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顾琉笙哄着他,“就当是我们两个人的小秘密,好不好?”
    司机看到周边都是别墅区,这应该是附近有钱人家的孩子,特别是看到他的穿着,还有那张精致的小脸蛋。

    外头天气炎热,但是司机也耐下了性子,“小朋友,你就一个人去找妈妈,你爸爸呢?让你爸爸送你过去呢!”

    爸爸

    简昕眼里立即就黯然了下来,摇了摇头。

    “我没有爸爸。”

    司机听到这话,心酸了下,想着也许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很快点头。

    “行,我送你去机场找你妈妈,你妈妈在机场上班?”

    简昕想了想沉默地点头。

    于是司机就这么让简昕上了车,车子朝着淮城机场的方向开往。

    **

    在飞机上,顾琉笙看了几份宋微发来的邮件之后,又去将下午的会议资料内容查看了一遍。

    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也快到淮城了,现在飞机正在下降。

    正想着,广播里传来空姐甜美的声音:“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已经降落在淮城机场,外面温度35摄氏度,飞机正在滑行,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

    提着简单的行李,顾琉笙朝着机场大厅离开的方向走去。

    而此时已经乘坐出租车到了机场的简昕,却有些懵了,也不知道该去哪儿买票。

    他想着可以去问问工作人员,看到一个大厅的玻璃门正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不少人。

    他小跑了过去,却没注意直接撞到了一个人身上,小小的身子直接朝着后面倒了过去。

    幸好后背有小书包垫底,但还是摔得屁股有些疼。

    顾琉笙就这么看着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不点,跑了过来直接撞上他,小小的身子就摔在了地上。

    他很快走了过去将小孩子扶了起来,当他看到那张熟悉的小脸的时候,整个人一颤,愣在那里,一只手还抱着小孩子的身子。

    他仔细地将对方打量了一遍,见小男孩比顾源要大上一些,但是那张脸与他小时候如出一辙,怎么会这么巧,一碰上就来个与他这么相似的孩子。

    简昕被扶了起来,一手还揉着摔疼的小屁股,眼里有些泛红,却没让自己哭出来。

    当他看到这个撞上他的罪魁祸首的时候,也微微一愣。

    我去,妈妈,这是他爸爸吗?

    怎么跟镜子里的他长得有些相似呢?

    丸子姐姐就跟她的妈妈长得很像!

    简昕也细细地盯着他看,一双大眼微微眯起,带着几分审视。

    顾琉笙也是微微眯起双眼,审视地盯着这个冒冒失失撞上来的小鬼,那双眼睛却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心里确实是震撼的。

    人群里,他们两人就这么堵在了大门口,幸好大门够大,倒是没有造成拥堵。

    但是两人出色的外表加上有那么几分相似,还是引起了路人的频频观看。

    最终还是顾琉笙先出了声,“有没有撞疼你哪儿?”

    简昕明明疼得很,但这个时候倒是摇了摇头,“没有!”

    见着这边人太多了,顾琉笙索性将小男孩抱了起来,朝着里面走去。

    找了个空位将简昕放在上面,而后问他,“小朋友,你今年几岁了?”

    一碰见就问人家几岁,这不会是人贩子吧?

    简昕看到机场上这么多人,不远处还有工作人员,而且还有穿着制服的保安,虽然戒备,但还是老实地告诉了他。

    “刚满三岁!”

    三岁

    顾琉笙的心又是一颤,他的孩子若是生下来也三岁了!

    他甚至有个不可思议的想法,面无表情了好几年的脸上此时难得露出一抹温柔的浅笑。

    “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姓顾,顾琉笙是我的名字。”

    对方都报出了他的大名,简昕觉得自己若是不回答就有些失礼了。

    想了想,他选择了回答,“我叫木昕,木头的木,昕”

    他还不知道昕怎么造词,想了想便说出了它的意思,“我妈妈说昕就是太阳要出来的意思。”

    虽然他跟着妈妈姓,叫简昕,但妈妈还有个名字叫木映暖,所以他的身份证上是木昕。

    木昕

    顾琉笙听到这个姓氏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失落,不过木字在淮城倒是个特别的姓氏,他知道鬼门关的负责人是木庭。

    简昕却没打算跟他继续聊下去,他还要去买机票呢,正好这边有个人可以告诉他怎么去买机票。

    要是他自己也不懂,他可以去问不远处的工作人员。

    “叔叔,你知道怎么购买机票吗?”他眨着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问他。

    许是那一张脸的相似,也许是因为他的年纪,顾琉笙耐着性子问他,“一个人吗?”

    简昕点头,“就我一个人,我有带钱过来,也有带身份证,但是我没有自己买过机票。”

    顾琉笙认真地回答,“按照民航相关规定,五岁以下的小朋友是不能办理无人陪伴儿童的,你要乘坐飞机除非是你的家长陪同才可以,你要去哪儿,可以找你爸爸、妈妈。”

    又要爸爸、妈妈

    他一双明亮的大眼立即就黯然了下来,眼里写满了失落,“我要去找妈妈!”

