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5章、让我心动并且有想在一起的男人,就是他了
    她的目光落在那一张配图上,是她画的水彩画封面,一个西装革履,一个穿着婚纱。

    那是她四年前想要送给他的生日礼物,结果没有送出去,想必顾琉笙发生了。

    很简单的一句话,还是轻易地触动她的心弦,简水澜勉强一笑,将手机递还给秦筝。

    “我现在生活很好,每天有小昕在旁边陪着,闲时画画,感觉比以前幸福许多。”

    过去的事情,就当都过去了,再追究也没什么意思了。

    见着简水澜是真的没打算再跟顾琉笙再续前缘,秦筝轻叹了声,但也能够理解。

    “据说这几年他都不过生日了,我想是因为他生日那天让你离开了。不过你这么一直不见他也不是办法,你们之间尚未离婚呢,难道你就打算这么一直过下去,再也不结婚了?”

    简水澜摇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当初他不愿意离婚,现在谁知道呢!”

    如果可以的话,她也希望可以离婚。

    秦筝笑了下,“我看难,他一直都在找你,一直都在等你,这几年身边真的干干净净,从来没有女人,也不知道当初怎么就蹦出了那么多个女人。”

    随即秦筝又想到一件事情,脸上的笑容更是明媚了许多,她紧紧地握住了简水澜的手。

    “你还记得琉璃的事情吧,当初我成日里诅咒她,告诉你诅咒生效了,在你离开之后的不久,琉璃因为被警方控制,被换到了普通的医院里,结果耽误了医治,她的双腿彻底坏死,最后没有办法了,只能截肢。

    你说她做了这么许多,还最后玩死了自己,这几年啊,最让我高兴的就是这事情了!”

    琉璃的事情,也只能说是她自己的报应。

    若不是她,简水澜也不用离开燕城这么多年,而且还一个人带着孩子,与顾琉笙变成现今的模样。

    简水澜也没想到琉璃最终会变成这样,但是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远的事情了,她笑了笑。

    “也是她咎由自取,活该!好好的人生不好好地去经营,结果将自己弄成这般的下场。”

    “可不是,这事情是我从容昭熙那边得知的,据说那时候纪家的大公子还看上了琉璃,为此还去看了她,不过知道她的罪行之后就与她断了关系,后来纪家的大公子也娶老婆了。”

    说起这几年燕城发生的事情,秦筝与容昭熙平日里玩得好,所以容昭熙也告诉了她一些。

    看到秦筝兴致勃勃地说起以前的事情来,简水澜点了两杯咖啡,喝了一口听着秦筝给她说起这几年燕城的事情。

    “还记得华楚楚吗?没想到三年前她就跟顾安歌结婚了,因为我跟你玩得好,所以那一天我也接到了请柬,所以也去参加了他们的婚礼。

    他们生了个儿子名字叫顾源,如今两岁了,我没看到人,不过看过照片,还挺可爱的,顾家的基因真不错!”

    对于顾家的事情,她这几年没有去打听,还真不知道华楚楚真与顾安歌结婚了。

    不过他们两人结婚,最高兴的应该就是顾老爷子了,想起那个当年还健朗的潮老头,简水澜问她,“这些年来,顾老爷子还好吧?”

    秦筝想了想才说,“我也就在华楚楚的婚礼上看到过他,当时看着那状态挺不错的,毕竟是他的儿子结婚,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了,不过应该挺不错的吧!”

    简水澜点头,“那就好,三叔肯结婚了,还生了个儿子,爷爷应该很高兴。”

    四年没有见面,这一个午后,秦筝跟着简水澜将这几年在燕城的事情大大小小都讲了一遍。

    还有她目前在醉桃源画廊当副总经理的事情,也给她说了,“这几年来我自己给自己开工资,还给自己弄了一个副总经理的职位当当,你没意见吧?当然了,你就是总经理!”

    简水澜忍不住笑,“我还真没想到当初给你这么大一个烂摊子,让你都辞了在致远公司的秘书工作,其实就算你给自己弄个总经理的职位也是可以的,画廊的事情,我当时也真的没有办法了,不过幸好有你,至于工资的事情,你给自己开多少都可以!”

    秦筝这才满意了,“总算没有白费我这么多年给你打工,可是给你赚了不少的钱,当初跟顾总那边的合作,我将价格调到了最高,对方倒是没有任何的意见,那时候我就带着你的画廊赚到了一大笔钱,这几年的经营还是挺不错的,一直都保持了当年你还在的样子。”

    简水澜也知道秦筝从一个秘书的职位跑来画廊帮她,期间一定很刻苦,可是她一句话都没说,心中也觉得感动。

    “对了,这几年你的感情状况如何了?”

    乌黑的眼珠子一转,秦筝傲娇了起来,“追我的男人太多了,不好选择!”

    简水澜神秘一笑,问她,“是赵老师还是容昭熙?或是别的男人?”

