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顾琉笙想到她已经怀孕时,脸色好看了一些
    “爸爸,我怎么就给你丢人现眼了?我就是爸爸,我喜欢顾琉笙,他们都要离婚了,你可知道我们两家若是联姻的话”

    “别跟我说两家联姻的事情,我只知道现在你再不回来,顾总毁约,赔偿金我们是能赚到不少,然而之后还会有人敢跟我们海家合作吗?海蓝蓝,别让我对你失望,马上回来!”

    海蓝蓝一阵咬牙切齿,知道自己的父亲会这么连名带姓地喊他,证明已经生气了。

    “我知道了,等这边的事情忙完我就回去,毕竟还有交接工作不是吗?”

    “不用交接了,你直接给我回来,我已经让秘书给你订好了回来的机会,今天晚上八点的飞机,若是夜里没有回来,海蓝蓝你就自己看着办。

    你妈说情也没用,要知道与顾家为敌,我们海家再了不起也得罪不起他们的,明白了吗?我命令你马上回来!”

    虽然不甘心,但是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海蓝蓝也只有答应。

    “我知道了,我会回去的!”

    她结束了通话,清冷的眸子里泛红一片,觉得她父亲始终目光短浅,现在的利益算什么。

    若是与顾家联姻,海家说不定将来可以如顾家一般。

    当晚,无可奈何的海蓝蓝只得登上了秘书给她订下的航班,离开了燕城。

    **

    这几天一直没有简水澜的消息,顾琉笙在家里颓废地待了几天,也没去公司,将所有的事情大部分都交给黎景与向漠两个助理办理。

    他回到了顾家老宅,因为与唐卿打了一架,几天之后脸上还是残留了点儿淤青。

    整个人依旧颓废而消瘦,不见当初的不可一世,更像一个为情所困的男人。

    华楚楚看到这样的顾琉笙,到底还是心生不忍。

    毕竟是她年少时爱得真真切切的男人,一直爱到对他死心,前前后后占据了她多少年的时光。

    而她更是不理解简水澜的做法,就这么一走了之,什么都不要了。

    其实就算她与顾琉笙离婚,顾琉笙也会给她不少的财产,那些足够她富贵一生。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要,连婚也没离就这么离开了。

    一直到现在,顾家都在搜查她的下落,甚至暗地里报警,让警方帮忙搜查。

    可是这么多天之后,还是丝毫的消息都没有,犹如人间蒸发一样。

    华楚楚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真正想要离开,真的可以做到不留下丝毫的蛛丝马迹。

    可以让顾家找不出来,她还真有些佩服那个女人的手段,可以走得这么彻底。

    华楚楚看到他走来,立即露出一笑,“有水澜的消息了吗?”

    其实她也只是问问而已,找点儿话题,看到顾琉笙这样的神色,也知道定然是还没找到。

    不过他的脸上有些残留的淤青,还是让华楚楚关心地问他,“脸上这是怎么了?怎么有些淤青?”

    两个问题顾琉笙都没有问她,反倒问道,“爷爷呢?”

    华楚楚一耸肩,“顾爷爷这几天心情似乎很不好,老是长吁短叹的,前天来了个以前的战友,就是淮城的程爷爷,于是顾爷爷就跟着程爷爷走了。

    还说现在顾家乱着,他年纪大了也管不着什么事情,一切都交由给你了,他就去淮城那边住上几天。

    不过顾爷爷看似离开出去散心,其实心里还是挂念着家里的事情,他也派了人去找简水澜了,就是没有消息。”

    提到简水澜的时候,顾琉笙想到她已经怀孕时,脸色好看了一些。

    但是一想到现在对于她离开燕城就再也没有消息的时候,脸色很快又阴沉了下来。

    “我知道了。”

    顾琉笙见他不在燕城,也没没有留下的打算,很快就转身要离开。

    他原本打算告诉顾老爷子简水澜有孕的消息,但现在他都不在燕城,便想着等回来再说。

    华楚楚看到他要走,很快就追了上去。

    “顾总,你难得回来一趟就在家里住下吧,三叔他也一直念叨着你。”

