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他近乎贪恋地看着简水澜那一张惊慌失措的脸
    ♂!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而这个时候顾琉笙也看到了应寒的脸,倒是没有以往小白脸的样子,五官多了几分硬朗。

    不过细看之下,那一张脸还是应寒的脸。

    简昕的目光一直落在旅客出口处,寻找那一道他最为熟悉的身影,但是看了好久都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人,不禁有些着急了。

    “木叔叔,妈妈怎么还没有到呢?”

    应寒看了一眼墙上亮着的led灯光字幕。

    “还有五分钟飞机你妈妈所乘坐的航班才抵达机场,等她取了行李再过来的话也要花上一些时间,耐心点儿,一会儿就能看到你妈妈了!”

    简昕点头,目光期盼地继续盯着旅客出口处,见自己这么点儿大,妈妈出来的时候一定不会第一时间看到他,于是拉了拉应寒的手。

    “木叔叔,抱我,我要让妈妈溢出来就看到我!”

    应寒知道这个小家伙从昨天就心心念念地等着简水澜,昨天还从他的书包里搜到了3块钱,甚至还有一张他的身份证,这孩子该不会想着自己去燕城找他妈妈?

    倒是出息了,这么点儿大,也不怕被人给拐卖了!

    他将简昕抱了起来,直接让他坐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手抱着他的肩膀让他不会摔下来,抬起头勾起一笑问他。

    “这样足够让你妈妈一出来就看到你了吧?”

    简昕满意地点头,觉得平日里都是他仰望大人的存在,现在终于轮到他俯视他们了。

    隐藏在角落的顾琉笙看到应寒与他儿子的互动,眼里几乎要冒出火花。

    这个男人藏了他的妻子,如今还享受着他这个当爸爸的一切,新仇旧恨放在一起,恨不得上去揍对方一顿。

    他没想到应寒如今这一副面孔躲到淮城,只怕如他当初所想应寒不过是他的艺名罢了。

    甚至有可能如今这一副面孔才是他真正的面孔,同样是那一张脸,但是轮廓有些改变。

    一想到整整四年的时间,简水澜与应寒甚至有可能生活在一起,他就觉得要克制不住。

    当初就知道应寒的真实身份不一般,特别是应寒的武功几乎与他不相上下。

    他取出手机输入一串地址发送给宋微:马上去查翡翠别墅区9栋在谁的名下。

    这边顾琉笙恨不得取代了应寒如今的位置,好好地与他的儿子相处。

    那边简昕突然欢喜地出了声,“妈妈!妈妈回来了!”

    顾琉笙朝着旅客出口处的地方望去,果然看到了那个他寻找多年日思夜想的女人。

    拖着一只行李箱,脸上盈满了明媚的笑容,一件宽大白色棉麻上衣,一条洗得泛白的九分紧身牛仔裤,一双白色布鞋。

    一如四年前的模样,唯一变化是她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如今剪去了大半,微微烫了卷,很自然很随意地披散开来。

    尽管在视频与照片上看到她,但也万万不及这么真实地站在他的眼前。

    他近乎贪恋地盯着那张脸,几次想要冲过去拥抱住这个女人,可最后还是站在了原地。

    看着他们三人犹如一家三口一般,他留在原地,脸色变得煞白,那一幕让他觉得刺眼。

    简水澜一走处旅客出口,就看到了坐在应寒肩膀上的小家伙,她扬着明媚的笑容朝着他们走去。

    从应寒的手里接过简昕,在他的双颊上各落下一吻。

    “小昕,妈妈想你了!”

    小昕也回吻了两下,“妈妈,我想妈妈了,下回你去哪儿都带着我,好不好?”

    简水澜立即点头,“好,下回带着你就是了,这几天有没有听木叔叔的话?”

