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4章、顾琉笙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找你,从没有放弃
    可想到顾琉笙与琉璃还有最后的海蓝蓝之间的纠葛,她又觉得若是还留在燕城,估计这几年她会活得很辛苦。

    没有顾家,只是单纯地在淮城当木映暖,有孩子相陪,她觉得这几年生活很幸福。

    不过想到她的母亲还有秦筝,简水澜觉得还是应该回去一趟。

    这么多年了,也该去联系下秦筝,看看她这几年过得好不好。

    四年过去,她的感情或许已经稳定下来,就不知道结婚了没有。

    想到这里,简水澜又喂了简昕一口菜,才说,“妈妈过几天要离开淮城,你去跟木叔叔住好不好?三天之后,妈妈就回来带你回家。”

    一听到她又要离开,简昕垂下了眸子,长而浓密的睫毛此时更为明显。

    “妈妈跟你说过跟妈妈最好的秦筝阿姨,好多年没有看到你秦筝阿姨了,妈妈想去看看她,回来的时候给你带礼物好不好。”

    简昕听到这个,立即张大了乌黑的双眼看她。

    “妈妈,看秦筝阿姨,我也可以去!”

    她也想让秦筝看看简昕,但应寒也说了若是让顾琉笙知道简昕的存在,会被强行抢走。

    她冒不起这个风险!

    简水澜擦拭了下他嘴边的米饭,“这一次过去,我就不带你去了,等妈妈去看过秦筝阿姨,若是秦筝阿姨往后有空的话,她会过来淮城看小昕的。”

    简昕听到这话立即推开了她喂来的米饭,小身子一下子就从高高的座位上跳了下去,朝着自己的房间跑了过去。

    简水澜看着还剩余小半碗的米饭,担心他饿着,也跑了过去。

    将房门打开,就看到简昕爬上了自己的床,趴在那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简水澜心疼他的沉默,走了过去在他的身边坐下。

    “生气了?”

    “嗯。”

    简昕点头,“你又要将我扔给木叔叔,妈妈,我想跟你去,好不好?”

    “可是我怕碰到你爸爸,万一万一他看到了你将你带走,妈妈怎么办?”

    简昕觉得这不是问题,“那就带上木叔叔,木叔叔那么厉害!”

    可是他妈妈也说爸爸好厉害,万一木叔叔打不过,怎么办?

    “木叔叔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怎么可能每天都陪着我们呢!”

    简昕反驳,“木爷爷说了,以后木叔叔就是爸爸,爸爸不是应该跟我们住在一起的吗?”

    简水澜有些头疼,看来以后得少让简昕去木霆那边了。

    “刚不是说了,木叔叔就只是木叔叔,不会成为你爸爸的。”

    她将简昕抱了起来,“还有半碗没有吃完,跟妈妈去将饭吃完了,我就考虑要不要带上你。”

    也就是考虑考虑,反正决定权在她手里。

    简昕却不是这么好骗的,双手搂着她的脖子。

    “你就说是考虑,没有说决定要带我去。”

    简水澜忍不住笑了起来,在他的脑门上亲了一口。

    “乖儿子,不多吃一点,你怎么长高?”

    最后简昕还是听话地将剩余的饭都吃完了,等简水澜收拾好碗筷,又将厨房整理了一番。

    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简昕正抱着他的机器人打着瞌睡,她走了过去,将他手里的机器人轻轻地拿到一旁,将简昕抱在了怀里,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一到舒服的怀抱,简昕自己找了个最为舒适的姿势,双眼一闭,很快就沉沉睡去。

