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7章、顾琉笙欣喜若狂地笑着,他有儿子了
    这几年来,每年简韵忌日的那一天,顾琉笙都会让他订一束花。

    前几年都是顾琉笙亲自过来,替简水澜送一束鲜花,一守就是一整天,也是希望可以碰上过来祭拜的简水澜。

    但是今天淮城那边有一个重要会议,所以就让他代替过来送一束鲜花。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已经有人祭拜过了,宋微拿着那一束鲜花沉思着,会不会是简水澜过来祭拜简韵的?

    除了简水澜,他实在想不出别的人了。

    他看了一眼陵园,安安静静的,除了他别的人影都没有。

    宋微将鲜花放在墓碑前,站得笔直之后朝着简韵的墓碑鞠躬,很快就转身离去。

    来到入口处看守老人的面前,宋微取出手机,找到一张简水澜的照片放到看守老人的面前问他,“不久前是不是这个女人来过这里?”

    若非清明节,平日里除了思念亲人或是亲人的忌日才会有人过来这边。

    所以当看守老人看到宋微递来的手里的照片时,看守老人还是有些印象的。

    “半个小时前才刚离开呢!”

    宋微明白了,急急又问,“可知道朝着哪个方向走了?”

    这个时候看守老人就摇头,“没注意那么多,不过我记得她来之前是打车过来的。”

    得到的信息不多,但这已经足够了,这些年来他们从未放弃寻找过简水澜,关于她的消息从四年前就断了。

    这还是这四年来得到的最有用的消息,甚至简水澜终于亲自出现了。

    宋微想了想,看了一眼陵园的建筑,并没有离开,而是又朝着里面走去,却是转了个弯。

    没一会儿就让他找到了监控室,他很快就在设备上忙碌起来,没多久就看到了身着一身素色连衣裙的简水澜,朝着外头走了出去。

    四年不见,如今看监控的女人倒是没有多少改变。

    宋微很快将这一段监控视频剪切拷贝到自己的u盘上,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他宋微找人的技术不差,可是第一次找一个女人找了这么多年。

    随即又是一笑,顾琉笙这么多年每年的今天都会来这边守株待兔。

    没想到今年换了他宋微过来,这个迟迟没有出现的女人倒是来了。

    回到自己的车上,宋微将邮件发送过去,之后好心情地拨打了顾琉笙的电话号码。

    想着对方听到这消息是不是该感到很兴奋,刚拨打出去就想到这个时候他正在开会。

    正想挂断时就听到了那边接听起并传来低沉的嗓音,“什么事情?”

    “顾总没在开会?”宋微含笑问他。

    “嗯。推迟到明天早上了,什么事情说吧!”

    “顾总可知道我刚刚看到了什么人吗?”

    那边顾琉笙的声音都紧张了几分,“小澜”

    “今天不正是简韵的忌日,我代替你送了一束鲜花过去,没想到已经有人早一步过去了,我询问了看守的老人,并且给他看过了顾少夫人的照片,说是半个小时前顾少夫人已经离开了。

    我去查了下监控,确实看到顾少夫人离开的场面,现在知道她在燕城就方便许多了,监控视频我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你查看一下。”

    此时正在医院里亲自等待dna检验结果的顾琉笙,听到宋微的话,整个人都震撼了起来。

    那个消失了四年的女人,终于舍得出现了,可知道这些年来他找得多么辛苦。

    他深呼吸了口气,才开口,“你马上去查她去了哪儿,目前居住在哪儿,我在淮城还有些事情,等这边的事情出结果了我会回去。

    找人监视秦筝,若是小澜出现了,一定会去找秦筝的。还有通知下去,淮城明天的会议取消,具体时间再议。”

    宋微不明白顾琉笙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让他没有去开会,但也知道能让他推去了会议的事情,必定都不会是小事。

    “好,我明白了,一有消息会立即联系你。”

