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2章、妈妈,你牵着我的手,我就不会走丢了
    然而顾老爷子的脸色还是很不好看,“这个女人,我们竟然被他蒙骗了那么多年,竟然和老二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这几年来,他也是清楚这个儿媳妇暗中做了些事情,就是想要回来,不过已经撕破了脸面。

    若不是看在她生育了顾琉笙的份上,早就将她赶出顾家了!

    “不过我母亲她打算联手薛家,毕竟唐卿现在的产业也做得不小。”

    这四年来,他们的公司都在进步,只不过薛家那么点儿产业,还有唐卿的产业他还不放在眼里。

    但薛家是他母亲的娘家,当年他因为薛长轩的事情与薛家撕破了脸皮,这些年来薛长轩与他的父亲带着公司艰辛地度过难关,如今公司也有了起色。

    然而这一切对于顾老爷子来说,不过是些跳梁小丑罢了。

    顾老爷子很显然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将刚写好字迹未干的纸用镇尺压好了,这才朝着顾琉笙的方向走去。

    在他对面的沙发入座,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润了润喉咙,才又出声,“怎么还没有小丫头的消息吗?这一走都已经整整四年了,不管怎么说你们现在还是夫妻。”

    说到简水澜的事情上,顾琉笙的双眼一阵黯然,他缓缓摇头。

    “一直都没有消息。”

    就是连应寒也似乎销声匿迹了一般,查不出他的底细,也差不多他的所在。

    他想着也许他们两个人用了别的身份,否则不可能什么都查不出来的。

    一听到这个消息,顾老爷子叹了声,“小丫头是真的想走,否则不会这么多年都悄无声息,她背后的应寒实力不可小觑,如今还是没有他的消息?”

    顾琉笙一想到应寒,神色冷冽了几分。

    “是,我怀疑应寒也只是他的艺名,但这个人神秘,早在他接触小澜的时候我就开始查他的底细,但一直都没有丝毫的消息。”

    如今四年之后,依旧如此,别说燕城,就是国外他也早在四年前就让人注意着,但还是没有消息。

    顾老爷子沉默了,他喝了一口茶水,神情严肃。

    “若只是艺名的话,确实就难了,什么都能造假,想要从他过往的信息查出他的身份,确实不容易!”

    但是再不容易顾家也不会放弃,如今可是拐走了他们顾家的孙媳妇,还有他的曾孙。

    顾老爷子一想到简水澜若是没有离开,那个孩子现在都比顾源要大上一岁了。

    “只不过这么一直找下去也没办法!”

    顾老爷子看向顾琉笙,“若是一直没有找到他们,那你打算怎么办?你三叔那个万年老光棍如今孩子都两岁了,可是你呢?”

    “我不会放弃小澜的,况且我们之间还有过孩子,不管孩子还在不在,但我现在只想找回她,当初也是我自己将她弄丢的!”

    一切都是他自己没有好好珍惜,才导致的。

    顾老爷子又叹了声,“我也不能逼迫你什么,若是再娶那就是重婚罪,毕竟你们没有离婚,若是再找个女人过来,对对方也不够付责任,随你去吧!”

    他老了,管不得太多了,特别是这几年更是觉得身子一年不如一年,今年都去医院好几趟了。

    “这辈子我不会再娶,我也一定会找到我的妻子。爷爷放心吧,顾家的事情我会处理好!没别的事情我就回公司了。”

    顾琉笙起身向他告辞,很快就离开了。

    这几年来,他除了每个月固定几天回来陪着老爷子吃饭,别的时间几乎都扑在工作上。

    顾琉笙走了,顾老爷子的脸色还是不见好转,抬手揉着发疼的太阳穴。

    **

    雅致的餐厅里,几乎可以说是人满为患。

    应寒坐在靠窗子的位置上,一双干净白皙的手正优雅地切着牛排。

    一名身着蓝色长裙的女人早就注意到那个靠窗子长得高大俊美的男人。

    她伸手拢了下大波浪的酒红色长发,朝着他走去,微微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眼里都是对自己的自信。

    “先生,今天这餐厅人满为患,不介意拼桌吧?”

