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3章、妈妈,以后木叔叔是不是要成为我爸爸?
    ♂!

    这一下,简昕是一点儿意见都没有了。|

    看到简昕被说得一愣愣的,简水澜忍不住笑。

    “还是我来抱一会儿吧,反正没走多远也要到停车场了,再说我也十几天没有好好抱抱小昕了,很少离开他这么长时间的。”

    孩子还小,这一次离开这么长时间,她也想念得很。

    应寒见她确实想念孩子,也就没有阻挠,将怀里的简昕递给简水澜抱着。

    简昕被她抱着走,特别开心,抱着她的脖子亲了好几口,才说,“妈妈,我下来走吧,你牵着我的手,我就不会走丢了。”

    走丢了他也是可以自己回家的,这些大人太小看他了。

    简水澜摇头,“没事儿,妈妈抱得动你!”

    犹如一家三口,他们三个朝着机场的地下停车场走去。

    简水澜跟着简昕坐在了后面的座椅上,应寒将车子缓缓开出了停车场。

    一上车,简昕就有些困了,默不作声地趴在简水澜的怀里。

    看到孩子有了睡意,简水澜从一旁拉过一条薄被给他盖在身上,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

    简水澜低头注视着孩子,觉得这一张脸与顾琉笙的实在太像。

    整整四年,她也经常想起他,想起过往,但是她想一切都回不到过去了。

    只是与他的关系还被法律承认,当初走得太过匆忙,可她想若是不匆忙,顾琉笙也不会跟她离婚。

    四年过去了,不知道现在若是她回去要求离婚,顾琉笙会不会答应。

    若是顾琉笙不答应,那么结果会是如何?

    她不想暴露简昕的存在,就怕到时候母子分离。

    她是不可能让简昕回去顾家的,在她这边,她也可以很好地照顾他。

    不过眼看她母亲的忌日越来越近了,她想着今年是不是该回去一趟。

    还有秦筝,也不知道这个女人现在如何,整整四年,她断了以前所有的联系。

    想到这里,也觉得自己太过狠心了。

    为了不想被顾琉笙找到,整个燕城都放弃了。

    她的突然离开,一定让秦筝担心了很久吧!

    四年不见,也不知道秦筝结婚了没有,是跟容昭熙在一起,还是跟赵弦在一起。

    她觉得母亲的忌日要回去祭拜一番,秦筝也要回去见上一面,让她知道这几年她很好。

    她想了想终于出声,“应寒,我过几天想去一趟燕城!”

    听到这话的时候应寒的手一抖,整个方向盘也跟着抖了一些,车子在路上歪扭了下,应寒很快调整方向盘。

    “怎么突然想着去燕城?”

    这么多年了,简水澜倒是不曾提起过回燕城的话,因为担心暴露出来,所以这几年来她那边的朋友一个都没有联系过。

    简水澜也觉得应寒听到她这话会觉得意外,看着怀里已经睡下的简昕,她微微露出一笑。

    “好多年没有回去了,过些天就是我母亲的忌日,已经有几年没有去祭拜她了,她就我一个女儿,再不会去看看她,也太过冷清了,正好也打算让小昕回去祭拜她。

    还有,你也知道秦筝跟我是很好的朋友,当年我走得太过匆忙了,没有来得及好好地跟她道别,只是发了一条短信,还将画廊托付给她。

    这些年来不想被顾家的人找到,所以就是秦筝我都不敢去联系。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我想回去看看她。”

    秦筝要是看到简昕,一定会喜欢上的,而简昕要是看到秦筝也一定会喜欢的,这一点她倒是挺笃定的。

    应寒一边注意路况,边接下了她的话,“这一次回去燕城,顾琉笙一定会有你的消息,你就不担心将小昕暴露在他的面前?如果他知道小昕是他的孩子,一定会强行将小昕留下的!到时候,就算是我,只怕也很难将小昕带回来给你。”