    这个时候秦筝也不傲娇了,喝了一口咖啡。

    “其实还是老样子,我也不知道要选择谁,赵老师留在了燕城,这一留就是四年,但我对他似乎就是少了点儿感觉。至于容昭熙,反正我现在跟他就是朋友,可以打打闹闹的。

    我觉得吧,真正让我心动并且有想在一起的男人,就是应寒了,可是当初你走了之后”

    她细细地将应寒当初的事情都说了一遍,“你都不知道当初多少个媒体一起黑他,但我就是相信应寒是无辜的,一定是有人在黑他!那时候你走了,不久之后应寒也消失了,我给他电话,他的号码也不用了,找不到人。”

    说起应寒的事情,简水澜反倒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不过秦筝是她可以信任的人,就算四年没有联系,她依旧相信当初那个单纯又讲义气的小女生依旧没有改变。

    她看了一眼周边,客人不多,于是朝着秦筝凑近,放轻了声音,“其实当年就是应寒带我离开的!”

    一句话,秦筝瞪大了双眼,她怎么也想不出来简水澜的离开跟应寒可以扯上关系。

    而后她又听得简水澜说道,“当年顾琉笙也对应寒起了怀疑,所以那张照片是合成照片,目的就是为了逼应寒道出我的下落,但应寒并没有因此妥协,而是趁此隐退了娱乐圈。”

    她知道以应寒的身份隐退娱乐圈是早晚的事情,只不过并不是用这样的方式隐退。

    秦筝一脸的恍然大悟,“我就说了应寒才不是那样的人,才不会跟一个那么不堪的女人在一起,原来背后都是阴谋,顾总也真是过分,这不是毁了应寒的一生吗?”

    之后秦筝疑惑地问,“不过应寒怎么那么厉害,竟然可以让你这么多年没有被顾家找出来!”

    简水澜笑了笑,对于应寒的身份,要不是后面应寒跟她坦白,她还真不清楚。

    “还记得朗月吗?原来应寒跟朗月他们是一伙的!朗月出自鬼门关,而应寒是鬼门关的少主!”

    秦筝听后,一脸的膜拜,“我当初就是眼光好,压根就没有喜欢错人!”

    原来应寒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她虽然不了解鬼门关,但是少主这个身份听起来就高档。

    看到秦筝那一副样子,简水澜不禁觉得高兴,这个女人还真是一点儿都没有改变。

    四年不见,她们两人还是可以很迅速地谈到了一块儿,似乎没有被时间分开过。

    离开了机场,此时已经是夜幕降临了,两人找了个地方又吃了一顿晚饭,饭后,喝着饮料,秦筝说,“你回来的这几天就去我那边住着吧,回头我给自己安排几天的假期,我去淮城找你,顺便看看小昕,当初他还在你的肚子里,这几年过去都三岁了,我还没有见过呢!”

    “不用了,我住在酒店,这几年我用了木映暖的身份,所以住在酒店里很方便的。”

    秦筝叹气,“原来你什么都换了,怪不得一群人都找不到你。但你都这么多年没回来了,咱们难得一见,你好意思还去住酒店?知道简水澜不想被人知道她回来燕城,秦筝又说,“放心,不会让他们找到你的,我那边平日里也没人去串门子。”

    简水澜想着整整四年没有与秦筝好好说说话了,而且过两天她又要离开燕城,下回见面肯定要好一段时日了,于是点头。

    “那好吧,今晚去你那边住。”

    “什么今晚,你回来的每一天都要去我那边住。等我去淮城找你的话,我也要住在你家。”

    她看了一眼时间,“走吧,前两年我换了个住的地方,还有些远。”

    **

    秦筝换了居住的公寓,比起原来的大了许多,两室一厅,环境很不错。

    简水澜一进门就四处看着,屋子里被秦筝打扫得很干净,不过还是有东西乱放的习惯。

    简水澜拖着密码箱将里面都看了一遍,才想起一事。

    “秦筝,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秦筝正在阳台洗手,听到这话立即出声,“真的,算你有良心还记得我!”

    将密码打开,她从里面取出好些淮城当地的特产放在一旁,最后取出一只大盒子。

    “这是我上个月去法国买的香水,选了好几个味道都很不错,我想你会喜欢的。”

    秦筝洗干净了双手,朝着她走来,看到桌上摆放了一大堆的淮城特产,还有一大盒的精致盒子。

    打开一看,里面有七瓶不同香味的香水,看起来精致小巧,她看了一眼牌子,啧啧出声,“这个牌子的香水好贵呢,你一下子就送给我七瓶。”

    “放心,我现在还送得起,况且咱们这么多年没有见面,若是只送你一瓶不是太过寒酸了,以后一个星期每天来一种味道,这个味道都很淡雅不会太过浓郁,适合你。”

    秦筝很满意,她将香水收了起来,看着一桌上的淮城特产,拆了其中一包坚果。

    “你倒是还记得咱们的爱好,去了哪儿别的东西可以不送,吃的特产是一定要买的!