    医院休息室里,顾琉笙办理了加急亲子鉴定,虽然是加急但也要好几个小时才能知道结果。

    但他不介意将时间浪费在等待里,为了避免意外,他亲自守着。

    不管是木昕的年纪还是他的容貌,都与他想象出来的孩子对得上,容貌上不可能无缘无故地相似。

    况且木昕也说了他没有爸爸,还说了他的妈妈去燕城找她的好朋友了。

    这些信息拼凑起来,他更是觉得越想越与简水澜有关,如果木昕是他的孩子

    想到那个小男孩,这么点儿大就敢自己去机场,还想自己飞去燕城找妈妈

    顾琉笙不禁露出一笑,他觉得今天的收获真是不小。

    找了那么多年,也许真的要找到了。

    宋微的一个电话让他的心情好了起来,想到宋微所说的邮件,他很快取出手机登陆了自己的邮箱。

    在几封未的邮件里看到了最上面宋微刚刚发送过来的邮件,他很快打开,并且将视频下载到文件里。

    打开视频之后,画面并不是很清晰,但是没多久就看到了朝着外头走出去的一抹人影。

    身着素雅的连衣裙,平底鞋,以往的长发此时剪短了许多,还烫得微微发卷,但一样漂亮。

    见着她的时候,尽管只是隔着屏幕,但顾琉笙还是抑制不住地一颗心狂跳着。

    拿着手机的手忍不住用了力气紧紧地握住,目光死死地盯着品屏幕上朝着外头走去的女人。

    真的是她,简水澜出现了!

    监控视频不长,就只是看到她朝着外头走去,没一会儿就走出了监控外。

    视频也很快终止,顾琉笙又将视频看了一遍,满心的欢喜。

    随即想到简水澜出现在燕城,木昕说她的妈妈去燕城找她的好朋友,那么会不会木昕就是简水澜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

    如果木昕真的是他的孩子,那么今天的遇见,一定是上天眷顾他。

    否则怎么解释,茫茫人海当中,那么巧合地木昕就跑来机场撞到了他!

    也许他们之间真的有父子的血缘,他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要亲近。

    虽然是加急亲子鉴定,但也不是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得出结果。

    所以顾琉笙等到了晚上十点多才出了结果,被他委托的医生看到依旧在休息室等候的顾琉笙,敲门走了进来。

    将一份dna检验报告递给他,“顾先生,两份dna样本鉴定结果,父系可能性为99.9999%,也就是说您就是孩子的父亲。”

    听到医生这么说,顾琉笙激动地起身接过医生递来的报告结果,几乎是一目十行地看下去,将所有的都过目一遍,目光落在鉴定意见那一栏。

    许久之后,他的唇角微微勾起。

    先是觉得不可思议,之后是欣喜若狂,他顾琉笙有儿子了!

    木昕就是他的孩子,有木昕在,还怕找不到简水澜吗?

    他守在淮城,就不相信简水澜会不出现!

    谢过医生,顾琉笙心情一好,一晚上没吃饭,如今都到了半夜了,还是不觉得饥饿。

    他小心翼翼地将dna检验报告书收到公文包里,只恨不得立即跑到那小家伙的面前,告诉他,他是有爸爸的,他就是他的爸爸!

    想到木昕说他没有爸爸的时候那失望的眼神,他的心就禁不住疼了起来。

    这么多年来,他压根没有照顾他一天,直到今天才在机场上遇到。

    简水澜将他们的孩子养得这么好,而且聪明有礼貌,果然是他顾琉笙的孩子!

    顾琉笙让人开了一辆车子过来,便自己开着车离开了医院。

    他没有回去酒店,而是在半夜的时候将车子开到了翡翠别墅区9栋楼的大门口,看着那一栋剩余走廊还亮着的灯光,一颗心柔软了起来。

    他的儿子就住在里面,也许这几年简水澜也住在这里。

    顾琉笙并没有暴露出自己的踪迹,而是在天快亮的时候就开车离开了别墅区。

    四年的时间都已经挺过来了,见面不急于一时,这一次他一定不会让简水澜再逃开。

    **

    大清早的,简水澜就醒来了,秦筝刷牙洗脸之后,看着正在整理东西的简水澜,面露出不舍。

    “你说你才来两天这么快就要走了,我们可是整整四年都没见过面了!”