    顾琉笙没有回她的话,很快就离开了顾家老宅。

    华楚楚追了几步,但最后还是止住了脚步。

    她能感觉到这样的顾琉笙比起以往的还要冷漠,之前顾琉笙邀请她回来参加产品代言人,加上后来她打定主意跟顾安歌在一起,顾琉笙对她的态度还是不错的。

    最起码不会像以前那样从不睁眼看她,逐渐将她当做家人一般。

    可是这一次顾琉笙的态度比之前还要冷淡,简水澜的离开,对他的打击不小。

    江姨知道顾琉笙回来,端了一杯水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他离去的身影,不禁轻叹了声,“好好的一对小夫妻怎么就被折腾成这样,大少夫人就这么离开了,可怜了大少爷!”

    华楚楚冷笑,“若不是琉璃自己作死,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早年她就不喜欢那个女人,只是没有想到琉璃私下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不过简水澜简直就是琉璃的克星,她一出现,被顾家人捧在掌心里宠着的小公主如今的下场实在太过糟糕。

    燕城名媛当中,早就没有顾琉璃这一号人物什么事情了。

    **

    八月底,燕大陆陆续续有新生报到。

    赵弦也转到了燕大,并且早在之前就在燕大附近买了一套公寓,方便上下班。

    办理各种手续之后,赵弦就打了秦筝的电话。

    “我到燕城了,有空吗,中午请你吃饭。”

    秦筝病恹恹的声音传了过来,“今天倒是有空,你在哪儿?”

    你在哪儿我去接你,据说你是燕大的毕业生,不如就在附近找个地方吃,好好回忆。

    秦筝想到燕大,难得有了点儿精神。

    “行,就在那边吃吧,我自己开车过去,你不用过来了,一来一去的,又要花上不少时间。”

    她自己开车过去,挺快的。

    赵弦想到秦筝开车的速度,心有余悸,“别,你在家里等着,我到了给你电话。”

    赵弦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就结束了通话。

    秦筝不悦地嘟了下嘴巴,自然清楚赵弦是在嫌弃她的车技。

    她的车技很好的好不好,除了一开始被容昭熙的车子撞了下后面,再没发生过事情。

    这几天情绪不好,导致工作上老是出错,被容**oss骂了好几次,最终还是容**oss宽宏大量并且给她放了一个星期的假期。

    这一整个星期,她每天都窝在家里,就是吃饭都是叫的外卖,整个人颓废得不行。

    在家里除了追片、看,别的事情一件也没做。

    想到一会儿见赵弦,不管怎么样还是得给自己整理一番。

    秦筝想了想还是打算先去洗个澡再洗个头,于是放下手里的手机,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再出来的时候已经一身清爽,她用吹风机将头发吹干,顺手绑了个花瓣头,又换上一条白色的连衣裙。

    看到自己这一副样子,似乎还觉得不妥,于是又画了个淡妆,整个人看起来生气了许多,只是双眼还是无神。

    她想着也没有办法了,谁让她这几天心情不好呢!

    已经好些天没有见着简水澜,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儿,但据说顾琉笙一直在找她。

    可是到现在都没有结果,她犹如人间蒸发一般。

    能够做到这个份上,也算她厉害了,但又不禁担心起来。

    也不知道这些天她过得好不好,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她一直在等简水澜跟她联系。

    可是到现在都没有收到她的短话或是短信,几个她常去的网站,也没有看到她登陆的痕迹。

    能够消失得这么彻底,还真是她没有预料到的。

    顾琉笙都亲自去了渝城寻找,这一去就是整整十天,可是最后还是失望归来。

    收拾了下,手机铃声就响起,是赵弦打来的电话。

    “我到了,你下来吧!”

    秦筝很快就出了门,到了楼下就听到按喇叭的声音,是一辆黑色的豪车。

    秦筝望去,看到车窗摇下,露出赵弦那张俊逸干净的脸庞,她冲着赵弦勉强一笑,便朝着他走去。

    上了副驾驶座,边系上安全带边说,“怎么一来就是豪车,该不会是租来的?”