    本来对你还挺有意见的,让你当初就这么将我一个人扔在了燕城,害我又是担心你,又是觉得自己被人给抛弃了,不知道我当时多伤心。现在看到这么多的特产,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原谅你好了!”

    简水澜无声一笑,将密码箱的拉链拉上。

    “当初也是因为太过伤心了,只想着逃离,而且那时候应寒正好出现说可以带我走,我就收拾东西跟他走了。”

    秦筝揶揄一笑,“应寒那么优秀,你有没有跟他在一起?”

    “哪儿的话,你看我带着孩子,而且还没有离婚,我怎么跟他在一起!”

    “那有什么的,没有离婚的话那是简水澜这个身份,你现在不是有木映暖这个身份吗?万一顾总不跟你离婚,你总不能一辈子就不再结婚了吧,你现在还这么年轻。”

    简水澜也惆怅着与顾琉笙的婚姻尚未结束,“若是早在与顾琉笙领证之前遇上应寒的话,那一切就完美了,只是谁能知道当初我要是跟应寒在一起,又会变成什么样?”

    说到这里,简水澜又笑了起来,“那时候你也挺喜欢应寒的,说不定咱们得姐妹反目成仇了!”

    秦筝啧了一声,“我至于为了一个男人跟你反目成仇吗?我是喜欢应寒,可他不喜欢我啊,我总不能因为他喜欢你就想着跟你绝交!我可不是那么小心眼的女人!”

    “是!我的秦筝最大方最善良最善解人意了,让我四年没有见你还觉得一见如故!”

    这一点,她是真的开心,在机场的时候还觉得有些近乡情怯,想着见面了刚说什么开场白。

    听到简水澜这么说,秦筝也笑了起来,眼里有些湿润。

    “我也觉得这么多年没见,如今还是一见如故。”

    她欺压过去,将四年没有见面的好姐妹紧紧地抱住。

    **

    一天过去了,小家伙数着日子,还有两天妈妈才要回来呢!

    可是他现在就很想很想妈妈了!

    简昕看着手里的机器人,将机器人往地上一放,又看了一眼正在厨房里洗水果的木叔叔一眼。

    他想着要不自己去燕城找妈妈好了。

    他都长大了,可以自己去燕城找妈妈的!

    想到这里,简昕一双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他知道乘坐飞机是要身份证的,少儿身份证他有,还有需要购买机票。

    简昕很快就想到自己有压岁钱,而且还有不少,是妈妈还有木叔叔与木爷爷给的,那些钱肯定足够他购买去燕城的机票了。

    简昕想到自己的东西都在家里,于是朝着厨房小跑了过去,抱住了应寒的大腿。

    “木叔叔,我想回家,你送我回家好不好?午睡我想回家里睡觉!”

    应寒浅笑,看着抱着他大腿的小人儿,问道,“在木叔叔家里午睡不好吗?”

    “家里有妈妈的味道,这里没有!木叔叔,你送我回去好不好,允许你在我家睡一觉。”

    应寒将一颗洗好的葡萄剥了皮又去了籽喂他吃下。

    “那好吧,等一会儿喝完果汁,我送你回家,但你这几天要好好地听话,知道吗?你妈妈大后天就要回来了。”

    简昕乖巧地点头,“我知道了!”

    他现在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妈妈,等不到大后天了。

    如果一切顺利,他飞往燕城,最迟今天晚上就可以见着妈妈了。

    喝完饭后果汁,应寒就将简昕带回了简昕的家里,将简昕安置好。

    他自己到对面的客房躺了下去,想到简水澜在燕城就有些担心,可别与顾琉笙碰面了。

    房门关上的时候,简昕并没有睡下,他很快睁开了双眼,乌黑的大眼睛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随即翻身起来朝着书桌上走去,将书桌上沉重的邮筒储蓄罐搬到了床上。

    打开底下的盖子倒出里面的钱,除了一些硬币之外,大部分都是百元大钞。

    简昕将百元大钞一一挑了出来,细细一数,有4600元。

    他从里面数了600元连同硬币与其它面值笑的纸币放回邮筒储蓄罐里,跳下床取来自己的小书包,将4000元全部都放了进去。

    这才又去他妈妈的房间里,找到了自己的身份证。

    背着小书包,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家里,他想着等找到妈妈的时候再给木叔叔打个电话。

    那么大的池塘里,小蝌蚪都能找到自己的妈妈,他也一定可以找到妈妈的!

    一离开别墅,外头就有条公路,简昕等了些时候,就看到一辆出租车。

    小小的身子立即走了过去,朝着出租车挥动了小手。

    出租车在路边停了下来,看到朝着车子走来的小男孩,朝着周围看了看,没见着家长。

    简昕想要自己开后座车门,奈何他力气太小,打不开车门。

    司机见状很快下了车,看到是个三岁大的小孩子,而身边并没有家长,忙问他,“小朋友,你家长呢?”

    “我要去机场那边找妈妈,叔叔,你送我过去吧,我会付车费的。”说着从小小的书包里取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