    这几年顾氏集团在顾琉笙的带领下,更上一层楼,当年的顾琉笙就不好惹,现在更是惹不得。

    四年前,他有把我将简水澜带走,不被顾琉笙查到,并非鬼门关有多厉害,而是他将自己隐藏得好。

    一开始就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在他们的面前只是应寒,不是木映晗。

    一旦木映晗的身份被顾琉笙知道,他就很难再这么隐秘地保护他们母子了。

    简水澜一听到顾琉笙会强行抢走简昕,忍不住抱紧了怀里沉睡的孩子,她低头看着简昕闭眼入睡的侧脸,与顾琉笙一个模子刻印出来的。

    顾琉笙只要看到简昕,肯定会知道这是他的孩子,当年虽然顾琉笙不知道她怀孕,但姜紫瑜知道。

    姜紫瑜可以帮她保守那一段时日的秘密,可她离开燕城之后,姜紫瑜一定全盘托出。

    她绝对受不了跟简昕分离的痛苦,简昕不能跟在顾琉笙的身边。

    犹豫了下,简水澜才说,“要不……我不带小昕回去了,你对小昕好,小昕也很粘着你,我回燕城的时候就将小昕让给你带着,我在燕城停留三天就回来,你看如何?”

    应寒没有直接回答她,若是回去燕城,他更希望可以陪在她的身边。

    将她单独放在燕城,又怎么可能放心得了。

    “我陪你们母子回去吧!”

    许久之后,应寒终于下定了决心。

    “不用了!”

    简水澜很快拒绝,“你的身份还是别暴露地好,当年为了我得罪了顾琉笙,最后隐退了娱乐圈,我一直都觉得很抱歉,如果再与他有个正面冲突的话,我不想因为我给鬼门关带来麻烦。”

    说到这里的时候,简水澜轻松一笑,“再说了这么多年,也许顾琉笙早就忘记我是哪一号人物了,小昕我就不带回去了,我在那边祭拜完我母亲,再见秦筝一面,也就回来淮城了。”

    这些年来她没有去打探关于顾琉笙的生活,也想着将他忘记,当年离开就已经做好了一辈子不见的准备,只是婚尚未离。

    这么多年后,也许他的身边早就有了如花美眷,当年她还在的时候不就有个海蓝蓝了吗?

    应寒却不这么认为,这些年来,简水澜从未问过顾琉笙的消息,但是他却一直都在关注。

    顾琉笙从未放弃过寻找简水澜,对她也一直恋恋不忘,身边更是从没有女人出现。

    也就是说,顾琉笙一直在等简水澜回去。

    “当年的事情你也无需一直记放在心上,时间到了我本也该隐退演艺圈的,毕竟那不过是一时的爱好,我的责任还在于鬼门关。”

    至于她要回去燕城的事情,应寒没有答应简水澜,之后沉默地开车将他们母子送到了别墅。

    别墅不大,这一栋别墅是应寒名下的房产之一。

    当年简水澜不愿意住在他那边,所以便将这一处地方拿来给她住,地方不算大,但他们母子住还是显得空旷了许多。

    简水澜将简昕抱回了房间,看着他翻了个身继续睡,忍不住一笑。

    轻轻将房门掩上,见着应寒拖着行李箱站在门边,她伸手接过行李箱直接打开了箱子,从里面取出一份包装雅致的男士香水递给他。

    “我去那边给你买的礼物,感觉味道很不错。”

    应寒伸手接过,嗅了嗅盒子上的气味,很清淡的香气。

    “谢谢你了!”

    简水澜回以一笑,“这十来天我才要谢谢你一直帮我照顾小昕,他看起来虽然乖巧,可毕竟还是个孩子,很多事情都需要大人来帮忙,辛苦你了,应寒!”

    应寒却不这么认为,“我们都是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况且小昕还是我看着出生的。”

    **

    画展一结束,简水澜的时间一下子就空了下来。

    每天都陪在简昕的身边,教他画画,教他弹钢琴,陪着他玩游戏,也算挺充实的。

    应寒要是空闲下来的话也会过来与他们吃一顿饭,或是陪着简昕玩一会儿。

    这一日母子两人吃饭的时候,简昕突然问她,“妈妈,以后木叔叔是不是要成为我爸爸?”

