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1章、四年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老了
    顾琉笙被应寒踹到胸口,深色的西装上留下点儿脚印。

    应寒也被对方踹到了肚子,衬衣上也留下了对方的脚印。

    应寒毕竟现在是公众人物,不想对方伤到自己的脸,只得边打边出声,“顾总,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话,非要这么动手动脚的?来者是客,别忘记了,我可还是你老婆的男神,让她知道你这么欺负人,你是不想跟她过日子了?”

    一番话下来,顾琉笙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

    他最烦的就是简水澜每日里回到家里,总是忍不住想要盯着天花板看。

    还有平日里没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喜欢拿着手机翻看关于应寒的资讯,或是他拍的电视剧、电影,就算是一则他代言的广告都能看得津津有味,然后买一大堆他代言的产品回来。

    他一看到上面有应寒的肖像,就恨不得将那肖像给撕了。

    他侧身躲开应寒的攻击,“你总算是露出了自己的实力,所以我现在更是肯定小澜就是你带走的,应寒,你到底将人带去了哪儿,还有我可不相信你的身份只区区是明星而已。”

    “我的身份挺简单的,就是演员,至于你的妻子”

    他微微勾起一笑,“我怎么知道她去哪儿,或者是你做了什么让她对你失望的事情,所以才离开的吧,难道你忘记上回她去我那边借酒浇愁的事情了?”

    顾琉笙趁着这个时候,从他的手腕处一路往上抓住了对方的胳膊,将他手困住。

    然而应寒也不是这么好解决的,意识到对方的意图,他脚步朝着另一旁移去,挪出足够的空间最直接朝着他的身后移去,使了巧劲,很快就挣开了对方的钳制。

    两人重新又打在一起,也不知道多久,终于见了疲惫,但这个时候两人身上都挂了彩。

    两人几乎可以说得上旗鼓相当,应寒也看出了这一点,有些诧异平日里经商的男人竟然有这样武力,丝毫不逊色于他,他一开始还以为对方不过会点儿花架子罢了。

    知道这么下去,也不会出个结果,他便有些不耐烦了,使了虚招朝着一旁挪开。

    “顾总,这么打下去也不是办法,你我相差不大,不见有个结果,有什么误会不如坐下来说说。”

    顾琉笙也知道他们两人的武力确实旗鼓相当,他也没想到应寒这么耐打,几乎与他不分伯仲,这样的武功怕是在朗月之上吧。

    朗月在鬼门关排行第二,那么第一

    顾琉笙又觉得自己想太多了,应寒怎么会与鬼门关有关?

    而且鬼门关的第一,神出鬼没的,就是朗月也对他了解不多。

    他喘了口气,看着对面有些狼狈的应寒,一步步朝着他逼近。

    “我只想要知道我的妻子的下落,应寒,我的忍耐力有限,否则我不介意弄点儿卑鄙的手段逼迫你供出她的下落!”

    应寒依旧没有想要承认的想法,他嗤笑了声,擦拭了下被揍出血的唇角,觉得有些疼。

    “我也说过了,简水澜的离开与我没有关系,我可以用我的星途发誓,当然了我也不介意你用什么卑鄙的手段来逼迫我,与其在这里威胁我,不如用这时间去找她!”

    然而顾琉笙却相信自己的眼睛,“就是你将他带走的!”

    见应寒不肯承认,顾琉笙取出手机从相册里面找出一张监控截图递给他看。

    “虽然化了妆,戴上假发,但是那背影就是你的,这一回你还想说什么?”

    应寒也没想到自己清除了那么多的监控,没想到还是留下了这么一段。

    但是顾琉笙能从那么一个人认出是他,眼睛还真是犀利、毒辣得很。

    他笑了声,“这个人与我相差太远了吧,顾总,你不能因为我住在你家楼上就随便逮个人说是我,这样对我来说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顾琉笙见他死不承认,又从手机相册里调出一张照片递给应寒。

    “你若是再不说出将水澜藏在哪儿,这一张照片很快就会传遍网络,我想这一张照片传出去,你在娱乐圈也毁了吧!”

    照片上是他跟一名三线女星在酒店相拥的场面,两人衣着清凉地抱在一起。

    重点是那一名三线女星在娱乐圈的风评并不好,私生活太过混乱。

    原本拍了一部电视剧的女主角还算可以,但活生生被她自己给毁了,而且据说能拿到这个女主角的戏份还是跟导演在一起。

    看到那一张照片的时候应寒就笑了,“合成照片,你觉得有人会相信吗?不过倒是ps得不错,还真看不出真假,但是顾总这样的举动,是不是就太过卑鄙了?”