    看到简昕那张脸,简水澜还是时常能够想起那个男人。

    那个曾经想要跟她一起白头的男人,可惜他们在一起也没多久就散了。

    这些年来,他或许过得很好,也或许已经将她给忘记了。

    她很想回去跟他离婚,但又不想冒这个险,若是自己出现了,也许他能查到简昕的存在。

    当初她就告诉姜紫瑜自己不会拿掉这个孩子,顾琉笙一定也不会相信她拿掉了孩子。

    **

    简水澜还是打算在简韵忌日前一天回到燕城,并且用木映暖的身份购买了机票订好酒店。

    只有她一个人回去,至于简昕,还是决定放在应寒那边,有应寒照顾她很放心。

    简昕还是很听应寒的话,平日里也很喜欢跟他玩在一起,几乎可以说,应寒一直将简昕当成他自己的孩子。

    她想着如果当初应寒不是在她领证之后才出现,也许他们会走到一起。

    时隔四年,站在燕城的机场上,她没有通知任何人,一个人回来了。

    来到机场时常与秦筝来这边喝咖啡的地方,她点了一杯咖啡之后,这才拨打了那个一直被她存在手机里的秦筝的号码。

    心里有些激动,甚至在拨打出去的时候,不知道开场白怎么说。

    当年的简单道别,秦筝一定会很担心吧!

    这么多年不见,此时再联系就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那边竟然很快就给她挂断了,简水澜看着被挂断的屏幕不禁一笑,想到自己是用淮城的手机卡。

    也许秦筝看到这个陌生号码加上是外地的,以为是推销号码。

    她很快又拨打了秦筝的号码,她相信这么多年,秦筝不会换号码的。

    这一次,对方倒是很快就接了电话,在秦筝挂断电话之前,简水澜先开了口,“秦筝,是我,我回来了。”

    然后一片死寂一般,许久之后,才听到对方颤抖着声音问她,“水澜?你是水澜?你这个死女人,一走就走了这么多年,还说稳定下来会跟我联系,都四年了你才稳定下来吗?

    你人在哪儿,怎么显示的号码是淮城地区的,你去了淮城对不对?”

    “嗯,是我,你现在有空吗?我在燕城机场了。”

    秦筝急急出声,“你在我们去机场时经常去的那一家咖啡厅等我,我现在就去。还有不许关机,我到了就给你电话,知道吗?你要是敢不接我电话,我就我就跟你绝交!”

    简水澜无声一笑,有些哽咽,“好,已经在这家咖啡厅了,你开车慢些。”

    结束通话,简水澜哽咽了几声,只觉得眼里有些湿润。

    终于要见面了,时隔多年不见,当初最好的朋友,似乎还没有改变,真好!

    她也没想到这一次会离开这么久,也没想到会不敢跟燕城的一切有联系。

    本来想等着稳定之后就跟秦筝联系的,但应寒说得对,一旦有蛛丝马迹,顾琉笙就绝对不会放过。

    她在咖啡厅里喝了一杯咖啡,又吃了一块蛋糕,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这个时候,外头传来高跟鞋跑得蹬蹬作响的声音。

    简水澜抬眼望去,看到的是一张依旧熟悉的面孔,黑长直的长发披散下来,身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整个人依旧秒条纤细。

    但四年的时间,当初那个还有些青涩的女人,如今已经成熟了些许。

    她咧嘴一笑,看到秦筝跑得这么急促,心里一定很着急想要见着她吧!

    这个时候,秦筝也看到了坐在一旁的简水澜,四年不见,那个本来就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如今更是出落得不俗。

    在人群里,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么闪亮璀璨的她。

    简水澜站起了身,朝着秦筝走去,脸上挂着很明媚的笑容,一直走到秦筝的面前,狠狠地将她抱住。

    两个女人在咖啡厅里抱成一团,倒是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目,毕竟机场本就是个悲欢离合的地方。

    一滴泪,从秦筝的眼里滑落而出,她也紧紧地抱住了面前的女人,哽咽出声,“你个没良心的,一走就走了那么多年,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也不联系我,你可知道我多么担心你,担心你这么久没有联系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可是他们一直都找不到你”

    “对不起,当初走得那么匆忙,都没来得及好好跟你道别,也没能等到你回来就走。秦筝,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这么久,这几年来我过得很好,不敢跟你联系是担心被顾家人找到。”

    她擦拭去脸上的泪水,松开了秦筝,将她仔细地打量了一遍。

    “这么多年不见,你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还是一样地漂亮!”