    简昕想到昨天自己还跑去了一趟机场没敢跟他们说,不过想到木叔叔都不知道,立即就点头。

    “有的,不信你可以问问木叔叔。”

    “嗯。除了想你想得厉害,都挺乖巧听话的,昨天睡前还学了一个小时的钢琴。”

    应寒说着,自然而然地接过了简水澜放在一旁的行李箱,又说,“走吧,差不多到午饭的时候了。”

    简水澜抱着简昕笑了笑,“还是回家吃,外头的食物再好都没有自己煮的放心。”

    自从简昕出生之后,她平日里都在家里开火居多,这几年除了画作提高不少之外,厨艺也提升了。

    顾琉笙就这么站在暗处,看着他们三个人说说笑笑地离开,一个抱着孩子一个提着行李箱。

    那些都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如今却被应寒给抢去了。

    四年前,他让应寒在娱乐圈混不下去,应寒没有丝毫的反抗,甚至趁此隐退娱乐圈。

    看来他的隐退早就已经想好的,而非因为他顾琉笙,他不过是趁此推了一把。

    黑色低调车子停在翡翠别墅区,顾琉笙透过车玻璃看着他们三人下了车,最后一起进去。

    此时手机铃声响起,顾琉笙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宋微。

    “顾总,翡翠别墅区9栋户主乃是在木映晗的名下,什么时候顾总对木家有了兴趣?”

    “木映晗?木家人?”

    顾琉笙在口中默念了几次木映晗,脸色瞬间有了变化,“木映晗……应寒……”

    一下子他明白了所有,原来应寒真的只是化名,他真正的身份是木映晗。

    木家的少主,也就是鬼门关的少主,一下子他突然就都明白了。

    所以说,当初简水澜被带走,朗月很有可能在应寒的要求下当做不清楚,也就是朗月骗了他。

    想到这一点,又想到自己让朗月过来保护简水澜,可最后让他有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

    那边宋微听到顾琉笙念了几遍,也有些明白了。

    “顾总的意思是应寒的真实身份是木映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对了,怪不得我们一直查找不到应寒的下落,原来竟然是木家人!”

    “差不多可以确认了,新仇旧恨也应该找个时间清算了,这一段时间我会留在淮城,燕城那边的事情就暂时交给你了,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还有……”

    顾琉笙虽然心里愤怒,但想到那个粉雕玉琢的孩子,又笑了起来,连同声音也如春风一般。

    “我有儿子,他三岁了!”

    没有兴趣知道宋微的反应,他结束了通话,想到公文包里面那一份dna检验报告书,他的心底一阵阵柔软。

    不管怎么说,简水澜找到了,还给他生了个儿子。

    虽然他更喜欢有个女儿,不过儿子也挺好,像他!

    顾琉笙的目光远远地落在了翡翠别墅区9栋紧闭的大门,目光阴沉下来。

    在机场的时候他就想着去将应寒揍一顿,但是他这么暴力的样子不想让自己的妻儿看到,所以只能忍住。

    多年不见,不能让简水澜对他的印象更坏,四年前本就是他的缘故才让她离开。

    而且他也想给自己的儿子当一个好的榜样,给他一个好的印象。

    况且小昕跟应寒认识这么多年,对应寒一定有一些感情,他与应寒动粗,只会让小昕讨厌他。

    到时候他们父子相认,说不定小昕还不想要他这个父亲。

    所以,一切只能慢慢来,最好重新融入他们的生活,让他们母子再也离不开他。

    顾琉笙也没去吃午饭,就这么坐在车子里吹着冷气,看着那一栋别墅。

    让他意外的是两个小时左右之后,应寒先出来了,开着一辆白色的卡宴离开。

    难道应寒并没有住在这里,或者只是将这一处地方让给他们母子居住,还是应寒有事外出?

    顾琉笙想了许多,脸色也变了几次,一颗心极为复杂。

    他自然不希望这几年来简水澜与应寒住在一起!