    木叔叔肯定不会带他去找妈妈的,万一被他的爸爸看到了,就回不来了。

    顾琉笙忍不住一笑,这么小的孩子倒是有勇气一个人到机场就为了去找妈妈。

    还真有点儿欣赏,“你可以找你爸爸让他带你去。”

    又是爸爸

    简昕一双眼就有了泪意,他摇了摇头,“我没有爸爸。”

    他自己不能够购票,那么今天是不是见不着妈妈了?简昕难过地想。

    我没有爸爸

    听到这话的时候,顾琉笙觉得心中的想法更是确定了几分,心下一阵阵激动,难道这个孩子是

    刚要问他的时候,就听得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了一眼号码,很快接起。

    “什么事情?”

    “顾总,您到淮城机场了吗?我们在机场外头等候。”

    顾琉笙看了一眼坐在身边一脸失落的小男孩,很快下定了决心。

    “取消下午的会议,将会议挪到明天上午,你们都回去吧!”

    说完很快就挂了对方的电话,他看着对面的小男孩,问他,“你妈妈去哪儿了?怎么放你一个小孩子乱跑?”

    简昕见他好像没有恶意,而且还告诉了他这么多,想了想直接回答,“我妈妈去燕城找她的好朋友了,我想她了。”

    听到燕城的时候,他微微蹙了下眉头,问他,“你一个人在家?”

    一想到这么个小孩子被单独放在家里,他就莫名感到一阵愤怒。

    这么点儿大的孩子就被一个人放在家里,如今还跑到了机场。

    想到家里的顾源从出生之后就被顾家人捧在掌心里,平日里他出门都要一大群人跟着,在家里更是有江姨、女佣盯着。

    简昕就这么抱着书包一脸的难过,“我妈妈将我寄在木叔叔那边,但是我想妈妈了,木叔叔肯定不会带我去找妈妈的。”

    要是他有爸爸,他爸爸一定会带着他去乘坐飞机找妈妈。

    “回家吧,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简昕一想自己也去不了燕城了,除了回去难道在机场等他妈妈?

    于是点头,抱着小书包从座位上跳了下来。

    “我要回家了,叔叔再见!”

    顾琉笙连忙抓住了他的小手,他还有很多疑惑没有弄清楚呢。

    “等着,叔叔送你回家,你这么点儿大,万一遇上坏人怎么办?”

    说着将简昕抱了起来,直接让他坐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一手扛着简昕一手拖着自己的行李。

    被突然举高,简昕并没有感觉到害怕,因为平日里木叔叔也喜欢给他举高高。

    顾琉笙带着简昕朝着外头走去,拦了一辆出租车带着简昕坐在了后车座,才问他,“你家住在哪儿?可记得?”

    简昕点头,很快朝着出租车司机说道,“司机伯伯,麻烦你送我到翡翠别墅区9栋。”

    他想着也不能占别人的便宜,于是将小书包打开,取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司机。

    “这是车费!”

    司机瞥了一眼,没有接过反倒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矜贵的男子一眼。

    顾琉笙默默地记住了简昕所说的翡翠别墅区9栋,而后从皮夹里取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司机,而后将简昕那张百元大钞放回了书房了。

    才发现这个孩子的书包里装了不少钱,他很快将拉链拉上。

    ,“这钱我来出,以后别一个人跑机场知道吗?万一你遇上了坏人怎么办?”

    见自己的钱没有花出去,反倒是对方给他付了钱,小小年纪的他也知道不能占别人的便宜,于是嘟着嫣红的小嘴巴。

    “让我妈妈知道我花了你的钱,她肯定要生气的!”

    “那你就别告诉她,就当做是我们两个人的小秘密好不好?”

    “顾叔叔,以后我们还会见面吗?”简昕问他。

    顾琉笙点头,“也许会的!”

    如果他的猜疑没有错,往后还会见面的。

    **

    应寒本来是想着躺一会儿的,没想到躺了会儿竟然就给睡着了。

    等他醒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揉了几下眼睛。

    他想着平日里简昕午睡的时间差不多需要两个小时,这个时候应该还在沉睡。

    简昕醒来都要吃点儿东西的,他想着平日里简水澜都喜欢给他蒸蛋吃,说营养。

    于是下了床,到卫生间洗了把脸,这才到了厨房忙碌起来。

    以往他几乎不进厨房下厨,但这几年简水澜偶尔忙起来的话也会将简昕扔给他带。

    虽然家里有佣人什么事情都不需要他动手,但如果简昕囔着要回来住这边的话,这边没有保姆、佣人。

    凡事只能他亲自动手,所以目前厨房里一些基本的操作他还是可以的。

    打了两个蛋,又将香菇、虾仁与肉沫切碎,放到碗里又加了些水,又添加了少许的调料与鸡蛋搅拌均匀,又往上面滴了两滴香油,放到蒸锅里面。

    他调好时间,觉得蒸蛋也不算难。

    车子停在了翡翠别墅区9号前,顾琉笙看着这一处地段,倒是很不错。

    淮城虽然不如燕城繁华,但淮城也不可小觑,否则他近几年也不会将不少生意发展到淮城来。

    简昕看向顾琉笙,“顾叔叔,我到家了。”

    顾琉笙点头,“要我送你进去吗?”