    应寒刚抬头要拒绝的时候,一道清脆的童音就在一旁响起。

    “爸爸,我来了!”

    然后警告地看了一眼那个画着大红唇的怪阿姨,又说了一句,“阿姨,我爸爸结婚了!”

    应寒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不禁失笑出声,倒是那个过来搭讪的女人听到那一句爸爸的时候,眼里都是失落。

    特别是那个小孩子眼里的警告让她微微一震,随即尴尬一笑。

    “小朋友,我是过来拼桌的,你看餐厅都坐满了,也就你们这边还空了这么大的位置。”

    小男孩很快就皱起了秀气的眉头,“我妈妈一会儿就过来了!”

    应寒看向那过来搭讪的女人点头,“我们是一家子过来的,不接受拼桌。”

    女人被他们这一对父子一起拒绝,面子就有些挂不住,只好扭着腰肢走了。

    应寒看到那个女人终于走了,起身走到生得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的身边。

    将他抱起放在座位上,并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将已经切好的牛排放到他的面前。

    “小昕,吃完饭,你妈妈也差不多该到这边了,我们去接她,一个多星期没看到你妈妈了,想不想念她?”

    一听到去接他妈妈,简昕立即点头。

    “是木叔叔想念妈妈了吧!”

    应寒无声一笑,“难道你不想念妈妈?”

    应寒是他当初在娱乐圈的艺名,他的真名是木映晗,而他真正的身份是鬼门关的少主。

    不过平日里若是有女人过来搭讪的话,他与简昕就商量好了。

    看到这样的场面记得喊他一声爸爸,如此一来,那些想要来搭讪他的女人也会知难而退。

    简昕,也就是当初简水澜离开燕城之前怀上的孩子,当初他并不知道,一直到简水澜跟着他来到了淮城,这才告诉他。

    对此他倒也不意外,毕竟她与顾琉笙在崩裂之前的感情是极好的,他看在眼里。

    此时看向简昕,果然是顾琉笙的亲儿子,就那张脸简直就是顾琉笙的缩小版,五官很相似。

    倒是找不出丝毫关于简水澜的,为此,简水澜好几次都觉得郁闷。

    毕竟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结果没丁点儿与她相似。

    简昕抿着粉嫩的薄唇,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盯着应寒看,毫不犹豫地点头。

    “想!”

    他叉了一块细嫩的牛肉放到口中,慢慢地咀嚼着,小小的粉嫩的腮帮子随着他的咀嚼一动一动的,极为可爱。

    特别是垂下眼眸的时候,那两排浓密的长睫毛极为惹人怜爱。

    四年了,从他还在简水澜的肚子里就由他照顾着,一直到出生,如今都已经三岁了。

    应寒看着简昕,优雅地切了一块牛肉放到口中,又觉得小孩子吃牛肉可能不饱,跟服务员要了一份海鲜粥放到他的面前。

    “牛肉别吃太多了,吃几块就好,多喝点儿粥。”

    简昕看着对面那一碗冒着热气的海鲜粥,倒是听话地点头。

    “好!”

    应寒吃饱之后,看着简昕慢慢地喝粥,也不催促他。

    这个小孩子平日里话不多,小小的年纪看着就有种老成的感觉,这一点倒是跟他的父亲很像。

    吃饱之后,简昕拿起一旁的湿巾擦了擦自己的嘴巴,顺道将手也擦干净。

    这才看向应寒,“木叔叔,我妈妈的航班说不定已经到了,我们去接她吧!”

    应寒点头,买单之后牵着简昕的小手,带着他离开了餐厅,两人朝着机场走去。

    人来人往,应寒牵着简昕的小手朝着机场大厅走去,两人的颜值都相当高,所以一路走去,极为引人注目。

    高大的男子异常俊美,牵着的小男孩粉雕玉琢,一脸酷酷的表情。

    两人穿梭在人群里,简昕眼尖,朝着前面没走多久,就看到穿着休闲浅色系列衣服的简水澜,手里拖着一只黑色小巧的行李箱。

    “妈妈——”

    他松开了应寒的手,迈着小短腿朝着简水澜的方向跑去。

    应寒也看到了简水澜,相比四年前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依旧甜美可人。

    只是一头柔软乌黑的长发,此时剪短了一些,烫成了很随意的卷发,披散下来整个人柔美恬静。

    他陪在他们母子身边,已经有四年的时间了。

    想到这里,应寒笑了起来,朝着已经抱在一起的母子走去。

    简水澜将小跑着过来的简昕抱了起来,十来天不见,她也特别想念儿子,忍不住在他的脸上亲了好几口,又揉了揉他柔软浓密的短发。

    “这么多天没有妈妈在身边,小昕有听木叔叔的话吗?”

