    她的手机号码,整整四天,都是关机状态,完全无法联系到人。

    顾琉笙知道简水澜并没有去渝城,十天之后就回到了燕城。

    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上秦筝,此时容承祯的办公室里。

    秦筝笑得一脸冷意,看着眼前憔悴了许多的男人,想恨他又觉得恨不起来。

    她知道顾琉笙从简水澜离开的隔天就拼命地再找她,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放弃。

    “顾总,我这边真的没有水澜的任何消息,她走了,只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就再也没有联系到人,本来说好等我回来之后她再走的。

    她想了好几个地方,最想去的就是燕城,那个地方四季分明一到冬天就会下很大的雪,但是现在看来她并没有去渝城。”

    秦筝也没有说谎,她是真的不知道简水澜去了哪儿,说着,她将自己的手机取出来,打开简水澜发给她的那一条信息给他看。

    “她所有的通讯应该都会换掉,我到现在也联系不上她。”

    顾琉笙看着简水澜发送过来的最后一条信息,目光落在那一句:所有的通讯我都会换掉,等稳定下来我会主动联系你!

    看来秦筝也不知道简水澜去了哪儿,他看向秦筝。

    “如果小澜跟你联系上了,请务必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与她之间有些误会,但都是可以解释清楚的。”

    秦筝冷笑,如果她得到简水澜的消息,也不会出卖她的!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后来发生了什么,但是能让她走得这么突然,连我都没有告知一声,那就证明你当真完全伤透了她的心。

    顾总,如果你没有办法给她十足的安全感,那就请你放手吧!也许你真的不适合她,而她或许也不适合你。”

    之前她还觉得顾琉笙很不错,舍不得简水澜将这个男人让给别人。

    可是现在能够将简水澜逼迫得离开燕城,她才知道自己当初的想法多么幼稚!

    容承祯看到顾琉笙那一脸落寞的样子,又见秦筝这么咄咄逼人,便出了声音,“行了,秦秘书你先回去办公室办公吧!”

    秦筝点头,也没打算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很快取回自己的手机就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秦筝一走,容承祯又说,“看来秦筝这边是真的不知道三弟妹的去向,燕城也没有消息,你说帮她的人到底是谁?要知道朗月的能力不弱,可是他们躲过了朗月,还动了监控,并且消除了三弟妹所有的行踪。”

    顾琉笙也想知道帮她的那个人是谁,他怀疑的第一个人便是应寒。

    但现在一直都联系不上应寒,就是他的经纪人江城都不清楚应寒的去处。

    应寒的踪迹几乎与简水澜的消失时间是一致的,所以他觉得一定是应寒带走了简水澜。

    而且应寒从一开始就让人觉得神秘,他一直在查,却没查到应寒的背景。

    这个该死的应寒,最好别让他碰上,否则绝对不会放过。

    “我怀疑是应寒,因为太过巧合了,而且应寒这个人极为神秘,他的背景我让宋微去查了,但一直没有查出任何的蛛丝马迹,就单凭这一点就足够证明应寒并不简单。”

    容承祯陷入了沉思,应寒不就是个戏子吗?

    这个时候,顾琉笙的手机突然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姜紫瑜打来的。

    往上一滑,他接听了来电,姜紫瑜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

    “我听说你刚回来燕城,我有事情找你,关于三弟妹的。你现在有空吗?”

    “你有她的消息了?”

    顾琉笙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一双本是疲惫的眼睛此时明亮起来。

    姜紫瑜被这话给噎了下,随即很遗憾地开口,“没有。但是我隐瞒了你一件事情,我想这个时候了应该跟你坦白,所以等到见面再谈吧!”

    **

    两人约在了咖啡馆见面,当姜紫瑜看到现在的顾琉笙难免还是诧异了些。

    十天没有见面,十天的日子却仿佛好几年。

    眼前的男人消瘦了一圈,胡渣都长出来了,双眼布满了血丝,整个人看起来颓废不堪。

    这个人哪儿还像之前那个不可一世、矜贵高冷的男人,此时的他看起来颓废得不像样子。

    姜紫瑜点了两杯咖啡很快就送了过来,看到这样的顾琉笙轻叹了声,“你怎么就成这样了?这是多少天没有休息了?你也不想想看,若是找到她,结果你自己先倒下了有意义吗?”

    顾琉笙苦笑,“若是可以找到她,我倒下了又何妨?”

    十天的寻找,丝毫没有她的消息,顾琉笙也知道简水澜这是不打算让他找到了。

    她走得那么决绝,还有旁人相助,所有的蛛丝马迹都被销毁,整个人犹如凭空消失一般。

    如果不是看到那一晚几个监控同时被动过,他都要怀疑是不是真的在家里消失了,否则怎么会躲过朗月的眼睛。

    “其实这事情也怪不得你,你们夫妻之间最大的矛盾还是因为琉璃而起,但只能说琉璃的手段太高了,明知道我们这么信任她,可是她却做出这么多让人失望的事情。”

    说到这里,姜紫瑜也有些郁闷,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家偏偏要走上这一条路,如今也将自己给彻底毁了。

    过去的事情,顾琉笙不想再提起,特别是那个让他彻底失望的女人。

    此时他一心只想找到简水澜,解除误会,好好地过日子。

    顾琉笙喝了一口咖啡,看向姜紫瑜。

    “你到底对我隐瞒了什么事情?”

