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9章、容大BOSS,饶了我,那一次真的是意外
    秦筝点头,却依旧有些心不在焉的。

    赵弦便问她,“刚才情绪还不错,怎么突然就蔫了?可是因为你的好朋友?”

    说到正事上,秦筝叹了口气,“水澜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儿,说她稳定之后就会联系我,可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联系我,都已经快要一个月了。

    顾家的人据说都在找,还有顾琉笙的一些朋友也在找,我私下还听容**oss说顾家暗地里也让警察帮找找人,可是这么长时日过去了,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这才是她所担心的,简水澜怎么可能这么厉害走得那么利落干脆,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来。

    按理说以顾家的能力想要查出她上了什么航班,上了什么车,肯定能够查出来的。

    但是这么长时间,依旧没有丝毫的消息。

    她就是担心简水澜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真的出事了,那该怎么办。

    之前与秦筝聊天的时候,赵弦也是知道简水澜离开的事情,所以这一段时间秦筝为了这事情整个人都有些不在状态。

    不过这么长时间没有她的消息,赵弦有了个想法。

    “也许她的身边有人帮着她呢!你想想看她身边有什么信得过又有这样能力的人?不过帮她的代价怕是不小,毕竟是直接得罪了顾家。

    那个人敢这么做,其一是甘愿为简水澜赴汤蹈火,其二便是有足够的能力与顾家对抗。否则一般人不敢这么做,顾家不管在燕城或是别的地方,势力都不小,一般人不敢得罪的。”

    他是知道顾家的势力,不可能找个人找了这么长时日都没有丝毫的消息,所以便是简水澜的背后有人在帮助她。

    经过赵弦的提醒,秦筝双眼一亮,这倒是说得通。

    不过简水澜身边的人都能力的不少,可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顾晋晗?

    她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个人,可很快又否认了。

    晏殊?

    她是知道这个人的,简水澜跟她说过之前在纪家酒会上被人陷害的时候,就是晏殊送她回来的,还帮她查看了酒店的监控。

    可又觉得不对,晏家的势力虽然不小,但晏殊会为了一个见过几次面的女人直接与顾家对上?

    他可是晏家的继承人,不至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吧!

    难道是唐卿?

    也许唐卿有这样的能力,但是据说唐卿那边也在找人!

    至于顾琉笙几个号朋友,他们怎么可能背叛自己的好友!

    想了好几个人选,可都被她否决,最终秦筝一脸的苦恼。

    “可是我想不出来有什么人会这么帮她,水澜认识的人有不少我都认得,她对我没有秘密!”

    就是怀孕这样的事情,也都跟她说了,就是不知道现在顾琉笙是否知道这事情。

    毕竟帮忙隐瞒的人是他的好友之一——姜紫瑜。

    也许在简水澜离开之后,姜紫瑜就全盘托出了。

    “但一个人能够消失得这么彻底,定然有人在帮助她,所以你就放心吧,也许如她离开之前给你发的短信一样,等她稳定下来就会跟你联系的,你再等等。

    不是说她将画廊交付给你了,你就打起精神来帮她好好打理,那画廊还挺出名的,据说当红明星都曾在那边买过画,之前我的学生也有人大老远跑来这边买画合照。”

    当时轰动了一阵,所以他也有所耳闻。

    这事情秦筝是知道的,当红明星不就是应寒!

    她与应寒吃过饭合过影,她还差点儿就表白了,可惜了表白的台词没有机会说出口。

    但经过赵弦这么一安慰,秦筝心里还是舒坦了许多,就是胃口都回归了一些。

    她难得露出那么一抹笑容,“你说的没错,她将画廊交给我打理,我就得弄出个名堂出来,我决定我这就回去辞职,从今往后我就将重心都放在画廊上!”

    而且还能自己给自己开工资,这样的待遇简直没有比在画廊上班更好的事情了。

    一过去就是画廊里的老大,虽然她还有不少不懂的,但跟在简水澜身边那么久,在画廊上的事情偶尔也会去帮忙。

    不就是管理一个画廊,她学着还不成?