    要是为了去吃个饭就租辆豪车,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而她也不喜欢这样的男人。

    赵弦露出无奈的一笑,“不是租来的,这是我平常开的车,既然人都来到这里了,车子也应该跟着过来才是,不然放在家里岂不是要落灰尘了!”

    听到是他的,秦筝就有精神了。

    “我记得你是个老师,大学教师工资这么高?这车子不下百万绝对拿不下来的!”她对车子虽然没多少研究,但也多少分得清楚好坏。

    “赚外快得来的。”赵弦笑了笑,“教师的工资确实没有这么多。”

    秦筝的双眼立即就亮了,“什么外快这么赚钱?”

    “做了一些项目,多少能赚一些钱。你是燕大的学生,在那边生活了四年,对那边的吃食应该了解不少,给我介绍介绍。”

    他放下手刹,车子缓缓地开出了小区。

    秦筝还是第一次坐赵弦开的车,很稳,速度不快,就像他给人的感觉一样。

    不过说到美食上,燕大附近的美食,她与简水澜简直是相当了解。

    “那边我倒是熟悉,我带你去那边挺不错的一家餐馆吃,那边的消费对于学生来说还是比较高的,所以当年在那边除非有什么好事儿,我跟水澜才会舍得去那边吃一顿,比如说拿到奖学金之类的。”

    赵弦点头,“能让你这么念念不忘的,看来还真是不错,必须去那边大饱口福!”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抵达燕大附近的美食一条街,赵弦将车子在停车位上停好,绅士的下车为秦筝打开车门。

    秦筝向来大大咧咧的,其实也不需要赵弦这么做,不过当赵弦这么做了,还是有些受用的。

    最起码容昭熙那货就从来没有给她开过车门,还喜欢她呢!

    两人来到了秦筝所说的那家餐馆,里面的布置其实不算高雅,毕竟这附近都是学生居多,消费相较于旁边的餐馆高了不少。

    来这边吃的大都是教师,但燕大的教师有教师食堂,据说那边的伙食不错,秦筝在入座之后看向赵弦,突然有个主意。

    “什么时候正式开学?”

    难得对他在这边的情况有想要了解的想法,赵弦自然开心。

    “现在已经陆续有新生过来报道了,下周三正式开学,我周四开始排上了课程,所以这几天都有空。”

    秦筝倒不管他有没有空,只问他,“我听说燕大的教师食堂伙食很不错的,特别是几道荤菜,可惜我都没有吃过,倒是水澜去那边吃过几次,每次回来都跟我炫耀那边的伙食有多好吃,我馋到现在呢!”

    那时候虽然是同个宿舍的,但毕竟不同专业,简水澜平时成绩优异,被人众星拱月的封老师就挺看中她的,在专业课程上有特别指导过、

    偶尔忙得晚了,封老师就会请简水澜在教师食堂吃饭,据说比学生食堂的饭菜要好上许多,特别是在量上面。

    赵弦笑了起来,很快点头,“我也刚来燕大教书,还不清楚教师食堂的情况,等那边开始营业了,我请你去那边尝尝,若是不错的话,那以后还真有口福了。”

    秦筝还真不讨厌对面那个穿着白衬衫笑容干净的年轻男人,要是容昭熙的话,肯定要说她怎么成天吃那么多还不见长肉之类的话,每每都会损得她脾气暴躁到想动手打人。

    两人点了几样菜,因为老板没有换人,厨子应该还是原来的厨子,饭菜的味道都没变。

    秦筝有些恍惚,想到的是以前与简水澜在这边吃饭时的欢声笑语。

    此时唯一改变的是对面的那个人换成了赵弦,简水澜不知道去了哪儿。

    想到这里,就觉得饭菜似乎变了个味道,吃下去都如同嚼腊。

    赵弦细心地发现秦筝的改变,夹了一块红烧带鱼放到她的碗里。

    “这带鱼挺新鲜的,红烧得很不错,你多吃点儿,没想到这边的红烧狮子头还烧得挺正宗的,就是几道清炒时蔬也烧得很好,色香味俱全,看来以后就不怕找不到地方吃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