    听到简水澜的赞美,秦筝破涕为笑,“别以为你说点儿赞美的话,我就能放过你!”

    她看着简水澜平坦的肚子,问她,“你肚子里的孩子呢?”

    看到秦筝笑了,简水澜也控制了下自己的情绪,笑道,“都这么多年了,孩子早就生下来了。”

    简水澜拉着秦筝的手朝着刚才的位置走去,两人面对面入座之后,简水澜又说,“我儿子简昕,这一次我过来他一直闹着要来见秦筝阿姨,但我不想让他来到燕城,所以就我一个人回来了,这一次我会在这里待上三天,往后你要是有时间就去淮城找我。

    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帮我保密,我不知道这么多年顾家是不是还在找我,更是不想让他们知道小昕的存在,这一次回来,我是偷偷回来的,只有你知道。”

    她是真的很害怕顾琉笙看到简昕,那一张脸,谁都能知道那是顾琉笙的儿子,实在是太过相似了。

    顾家可以不在意她这个媳妇,但是简昕他们一定会让他回去认祖归宗。

    就算是当初唐卿被爆出是顾安扬的私生子,顾琉笙都打算让唐卿回去,更别提是他自己的亲生儿子。

    这一次简昕也是闹着要跟她来燕城,但最后还是让她拒绝了,离开之前简昕虽然没哭,但一直忍着,看得她一阵阵心软与不舍。

    看到简水澜这么慎重其事地说,秦筝立即点头。

    “放心,我出来的时候很着急,谁都没说,而且你都这么多年没有跟我联系,这突然之间联系,他们也怀疑不到。”

    想起她所说的简昕,秦筝又说,“你的儿子简昕,有没有照片给我看看!”

    说到简昕的时候简水澜柔软一笑,从包里取出手机,打开了相册。

    没生孩子之前她的相册几乎都是美美的自拍,生下孩子几乎都是简昕的照片。

    虽然简昕很不喜欢拍照,不过每次看到她兴致冲冲的,倒是会配合一些,而她也很喜欢很简昕拍照,记录他的成长过程。

    她将手机递给秦筝,“往右边滑动,都是小昕的照片居多。”

    秦筝看到简昕的照片的时候,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简水澜为何不带简昕回来燕城了。

    “这”

    她看着简昕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那简直就是缩小版萌版的顾琉笙。

    简水澜点头,明白秦筝的诧异。

    “是啊,你说我怀胎十月辛辛苦苦才将他生下来,可是却一点儿都不跟我像,偏偏跟他的父亲这么像,就是性子也像极了他。”

    “唉!果然是他的亲儿子,怎么就这么相似!”

    秦筝往右滑动,一张张地看过去,都是简昕的照片,她边看边说,“其实顾总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找你,从没有放弃。”

    她将手机放在桌上,又说,“前几天就是他的生日,你有上他的微博吗?”

    简水澜摇头,“没有,以往的所有,我离开之后就没有去碰了。”

    此时再说起那个男人,她也觉得心里面特别的复杂,她不想恨他,也不想怨他,毕竟是简昕的父亲。

    秦筝想起顾琉笙发的那一条微博,她很快取出自己的手机登陆微博,打开顾琉笙的微博页面,将手机递给她看。

    “你看看,我不想为他说什么话,毕竟当初是他自己的原因才造成你的离开,一个人在异乡带孩子一定很辛苦。不过这几年来他一直在找你,特别是你当初走的那一段半年,他失魂落魄地四处寻找你,那个时候的顾总真的很让人心疼。”

    如果当初她也怨恨顾琉笙纵容琉璃,害得简水澜受尽委屈,远走他乡好几年都没有消息。

    但这几年顾琉笙的表现,也让她逐渐化解了当时的怨恨,顾琉笙虽然过往有错,但他对简水澜的感情不假。

    顾琉笙在等她,简水澜笑了笑,虽然不想去知道关于顾琉笙的一切,但秦筝已经将手机递到了她的面前,只好接过手机。

    最上面的一条微博是他生日那一天发的:四年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