    又不是让她去画画。

    而且与画廊的几个员工都混得不错,想必不难管理才是。

    赵弦没想到自己一番话下来让秦筝有了想要辞职的想法,不过想到在画廊也不错,而且可以专心做一件事情,也就没有反对。

    目光温柔地看向她,“倒是不错的选择,省得两头跑。”

    秦筝也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既然简水澜将画廊给她帮忙管理,她就该好好地管理。

    毕竟这画廊当初简水澜可是投入了不少资金与心血,据说这一次还与顾氏集团有个不小的合作,正好拿来历练一番。

    想到这里,她逼迫自己打起精神,明天后天还在假期当中,她就先去画廊看看,等到上班的时候就去递辞职信。

    这个时候秦筝也有了食欲,将碗里的红烧带鱼吃下,吐出了鱼骨头。

    “等到什么时候水澜回来了,看到我将她的画廊打理得不错,一定会觉得将画廊托付给我是最正确的选择!”

    赵弦看到信心满满的秦筝也替她高兴,更是喜欢她这样为朋友可以没有条件地付出。

    在这一点上面让他觉得很感动也羡慕,就希望简水澜可以珍惜这一份友谊,别白瞎了秦筝的一颗真心,这一颗真心,无比珍贵。

    也许他便是喜欢她虽然没心没肺,大大咧咧,但是遇上正事,却能一心对待。

    特别是能为朋友两肋插刀,始终保留着一颗难能可贵的赤子之心。

    **

    秦筝说到做到,这两天都在画廊忙碌着,画廊里小王、小叶平日里都与她混得不错。

    知道秦筝过来代管画廊,秦筝吩咐什么她们便配合着,对此秦筝倒是轻松许多。

    在画廊里忙碌两天,她吸收了不少的知识,加上本来就在画廊帮忙过。

    虽然忙得焦头烂额,但是处理事情来也算井井有条,她开朗的性子倒是很快与她们打成一片。

    第三天恢复上班,秦筝准备好了一晚上写出来的辞职信,她是秘书办,给秘书长签了字之后,除了几句场合上的挽留之外,倒是很干脆地签了字。

    其实秦筝也知道自己在秘书办最近出尽了不少的风头,毕竟好几次容**oss都点名了带她出差,平日里又与容昭熙走得近。

    虽然与秘书办的秘书都相处得不错,但实际上她们恨不得她在工作上出点儿差错。

    她辞职,正合了她们的意,如此一来,接近他们兄弟两人就没她秦筝什么事情了。

    除了秘书长签字,接下来便是容**oss签字了,只要容**oss签字之后,就可以办理离职手续。

    加上工作交接,两三天就可以办完,最迟就是一个星期。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赶紧回去接手醉桃源画廊,到时候全身心地投入,让醉桃源的业务更上一层楼。

    最好等简水澜回来的时候,她都将醉桃源画廊开了好几家连锁店。

    当然这事情秦筝也就做做美梦,不过也希望有那么一天。

    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看到容承祯正在里面忙碌,办公室特别安静,只能听到清脆的敲打键盘的声响,偶尔夹杂几声鼠标的声音。

    听到推门的声响,容承祯抬眼看到是休息了整整一周的秦筝,今天看到她情绪倒是不错。

    “你这算是满血复活了?这一次回来可别再给我出现差错,明白了吗?”

    对于秦筝之前频繁出现差错,他也是知道原因的,所以更多的还是选择了谅解,并且给了她一周的休息时间,好好调整情绪。

    秦筝的状况还不算糟糕,想到顾琉笙现在的状态,他连劝都不知道从何下手。

    他更是没想到简水澜的能耐,竟然可以走得这么彻底,一点儿消息都没有留下。

    秦筝嘟着小嘴走了过去,将辞职报告递给他。

    “喏,我现在有了最新目标,所以容**oss,很感谢公司对我的栽培,这两年多以来我在公司里学到了很多,但我想辞职,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水澜的画廊上。

    你是知道的,她将画廊交给我帮她打理,虽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但我都会尽全力帮她将画廊打理好。所以请容**oss批准!”