    简昕摇头,“不用了,木叔叔在家里,顾叔叔再见。”

    顾琉笙揉了揉他的头发,帮他打开了车门。

    “自己小心些,下回不可再独自跑那么远的地方了,知道吗?要是想妈妈了,就给你妈妈打电话,让她回来陪着你。”

    简昕下了车,冲着顾琉笙礼貌点头,“顾叔叔再见!”

    说着还挥了挥小手。

    看到简昕迈着小腿奔跑,朝着9号的别墅大门跑去,顾琉笙许久之后才收回视线。

    目光落在手里的那一撮细小的黑色毛发,这是他刚才从孩子的头上神不知鬼不觉地取了过来。

    就算只是一点点的希望,他都不会放过!

    心里很紧张,又怕承受一次失望,他轻叹了声。

    虽然说这世间长得相似的人并非没有,但是这个孩子的五官与他实在太过相似了,完全就是他小时候的样子。

    也许这世间并没有无缘无故来得相似的两个人,比如说当初他也觉得唐卿的眉眼像极了顾晋晗。

    可最后的dna报告结果,证明他们两人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虽然也很可笑,唐卿除了是顾晋晗同父异母的兄弟,还是他同母异父的兄弟。

    应寒将蒸蛋蒸好之后,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是简昕起床的时候了,他朝着简昕的房间走去,见房门并没有关上,只是虚虚掩着。

    想到之前他是将房门关上再离开的,难道是简昕已经起床了?

    他推门而入,见着床上空荡荡的,平日里房子桌上的邮筒储蓄罐此时被放在床上,书桌上的一只蓝色小书包也不见了。

    他不禁一笑,这孩子醒来后都在做什么?

    “小昕,起来了就过来吃蒸蛋,木叔叔亲自给你蒸的鲜菇虾仁鸡蛋羹。”

    他朝着一旁的卫生间走去,并没有在里面见着简昕。

    “小昕、小昕,你又去哪儿了?”难道这是去哪儿玩了?

    应寒见屋子里找不到人,只好去院子里找,倒是才走了几步,就看到院子里简昕背着小书包走了进来,他大步走了过去,将简昕抱了起来。

    “这是去哪儿了?”

    目光朝着外头望去,只见一辆出租车远去的车尾。

    简昕想到自己不能购买机票,满心的委屈,双手抱住了应寒的脖子将小脸埋了进去。

    “木叔叔,我想妈妈了,我要妈妈!”

    应寒心疼地搂着小小的人儿,却见他后耳边一小撮毛是平的,并不明显,但还是被他给注意到了,不过见简昕都在家里也并没有多想。

    “想妈妈了,就给妈妈电话,好不好?”

    简昕委屈地点头,但还是抱着一丝希望问他,“木叔叔,你可以带我去燕城找妈妈吗?”

    若是顾琉笙已经放弃了简水澜,应寒自然没有什么可顾忌的。

    但是这几年来顾琉笙压根就没有停下来寻找简水澜的举动,带着简昕回去燕城,很可能就要被他们给发现了。

    应寒抱着简昕朝着里面走去,“你妈妈后天就回来了,咱们再等等好不好?”

    说着,他取出自己的手机拨打了简水澜的号码等到拨通之后,这才将手机递给简昕。

    简昕一接过手机,听到简水澜轻软的声音问道,“应寒,是不是小昕给你惹麻烦了?”

    “妈妈——”

    简昕委屈地喊出了声,就算再争气,但豆大的泪水还是滚落而出。

    另一边正在陵园祭拜母亲的简水澜听到简昕这么委屈的声音时,一颗心都揪疼了起来。

    她看着刻有简韵的墓碑,微微一笑,“小昕,妈妈也想你了,现在正在祭拜你外婆,也见了你秦筝阿姨,秦筝阿姨夸你长得很好看,还说等她这边空闲下来了就去淮城看看你。”

    话筒里传来简昕委屈的哽咽声,简水澜想了想最终下定了决心。

    “好了不哭宝贝,妈妈提前一天回去好不好,明天一早的航班,你今天跟木叔叔好好待着,明天中午咱们就能一起吃饭了。”

    将简昕哄开心了,简水澜又说了些话这才结束了通话,她对着简韵的墓碑磕了三个头,眼里含着泪光。

    “妈,对不起这么多年才过来看你,本来想带小昕回来看看你的,但是又觉得不大妥,小昕已经三岁了,可惜您看不到他了,这些年来我在外地过得很好,等我有时间了再来看您!

    云家已经落魄了,害您的蒋芹芹早就行刑,云盛也没落个好下场,您可安息了!”

    她轻叹了口气,将放在墓碑前的素色鲜花整理好,这才起身朝着外头离去。

    简水澜离开不久,一道高大的身影手里持着一束雅致的鲜花走了过来。

    当看到墓碑上的一束新鲜的鲜花时,宋微微微一愣,走了过去,拿起那一束鲜花细细地看着。

    简韵的亲人不多,就一个简水澜而已。

    至于云盛,如此薄情,估计连简韵的坟墓在哪儿都不清楚,况且云盛已经进了监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