    这一张照片一旦发出去,接下来整个网络上就差不多都是他的头条了,不过也能成为他的致命一击。

    特别背后还有顾家煽风点火,他在娱乐圈也差不多就走到尽头了。

    听到应寒这样的话,顾琉笙冷冷一笑。

    “我卑鄙?相比之下,这么点儿举动似乎还不及你,应寒你到底将我的妻子藏到哪儿去了,别否认,我知道那个人就是你!

    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考虑,五分钟要是你还不愿意老实交代,那么从今天之后你就别想继续在娱乐圈混下去了,我一定会直接封杀你!这一点,想必你应该很清楚我决定有这样的能力做到。”

    应寒却只是轻松一笑,“顾总的能力确实让人信服,只是我都说了简水澜一事与我无关,你要是将我封杀我也没有办法,但是顾总怎么不检讨下自己为什么简水澜会离开?而且还是走得这么彻底!

    当初在我那边,她就借酒浇愁,说出来的话都是对你的失望。”

    简水澜为什么要离开

    应寒的话让他的心一阵阵揪紧,脸色也瞬间苍白起来。

    他知道简水澜的离开就是因为对他的失望,可是后来跟海蓝蓝的事情,他完全可以解释的。

    至于琉璃的事情,确实让她受了不少的委屈。

    “这么说来,你就是不愿意说出她在哪儿了?”顾琉笙颤着声音问他。

    应寒明显有些苦恼的样子,“也不是不愿意说,而是我真的不知道她在哪儿!不过我倒是挺期待你将这一张照片发出去,作为简水澜的男神,若是她知道了我在星途上再也混不下去,而且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说她该对你有多么失望啊!”

    顾琉笙却不这么想,既然是应该带着简水澜离开的,若是毁了应寒就能够逼迫她出现,他不介意毁掉应寒的前途。

    见着应寒确实没打算说出简水澜的下落,顾琉笙也没再与他磨叽下去,直接将照片发送了出去。

    给过应寒机会,是他自己不愿意珍惜的。

    当天,娱乐圈掀起了风浪,应寒与三线女星的绯闻传得满天飞,各大媒体都去报导。

    以前应寒占据头条的消息基本上都是他拍了什么片,演活了哪个角色,票房多少,收视率第一,或是做了什么公益活动,拍了什么广告等等。

    而这一次占据各种头条的消息都是他与那个三线女星有染,不少应寒的小雪花纷纷表示接受不了。

    特别是她们眼里一直都是萌宝单纯的男神,怎么会与那个人尽可夫的三线女星混在一起,应寒的微博也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此事闹开之后,不少小雪花都粉转黑,或是路转黑,更是不少小雪花受不了在评论里囔着要应寒出来解释清楚,当然也少不了一直维护应寒的小雪花。

    之后的几天,原本与应寒有意拍戏的人一个个都取消了这样的想法。

    原本想要找应寒代言的公司,也一下子撤销了许多。

    几乎可以说,一张合成的照片确实毁了应寒的明星路。

    然而,应寒也一直回避,并没有出来解释半句。

    事后的几天,应寒直接从燕城消失了。

    最受不了的就是秦筝,她不相信应寒是那样的人,可是那张照片,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她一个人的力量始终太弱了,也就只能在微博上为应寒说几句话。

    更是在心里将那个三线的女星骂了个狗血淋头,秦筝试图联系应寒,但是他的手机号已经成为空号,给他发微信消息,应寒也从未回过。

    这个时候秦筝才意识到,应寒似乎也从燕城消失了。

    有这个想法的时候,秦筝突然就惆怅了。

    身边的朋友,似乎一个个都在悄无声息地远去。

    简水澜如此,应寒亦如此。

    她心里就有些泛酸,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珍惜眼前人。

    但是心里也很担心应寒,特别是现在完全无法联系上她。

    而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追了应寒这么多年,喜欢了他这么多年,可是除了他住在西江月圆这一件事情上,别的一无所知。