    容承祯没想到给她一周的时间调整情绪,她倒是调整出辞职的情绪来了。

    他接过秦筝递来的辞职报告,下面已经有秘书长同意辞职的签字,扫了一眼内容,他问,“这就是你调整一周情绪,调整出来的结果?”

    秦筝点头,“突然就想开了,觉得想要做好一件事情,那就必须全心全意,我若是一边管着画廊那边的生意,一边在这边上班,始终要两边都耽误到,与其如此,还不如放弃一边。

    我在这边虽然也挺好的,容**oss也挺重用我,但水澜作为我最好的朋友,我也答应帮她接手画廊,虽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但没有回来期间,我都会帮她好好照看画廊!”

    容承祯沉默了会儿,把玩着手里的辞职报告。

    “你这想法也不错,不过这事情昭熙他知道吗?”

    秦筝立马就觉得莫名其妙了,反问,“我辞职为什么还要他知道吗?”

    看到秦筝那一脸的莫名其妙,容承祯就有些不是滋味了,他那弟弟怎么连个女人也搞不定?

    “因为你是我们家认定的昭熙的媳妇,我看得出来昭熙对你挺不错的,而你对她其实也挺好,所以我希望这事情你可以与他商量一下。

    我妈见过你,她很满意你,有空的话,我会安排让昭熙带你回容家一起吃个饭,我妈也想着要去你老家拜访你家的长辈。”

    这还要见上长辈了,秦筝一脸的懵逼。

    “容**oss,我是过来辞职的,不是见家长!”

    容承祯笑了笑,将手里的辞职信当着秦筝的面撕碎。

    “辞职这事情暂时就别提了,你的情况我了解,不过三弟妹什么时候回来也不一定,说不准没多久就回来了,顾家的人都在找,我也派了人手在找,也许很快就有消息了。

    你要去画廊帮忙我没有意见,所以我建议你辞职的事情就先取消,给你停薪留职,等到三弟妹回来了,你要是想回来公司继续当你的秘书,就直接过来这边报到,你觉得如何?”

    看在简水澜还有容昭熙的份上,他也得给这个小秘书开个后门。

    辞职信都撕了,她还能不同意吗?

    不过停薪留职倒是不错的建议,她本也不敢提,但容承祯都这么说了,秦筝也就欣然答应了。

    “成,那就先停薪留职吧,我先将心思放在画廊上,等到水澜回来我就回来继续上班,到时候还希望容**oss说话算话,要不空口无凭,你给我立个字据吧!”

    揣着字据,她能安心一些,谁知道这些大老板会不会一转身,就忘记自己许下什么承诺了。

    “放心,我们之间的关系,还不需要如此,不过这事情你还得找昭熙说下!”

    说到这里的时候,容承祯又想起一事,“听说你最近跟一个老师走得挺近的?”

    秦筝觉得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他怎么比容昭熙还要上心呢?

    深呼吸了口气,她站在办公桌前艰难地开口,“容**oss那个我想你可能误会我跟容昭熙之间的关系了,我跟他就是唉,就是同事之间的关系啊!”

    容承祯却不这么认为,“昭熙年纪与我相差颇大,自幼我便教导他要有责任心,之前你们发生那样的事情,我认为他务必对你负责到底!所以,秦秘书我也希望你可以认真点!”

    秦筝觉得此时跟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说不通了,面对这么认真的上司,她就觉得脑仁一跳跳地抽疼着。

    “容**oss,饶了我吧,那一次真的是意外,我跟容昭熙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况且酒后的事情怎么可以当真呢!”

    再说了她可没有这么早结婚的想法,跟容昭熙在一起一辈子,她还真没想过,估计两人得打一辈子的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