    听到简昕这话的时候,简水澜微愣,随后才问他,“小昕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简昕将口中的米饭吞下,“我听木爷爷说的,木爷爷说以后我是要喊木叔叔一声爸爸的!”

    木爷爷,也就是应寒的父亲,木霆,鬼门关的创始人。

    一个严厉的中年人,平日里不言苟笑,但对简昕还是很不错的。

    来到淮城之后她见过几次木霆,不过见过的次数还是没有简昕见过他的次数多。

    那个男人看起来太过严肃了,而且每次看人的时候眼里总是有一股阴骘,让她有些害怕。

    这个男人与顾老爷子是不一样的,一开始顾老爷子也很严肃,但她从未惧怕过。

    不过据应寒所言,木庭并非他的亲生父亲,他自幼就被木庭收养,但一直视为己出。

    而木庭,从未结过婚,除了应寒这个养子,并没有别的子嗣。

    简水澜摇头,给简昕夹了菜放到他的碗里。

    “不是的,木叔叔只是木叔叔。”

    “那……妈妈,我爸爸呢?”简昕问道。

    一下子简水澜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但也知道简昕聪明,隐瞒不住的,她微微一笑。

    “妈妈对你不好吗?一定要有爸爸?”

    简昕很快摇头,“不是的,妈妈很好,就是……有爸爸的话就可以跟我们住在一起了。丸子姐姐说上学了,就会有爸爸妈妈接她上下学,明年我就要上幼稚园了,那不是没有爸爸接我上下学?”

    说完之后,简昕垂下了眼眸,闷闷地盯着碗里的米饭。

    简水澜知道他所说的丸子姐姐是谁,隔壁别墅的一个小女孩,大简昕两岁。

    她看着沉默下来的简昕,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是妈妈不好,当初与你爸爸吵架就跑出来了,是妈妈不要你的爸爸了。以后等你上学了,妈妈每天都接你上下学好不好?”

    她现在的工作就是作画,因为在这个圈子里小有名气,加上有大师指导,现在画作的价值不低。

    以前的存款,加上现在所赚的钱,足够她跟孩子生活得很好了。

    除了坐月子那一个月应寒给她请了月嫂,之后孩子都是她自己带着的,也没有请保姆。

    实在忙不过来的话,又遇上应寒有空,她也会将孩子寄放给应寒照顾。

    简昕抿着唇,似乎有些不大愿意,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只不过食欲似乎不大好。

    简水澜看出他有了点儿情绪,哄了几句简昕也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心里也有些难过。

    她自然也想给孩子一个完美的家庭,但是当初既然离开了她就没想过要回去。

    如果再婚的话……

    她虽然有新的身份,但毕竟简水澜才是真正的她,她与顾琉笙尚未离婚,这些年来,她也不是不清楚应寒对她的感情,只是……

    她已经有了孩子,也没有再婚的打算,觉得这样子的生活就很美好了。

    简水澜想到过几天要回燕城的事情,又看到对面闷闷不乐的小家伙。

    她将碗里的汤喝完,便坐在他的身边,端起了碗,舀了一口饭喂到他的嘴边,“妈妈喂你吃好不好?”

    简昕还是张开了小嘴,吃下了简水澜喂他的食物。

    “妈妈,以后都不会见着爸爸吗?”

    他只是很羡慕丸子姐姐,每天都可以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她的爸爸还会给她讲睡前故事。

    木叔叔虽然也会给他讲睡前故事,但始终不是他的爸爸,也没有跟他们住在一起。

    “你爸爸是个很厉害的人,我不让你见他是因为担心见着了,他会将你从我的身边抢走。妈妈受不了没有小昕的日子,所以一直跟在妈妈的身边,好不好?”简水澜耐着性子。

    这一次简昕倒是毫不犹豫地点头了,“我不提爸爸就是了!”

    不过妈妈说爸爸是个很厉害的人,会不会比木叔叔还要厉害?

    简昕想着爸爸的模样,能让妈妈觉得是个很厉害的人,一定跟木叔叔一样。

    或者……跟木爷爷一样!

    看到简昕这么懂事,简水澜也觉得心酸,有几次她也在怀疑自己当初离开燕城是不是错误的,毕竟没有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