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9章、我们举行婚礼好不好?五年前我就想要给你一场婚礼了
    简水澜就这么抱着孩子看着四年不见的男人,眼里带着几分戒备。

    特别是看到他直接将大门给关上,如此一来更是让她觉得危险。

    眼前的男人倒是一如四年前,并没有什么改变,依旧矜贵隽美。

    未等简水澜开口,顾琉笙就先一步开口,“小澜,我找了你好久好久,现在终于找到你了,当年是我的错,但是我生日那一天我是被唐卿给下套了,唐卿是我母亲与二叔的儿子。

    唐卿那一天找我过去,说了很多激我的话,所以我心情烦躁喝了很多酒,没想到他会让海蓝蓝过来,但我与海蓝蓝清清白白的,绝对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海蓝蓝是后面才去的,将我接走,但是到了酒吧的门口就被你跟苏焕给碰上了!”

    他知道简水澜本来就存了想要离开的心,只是海蓝蓝这一件事情犹如压死骆驼的那一根稻草,让她瞬间想要逃离。

    听到顾琉笙这么说,简水澜微微眯起了双眼,他说唐卿是顾夫人与顾安扬的儿子?

    那么不就是

    顾琉笙的弟弟?

    这一件事情确实足够让她震撼,当初她也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

    但是不管顾琉笙与海蓝蓝是否真如他所言,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况且十年前她已经下定了要离开的决心。

    只是现在还能逃的开吗?他一定不会放过简昕的。

    简昕的这一张脸就算她否认,也无济于事,简昕的脸实在太像他父亲了。

    “确实很震撼你所说的唐卿跟顾夫人的关系,只是那些都已经发生那么多年了,我现在的生活很美好,顾琉笙,我这边不欢迎你,你走吧!”

    她冷静下来随即就下了逐客令。

    “所以你想要藏着我的孩子?别说他不是我儿子!”

    顾琉笙说着取出他事先准备好的dna检查报告书递给她,“昨天我在机场上看到小昕,这是我们的亲子鉴定书,他是我儿子!”

    这个时候一直被忽略的简昕探出了小脑袋,问道,“妈妈,他是我爸爸?”

    昨天撞到他的时候,简昕就这么想过了,谁让这个顾叔叔那么像他!

    简水澜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话,倒是顾琉笙开口了,“嗯,儿子,我是你爸爸!”

    简水澜没有理会他,听到他这话的时候完全不给简昕反应的机会,抱着他就朝着里面走去。

    身后顾琉笙很快也追了上去,然而简水澜抱着简昕回了房,很快将房门反锁。

    顾琉笙被她阻拦在外头,也不担心,反正现在他人都在她的屋子里了,还担心她跑?

    看着那一扇门,想到里面是他的妻儿,忍不住就觉得心底一阵阵柔软荡漾开来。

    简水澜压根就无法平息自己内心的慌乱,她也从未想过顾琉笙会找上门来,甚至这么快。

    若是因为她去燕城暴露了自己,那么她进来才刚刚回来,简昕怎么会喊他顾叔叔?

    分明他们之前是见过面的,是简昕隐瞒了她吗?

    简水澜抱着简水澜回到房间,将简昕抱在床上不去理会外头的男人,只是认真地盯着眼前的孩子。

    “小昕,你老实告诉妈妈,你怎么会认识他?”

    简昕一听到妈妈这么问,也知道自己昨天的事情估计要隐瞒不住了,于是就将昨天他自己去机场买票飞往燕城的事情都老实地交代了。

    “我就是太想妈妈了,可是木叔叔他不会带我去燕城找你的,我才想着自己去,谁知道顾叔叔告诉我民航规定五岁以下的儿童不能办理无人陪伴儿童,所以我自己买不了票,顾叔叔就将我送了回来,不过车费是我自己付的!”

    看到自己才刚满三岁的儿子,条理清晰地将昨天自己去机场的事情陈述一遍,简水澜又是自豪又是担心的。

    这么点儿大的孩子怎么胆子就这么大,竟然敢瞒着应寒。

    自己拿了钱跟身份证只身就去了机场,万一遇上危险该怎么办?