    她并没有与应寒住在一起,而是单独购买了一套房子,这一次出国的时候,只好将小昕寄在应寒那边养着。

    反正他们两人熟悉得很,而且应寒对小昕也一直特别照顾。

    简昕很快点头,“有,妈妈吃过饭了吗?刚刚我和木叔叔吃过饭了。”

    听到儿子这么关心她,简水澜特别受用,觉得在飞机上这么长时间的疲惫此时都消散无踪,她笑得温柔地点头。

    “嗯,妈妈在飞机上吃过了,小昕中午和木叔叔吃了什么?”

    简昕抱着她的脖子,那张酷酷的小脸面对简水澜的时候露出一抹笑意。

    “木叔叔带我去吃牛排了,还有喝了一碗海鲜粥,吃饭的时候有个怪阿姨过来搭讪木叔叔,被我赶走了!”

    走来的应寒听到简昕的话忍不住一笑,揉了揉他的头发,看向简水澜。

    “这一趟画展可顺利?”

    这一次他们本来打算一起过去的,结果出发的前两天简昕有些低烧。

    简水澜舍不得让简昕过于劳累,所以就让他留在淮城照顾简昕了,每天早晚两个电话地询问简昕的病情,不过幸好退烧之后,简昕又接着活蹦乱跳了。

    想起自己的这一次画展,简水澜点头,轻轻一笑。

    “还挺顺利的,这一次也认识了很多大师,并且作品得到了不少人的肯定。”

    说到这一次的画展,简水澜还是很满意的,来到淮城之后虽然怀着身孕,但成日里无所事事,应寒就给她找了个国画大师。

    她跟着大师学了将近两年的时间,画作上确实有了从未有过的提升,如今她在这个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

    只不过她不像以前在燕城的时候在画作上署名简水澜,而是用了来到淮城之后,应寒给她的新身份——木映暖。

    所以很多人知道画家木映暖,而不知道简水澜。

    从四年前开始,就没有简水澜了,只有他们私底下的时候应寒才会喊她水澜,更多的时候都喊她一声映暖,或是暖暖。

    而她也没有想到应寒这个名字不过是他的艺名罢了,真正的身份是鬼门关的少主。

    怪不得当初应寒敢带她离开燕城,而不怕得罪了顾家。

    想到四年前她离开之后,整个网络上都是应寒与三线女星的新闻时,那张图片虽然ps完美,可是她也算是ps的高手,所以一眼就看出了图片上的破绽。

    当初应寒就此隐退娱乐圈,她还为他惋惜了一把。

    不过,能这么对付应寒的,想必与顾琉笙有关。

    应寒接过被她冷落到一旁的行李箱,已经三岁的简昕虽然还是个孩子,但分量还是不轻的。

    看到简水澜抱着她那么久,直接从她的怀里接过小家伙。

    “走吧,小昕习惯了午睡,今天差不多到午睡时间了,带他回家睡觉,否则晚饭的时候又要打瞌睡。”

    简昕刚还在享受着妈妈的怀抱,这个时候被应寒抱走有些不爽,刚要抗议,就听得应寒又说,“你妈妈刚下飞机很累,抱你这么久肯定要抱不动了,木叔叔抱着你不好吗?机场人这么多让你下去走,万一走丢了怎么办?”

    他瘪了下小嘴,听到前面一部分倒是没有任何意见了,但是后面那一句就是在鄙视他的能力,他虽然年纪小,但怎么可能会走丢了。

    “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家的,我知道家在哪儿!”

    应寒又说,“那你走丢的那一段时间,岂不是要让你妈妈,还有木叔叔担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