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他们现在尚未离婚,在法律上就还是夫妻
    一直到他们朝着停车场出口的方向走去,视频也就停止了。

    虽然只是一小段视频,但顾琉笙已经确认简水澜就是被应寒给带走的。

    如今简水澜估计已经离开了燕城,但是去往哪儿,他并不知道。

    他们乘坐飞机的记录,也已经被删除,所以一直没有查询到。

    想到简水澜突然的离开,一定与应寒脱不了干系。

    **

    顾琉笙知道简水澜已经离开燕城,虽然不知具体去了哪儿,但已经吩咐下去搜寻。

    他相信只要自己不放心,就算没有蛛丝马迹,也一定要将他的老婆找出来。

    这几天忙着简水澜的事情,倒是忽略了一件事情,当初是唐卿约他在夜绚烂见面,后面谈得并不愉快。

    此时一想,唐卿似乎是在给他下圈套。

    明知道他在乎自己母亲还跟自己的二叔生下了孩子,背叛了他的父亲。

    那一天谈话的内容,唐卿说了不少这些事情,话里都是嘲讽之意。

    唐卿离开之后,他给顾夫人打了个电话,也听到了顾夫人的亲口承认。

    所以,他就在酒吧里喝了不少的酒,他喝酒期间的印象还是有的,那时候压根就没有海蓝蓝的出现。

    也就是说海蓝蓝是之后才出现的,也许当时他已经要离开酒吧。

    想到这里,便联想到海蓝蓝与唐卿合作,目的就是达成海蓝蓝的心愿。

    也幸好那一晚苏焕与简水澜及时出现,否则那一晚他喝得醉醺醺的,几乎可以说不省人事,只怕醒来还真是百口难辩。

    就算没有与海蓝蓝发生什么,可毕竟男女共处一室,更别想要简水澜相信他们之间是清清白白的。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一阵恶寒,要是真让他们二人得逞,他与简水澜这辈子就再无可能!

    简水澜肯定不会原谅他的,他们的孩子,他估计一辈子都别想见到!

    想到自己竟然被他们两人戏耍了一次,害得简水澜突然离开,他就觉得不能放过他们。

    很快他给海蓝蓝的父亲打了个电话,“海总,如果还想两家集团继续合作的话,那就马上换一个负责人,像海小姐这样的人我们可不敢用,试图破坏我的家庭,也希望海总好好管教自己的女儿。

    我希望,从今往后海小姐别出现在我顾氏集团里,否则我顾琉笙不介意赔偿这次合作的毁约,但我想,中断合作对你们海家并无任何好处吧!”

    没有给对方任何说话的机会,顾琉笙很快就掐断了通话,神色一片阴骘。

    这次若是中断合作,他算毁约,赔偿金额自然不少,但他宁可赔偿,也不愿意放任海蓝蓝继续出现在他的面前。

    琉璃给过他这么一次难忘的教训,就足够了。

    知道海家无比重视这一次的合作,他相信海总会处理好这一件事情。

    几次接触,他还觉得海蓝蓝工作能力不错,却没想到她会有这样不轨的心思。

    解决掉海蓝蓝的事情,顾琉笙觉得自己该去会会唐卿了。

    **

    唐卿也是知道简水澜消失一事,自然也花费了不少力气寻找。

    然而她在燕城犹如凭空消失一般,这么多天之后,他还是没有丝毫关于简水澜的消息。

    若不是顾琉笙离开燕城前往渝城寻找,他都要以为是被顾琉笙给藏起来了。

    他想了许多种可能,然而似乎都说不通,最大的嫌疑人甚至还是他母亲。

    但如今她母亲远在法国,周边还有人监视着,爪牙还是没有办法伸得这么长。

    虽然顾夫人确实很不喜欢简水澜,除了之前不喜欢她这个媳妇之外,如今还因为他的关系而对简水澜意见颇大,好几次都警告他离简水澜远些。

    正当他想着简水澜可能去的地方的时候,唐嫂敲响了书房的门。

    “少爷,有客人来了!”

    唐卿起身去开书房的门,看向唐嫂。

    “这个时候什么人过来找我?”