    而且这事情还是关乎到简水澜的,顾琉笙希望可以从这边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说到正事的时候姜紫瑜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抿了一口咖啡,想了想才说,“还记得琉璃从楼梯上摔下来的那一天吗?你将琉璃送到医院,三弟妹也被朗月送来了医院,情绪激动晕厥,经过检查之后,发现她已经妊娠26天了。”

    顾琉笙脸色有些煞白,他怎么不知道那一天简水澜晕过去被送来医院?

    他守在琉璃的手术室外,简水澜过来一趟,脸色发白。

    他还以为她是因为琉璃的事情如此,却没想到她那一天也被送来了医院。

    只是姜紫瑜后面的话让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情绪激动地拉住了姜紫瑜的手。

    “你刚说什么?妊娠26天,谁妊娠26天了?”

    看到顾琉笙激动的样子,姜紫瑜没有抽回手,只是沉重地开口,“你老婆妊娠26天了,但是她要我当做没有发生过,当时她的情绪很激动,加上琉璃的事情,我担心她会出了什么事情,毕竟那时候她的胎儿有些不稳,情绪方便若是过于激动容易造成流产。

    于是我就答应她暂时替她隐瞒,并且销毁检查报告等资料,就当她那一天没有来过医院检查。我想着也就这么几个月,等到她肚子大了起来总是隐瞒不住的,我没有想到的是她会选择离开。”

    之前选择暂时不说,但是现在若是不说出来,顾琉笙就不会知道自己还有个孩子。

    以他这一把年纪,有了孩子,顾家的人定然欣喜若狂,特别是顾老爷子。

    不过此时将这些话说出来,他心里好受了许多。

    要知道这一段时日他一直担心简水澜肚子里的孩子万一出了什么事情,那他就真要太对不起顾琉笙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顾琉笙差点石化,简水澜怀孕了!

    他的老婆怀孕了,他就要当爸爸了!

    可是这一段时日里,他都做了什么事情?

    甚至有一次在他们的房间里差点就强行要了她,若不是当初简水澜一巴掌将他打醒,只怕要犯下连他都无法原谅自己的错误。

    那时候简水澜如此抗拒他,是害怕他没个轻重伤害了肚子里的孩子吧!

    从刚才的惊喜,一直到现在的失落,顾琉笙眼里黯然一片,简水澜带着孩子离开了。

    而且打算隐瞒他孩子的存在,如果不是姜紫瑜告诉他,估计要一直被蒙在鼓里。

    他爷爷知道这一件事情,一定会欣喜若狂吧。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赶紧将简水澜找到。

    虽然姜紫瑜隐瞒了此事,可顾琉笙还不至于不分青红皂白怨恨他。

    毕竟现在姜紫瑜将这事情说出口了,况且他的隐瞒还是简水澜所要求的。

    能让简水澜这么要求,还不是因为不信任他,担心孩子走上她那一条路。

    是该不信任他,自己老婆怀孕了,而他那一天竟然陪在琉璃的身边。

    想到这里,又想到琉璃的欺骗,他就恨不得去杀了那个女人!

    见顾琉笙的脸色变化了几次,姜紫瑜轻叹了声,“你别太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情况还可以,但要避免激动,我觉得这一次她离开或许也能舒坦一些,一直待在燕城她的情绪并不稳定,加上海蓝蓝的事情,让她误会颇深,也许离开这边更适合她养胎。”

    “我会将她找到的,我可以跟她解释清除一切。”

    顾琉笙起身,“今天多谢你告诉我这些。”

    失魂落魄地回到了西江月圆,才回到书房还没坐下,手机铃声就响起,见是宋微的来电,顾琉笙很快接起。

    “顾总,有消息了,我们查到当天晚上有一辆黑色的车子在机场的停车场停下,从里面下车的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八成是少夫人,男的看不出来是谁,只有一个背影,也许顾总看过监控之后,就能清楚对方是不是少夫人了!”

    有她的消息了!

    握住手机的手忍不住紧紧地握住,“马上将监控视频发过来!”

    宋微又说,“已经发送到你的邮件了,但是那一辆车子我已经查过了,车牌是假的,所以这一点更可疑,之后就查不到这一辆车子的去处了。”

    结束通话之后,顾琉笙很快就打开了笔记本电脑,下载了宋微发送过来的监控视频。

    打开监控视频后,果然看到了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了机场的停车场里面。

    没一会儿一个男人推开车门走了下来,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脸,但是看到他朝着前方走的时候,那步伐他很快就认出了是应寒,但是与应寒又有些不同。

    因为那个人的发型还有稍微可以看到的侧颜与应寒并不相似,但尽管如此,顾琉笙还是几乎认定了对方就是应寒的身份。

    发型是可以改变的,只要一顶假发,侧颜与他本尊并不相似。

    但他们作为艺人化个妆倒也是平常事,但体型与步伐却很难改变。

    没一会儿就看到那个男人绕过车头,朝着副驾驶座走去,打开了车门,一个身穿休闲衣服的女人走了出来。

    在那个女人出来的那一刻,顾琉笙死死地盯住了她。

    是简水澜,虽然有些远,画面不够清晰,但她是他的枕边人,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顾琉笙心里激动着,目光紧紧地盯着她看,一直到简水澜下车之后,两人朝着后备箱走去。

    应寒打开了后备箱,从里面取出一只枣红色的密码箱。

    而那一只密码箱,顾琉笙并不陌生,那是简水澜的密码箱。

    去年生日去往湘城的时候,他们就是带这一只密码箱的。

    之前他在家里找,也没有找到这一只密码箱,如今看来是简水澜带着它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