    简水澜将密码箱的拉链拉上,笑着朝秦筝望去。

    “本来是算了三天的时间,但小昕太想我了,之前去法国就离开了他十多天,小家伙就已经很不乐意了,所以只能提前回去。

    咱们是好多年没有见面了,但你现在有的号码,而且我的也将居住的地方发给你了,你什么时候有空了去淮城,我带着小昕去机场接你。你放心,这一次绝对不会再不辞而别。”

    听到最后一句不会‘不辞而别’,秦筝这才满意了。

    “行,画廊那边我再吩咐下,等过两天我给自己挪出个假期来,就去淮城度假几天,还真别说,除了法定节假日等,这几年我还真没给自己休过长假,像我这么优秀的员工,你是赚大了!”说完秦筝一脸的傲娇。

    “画廊的事情就继续麻烦你了,给你带薪休假,看你想休多长时间都好。”

    说着将密码箱拖了起来,“你也不必送我去机场了,这边打车很方便的。”

    秦筝原本是想送简水澜到机场的,但看到她这么坚持,也只好作罢。

    “行吧,那你自己小心些,到了的话给我电话,平常的时候多多联系,我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还是以往的。”

    简水澜点头,走过去抱住了她,“我知道了,你照顾好自己,我不方便来燕城,你记得去淮城看我,这几年在淮城那边我都逛得差不多了,哪儿有好玩、有好吃的我带你去!”

    尽管依依不舍,简水澜还是离开了秦筝居住的公寓,独自拖着行李箱在楼下的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就朝着燕城的机场赶去。

    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行踪已经被有心人拍了下来,半个小时之后当宋微看到对方发来的照片时,微微露出一笑。

    随即将所有的照片都发送给顾琉笙,而后让人继续盯着简水澜。

    一旦简水澜出现,想要知道她的行踪就不难了,等到简水澜登基之后,她的信息也被全数都发到了宋微那边。

    宋微一看到对方发送过来的信息时,看着那个最近偶尔听到的名字时,微微勾起一笑。

    估计顾琉笙也会觉得这个名字其实挺耳熟的,只是没人知道她是简水澜。

    此时接到宋微发来的信息的顾琉笙,已经早早地开车到了淮城机场,打算守株待兔。

    看到信息时,他才知道原来这些年来简水澜真的化名木映暖,怪不得一直都找不到她的消息。

    而木映暖正是这两年在画家里小有名气的一名新人,他几次有看到关于这名画家的一些报导,但是报导上从未附上她的照片。

    没想到原来自己寻找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其实一直都在距离他的不远处。

    她改名木映暖,怪不得他的孩子会取名木昕。

    坐在机场接机大厅里,顾琉笙的目光一直盯着旅客出口的地方,就担心错过了简水澜。

    但其实现在还很早,他一接到宋微发来的信息时,知道简水澜正从燕城机场飞往淮城机场,就赶紧开车赶了过来。

    但燕城机场飞往淮城机场也要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若是再遇上飞机晚点之类的,那就要拖上一些时间了。

    等了些时候,他去了一趟卫生间。

    看了下时间,若是飞机没有晚点,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简水澜所乘坐的航班就会抵达淮城机场。

    从卫生间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大厅里出现一抹小小的熟悉的身影,而那个小男孩此时正被一个高大的男人牵着手。

    顾琉笙看到那个男人背影的时候,硬生生地停下了脚步。

    一双眼睛顿时阴骘起来,目光直直锁定了前方不远处的男人。

    应寒!那个牵着小男孩小手的男人正是消失了多年的应寒!

    果然当初是应寒带走了简水澜。

    顾琉笙没有直接出面,而是隐退到了另一边的角落。

    似是感觉到身后的目光,应寒回头去看,然而什么异样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