    也没想到怎么会这么巧合让他们父子遇上,就简昕这一张脸顾琉笙见到了能不怀疑?

    刚刚顾琉笙递过来的那一份dna检验报告书,一定是他昨天遇上简昕之后觉得怀疑,所以偷偷去做了dna,今天便找了过来。

    简昕看到妈妈的神色这么凝重,以为是自己闯祸了,一副耷拉的样子,抬起小手拉了拉简水澜的手。

    “妈妈,我错了,以后我去哪儿一定会告诉大人,绝对不会再一个人乱跑。”

    “知道错就好,你还这么点儿大,万一被坏人给抓去了,妈妈去哪儿找你?你有没有想过妈妈会很担心你?你要是想妈妈了可以打电话给妈妈,可以告诉木叔叔,以后可别一个人乱跑,知道吗?”

    简水澜趁此教训了他一顿,她知道简昕虽然年纪小但胆子可不小。

    简昕立即点头,“妈妈,我知道了!以后我乖乖听你和木叔叔的话就是。”

    而后想起肯定还在外头没有走开的顾叔叔,简昕又问,“妈妈,顾叔叔是不是我爸爸?”

    简水澜想要摇头,但又觉得这样教育孩子不对,但想到顾琉笙的出现她就觉得危机重重。

    “他是你爸爸,但是小昕,你会不会跟他走?”

    简昕立即摇头,“他就算是我的爸爸,我也不会跟他走,我要跟妈妈在一起。”

    只是他有些郁闷,为什么丸子姐姐的爸爸妈妈是住在一起,他的爸爸妈妈就不能住在一起。

    听到简昕这么说,简水澜才觉得微微安了心,但想到外头那个男人,她始终要去面对的。

    “小昕,你在这边乖乖睡一会儿,妈妈去外头看看,记住要乖乖听话。”

    简昕虽然也想出去一探究竟,但看到他妈妈这么严肃的表情只得乖乖地点头。

    让简昕躺下来,又给他盖了薄薄的毯子,简水澜这才起身朝着外头走去。

    打开房门,果然看到顾琉笙就站在门边,估计从刚才就一直站着。

    这边的隔音效果虽然很不错,但之距离这么近,刚才他们的话肯定被这个男人给听去了。

    放轻了动作将房门关上,简水澜看着四年未见的男人,没有给任何的好脸色,目光直视对方的眼睛。

    “我告诉你,别想跟我抢小昕,他就是我的命,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不会将他让给你!这些年来小昕跟在我身边他生活得很好。”

    自然不如在顾家,但是在她这边,有她疼着,有木家人疼着,简昕的生活也是过得很不错的,除了没有爸爸。

    顾琉笙看到她认真的神色时,觉得心头一软,这几年他也很委屈的,老婆不声不响地跑了。

    就算他有错,也该跟他一个机会,可是简水澜态度一直强硬。

    他突然开口,“我中午还没吃饭,能给我煮一碗面吗?”

    面对他将话题转到别的地方,简水澜还有些转不过来,愣了下才说,“想吃饭外头饭馆不少,顾琉笙,若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走吧,别打扰我们母子的生活,当然了之前领证也耽搁了你这么多年的时间,我想不如咱们将婚给离了。”

    四年前她想要离婚,四年后这心思依旧是存在。

    顾琉笙无声一笑,上前一步直接将她整个人完整地抱在了怀里,不容她的抗拒,紧紧地抱着,只觉得满怀都是馨香温软,慰藉了他这么多年来的空虚。

    “小澜,我一直都在等你,也一直都在找你,你隐姓埋名这么多年,是不是也该回到我的身边了?四年前你离开后的不久,给你的独一无二的婚纱就已经制作完毕送过来了,我们举行婚礼好不好?五年前我就想要给你一场婚礼了!”

    面对他强势的拥抱,简水澜挣扎不开,只得出声,“里面小昕正在午睡,别在这里吵。”

    顾琉笙看了一眼房门,里面是他的儿子,他自然不会去吵到他午睡。

    于是松开了简水澜,却还是拉住了她的手,朝着外头走去,一直到长廊的地方这才停下。

    “我们就在这边谈,好不好?”