    想到自己尚未与简水澜离婚,以她的性子应该不会在婚内的时候与一个男人同居才是。

    顾琉笙想了想,觉得这个时候没有应寒的存在,他更能心平气和地与简水澜说说话。

    而且这一次简水澜去了燕城并没有带上小昕,一定是不想让他知道小昕的存在。

    藏着他的儿子,要不是这一次他来淮城出差,还真不知道自己有了儿子。

    犹豫了些时候,顾琉笙最终下定了决心。

    他觉得自己必须去看看他们母子,早日带他们回家,而不是将他们母子让给别的男人照顾。

    推开车门,朝着9栋别墅走去,他直接按响了门铃。

    里面正陪着儿子说话的简水澜听到门铃声,以为是应寒去而复返,她搂着简昕的头发。

    “妈妈去看看是不是木叔叔忘记带东西又过来了,你在这边等着好不好?”

    简昕摇头,紧紧地拉住了她的手,“妈妈,我跟着你去。”

    看到他委屈的表情,自己离开了两天,此时简昕现在恨不得步步粘着她,只得答应。

    “好吧,咱们去看看!”

    说着直接将简昕抱了起来,朝着外头走去。

    别墅有一处院子,她种植许多花草,其中有一颗石榴果树,如今虽是第一次结果,但已经挂上好多石榴,有好几颗已经快熟了,红通通的犹如挂上了小灯笼。

    她看到石榴的时候,想着过几天就可以采摘个试试看味道。

    抱着简昕朝着大门走去,只是当她打开门的时候看到那个站在门边的男人,原本挂着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倒是简昕看到对方的时候,立即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顾叔叔——”

    简水澜听到简昕这话的时候整个人一愣,简昕怎么会认识他,怎么会喊他一声顾叔叔?

    随即很快反应过来她迅速地要将大门关上,却让顾琉笙一手抵住。

    四年以来,他第一次这么近地接触她,两人之间就隔着一个台阶的距离,他近乎贪恋地看着那一张惊慌失措的脸。

    简水澜想要关上门,只是她一手抱着简昕,另一手的力气怎么也不及他丝毫。

    顾琉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不是自己去了一趟燕城暴露了自己的存在?

    可是燕城与淮城两个多小时的飞机,他怎么会这么快地找上来?

    要知道她也就才回来吃了一顿饭的时间而已!

    她本以为是应寒去而复返,没想到会是这个男人,她躲避了四年的男人!

    看着怀里的简昕,她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他过来抢夺她的孩子!

    简昕……

    怎么办?

    这一刻,简水澜的脸色煞白得厉害。

    顾琉笙看到她变化的脸色,又见着她怀里的孩子,一下子似乎明白了她的担忧。

    本想好好地与她说说话,可是这个时候面对这个狠心抛弃他四年的女人。

    顾琉笙什么话都没有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只是踩上了台阶,向前一步,将他们母子两人紧紧地搂在怀里。

    简水澜想要后退,奈何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

    而顾琉笙不容她后退,一手抱着她的肩膀,另一手搂在她的腰间,紧紧地不容她的退缩。

    此时她凌乱得很,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有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孩子。

    简昕一脸的懵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个大人突然这么抱着他,会喘不过气的。

    还有顾叔叔这是来找他的还是找他妈妈的?

    怀里的女人,依旧温暖馨香,纤细美丽,顾琉笙觉得这一抱,让他每一个细胞都舒展开来,忍不住闭上眼享受这一刻在梦里才能遇上的美好。

    天知道他多想念她,失去之后,这几年行尸走肉一样地活着。

    他后悔不已,想要忏悔都不知道该找谁,那些误会想要解释,可她都不在。

    简水澜被这突然其来的拥抱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应该将这个男人赶出去的,可是她知道怕是赶不走了!

    “你抱够了吗?”简水澜突然开口,声音很冷,眼神也都染上一层疏远。

    这样的简水澜,让简昕有些意外,他看着突然变得陌生起来的妈妈,紧紧地抱住了她。

    “妈妈,他是顾叔叔,顾叔叔你抱得我要喘不上来气了,你是不是抱错了,抱我妈妈做什么?”

    顾叔叔肯定是来找他的,可是怎么看起来像是认识他妈妈一样?

    顾琉笙一听到怀里的儿子突然闷着声说话,生怕自己抱坏了孩子,很快就松开了他们母子。

    只是不想简水澜将他赶走,他顺手将院子的大门关上,就这样与他们母子站在院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