    当天应寒离开他的家里,顾琉笙就一直都在注意应寒的举动。

    他发现毁掉他明星路对于应寒来说压根就不值一提,其实区区一张合成照片,就是合成得再真实,当时只要应寒及时出来澄清,多少可以挽回一些。

    可是应寒什么都没做,就这样选择淡出了娱乐圈。

    应寒的表现越是淡定,他就越是觉得应寒的背景强大,而他的人也一直没查出应寒的底细,似乎当初他出道,就这么凭空出现一般。

    几天后,跟踪应寒的人跟断了线索,此后也一直没有应寒的消息。

    顾琉笙试图从应寒这边找到关于简水澜的下落,没想到的是连应寒这一条线索都断了。

    **

    四年后。

    顾琉笙从没有想过这一找,便是整整四年的时间。

    这四年来,他从未停止过寻找,就连警方那边也碍于顾家的势力,一直没有停止寻找。

    但是四年的时间,依旧没有简水澜的下落。

    她真的仿佛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不止简水澜没有消息,就是应寒也再没有他的消息。

    四年前应寒因为一张照片淡出娱乐圈,那一件事情已经消沉了,如今娱乐圈里又有了不少的新起之秀。

    网络上关于应寒的事情也逐渐减少,除了一些到最后一直拥护他的小雪花,一直没有放弃。

    他的微博也依旧每天都有不少人去留言,而秦筝就是其中一个。

    四年的时间,顾琉笙几乎将所有的心思都投放到工作上,每天给自己安排满满的工作量,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不去想那个扔下他一走了之的女人。

    以前他几乎不加班,更多的事情都交给宋微等人去处理,但这几年他开拓了不少新的领域,每天更是不停地加班。

    这四年来,他将顾氏集团带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顶峰时期。

    而他也蜕变了许多,比起之前除了更稳重之外,还有更沉默了。

    加班将文件处理完,顾琉笙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

    将桌上的资料收拾了下,便离开了公司。

    回到西江月圆,已经十一点半了,顾琉笙将车子停放好。

    走出车库,远远地看着前面那栋16楼,依旧漆黑一片的窗子。

    他每天都在等她回来,希望有一天他下班的时候回到西江月圆,可以看到属于他们的家亮起了灯光,可是这一等,就是整整四年的时间。

    四年了,也不知道简水澜有没有将孩子生下来。

    他们期盼了那么久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是像他多一些还是像简水澜多一些。

    但是他知道,以他们两人的容貌,生下来的孩子一定不会逊色。

    如果孩子生下来的话已经满三岁了,而他却错过了那么多年。

    他多想看看孩子,听孩子喊他一声爸爸。

    想到这里对简水澜又是爱又是怨,还有着深深的无可奈何与入骨想念。

    不知道这么多年的时间,简水澜有没有再想起她。

    他突然就很庆幸,庆幸他们之间还没有离婚,不管怎么样,她始终是她的妻子。

    回到家里,打开灯,他朝着窗子走去,将窗户打开,一阵带着凉意的夜风吹了进来。

    顾琉笙看着下面璀璨的城市灯光,只觉得一阵阵孤寂袭来。

    这四年来,他用工作麻痹自己对她的思念,可是一旦安静下来,整个人就难受得不行。

    他始终没有想过简水澜会走地这么彻底,似乎再也不想要回来了。

    整整四年,她就没有想过要回来看看他吗?

    从口袋里取出手机,他登陆上微博,直接进入了简水澜的微博页面。

    那里边她将所有的微博都已经清空,就剩余一条转发秦筝当初上传的纪家酒会上简水澜被陷害的视频,还有她那一条怼琉璃的话。

    这些年来他一直关注着她所有社交软件,然而她从来没有登陆过,仿佛要与过去断个干干净净,这微博她已经四年没有登陆过了。

    顾琉笙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微博页面,想了想,他翦水清澜,发表了一条微博:四年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老了。

    他从相册里找出一张图,附上去。

    图片是四年前简水澜想要送给他的生日礼物,画册上的封面。

    水彩画的他与她,新郎与新娘。

    四年之后的他,已经不年轻了。

    四年前简水澜离开不久之后,他亲手设计的婚纱也已经制作完毕并且送了过来,然而本该要试穿婚纱的新娘子却已经不见了。

    如今那一套婚纱,被他珍藏在衣帽间单独的一个衣橱里,就希望简水澜回来可以穿上它。

    只是不知已经四年了,什么时候才会有简水澜的消息。

    他一直都在等着她回来!