    唐嫂笑了笑,神色有些诡异,“顾琉笙,我看他似乎过得不大好。”

    唐卿倒是不意外顾琉笙会过来找他,“让他在客厅等着,我一会儿就过去。”

    他回到座位上,将桌上的一叠资料收起,微微勾起一抹冷笑。

    看来这一回顾琉笙是来找他算账了,毕竟那个时候是他与海蓝蓝给他下了套。

    也没想到这个套这么深,让简水澜直接选择了离开。

    虽然他也想简水澜离开顾琉笙的身边,却不是这么离开。

    要知道他们现在尚未离婚,在法律上,他们就还是夫妻。

    而且这一次的离开,没有留下蛛丝马迹,连他寻找了这么多天都一直没有消息。

    这个女人倒是长能耐了!

    能够离开得这么彻底,他倒是想知道她背后到底是什么人。

    顾琉笙在客厅里等了些时候,终于看到唐卿慢悠悠地走来。

    “真是稀客!什么风把顾总您给吹来了!”

    他看了一眼桌上的白开水,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唐嫂。

    “白开水怎么配得上顾总,麻烦唐嫂给顾总来一杯现磨白咖啡。”

    “不用了。”顾琉笙直接拒绝了他。

    唐卿便给唐嫂一个眼色,唐嫂虽然有兴趣留下来听听他们这一对兄弟的谈话,但也知道自己在这个家里是个佣人。

    虽然唐卿尊敬她,可到底是个佣人的存在,她很识相地离开。

    唐卿在顾琉笙对面的沙发入座,看着他与十几天前相比,还真是消瘦了不少,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比不得之前,看起来颓废不堪、

    向来极为注重自己仪容仪表的男人,此时不修边幅,顶着一下巴的胡须,双眼更是布满了血丝。

    看来这一段时日,他异常不好过!

    唐卿薄凉一笑,“顾总最近真是消瘦不少啊,可是身体不舒服,我记得姜院长还是你最好的朋友,怎么不找他做个检查,可别身体出了什么毛病才好。

    毕竟咱们也是同一个母亲,身上流淌着一样的血,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最近顾夫人倒是挺念叨你的事情。

    你说怎么就将她安排在法国了,那地儿虽然不错,可顾夫人终归也是你的母亲,你就这么舍得?”

    顾琉笙看着眼前这个笑得薄凉的男人,觉得他这一番话让他很不喜,但今天过来这边并非因为他母亲的事情。

    “上回在你的酒吧里,你是故意给我下套的!”

    唐卿微微一耸肩,“没想到顾总那么容易下套,我也没办法,但也不是我想着给你下套,而是正好认识了海小姐,并且从海小姐口中得出她非常非常欣赏顾总。

    所以便有了成人之美的心思,毕竟海小姐也是个不错的女人,任何一方便都挺适合顾总的!”

    得到唐卿的亲口承认,顾琉笙也不意外。

    “这样吧,我也不去砸你的车,咱们打一架!”

    反正他也需要发泄,发泄在这个男人身上那是再好不过了!

    唐卿却没想动手的意思,“若是顾夫人知道我们打架了,怕是心里要不好受!”

    可是顾琉笙压根就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起身朝着他走去,一拳头直接就砸在了他的脸上。

    唐卿也没想到顾琉笙说打就打,在他的拳头揍来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朝着一旁躲去,然而还是迟了一步。

    虽然躲开的时候化去了一些力道,可还是生生地接下了对方这一拳头。

    眼见顾琉笙另一拳头又要过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利落地从从沙发上翻到另一端,很快躲开。

    两人很快扭打一起,没有任何的招式与花样,只有对方的拳,纯属发泄。

    唐卿被揍了好几拳头,每一拳都打在脸上,而顾琉笙压根就没打算躲避,所以也挨了好几拳,只不过他吃的亏不多,毕竟都在发泄。

    相比之下,唐卿的状况就差了许多。

    唐卿被揍着,却还是忍不住笑,抬手挡住了他挥来的拳头。

    “你就这么将水澜离开的气撒在我头上?别说她是因为误会你与海蓝蓝在一起,早在你与琉璃纠缠不清的时候,她就对你失望透顶,离开不过是早晚的事情,而我也已经做好接手她的准备!”