    简水澜很快就甩开了他的手,“有什么话好好说,你别动手动脚的。”

    才刚刚见面,顾琉笙也不想将她吓跑了,于是点头。

    “好!小澜,谢谢你将孩子生下来。”

    简水澜冷笑了声,“孩子也不止是你一个人的,别忘记了是我怀胎十月才生下来的,这些年来也都是我在照顾他,所以与你也没多大的关系,顾琉笙,我不会允许你带走小昕的。”

    “我不是来与你抢夺孩子的,小昕自然是要让你照顾的,我只是希望咱们可以和好,我想接你们母子回家,你不知道昨天在机场小昕说到他没有爸爸的时候是多么失落。

    小澜,不管你对小昕多好,但是没有我在他的身边,始终是个没有爸爸照顾的孩子。”

    昨天还想着什么样的家长竟然直接将孩子,扔在这边自己跑了。

    但是现在他多感激简水澜跑到了燕城,否则他也不会跟小昕在机场上相遇,也许想到找到他们母子,不会这么容易了。

    简水澜也知道简昕很想要直接的爸爸,特别是看到隔壁别墅里的丸子姐姐是跟爸爸妈妈住在一起的,所以对丸子姐姐也极为羡慕。

    顾琉笙说得没错,不管她对简昕多好,简昕始终还是缺少了父爱。

    “我不会跟你回去的,这么多年已经过去了,我对你也已经没有了感觉。你要是方便的话,我可以跟你去办理离婚手续。”

    说到这里的时候,简水澜突然就又笑了,她知道顾琉笙既然能够找到这里来,一定也会知道应寒的事情。

    说不定连他的身份也都已经知晓,于是又说,“你看我跟应寒生活了这么多年,他对我好,对小昕也好,你觉得我们之间还会是干净的吗?再说一直以来应寒就是我的男神,我也挺喜欢他的。

    当年我还想着若是没有跟你领证,也许我会跟应寒结婚,在他的身边我感到很安心,他能事事想到我,相信我,而不会像你明明是夫妻却不信任我。”

    看到顾琉笙逐渐泛白的脸色,她又添加了一句,“而小昕也很喜欢他,想让应寒当他的爸爸,从小昕出生到现在,都是应寒陪着他。”

    纵然当初爱过,但是四年的时间不见不念,虽然在看到简昕的那张脸,她时常会想起这个男人。

    但不可否认,感情已经逐渐淡了,没有了以往那般的强烈。

    脸上的血色逐渐消逝,顾琉笙难以接受她这一番话。

    这四年来她与应寒相处,也许真的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简水澜说的没错,一直以来她对应寒是欣赏是喜欢的。

    否则也不会成日在家里的时候就喜欢盯着天花板看,不会闲着的时候就盯着手机屏幕查看关于应寒的资讯。

    但是他更相信简水澜对于应寒的心思并无男女之情,而是犹如大部分的粉丝一样。

    想到这一点,又想到简水澜的性子,他低哑出声,“我相信你不会在婚内与别的男人如此,因为你要是这么做的话,一定会觉得对不起应寒,也对不起小昕,你作为小昕的妈妈,所以你不会这么做!

    小昕喜欢应寒也无可厚非,毕竟应寒陪伴了他这么多年,而小昕也会喜欢我这个爸爸的,因为血浓于水,不管他再喜欢应寒,应寒也终归只是他口中的木叔叔,而我顾琉笙才是他的爸爸,是他心心念念想要有的爸爸。”

    顾琉笙隐忍下心底的怒气,知道简水澜不过是在说气话,他不能着了她的道。

    就算她真的与应寒有什么关系,他也不会放弃,应寒会得到他应有的惩罚,而简水澜只能是他的。

    这一点谁都不能改变,更别想与他离婚,他死都不会放手!

    但凡有一点放手的打算,他就不会寻找她整整四年了。

    看到简水澜淡漠的样子,他知道四年的分开,也许这个女人对他的感情已经不如从前浓厚。

    但没有关系,他有一辈子的时间让她重新爱上他,经历过这一次分离,他更懂得珍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