    **

    顾家老宅,一阵孩子软糯的笑声,地上的机器人不停地前进后退,逗得孩子咯咯直笑。

    顾琉笙看到小顾源笑得那么开心,再一看自己送给他的机器人,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他走了过去,将已经两岁的顾源抱了起来,顾源一看到是他,立即就笑了起来。

    “大哥哥、大哥哥”地叫着,双手抱着他的脖子,笑得极为开怀。

    看着顾源,顾琉笙心中一阵感叹,如果他的孩子也在这里,比顾源还要大上一岁。

    三年前顾安歌与华楚楚还是领了证,因为顾安歌终于愿意结婚,顾老爷子特别高兴,于是给他们风风光光地办了一场婚礼,结婚没多久之后,华楚楚就怀上了顾源。

    这大概是这四年来,顾家唯一的两件喜事,顾安歌结婚,并且有后。

    顾老爷子在顾源出生之后,开怀了不少,几乎每天都要逗着顾源玩上一会儿才过瘾。

    对于这个迟来的孙子,顾老爷子可以说是疼在了心坎上。

    之前因为简水澜的离开,老头子还难过了好一阵子,特别是之后听顾琉笙说起简水澜离开之前已经怀了身孕,更是想着念着他的曾孙子不知道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了委屈。

    一直到顾源的到来,顾老爷子的心病才好了一半,每天看着小小的顾源脸上都乐呵呵的。

    而他们结婚之后,本来是要回去顾安歌的别墅住着的。

    但华楚楚提起顾老爷子一个人住在老宅,所以一家子也就一直在老宅里住着,每天顾老爷子都能看到顾源。

    “大哥哥,我们玩机器人好不好?你让他发射,还有攻击!”

    虽然才刚满两岁,但顾源的话已经可以说得很顺溜了,就是奶声奶气地特别可爱。

    顾琉笙耐着性子陪着顾源玩了几分钟,就将顾源交给江姨带着,自己朝着书房走去。

    看到顾琉笙这么快就离开,顾源露出失望的神色,一脸的怨念。

    江姨见此忍不住一笑,“你大哥哥有事情找你爷爷呢,回头还让你大哥哥来找你玩。”

    说到这里,江姨还是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来,大少爷除了面对顾源这个孩子有点儿耐心,还能心平气和地跟他玩一会儿,大都时候都是木着一张脸,沉默得可怕。

    自从大少奶奶离开之后,大少爷就一直是这样子,想起刚离开的那半年,他一直都将心思放在找人的事情上,公司的事情几乎不管,都交给宋微还有顾安歌等人。

    半年之后,他重新回到公司,自那以后虽然没有放弃寻找大少奶奶,但工作起来几乎到了忘寝废食的地步。

    顾家集团这几年在他的手里更上一层楼,在燕城的地位远远地跟晏家与苏家拉开了距离。

    只是江姨很心疼这样的大少爷,没日没夜地工作,也不照顾好自己。

    这四年来,整个人都消瘦、消沉了许多。

    顾源吐了口气,趴在了江姨的怀里,也没了刚才的活泼好动。

    一直到看到了一抹红色的身影,一张可爱的小脸一下子就生动了起来。

    “妈妈、妈妈!”

    华楚楚看到顾源不禁露出一笑,朝着她与江姨走了过来,从江姨的怀里接过顾源,在他粉嫩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温柔地笑着,“妈妈想小源了,小源在家里有没有乖乖听话?”

    书房里,顾老爷子又在练字,如今年纪越来越大,他每天除了逗弄孙子,就是练字。

    听到敲门声,顾老爷子慢慢地将毛笔搁放好,一边欣赏自己的墨宝,边慢慢地出声,“进来!”

    简单的两个字,从他的口中出现,多了几分威严的成分。

    门外顾琉笙推门而入,看到头发斑白的老人,虽然依旧精神,但四年后的老头子还是比起四年前要老了一些,身体状况也是不如以往硬朗了。

    顾老爷子看到是顾琉笙,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你倒是还好意思回来,再不出现,我都以为我没你这个孙子了!”

    顾琉笙走了进去,端详着他写的字,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另外一边的沙发上入座。

    见顾老爷子投来的目光,才出了声,“我母亲回来了,这一次是唐卿让她回来的。不过这个时候她应该忌讳着您,所以没有回来这边住,而是直接入住了唐卿的别墅。”

    一说到顾夫人,顾老爷子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她竟然还有脸回来,我的两个儿子都叫她给毁了,她这次回来做什么?站在唐卿那边跟你抢夺顾家的一切?”

    “不管她回来想要做什么,我来此只是提前告诉爷爷一声,让您有个心理准备,别突然看到她的时候受不得刺激,至于他们想做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