    “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接手的机会!”

    怒气被他挑起,顾琉笙下手更是一点都不留情。

    唐嫂听到屋子里的动静,赶过来的时候只见两个倒在地上扭打一起的男人,当即就吓得不知所措。

    “你们、你们怎么打起来了!快别打了,少爷,我去报警!”

    “不需要!”

    唐卿出声的时候,脸上又挨了一拳,吓得唐嫂不敢再出声。

    两人扭打一起,这一打就打了好些时候,一直到两人都筋疲力尽。

    这个时候唐卿一张年几乎都毁了,顾琉笙也差不了多少,两人躺在地上喘着气。

    没一会儿,顾琉笙就起身朝着外头沉默地走去,离开了这一处别墅。

    唐嫂心疼地将唐卿扶起,看到他一张脸鼻青脸肿,几乎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身上深色的衬衫都撕裂开好几道口子。

    几样饰品都砸落在地上,一只花瓶碎片割破了唐卿的手背。

    “少爷,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那顾琉笙也太过分了,来我们家里竟然还这么野蛮!也不知道夫人平日里是怎么教导他的,不过也是,能将夫人送到法国,也就他做得出来。”

    唐卿推开唐嫂的搀扶,抬手擦拭去嘴角的血迹,却是疼得他禁不住皱眉。

    “不需要!”

    看了一眼地上的狼藉,他喘了口气,“你去将屋子里整理下就成。”

    说着,很快就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眼里一片阴骘。

    顾琉笙顶着一脸的淤青回到了西江月圆,刚停下车,手机铃声就响起。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海蓝蓝打来的电话,当即就掐断了对方的来电,并且拉黑。

    在拨打的时候,便是机械的女音,气得海蓝蓝想将手机给摔了。

    海蓝蓝的脸色很不好,因为她刚才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让她立即回去榕城,并且已经指明了要她将这一次的负责人身份让出去。

    她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而且她最为海家继承人,作为这一次合作的负责人也是最为合适的,可是现在竟然让她交接给别人。

    她想想就觉得恼火,然而也清楚这次的事情定然跟顾琉笙有关。

    毕竟他父亲在电话里给她警告,让她最好远离顾琉笙。

    她父亲真是糊涂,若是海家与顾家联姻,她海家得到的利益绝对不会少。

    好不容熬到简水澜已经离开,这个时候让她离开,怎么甘心。

    可是顾琉笙不接她电话,她也没辙,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与他见一次面。

    之前,顾琉笙一直都不在燕城,据说是去找那个女人了,但是今天应该是回来了。

    当天海蓝蓝就去了西江月圆,只是按了好半天门铃,一直都没人过来开。

    电话打不通,门铃也一直没有人开,海蓝蓝看了一眼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

    此时两名保安走了过来,“这位小姐,有人举报你在这里扰民,请你立即离开这里。”

    海蓝蓝看着那两名保安,冷冷一笑。

    “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有人举报她,那个人一定是顾琉笙,那么顾琉笙一定在家里。

    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之前对她还不错的男人,现在这么绝情。

    在工作上,她努力配合他的脚步,得到了他的赏识,可才几天,他的态度就转变这么多。

    难道他以为简水澜的离开,跟她有关?

    如果那个女人足够信任自己的丈夫,有必要离开吗?

    况且他们两人都已经快要离婚了,离开不过是早晚的事情,不过是提前了而已。

    其中一名保安冷冷一笑,“我们不管你是什么人,我们就知道住在这里的都是不能惹的人,这位小姐还是请你立即离开吧,否则我们会将你丢出去,若是再不离开,只好报警处理!”

    见这两个保安并非开玩笑的模样,海蓝蓝恨恨地看了他们一眼,不得已只有离开。

    才上了自己的车子,电话铃声就响起,是她父亲打来的。

    “马上回来榕城,蓝蓝,别在外头给我丢人现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